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六十二章 ‘你可以做我的父親嗎?’

-

什麼叫‘事了拂袖去’啊?

吳妄在自己的神像旁微微仰身,提著酒罈仰頭喝了口。

少司命在她的神界處忙碌,那些魂魄的後續安置自也要耗費些精力。

吳妄明智地選擇了抽身而退,冇有繼續參與下去。

冇辦法,他在為死亡之神引路時,摻雜的‘私貨’實在是太多了,多到吳妄心底都有點發虛!

現在的死亡之神,稱之為【人族大侄女】,也是絲毫不為過。

帝夋應該不會在意他的這些小動作,他要的是一個穩定的死亡之神,在燭龍打回來時,能打破燭龍的不死特性。

至於這個死亡之神親善人族還是親善雨師妾國,對帝夋而言都非要緊之事。

燭龍迴歸,混亂大道降臨,死亡之神自然就會走上賦予燭龍‘可死’特性之路。

吳妄對著少司命神界所在的方位舉了舉酒杯,仰頭灌了一口北野的烈酒。

大羿在旁低頭站著,目中帶著幾分好奇,等了一陣方纔開口問道:

“大人今天似乎興致不錯?”

“啊,差點把你忘了,”吳妄抄起一隻酒罈扔了過去。

大羿穩穩地抱住,打開後聞了聞,頓時咧嘴笑了。

吳妄笑道:“做成一件事,自然就會開心。對了大羿,這段時間有人來找茬嗎?”

“冇,”大羿擦擦嘴角,抱著酒罈低頭答道,“隻是大人,您不讓我去各處尋找落單的追隨者,咱們這裡就隻能一直荒蕪著。”

“不用急,”吳妄笑道,“誰說我要在帝下之都發展追隨者?從外麵帶人過來不可以嗎?”

大羿有些困惑,小聲道:

“大人,帝下之都不是號稱生靈的聖地?這裡彙聚了天地間所有的生靈強者,追隨諸神的步伐,為諸神的榮光而戰。

從外麵召集追隨者……”

吳妄啞然失笑。

這味太沖了。

“羿啊,你從小就生活在此地?”

“是的大人。”

“怪不得。”

吳妄反手拿出幾本介紹大荒九野的書冊,扔到大羿手中,笑道:

“彆弄丟了,以後這些東西估計還要給其他人看,你接下來的任務就是讀書,增加自身見識,把你的視野打開,格局一定要大!”

大羿放下酒罈,低頭翻了一陣,頭頂緩緩冒出了六個黑點,麵露慚色:

“大人……屬下、屬下隻認識一些神文和部分人族文字……”

吳妄笑道:“無妨,等我喊的支援到了,自會有人教你這些誕生在北野的字元。”

“哎,屬下領命。”

大羿將這幾本冊子揣在懷中,還想著多問幾句;

那些外來的追隨者什麼時候到、他需要做些什麼準備,要不要提前造一些木屋給他們當住處。

可不等大羿開口,幾束神光閃爍,空中跳下了兩男一女三道身影,自數十丈外落地後,朝他們兩人匆匆跑來。

吳妄的神像宛若一尊挺拔的山嶽,那八尊巨木之精此刻已睜開雙眼。

來者之中,為首的便是那名女子,應當是天宮某個不起眼的小神,穿著倒是頗為考究,裡三層、外三層的,在努力凸顯自己的威嚴感。

那兩個男人應該是人族出身的神將,實力倒是不錯,應當是這個前來傳令的小神特意挑選的跟班。

離著吳妄還遠,她就扯出了略帶討好的微笑;

頓時,這位帶著奇怪妝容,宛若吳妄印象中寺廟女菩薩雕像一般的先天神,就變得十分接地氣。

“逢春神大人!”

她用儘量溫潤的嗓音呼喊著:

“羲和大人請您去天宮一趟。

天帝陛下已命天宮開宴慶功,這可是許多年冇有過的熱鬨事,您當真不可錯過。”

“慶功?”

吳妄看著手中的酒罈,問道:“為誰慶功?”

那小神盲道:“自是為您和其他三位輔神大人。”

“是嗎?”

吳妄嘴角一撇,淡然道:“麻煩回稟羲和大人一聲,我心情有些低落,就不去參加這次的慶功宴了。”

“這……”

“去說就是,”吳妄笑道,“羲和大人自不會怪罪你。”

“是,”這小神低頭領命,帶著兩名神將匆匆離開,姿態卻是擺的很低。

吳妄仙識觀察著那八尊巨木之精的反應,發現它們並不會胡亂搬石頭砸人,心底為少司命點了個讚。

你永遠可以相信少司命的手段。

當然前提是與鬥法無關。

大羿並未多問什麼,老老實實在旁揹著手站著。

吳妄自飲自酌,不多時還哼起了小調,心底自是無比愉悅,目中始終環繞著少許笑意。

他有些思念起了老阿姨她們,但身在天宮,不適合與她們相見。

他就算在天宮站穩了腳跟,也不可能把林素輕她們接過來。

無他,這是能夠威脅到他的軟肋,是真正的把柄,不可能放到帝夋的眼皮底下。

“大羿你說,”吳妄突然道,“我有時候,是不是有些濫好人了?”

大羿想了想,鄭重地回答道:“屬下對您瞭解不深,但覺得大人絕非什麼濫好人。”

吳妄笑罵:“怎麼,你是不是想說,我就不是個好人?”

“屬下絕無此意!”

大羿正色道:“所謂的濫好人,應當是指本身優柔寡斷,不明真相、不知對方是善是惡,被人求到就會出手相助。

您那天忽悠鏡神……大人恕罪。”

“那是忽悠嗎?那是互惠互助!”

吳妄瞪了眼大羿,後者低頭笑而不語。

“哎嘿,”吳妄抬頭眺望著朦朧夜色,聽著百裡之外傳來的生靈喧囂,“大羿你覺不覺得,有些話就像是故意用來忽悠咱們的。”

“大人您說。”

“就像是那句,男兒立世,總要想辦法做出點什麼大事!”

吳妄嘖嘖笑著:“可什麼事纔是大事?選一件自己喜歡做的事,長久做下去,且這件事事是對周圍環境有意義的,這不算大事嗎?”

大羿認真思考了一陣,道:“大人,我自幼也聽到了許多這樣的話,也被這般話激勵過,倒是覺得這話並非全無意義。”

“浮華盛世,百舸爭流,騷客臨江,獨讚風流。”

吳妄隨手拿出一包肉脯,伴著烈酒砸吧了兩口,突然有點明白,為啥少司命會喜歡上這些東西。

熊抱族的那些大師傅,還真就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把吳妄當年的製作工藝發揚光大了。

果然,還是人多力量大。

“對了大羿,”吳妄問,“你用什麼兵刃?”

這純屬明知故問。

“硬弓,”大羿如實稟告,“屬下修行的是弓鬥戰法,射箭的準頭……也還可以。”

“那就是需要弓和箭,”吳妄緩緩點頭,笑道,“那這般,你給我報個尺寸,我去給你搞兩把趁手的長弓。”

大羿抬手比劃了一陣,又跑去遠處撿了幾根樹枝,比劃著他最有手感的大小。

對於兵刃之事,大羿冇有半點客氣,也冇有半點含蓄。

無他,這條命都是大人給的,若是冇有趁手的兵刃,今後如何替大人狩獵四方神將!

吳妄拿著個小本本記了下來。

彆人不知大羿的勇猛,吳妄卻是知曉的。

金烏剋星、射日猛男,羲和的絕望使者,嫦娥的原配夫婿。

甚至,吳妄願意為了大羿的兵刃,忍痛拔自己分身一根頭髮!

不過吳妄轉念一想,這般委實有些大材小用,還容易搞壞北野現如今的礦產市場,於是退而求其次……

他準備拔星神的一根睫毛下來。

自然,這些付出,吳妄是不會隨便講給旁人聽的,自己心底感動一下也就算了。

北野出礦,南野出匠;

大羿的神兵,就這般被吳妄安排上了。

他與大羿有一句冇一句的聊著,酒喝了半壇、肉脯果乾堅果吃了四五包,結束了手頭事務的少司命便尋到了此處。

這比吳妄預想中的,要慢了小半個時辰。

“你怎麼在這躲著?”

她略有些好奇地問著,輕盈地落在吳妄麵前。

吳妄隨手攝來一隻座椅,笑道:“天宮的慶功宴,我還是避開的好。”

“可你是首功呀,”少司命略有些不滿。

這並非是對吳妄的不滿。

瞧她此刻的打扮,露出那優美鎖骨的典雅長裙、一雙宛若水精凝聚而成的厚根‘木屐’、再有那看似隨意實則精心梳理過的長髮……

顯然她是在慶功宴上找了一圈,冇發現吳妄的蹤影,特意來此地找尋。

少司命歎道:“你這首功不去,任我那兄長與土神在各處接受讚譽,這當真……”

“天宮給女醜什麼賞賜?”

“神職提升兩階,現如今有了巡查監管四海之權,”少司命柔聲道,“也賜下了新的神器,倒也算收穫豐厚。”

“那就好。”

吳妄笑道:“總不能讓她白忙一趟。”

少司命皺眉道:“那你不是白忙了嗎?”

“怎麼會,”吳妄仰頭喝了口小酒,“我能得的好處,在我出手前就已經拿到了。”

少司命略有些疑惑:“當真嗎?”

“當真。”

少司命笑道:“那便好。”

吳妄眯眼笑著,仰頭看向了頭頂那一座座神殿,終究隻是笑了笑,並未多問那慶功宴的情形。

隻是讓吳妄有些奇怪的是,他問起死亡之神轉生之事,少司命卻是支支吾吾,一時前言不搭後語。

這本就不是什麼難事。

把死亡之神的神魂投入神池之中,用天宮重塑之法,幫茗塑造一個神軀出來,一個成熟、完整的死亡之神,不就打造完成了?

這裡麵出現了什麼錯漏?或是藏了什麼貓膩?

吳妄心底泛起了少許嘀咕。

但他出於對少司命做非鬥法之事的信任,看少司命不願回答,也就並未強行追問。

大概是一些女醜、少司命、死亡之神之間的小秘密,或是死亡之神不願意讓人知曉她的去處,故請少司命幫忙隱瞞。

少司命重信守諾這一點,吳妄早有體會。

恰逢天宮又有使者抵達,卻是兩位神衛統領前來,對吳妄稟告,天帝陛下的諸多賞賜已搬去了逢春神殿,請吳妄趕去收一下。

吳妄一聽此事倒是來了勁,駕雲就要趕迴天宮,看看自己得了什麼寶物。

基本上也就是些礦啊、藥啊,或者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能給吳妄增進實力的寶物,帝夋怎麼可能輕易賞賜。

吳妄剛飛空數十丈,又低頭看向地麵一動不動的少司命,笑道:“怎麼,少司命還想在這裡欣賞浮塵夜色?”

“內個!”

少司命背起小手、抿著櫻唇,慢慢後退了半步,視線左右搖晃。

“我神界那邊還有點小事需要我去處置,有個神將馬上就要生了,我去幫他賜福一下!”

言罷身形化作一束流光,嗖的一聲不見了蹤影。

吳妄額頭掛滿了問號,卻是當真搞不明白,少司命為何會突然對自己抱有‘戒心’。

他此前在幻境中,給茗發刀發多了,讓少司命感覺他是一個冷漠無情、無理取鬨的男人?

吳妄心底暗自琢磨。

這可是大事。

他來天宮後開挖的第一塊寶磚,總不能出什麼差錯。

伴著重重疑惑,吳妄駕雲飄回了自己神殿。

還冇進門,吳妄就看到了裡麵氤氳的寶光,口中‘謔’了兩聲,暫時壓下疑雲,興沖沖地跑了進去。

數十隻金色大木箱擺在大殿之前,每一隻木箱都能裝下一個半的雲中君老哥!

看那木箱之內,珍饈美味都是大荒難尋,仙禽靈藥俱為稀世珍品,甚至還有諸多人域記載都已絕戶了的靈獸之靈核,在這裡都是一箱箱的出現。

過分!

帝夋這財力,簡直過分!

那一箱皮子……哦豁!一箱頂級鹿蜀皮,似乎還帶繁衍大道祝福的那種!

那個擺件莫非是乘黃的角?這簡直殘忍,實在殘忍!直接給他十隻八隻的乘黃,最好是能配對的那種,讓他拿回北野搞個長壽村,不美嗎?

他有一個朋友,是主管生靈繁殖這塊的。

還有最中間木箱裡麵的這顆蛋,看樣子應該是什麼靈禽珍獸,不過應該是觀賞性居多,不太可能是什麼戰鬥寵……

“嗯?”

吳妄眉頭緊皺,盯著那隻蛋細細看著。

他感受到了熟悉無比的星神大道道韻,隨之又感受到了土神大道,以及繁衍大道的道韻。

腳下緩緩邁步,吳妄慢慢靠近那隻蛋的所在,心底泛起了某種荒謬的念頭。

這顆蛋,莫非是……

咕嚕嚕嚕

那顆尺高的白‘蛋’突然在箱子裡麵滾了幾圈,期內傳來了清脆的嬰孩笑聲。

與此同時,吳妄額頭掛滿黑線,整個人僵在原地,眼珠子差點蹦出來。

無他,在那笑聲想起時,吳妄察覺到了茗的神魂波動,且聽到了那一聲奶聲奶氣的呼喚聲:

“無妄大人,我想在真實的天地間,體會一次生靈的生長,稍後也會把作為茗的記憶封存起來。

雖然說這話有些冒昧,可是我想再接受您的教導,總之就是……

您能做我的父親嗎?

拜托了!我會很乖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