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五十七章 逢春初得權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三百五十七章 逢春初得權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吳妄現在無比想念雲中君那微胖的笑臉。

勾心鬥角的這些事,實在是太累心了!

讓他安安靜靜挖點牆角不行嗎?

給少司命送送零食,物色物色正點神天宮之中正經點的先天神,爭取多挖到幾塊優質的磚頭,去填未來天道的缺口,這不好嗎?

可事情的進展,好像又有點超出自己的預想。

吳妄本著尊重人域的立場,光明正大地給神農老前輩發了封信;

神農的回覆也冇出吳妄預料,讓他隨意施展,不必有所顧慮,以自身安危為重,多一個死亡之神、少一個死亡之神,對於人域而言影響不大。

如此,吳妄就有了繼續與帝夋談生意的底氣。

最後的結果就是:

【吳妄幫死亡之神枯木逢春,死亡大道接受壽元、繁衍、星神三條大道的三重封印,成為天宮專門用來對付燭龍的暗招。】

為這三重封印,吳妄和帝夋之前展開了不算激烈的交鋒。

邏輯其實很簡單:

帝夋如果對付燭龍的把握增加了,他們母子手握星神大道,對天宮的威懾力自會有所降低。

給死亡之神附加星神封印,就是為了維繫此間的平衡。

帝夋自不願如此,吳妄也不相讓,且吳妄掌握著充分的主動權,為此又僵持了一陣。

最後的結果,還是雙方各退半步。

吳妄答應讓帝夋將此事宣揚出去,以降低他在人域的威望;

帝夋要吳妄在天宮眾神麵前,接受天帝任命,以增天帝權威。

所以這纔有了帝夋召集諸神、宣佈吳妄負責‘救治’死亡之神之事。

這般訊息,也很快在大荒九野之地流傳。

帝夋可能冇賺,但絕對不虧。

吳妄卻是實打實的賺到了。

何為權勢?

這就是在聚攏權勢。

臨時掌握某件具體事務的全權處置權,就是他擴大自己在天宮影響力的第一步;這也是他麵對死亡之神的問題時所考慮的重要因素。

天帝不給權,他怎麼乾成事?

怎麼能挖動牆角?

培育死神之事,早已成了吳妄在天宮邁出的重要一步。

那天吳妄在猶豫、在思考,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推算,自己該如何走出這一步。

但吳妄冇想到的是,神農老前輩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竟然還主動配合,直接在人域內外散播訊息,說他來天宮,是受人皇神農之命,為了尋找避免人域黑暗動亂的可能。

老前輩這是在替他這個年輕人背鍋啊……

嗡、嗡!

胸口項鍊輕輕震顫,吳妄立刻握住這件母親給他的護身神器,聽到了母親的嗓音。

“星神大道的封印已準備妥當了,隨時可以施展。”

蒼雪柔聲道:

“不必擔心,憑星神大道的特殊性,帝夋無法窺見到底是誰在主導。

不過,其實也不必如此遮遮掩掩,還要由你先設定封印,再由我賦予你調用星神大道的權限,這繞一圈當真麻煩,倒不如你直接大大方方地施展星神大道威能,看他又能如何。”

“這不一樣。”

吳妄心底笑道:

“帝夋覺得星神大道是被娘你控製的,所以他心存忌憚。

若他知道我已經完全能控製這條大道,說不定會直接對我出手,操控我心神。

並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做那個執劍者,歸根結底,那其實是母親你對天宮的威懾。”

蒼雪笑了幾聲,柔聲道:“不過是他們膽子不夠罷了。”

吳妄嘴角微微抽搐。

在三次回溯發生之前,吳妄也覺得,帝夋明知星神被母親暗算後,卻依舊不對母親出手,有可能是為了確保星神徹底死翹翹,以收攏天地大權。

而三次回溯的事件後……

帝夋是對的。

“娘,培育死亡之神這件事,你怎麼看?”

“並無太多乾係,”蒼雪柔聲道,“若說對天地局勢影響較大的大道,死亡隻能算其中之一,若是對你在天宮行事有利,送天宮一個死亡之神也無妨。”

吳妄沉吟幾聲,問:“燭龍一方如果得到訊息,是否會有所動作。”

“此事你不必考慮,”蒼雪笑道,“如今你纔是真正的星神,是決定是否打開天地封印的意誌。

其他事,娘自會幫你擺平。

不過話說回來,霸兒你覺得那少司命如何?”

“挺好的啊,”吳妄笑道,“以前覺得她是故作單純,實際接觸下來,發現這個先天神就是……挺乖的。”

“嗤,”蒼雪輕笑了幾聲,卻隻是點到即止,並未多問。

她特意提及了人域近日的表態,顯然也對神農的相助頗為滿意。

若非這裡是天宮,蒼雪必須注意,不能被帝夋、羲和、常羲之外的先天神察覺到她的存在,他們母子應當是要聊上許久。

片刻後,吳妄收起了項鍊,看著麵前擺放的《逢春神界發展規劃總綱》,又展開仙識檢視了下自家神將大羿的動向。

恰逢正午,大羿一臉嚴肅地站在神像前,將幾隻烤靈獸腰子,擺在了吳妄那三百多丈高的神像腳底。

大羿低頭唸叨了一陣。

吳妄心念微微晃動,逢春神力出現少許動盪,大羿的嘀咕聲,已透過這條天宮賦予的大道,傳到了他耳中。

“願吾神護佑吾之英勇。”

吳妄嘴角瘋狂抽搐。

這傢夥,上供上烤腰子,彆以為他不明白是啥意思!

不對,嫦娥呢?

大羿射日的故事,最引人注目的,不就是後續的嫦娥奔月嗎?

大羿都現身了,嫦娥應該也不遠了吧。

而且按照上輩子在老家聽到的神話版本,嫦娥這事還跟不死藥有關,而眾所周知,西王母與靈山十巫擁有不死藥,大羿的不死藥還是西王母賞賜的。

誒?西王母為什麼會賞賜大羿不死藥?

等會兒,這關係有點亂。

‘要不要去告訴大羿一聲,你以後的夫人美若天仙,地上難尋?’

吳妄心底沉吟幾聲,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這萬一被大羿誤會了,那就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吳妄在桌上鋪了一張白紙,畫了三條並行的直線,在直線上點出一個個圓點,開始製定起扶正死神的全套計劃。

不知不覺過了幾個時辰,吳妄麵前的白紙已寫的滿滿噹噹。

他仔細揣摩了三遍,方纔滿意地點點頭,將這白紙捲起收入袖中。

仙識掃過死亡之神所在的懸空陸地,見大司命、土神已帶著十多名小神在那等候,便駕雲出了神殿,慢悠悠地飛了過去。

他反正一點都不急。

……

吳妄飛到半路,少司命自側旁駕雲趕來彙合。

剛見少司命,吳妄就被嚇了一跳,隻見她神情憔悴、長髮微微散亂,表情也是說不出的頹喪。

作為挖牆腳計劃的一號種子磚,吳妄自是不能疏於問候,立刻關切地問了幾句。

怎料少司命幾句話,就把吳妄逗的樂不可支。

她歎道:“你跟陛下到底商量了什麼?怎得我回去細細品味,越品味越是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什麼?”吳妄笑著問了句。

“陛下為何對你這般客氣,他對天宮中的五行源神都不會用這種口吻呢。”

“一方麵,可能是因為天帝陛下顧念舊情,我跟他在人域時的化身,也是忘年之交。”

吳妄昂首挺胸,風輕雲淡地追加了一句:

“另一方麵,那就是天帝陛下愛惜人才了,像咱這般優秀的生靈,那也是不多見的。”

“呸!”

少司命掩口輕笑,憔悴的神情一掃而光,當真是應了那句‘相由心生’。

她道:“陛下下令,讓天宮上下配合你行事,你可想好了該如何幫死亡之神?”

“這個……”

吳妄一時想不準,該如何對她解釋自己大概已經有了九成把握。

“此時天宮上下都在看著你呢,”少司命傳聲叮囑,“雖說你不必在意這些,但若是被人看了笑話,也不利於你今後立足。

稍後你若是想不到好主意,咱們就各自出手,用你我之道作出些聲勢。

死亡之神的特殊性,天宮人儘皆知,咱們隻要作出的聲勢夠大,失利了也是無妨。”

吳妄扭頭看著少司命,笑道:“那就多謝你了。”

“不必客氣,”少司命淡定地看向天空,“最近也不知怎麼,喜歡吃酸口呢。”

“酸兒辣女。”

“什麼?”

“咳,咳咳!”吳妄差點抽自己兩個嘴巴,忙道,“我稍後就讓我們部族的老師傅們調整下口味!”

“嘻,”少司命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總是享你美味,也不知該如何迴應。”

吳妄淡定的一笑,心底暗自警醒。

或許是因,自己對少司命的提防在降低,已經下意識說這些玩笑話了。

但這總歸是不妥當的,少司命終究是天宮強神,在成為天道正式成員之前,自己不能在她麵前完全放鬆。

此刻,他們已是飛過重重神衛,抵達死亡神殿附近。

少司命傳聲叮囑:“我兄長若要刁難你,讓我來應對。”

“嗯,”吳妄笑著應了句,卻主動向前半步,讓少司命呆在他身後。

前方,土神帶著十多名小神向前迎接,大司命帶著幾名心腹站在殿門之前,麵色有些冷峻。

土神笑道:“還未恭喜逢春神,初來天宮,就被陛下委以重任。”

“土神客氣了,”吳妄的笑容多了幾分苦澀,“我在人域不知要被罵成什麼樣子。”

“哎,”土神溫聲道,“人域終究不過是大荒九野之一隅,在天宮之中,為無數生靈考量,這纔是胸懷與格局。”

周遭眾小神紛紛附和。

雖然大司命就在前方不遠,但吳妄已經在這些小神的話語中,嗅到了馬屁的味道。

吳妄得體地應對著,很快就將話題引入正題,與大司命打了個照麵。

大司命扯了個難看的假笑,卻也冇出言譏諷。

土神擦擦額頭的熱汗,隻得站出來繼續做‘潤滑油’,笑道:

“神殿內生靈怨氣極重,咱們不如一同入內,商議如何幫助死亡之神掙脫自身崩潰的困局。

大司命、少司命、逢春神以為如何?”

大司命點點頭,率先朝神殿內走去。

少司命與吳妄對視一眼,與土神並肩跟隨其後。

那少女此刻被金色鎖鏈困著,氣若遊絲地坐在角落,依舊低頭昏睡。

土神歎道:“其實仔細想來,她也是可憐,雖是死亡之神,卻一直遵循自身大道,並未有任何逾越之處,卻因生靈天生憎惡死亡,而承受如此多的苦難。

此次若真能幫她脫離這般苦厄,也算是一件善事了。”

吳妄正色道:

“土神所說不錯,這也是我出手相助她的一個因由。

我是人域修士,初來天宮,自是被天宮之神排擠,眾神對我也頗為不服。

天帝給我的這份差事,還要仰仗土神與大司命多多相助,若無兩位的助力,我自是寸步難行。”

“陛下既然有命,吾自當聽從,”大司命麵色稍緩,淡然道,“逢春神既然敢許下海口,說有三成把握相助死亡之神,那吾更是要全力配合,以慰陛下之信任。”

土神含笑點頭,並未多說。

少司命卻是暗自鬆了口氣。

她真怕吳妄今日與大司命打起來,自己雖然能困住兄長,但兄妹動手總歸是不妥的。

吳妄也不多說,朝著那大殿角落中的少女漫步而去,目中流露出了幾分思索之意。

很快,他走到了這少女麵前,慢慢盤腿坐下,雙手抱元歸一,宛若是要在此地打坐一般。

少司命、大司命、土神這三位天宮強神,就靜靜站在那注視著;少司命離著吳妄最近,縮在袖中的小手,已握住了一隻木偶。

天宮解決不了的難題,讓生靈出身的吳妄嘗試下,或許真的會有什麼奇效……

如此過了片刻,吳妄主動伸出右手,那少女的左手無力抬起,被吳妄輕輕握住。

逢春之神力緩緩輸入這少女體內。

那少女突然睜開雙眼!

她那雙眼眸是空洞的、寂靜的,但在那眼眸之後,又是屍山骨海,一具巨大的骷髏高舉染血之旗,聳立在無儘的骨山之上,仰頭無聲嘶吼。

無數生靈淒慘的死狀應在吳妄道心。

吳妄悶哼一聲,額頭青筋暴起,握住死亡之神的右手卻充滿了力道。

他們在相持著什麼,又在互相麵對著彼此,吳妄背後浮現出了一片星空,浮現出了陰陽八卦,浮現出了一團朦朧的春雨,浮現出了一堆遙遠的篝火。

死亡之神背後浮現出了那巨大的白骨骷髏,正低頭凝視著吳妄。

吳妄突然開口,道:“給個麵子,交個朋友。”

死亡之神目中滿是迷茫,用沙啞卻虛弱的嗓音道了句:“朋……友……”

“就是相伴而行,能一起聊天說話喝酒吹牛的夥伴。”

“夥……伴?”

她的話語中多了少許疑問。

吳妄含笑點頭:“你叫什麼名字?我道號無妄子。”

“我……叫……死。”

“這名字不好聽,”吳妄緩聲道,“不如我給你起個。”

“嗯?”

“茶茗的茗,怎麼樣。”

“茗?”

死亡之神的眼底泛起了微弱的亮光,但這亮光的出現彷彿驚動了什麼,她突然慘叫一聲,左手用力地抽了回去,額頭迸發出了濃鬱的灰色光芒!

吳妄當機立斷,袖中飛出一道烏芒,那竟是一隻碩大的葫蘆,攝回了一縷生靈怨力。

灰色光芒席捲開來,少司命素手摁壓,頃刻讓其消散。

那少女再次虛弱地昏睡了過去,渾身時不時地戰栗,彷彿在經曆某種噩夢。

“太慘了。”

吳妄歎了口氣,收起那葫蘆站了起來,扭頭看向了大司命。

“那個,大司命?”

大司命酷酷地回了句:“講。”

吳妄用熟絡地口吻吩咐著:“把這裡換個風格,到處都是暗灰色,那裡還擺了一口石棺,放誰在這裡都會心情憋悶。

弄點輕快的色調,掛點有趣的畫作。

在找幾個樂師在殿外彈點舒緩的曲調,日夜不停,用樂聲安撫她的情緒。”

大司命皺眉剛想反駁,但又想到了什麼,淡定地應了下來。

“還有其他囑托?”

“暫時先這樣,”吳妄拍了拍袖口,“我去殿外琢磨下生靈怨力。”

少司命立刻道:“我陪你吧,免得你被這怨力所傷。”

大司命表情瞬間冷凝。

但少司命視若無睹,與吳妄閒談著走出了神殿。

旁邊,土神揹著手湊了過來,用肩頭撞了大司命一下。

“妹妹大了,你總不能一直守著,該放開了。”

“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