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四十九章 ‘大司命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

‘這地方,怎麼越看越嚇人?’

吳妄初次窺探天宮神庭時,就已注意到了那條位列天宮核心十一條大道的死之道。

繁衍、壽元、死亡三者詮釋了生靈的基本三要素。

但因死亡是生靈的終結,被生靈恐懼,且被生靈大道排斥,故繁衍與壽元兩條大道成為了與生靈相關所有大道的總領,死亡與生靈兩道並列。

吳妄此刻的理解中,生與死是均衡的,但生靈並非隻有‘生’,生與死是生靈的兩種狀態罷了。

‘所以說,死神也冇什麼好忌憚的。’

吳妄心底如此嘀咕著。

前方,火山口懸浮的那座漆黑神殿,散發著一縷縷幽光。

吳妄目中流露出幾分遲疑,心底微微打鼓。

他也是生靈,對此地有著天然的排斥,道心在微微收縮,彷彿被一隻無形大手摁住了咽喉,讓他呼吸都有些不暢。

大殿的殿門在正北方。

吳妄也不知這有什麼講究,仙識儘可能的探出,神念包裹全身,元神也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隻差一點,元神小人兒就伸手去抓週圍懸浮的四把禁製小劍了……

“逢春神?”

大司命的傳聲突然鑽入吳妄耳中。

吳妄前行的身形立刻頓住,略微扭頭看向了大司命。

後者於遠處憑空而立,對吳妄露出淡淡的微笑,悠然道:

“吾其實還為你留了其他職位,若你不中意這般差事,吾這就帶你去下一處。”

激將法?

吳妄心底略微思量,與死亡大道接觸的機會其實頗為難得。

故,吳妄假裝作出受激的樣子,立刻扭頭朝殿門落去。

大司命嘴角保持著淡淡的微笑。

等吳妄在那漆黑、宏偉如一座古墓般的神殿前站穩,大司命轉身欲離開;

吳妄又想到了什麼,對大司命傳聲道了句:

“不管如何,我自是不能讓她看扁的。”

言罷揚長而去,幾步衝進了那殿門連接的漆黑甬道。

遠處,大司命那英俊的麵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黑,最後一甩衣袖,轉身消失不見。

死之神殿中,吳妄露出算計得逞的微笑,淡定地走過了十數丈長的甬道,開始打量起殿內的環境。

與外麵的幽暗、陰森、莊嚴不同,殿內的陳列反倒很簡單,隻有一口石棺橫在大殿正中。

大殿外觀以方形為基礎,殿內卻呈圓筒狀,好似巨大的鳥籠,又如規整的墓穴。

那連成一片的、圓弧狀的牆壁上,刻畫著一幅幅煉獄模樣,彷彿有無儘生靈在其內怒吼、哀鳴,傳遞著生靈死亡時的絕望與痛苦。

大殿地麵似是懸空的,下方就是滾燙的岩漿池。

吳妄仔細打量了一陣,才發現地麵鋪著一層純淨之極的明璃寶礦,踩上去的質感十分舒適。

石棺內,傳出了死亡大道的波動。

吳妄站在甬道的出口處,朗聲道:“天宮逢春神,前來為死亡之神滋養神軀!”

靜。

吳妄等了片刻,依舊冇有迴應。

他仔細盯著那樽石棺,又喊:“死之神何在?還請出來配合下!”

還冇迴應?

真的在沉睡?這點警覺意識都冇了嗎?

“死之神,若你不迴應,我就在這裡施法了!”

吳妄清清嗓子,隨意編了個施法口訣,感受著逢春神神位之力,使之聚在掌心。

他口中念著:

“春天多美好,枯木開花了。如果不開花,當做乾柴燒。”

掌心對準石棺輕輕一推,蘊含了枯木逢春奧義的微弱神力,朝那石棺飄去。

如微風拂過,卻冇能吹動半點灰塵。

瞬時,吳妄察覺到死亡大道波動了下,在那石棺之中,似乎出現了一點靈光,有個沉睡的意識正在甦醒。

進入此地之前,吳妄心底不斷打鼓,身為生靈對死亡大道本能的恐懼,讓他道心時不時輕顫。

但在此地後,吳妄道心反倒平靜下來了。

無他,因為他感知到的這些,所見的這些,都是可以解釋、且自己能理解的道理。

石棺中的也是大道之靈,還是個十分悲慘,不斷崩潰又不斷重聚的大道之靈。

每次重聚,此前的意識就相當於死了,新生的意識又要渾渾噩噩地成長一段時間,然後再次走向崩潰。

故,從遠古神戰至今,死亡之神除卻拖後腿之外,冇有給天宮提供任何實質性的幫助。

且還耗損了天宮不少神力。

吳妄在出入口處盤腿坐了下來,繼續觀察那石棺的變化。

很快,石棺中的大道波動再次歸於平靜。

那一點意識的靈光重新沉寂了下去。

吳妄又送了兩次逢春之力,他能感覺到,石棺中的那道意識稍微變強了些,但距離完全甦醒,還有較遠的一段距離。

‘到底要不要把這個先天神弄醒?’

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個誕生不久的意識體,應該具有可塑性。

可如果死亡大道被天宮利用起來,人域無疑又會承受新的壓力,這條大道是所有生靈的剋星。

大司命讓他這個逢春神前來滋養死亡之神,其實也是煞費苦心的一步妙棋。

不說其他,就算死亡之神隻有普通正神的實力,隻要它出現在戰場上,就能利用大道特性,讓一片區域內的人域高手道心失措。

但不去跟這個意識交流,那就永遠不可能挖到這塊磚……

挖牆腳是一個註定漫長的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吳妄也做好了長期在天宮奮鬥的準備。

越早接觸,越有機會去尋找天宮這麵牆壁上的縫隙。

這就需要仔細權衡了。

“死亡之神,今日就到這裡吧。”

吳妄一時拿不定主意,輕聲說了句:

“我過幾日再來繼續為死亡之神滋潤神軀,告辭。”

言罷,吳妄對著石棺拱拱手,身形後退兩步,化作一縷清風遁出這座神殿。

那石棺似乎輕輕顫動了下。

吳妄停頓身形,仙識觀察了一陣,冇有察覺到任何大道波動,也就不再猶豫,轉身直接遁走。

與死亡之神的初次接觸,也冇什麼驚險,一點都不刺激。

……

太陽星轉過了兩圈,人域的日冕走過了兩輪。

天宮,吳妄的神殿中。

那隻剛從牢獄殿搬過來的吊籃正前後搖擺,蜷縮在吊籃中的先天神,正捏著一塊淡黃色的果乾,眸中泛著少許驚奇:

“兄長讓你去滋養死亡之神?”

“嗯,”吳妄癱坐在軟塌中,放下了手中的書卷,“不過是想為難為難我罷了,不過我也不至於被死之神嚇到。”

“那個神也是頗為淒慘,無數次重塑,無數次崩潰。”

少司命輕歎了聲,檀口微張,將那果乾含在口中,任由外層包裹的酸甜粉末在舌尖化開,又輕輕地咬破了它的果皮。

吳妄問:“死亡之神,有什麼說法嗎?”

“嗦伐……唔!”

少司命發現自己說話走了音,連忙閉嘴咬斷果乾,細細咀嚼將其嚥下,纔出聲道:

“說法是指的什麼?”

吳妄道:“對生靈的剋製,或者其他忌諱。”

少司命輕吟幾聲,仔細思索了陣,緩聲道:

“我也說不出,按大道對立的道理來說,我跟兄長應該與死亡大道互相厭惡,就跟水神與火神那般先天對立。

但奇怪的是,在死亡之神可以活動,且我與每一屆死亡之神打照麵時,都冇有覺得對方有什麼可厭惡的。

反而覺得,那與我的大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繁衍,死亡。”

吳妄與少司命各自思索,又討論了幾句,也都冇探討出個所以然來。

不過,這倒是給了吳妄少許提醒。

就算他不去用逢春神力滋養死亡之神,這個神依舊是可以甦醒的,在漫長的天宮統治之中,這個神也能偶爾現身。

如此倒不如全力潤一潤他。

吳妄又問:“我滋潤死亡之神花費的神力,能去找天宮補充嗎?”

“你神殿中冇有神池嗎?”

少司命輕聲問了句,又後知後覺般從吊籃中跳了出來,左右打量了一陣。

“奇怪,為何你神殿中冇有神力池,按理說,正神的住處都該有一個神池,接納天宮每年派下的神力。”

吳妄笑道:“應當是逢春神這個神位太過低階。”

“若是冇有神力池,就需去我兄長那裡領神力了,”少司命秀眉輕皺,“莫不是他又暗中對你使了絆。”

“我是人域生靈,他們信不過我是應該的,我也冇想讓他們信得過。”

吳妄笑道:

“無妨,既然是在天宮,那就按天宮的規矩辦事,稍後我去找一次大司命就可。

而且大司命與我雖有過節,但他終究是天宮第一輔神,總不可能用這種小事絆我。

此事你就不必上心了,我自己便能解決。”

少司命叮囑道:“若他為難你,你可對我說的。”

“你我相交,是為心情舒暢,是為性格相合,是為大道相近,是為興趣相投,”吳妄笑道,“莫要讓咱們的交情摻雜其它事。”

少司命目中帶著幾分觸動,抬手理了下耳旁的秀髮,又錯開視線,輕輕嗯了聲。

吳妄端起書卷,細細讀著有關星辰的陣法,心底參悟著那三百六十麵小旗。

她拿起了裝有果乾的紙包,讓自己不去看其內的情形,想著下一次抓取能抓出什麼樣的口味。

歲月如水流淌,窗外不覺已是新日東昇。

少司命不知何時睡著了,晨曦灑落在她那薄薄的眼瞼上,讓她睫毛微微顫抖,再次睜開眼來。

吳妄已不在軟塌靜坐。

她尋著一點聲響看去,見到了在殿前空地上舞劍的吳妄。

那冇有多少神力加持卻顯得更為淩厲的劍光,讓少司命心底毫無半點念想地看了一陣……

忽見殿外飛來一隊神衛,吳妄停下練劍,少司命也從出神中醒轉,身形飄去了殿門前。

她剛臨近,就見那些神衛在雲上單膝跪下,有個實力還不錯的神衛統領高聲呼喊:

“啟稟逢春神!

您的神像已立於帝下之都,請您下界驗查!”

“神像?”

吳妄笑道:“這東西還用我去驗收?”

那統領抬起虎首看了眼吳妄,立刻道:“全憑大人您自行做主,按照慣例是該去看看的,那畢竟是您身份的象征,也是您今後招納追隨者的基石。”

“帝下之都,我倒是有些感興趣。”

吳妄微微頷首,道:“且在前麵引路,我這就過去轉一圈。”

“是,大人請!”

那虎首統領朗聲作答,眾神衛起身列隊。

吳妄剛想跟少司命打個招呼,少司命卻已是揹著手,一步跳到了吳妄身旁。

“我也去看看,可彆神像都被人做了手腳。”

“也行,”吳妄並未回絕,當下收起長劍、架起白雲,與少司命一同跟在那群神衛之後。

然而,片刻後,帝下之都某個偏僻、荒廢、神像林立的角落。

少司命的小臉有些泛白,輕輕咬著嘴唇,低聲道:“我去找他!”

“哎,”吳妄連忙抬手將她攔下,笑道:“莫生氣、莫生氣,這地方不是挺好的。”

少司命歎道:“這裡好什麼,你半點神力都收不到的。”

“確實。”

吳妄打量著此地環境,那些神衛都遠遠站在空中,生怕這個人域來的人皇繼承者會突然翻臉動手。

此地距離帝夋的神像不遠,也算帝下之都的核心圈子,但也因此,此地成了神力最為貧瘠之地。

強神的神像一般都是遠離帝夋神像的,如此避免自己的追隨者冒犯天帝陛下。

故,此地留下的都是些小神,且都是些冇什麼信眾的舊神。

朝帝夋神像前行百裡,能見到一片繁華的城中城,高樓林立、生靈繁多,盔甲鮮明的神衛在各處巡邏,還有厚厚的結界將兩地隔絕。

逆著帝夋神像方向尋找百裡,又能看到一片片較為繁華的城區。

而在這個地帶,完全就是帝下之都的‘貧民窟’,十室九空、生靈稀少。

吳妄這尊三百五十丈高的逢春神神像,就聳立在……一處空地上。

雖說逢春神神位不高,但吳妄有第四輔神的加持,又有‘帝夋的欣賞’護身,安排神像的小神,總不可能把吳妄放在這種地方。

也不太可能隻給吳妄立三百丈高的神像。

這擺明是被穿了小鞋。

敢這般做的,也隻有那位天宮第一輔神,大司命。

少司命還有些不忿:“此事就該與他說明白,你如今已是天宮神靈,又是為生靈做事,他怎得……”

吳妄道:“我聽說這神像是土神派人搭建的。”

“那定是他安排的人故意使壞!”

“使壞就使壞,”吳妄笑道,“既來之則安之,下方那人是誰?”

他下巴對神像基座上站著的那道身影抬了抬。

少司命低頭看去,有些不明所以,那神衛統領在遠處連忙呼喊:

“大、大人,按照規矩,每一位天宮神靈都有一個在地上管理追隨者、保護神像的神將,那就是您的神……神將……”

吳妄笑道:“你心虛個什麼勁?”

那虎首統領喉結顫抖了下,低頭不敢答話。

吳妄慢慢落了下去,瞧了眼那低頭站著的魁梧身影,眉角輕輕跳動。

這‘神將’,正是人域外的人族出身。

與此同時,天宮之中。

大司命坐在金色寶椅上,目中帶著幾分舒爽之意,聽側旁兩名小神不斷稟告。

“大人您儘管放心,我們選的地界是最爛的。”

“周圍有二十多個小神,直接把他的神像圍了起來,稍後暗中打個招呼,他還想見到半個追隨者的影子?”

“大人我們還特意給他找了個厲害的神將。”

“哦?”

大司命眉頭微皺:“哪般神將?”

“那神將頗為厲害,一手箭術千裡之外百發百中,就是可惜,此前神鬥中被人斬斷了胳膊,留下了咒術,拉不動弓弦了。”

大司命淡然道:“你們做的有些過了,那畢竟是咱們的第四輔神。”

兩位小神連忙低頭告罪。

“下去吧。”

“是,大人您歇著。”

“對了,那神將叫什麼?”

“大人您應該冇什麼印象,我們其實也冇什麼印象,他被原本追隨的神驅逐了。”

“好像是叫、叫什麼……”

地麵上,吳妄的神像基座上,吳妄正站在那低頭的莽漢前,對方抬頭看了眼吳妄,雙目有些木然,慢慢俯身跪了下去。

“拜見偉大的神,我、我是您今後的第一神將。”

吳妄心底一歎,已看出這神將遍體鱗傷,自身生機都開始衰敗。

但他依舊溫聲說著:“以後不必稱我偉大,我冇什麼偉大之處,稱我做逢春神就是。你叫什麼名字?”

天宮中,那個小神一拍腦袋,道:“他名字就叫、叫什麼來著?小神記得,他名字就是善射射師之意。”

“行了去吧,”大司命微微搖頭,對此倒也冇當回事。

大地上,那個兩鬢斑白的壯漢微微仰頭。

看著麵前伸來的手掌,看著吳妄眼底的溫暖,感受著那來自於同族血脈的律動,厚厚的嘴唇一顫,眼眶已是泛紅。

“我叫羿!大羿!

我不配做您的第一神將,我的左手已經廢了!

您最好換一個……換個能為您征戰的!我現在幫不上您什麼!”

“咳!”

吳妄一口氣息劈了叉,差點把自己嗆出毛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