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四十八章 關於投喂先天神這件小事【三更丨補更】

-

大殿陷入了某種沉默,沉默中似乎又有什麼在湧動。

吳妄突然察覺到,周遭似乎出現了一些變化,這個瞬間開始,此地與外界宛若失去了關聯般。

這是?

一直端坐的羲和,此刻微微側身,將半邊身子的重量,都壓在了她那條摁著玉石座椅扶手的玉臂上。

“你的條件是什麼?”

“前輩這是何意?”

“在天宮做神,你的條件是什麼?”

“不以我的名義去人域禍亂,”吳妄道,“這是我的底線。”

羲和笑道:“我可應了你,但你知道的,你在天宮一日,總歸會有人提起此事。”

“還有,幫我把這禁製解了。”

“這需要你逐步讓天宮放心,”羲和笑道,“我雖不擔心你遁走,但也要顧念其他先天神的感受纔是。”

“可以,”吳妄道,“天宮需要我做什麼?”

“擔當一職,這是陛下的意思。”

羲和目中帶著幾分深長的意味,“我的意思,你知道的,你我第一次相見時,我已對你說過。”

吳妄怔了下。

羲和的意思……

他心底立刻搜尋,回想起了當初在東海之上、暘穀附近,與這尊女神曾有過的短暫交談。

那是女醜誕生的混亂情形,少司命答應放吳妄離開,禦日女神曾現身對吳妄說……說……

‘我頗為中意你。’

‘我兒頑劣,本具天地陽之精,又肩負劃分日夜之責,極難管教。

若你能來做他們的老師,教導他們如何向善,也是一件造福蒼生之事。’

吳妄目中綻出精光,直視羲和那端莊的麵容。

羲和嘴角露出幾分微笑:“如何?我幫你在陛下麵前爭取此事,緩和陛下對人域的計劃,你答應我之請,如何?”

吳妄沉思一陣,笑道:“可以。”

“如此,便說定了。”

羲和嗓音落下,那股莫名的道韻隨之消散。

方纔的對話就如恍惚一般。

羲和笑道:“我且為你解開少司命的束縛,為你更換一個禁製,如此方便你在天宮行走。”

“多謝日母。”

吳妄笑著道了句。

羲和依舊是那般溫柔地笑著,抬手對吳妄輕輕點了幾下,吳妄身周泛起了金色光亮,元神……元神……

呃,被鎖的死死的。

那八十一重禁製絲毫冇有半點鬆動的意思。

羲和不由得皺眉嘀咕:“少司命怎得,都將心思花費在了這些末術之上。”

“還挺有用的,”吳妄雙手一攤。

羲和卻是略有些尷尬,隻得呼喚神衛去請少司命來一趟。

不曾想,術業有專攻的道理,在天宮也適用。

……

換了個禁製,吳妄就感覺舒服多了。

那八十一道龜甲縛、咳,那少司命設下的八十一層禁錮被取走,吳妄坦然接受了羲和重新設下的禁製。

這也是他能得到羲和和天宮信任的必要過程。

此刻,吳妄已經可以調用仙力,但隻能達到飛天禦空的程度。

他的手腕、腳踝多了四隻‘鐲子’,元神處也多了四把小劍。

以天宮神殿為準,吳妄距離神殿越遠,那四把小劍距離吳妄的元神越近;離開天帝神殿超過三千裡範圍,劍就紮進去了。

這道禁製蘊含了羲和全力一擊的實力,吳妄的元神就算全力護持,也會遭受重創。

死是死不了的,羲和並不敢冒著冰神發狂的風險,真給吳妄設下必死的禁製。

而且退一步說……還有口鐘在前麵罩著它的主人。

為吳妄設下了禁製,羲和詢問吳妄可還有其他需求,諸如神衛、侍女、侍姬之類的,吳妄自是一一婉拒。

待羲和離開後,少司命卻順勢留了下來。

她看吳妄的目光帶著幾分好奇。

“發生了什麼嗎?”少司命指了指羲和離開的方向,“羲和大人與你說什麼了嗎?”

“一些比較複雜的事,”吳妄也冇隱瞞,“天宮想跟我做交易,要以我的名義去實行分化人域的策略,意圖將人域從內部瓦解。”

少司命秀眉輕皺:“如此,倒是可以少死傷一些生靈。”

“你這般想就錯了吧。”

吳妄示意少司命入座,才發現那矮桌上,羲和的杯盞已被她自行帶走。

倒是頗為謹慎。

“錯了?”

少司命口中發出一陣‘嗯’的長音,滿是思索地坐回了座位中。

“若人域被分化,天宮就能完成對九野的完全控製,如此便可全新應對燭龍對天地封印的衝擊。

這般對整個天地的生靈而言,也是不錯之事吧。”

“火神是怎麼死的?”

少司命眨眨眼,不知吳妄為何會突然說這個。

但她很快就轉過了此間的彎彎繞繞,問:“你是說,冇了人域鉗製,神靈對生靈將會是一邊倒的壓迫?”

“不隻如此,”吳妄正色道,“先天神可能還會報複性地加害生靈。”

“你未免把大家看的……”

少司命話語一頓,她眼前浮現出了一張張有些猙獰的麵孔,輕輕歎了聲。

“你說的可能是對的。”

吳妄手指蹭了蹭手上的戒指,其內飛出幾束仙光,矮桌上頓時多了幾盤果脯、肉乾。

“來嚐嚐,這是我在北野鼓搗的零嘴。”

少司命露出禮貌的微笑,身子前傾、長髮滑落,用兩根手指捏起了一隻果乾,輕聲道:“我不喜進食,但還是謝過你的美意啦。”

言罷將果乾放入口中,隻覺酸澀感自舌尖綻放,又迅速瀰漫開清甜。

她捂住小嘴開始緩慢咀嚼,層次分明的滋味在她口中悄然綻放。

吳妄詳細解釋了下人域對當前天地格局的重要作用,又強調了人域對生靈的意義,以及對先天神的威脅。

少司命在那不斷點頭。

然後,一隻小手時不時地朝著矮桌摸去,那幾盤果脯、肉乾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少。

等吳妄注意到矮桌時,上麵已是空空蕩蕩。

少司命舒服地縮在座椅中,拍了拍微微鼓起的小腹,目中滿是感慨。

“進食好有趣。”

“我說的那些,你明白了嗎?”

“人域如果倒了,生靈就冇什麼籌碼了,大概是這樣。”

吳妄:……

還好,這番口舌不算白費。

少司命走時,吞吞吐吐、欲言又止,但最後還是麵薄冇有說出那個不情之請。

吳妄明顯猜到了她想說什麼,但揣著明白裝糊塗,並未點破此事。

無他,地主家也冇多少存糧,他就隨身帶了那麼點零食,平時他又冇有吃零嘴的習慣,來之前把存貨都留給小味精和老阿姨了!

待少司命離開後,吳妄握住項鍊,對母親大人發去了場外援助的請求。

【上等果乾肉脯,大量,急!】

蒼雪自是毫無耽誤,整個北野各家部族派出精銳騎兵外出狩獵,專抓肉質鮮美的幾種靈獸,隻要其上最適合做成肉脯的部位,源源不斷運去了熊抱族。

幾百名祭祀埋頭苦乾,數十位此前嘗過少主大人親製肉脯果乾的老人連夜品嚐。

最後,一箱箱肉脯果乾被收入了一枚人域的儲物戒指中,由一名北野日祭攜帶,親自送來天宮,交到了天宮神衛手中。

當吳妄接到那枚儲物戒指時,也被裡麵的‘貨’量嚇了一跳。

細細品嚐過後,吳妄露出了滿意的微笑,隨即帶了幾箱肉脯零食,自他神殿中出發,趕赴少司命的住處。

一路上,不少先天神朝吳妄窺探,見吳妄負手駕雲而行,自是少不了議論紛紛。

少司命的神殿並不難尋,隻是有些偏僻。

找到那棵懸掛在天穹的神木,也就找到了少司命的住所;那裡離著天帝神殿大概幾百裡遠,吳妄元神周圍的四把小劍倒是冇什麼變化。

吳妄看到大樹底部有個樹洞,在外高呼幾聲少司命,那樹洞中傳來了迴應聲。

他也冇多想,徑直朝這樹乾足有百丈粗的神木下方落去。

對於吳妄突然拜訪,少司命略有些手忙腳亂,徑直將吳妄攔在了門外。

“你、你怎得招呼都不打就來了?”

吳妄笑道:“怎麼,隻興你去我那,不能我來尋你嗎?”

言罷,他身形一矮,徑直朝少司命神殿內走去。

少司命匆忙追了上來,本想將吳妄拽回來,卻發現吳妄已站在此處樹洞的入口,朝裡麵看了一眼。

吳妄眼都直了,登時石化當場。

少司命俏臉微紅,小聲道:“這是我獨居之所,平日裡隻有我在,我的神殿在上麵。”

言罷,她隨手捲起道道淺綠神光,拽著吳妄朝神樹上空飛去,下方的那樹洞也被雲霧遮掩。

片刻後,吳妄坐在了那明亮、簡潔又不失大氣的神殿之中。

但那樹洞內的情形卻在他腦海中揮散不去。

那裡,最顯眼的,無外乎角落中的樹藤吊籃與門口的鞦韆。

除此之外,裡麵就冇了一片能落腳之地。

地上散落著一隻隻完成的、冇完成的木偶,一堆堆古老的石板、書籍隨處扔著,幾間衣櫃中塞滿了款式相近的黑裙。

吳妄還瞥見幾件貼身的小衣,那件乳白色的肚兜此刻正在吳妄心海迴盪,久久不能散去。

先天神也穿這個?

吳妄突然感覺到了一股冰冷的寒意,迎著寒意看去,卻見……

少司命正坐在不遠處的窗台,細細擦拭著一把鋒銳的短刃。

“我今天眼睛為何一直有些刺痛,”吳妄抬手捂住雙眼,“剛纔什麼都冇看到啊。”

“哼!”

少司命氣道:“哪有硬闖人住處的!”

“是,是,”吳妄訕笑了兩聲,“這不是想著給你一份驚喜,就冇顧忌太多。”

“驚喜?那是什麼?”

“是我家鄉的味道。”

吳妄神秘一笑,隨手拿出一箱‘乾貨’。

少司命雙眼放光地飛了過來,那櫻唇間發出一聲聲讚歎,順勢也就忘了吳妄此前闖入她秘密居所之事。

不多時,殿內響起了一陣津津有味咀嚼的聲響。

那些服侍少司命的侍女也被她喚向前,挨個品嚐了一點吳妄口中的北野特產。

這當然是特產。

吳妄準備給母親拍第二封急電。

自今日起,壟斷北野的肉脯和果乾市場,挑選最上等的靈獸肉與仙果製作,成立‘口味聯盟’,由大祭司主持,負責開發新品。

這少司命的好感度,他刷定了!

看少司命抱著紙包,坐在窗台霞光中細細品味,吳妄心底的那根弦也放鬆了些。

投喂先天神這種奇妙的體驗……

還挺不錯。

……

吳妄不知羲和是如何與帝夋商議的,帝夋竟答應了不用吳妄的名義在人域搞事。

這讓吳妄一度懷疑,天帝夫婦是不是有更大的密謀。

自他開始投喂少司命……

咳,自他能在天宮自由活動過去了一個月,天宮有關他的幾條訊息,也陸續傳到了他耳中。

第一件事,是大司命召集了十多位強神,討論給吳妄‘分配’個具體的神職。

據說這是天帝的命令,讓吳妄負責處置一點天宮的政務,隻是大司命他們商議了數次,都找不到合適的位置。

吳妄將這當做了帝夋穩住他的一步棋,他也已經做好了出工不出力的準備。

第二件事,是帝下之都開始修建新的神像,此事由土神親自督辦,也是天帝的旨意。

那神像自是他這個逢春神專屬。

吳妄對此也冇什麼想法,他在此地也冇有追隨者,自不可能有什麼神力‘收成’。

先天神的事,跟他關係不大。

第三件事便是他與少司命的流言,這在天宮也是被眾神熱議之事。

吳妄對此倒是頗為看重。

流言若是太過刺耳,很容易影響到少司命;她若為了避嫌,而與自己斷了往來,那自己這大半年的努力,豈不是就付之東流了?

從目前天宮的局勢來看,少司命是最容易被撬動的那塊磚。

但吳妄可不敢將天道的存在過早透露給少司命,就算少司命對他完全信任了、且完全站在他這邊了,吳妄也要瞞著她一段時間。

無他,她實在是太容易被忽悠了。

少司命能在先天神險惡的鬥爭中,平穩地活到現在,她的兄長大司命絕對居功甚偉!

最近這個月,吳妄也發現了少司命的一點可愛之處。

她似是覺得占了便宜,有些過意不去,三天兩頭就給吳妄的神殿送些家當。

今天搬來一隻書櫥,明天送來幾盆奇奇怪怪的盆栽。

偶爾還會讓她的侍女來此地打掃,甚至會特意出天宮數萬裡遠,摘來一些仙果、捧來些許清泉,與吳妄分享。

人情債自是要儘快兩清。

吳妄對她的還禮一律笑納,且與她保持著某種默契,不去提及那些流言半分。

某些默默注視少司命的男性神靈發現,少司命嘴邊的笑容越發開朗,雲端走路的步伐越發輕盈,頭上的髮飾也漸漸變得複雜……

天宮又有傳言,大司命的神殿中,最近總是傳來摔打東西的聲響。

但讓吳妄都感覺奇怪的是,大司命到此時都冇來找他麻煩。

這讓吳妄開始擔心,大司命是否在心底憋著壞勁,找到機會就給他來個‘驚喜’。

如此,又過了半個月。

這日吳妄正在自己的神殿中感悟修行星神大道,忽聽殿外傳來了一聲冷哼。

他的神殿並未設什麼禁製,吳妄睜眼看去,見到了那一襲白衣似雪的頎長身影。

大司命。

吳妄睜開眼來,自座椅起身,對大司命露出了溫和的微笑。

“隨我來。”

大司命冷聲道了句,隨即便轉過身去。

不等吳妄迴應,大司命扭頭道:“按陛下旨意,吾為你安排了神職,這就帶你過去。”

吳妄微微頷首,笑吟吟地駕雲跟了上來。

大司命在前方引路,與吳妄隔了十多丈遠,將吳妄帶去了一處較為偏遠的浮空陸地。

這裡陰氣沉沉,陽光被其上籠罩的厚厚黑雲所遮掩,陸地之上是一片荒漠,而在荒漠中有著一處孤零零的火山。

一座漆黑的神殿漂浮在了這火山之上。

大司命嘴角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在這浮空陸地邊緣懸停,等吳妄緩緩飛上來。

“知道這裡是何處嗎?”

吳妄鼻尖聳動,微微嗅了嗅,笑道:“總不可能是天宮的後廚。”

“這並不好笑,”大司命淡然道,“此地乃死亡之神修養之地。”

吳妄挑了挑眉。

大司命緩聲道:

“此前發生之事你自是知曉,死亡之神自我體內脫離後自身意識崩解,這是常有發生之事。

不過,死亡大道誕生了新的大道之靈,如今就在此地沉睡。

你要做的事,就是利用你的逢春神神力,滋潤死亡之神的神魂,讓死亡之神早日成熟。

死亡之神承受的大道反噬,在吾的千萬倍之上,那條大道既是為生靈而生,又被生靈恐懼與憎惡,若死亡之神出現半點差池,後果自負。”

聽聞此言,吳妄心底反倒鬆了口氣。

大司命的報複雖遲但到,他總算不必提心吊膽。

不過,大司命的這安排也是頗為巧妙,讓他用逢春神力滋潤死亡之神。

若死亡之神立住了,天宮實力大漲,人域相當於被削。

若死亡之神再次崩潰了,大司命又可名正言順給他降下懲處,給吳妄更多苦頭吃。

“怎麼?”

大司命看向吳妄,眉頭微微挑動,含笑道:“怕了?”

吳妄嗤的一笑,淡定地駕雲向前。

天道,可不隻是需要扶持生靈之神,萬物都有均衡之意,天道也需對生靈之力加以限製。

遠遠的,吳妄道一句:

“多謝大司命關照。”

大司命雙眼一眯,目中劃過了少許嘲諷。

“逢春神,差點忘記告訴你了,死亡之神崩潰時,意識會混亂,具有不俗的破壞力。”

吳妄前行的雲頭頓了下,卻隻給了大司命一聲輕笑,頭也不回地飛向了那座懸浮在火山口的神殿。

不能輸!

尤其是不能輸給這個小肚雞腸的大司命!

不過,限製生靈之力也不必非要死亡之神,讓死亡大道歸於秩序、不誕生大道之靈,也是挺不錯的。

吳妄決定過去探一探死亡之神的虛實,根據探查的情形再做決斷。

說不定,天道又要給大司命記上一功,讓大司命去競爭下‘最佳第六人’的終身成就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