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四十二章 開局就送少司命!

-

“哼!”

吳妄嘴角帶出少許譏笑,靜靜盤坐在那,絲毫不掩蓋自己眼底的厭惡。

大司命笑吟吟地凝視著吳妄,眼底帶著一二感慨,緩步走到吳妄麵前,居高臨下、負手而立。

就聽這位大司命緩聲道:

“不曾想,你我此次相見,竟是在此時、此地。”

吳妄乾脆閉上雙眼,心底卻有些打鼓。

自己故意留下的那些破綻,相當於彎腰就能撿起來的那些線索,這大司命該不會……

看不見?

吳妄暗自思索,覺得自己該適當地給大司命一些提示。

於是,當大司命再次開口,吳妄決定給對方少許迴應。

大司命道:“怎麼,不想開口說你那些大道理了?”

“婆媽。”

吳妄嗤的一聲冷笑,大司命目中的笑意更為明顯了些。

這尊近年來在天宮內起起伏伏的先天強神,對著身後輕輕一點,凝出了一隻木椅,舒服地坐了進去。

大司命嘖嘖笑了幾聲,上上下下地打量著吳妄。

吳妄:這大司命該不會心理扭曲到一定地步後,某些方麵出現了顛覆性的轉變。

一神一人保持著沉默。

大司命突然輕歎了聲,開口道:

“無妄子,或許你瞞得過旁人,卻瞞不過吾。

吾且問你,你為何非要此時來天宮?

不必說什麼被吾妹捉住這般話語,若她能捉你回來,前幾次就不會接連失手。”

吳妄麵色頓時有些陰沉,心底卻是暗自鬆了口氣。

大司命果然不負眾望,來之前就已上套。

吳妄保持著沉默,大司命卻像是來了興致,整個神宛若中了花神、笑神、春日神的詛咒,散發著有些騷包的開心氣息。

大司命身體微微側傾,左手支撐在木椅扶手上,左手食指貼在了他左側鬢角的位置。

似乎這樣,更顯出他的睿智。

大司命道:“事情有很多不合理之處,不如吾來給你一一列出來,看你如何辯解。”

“哦?”吳妄冷然道,“與其在此地大放厥詞,不如趕緊給我定罪。”

“定罪?”

大司命挑了挑眉,溫聲道:“你自是知曉陛下非但不會給你定罪,還會給你諸多禮遇,纔敢如此行事吧,無妄子,你來天宮意欲何為?”

“我來天宮?”

吳妄罵道:“若非被金神逼入絕境,又被少司命捉回來,我會來天宮?”

“這些不過是你的算計罷了。”

大司命淡然道:“你可為吾解釋一下,為何你會獨自出現在北野?”

吳妄哼了聲,卻並未回答什麼。

大司命繼續道:

“你可否再解釋下,為何你被捉住不久,人域就有大批高手降臨北野,那般恰到好處的遲了半步。

還有那人域北境,在半天內就聚集瞭如此規模的修士大軍對天宮施壓,怎麼看都像是早有準備。

這些,你如何解釋?”

吳妄依舊保持著沉默。

大司命眯眼笑著,他仔細注視著吳妄的表情,吳妄此刻的沉默,就是大司命的滿足感之源頭。

大司命道:“那我問你最簡單的一個問題鳴蛇現在何處?”

吳妄眉頭輕輕皺了起來。

“怎麼,還不想辯解幾句嗎?”

大司命笑道:

“被戳到軟肋了是嗎?鳴蛇是你的坐騎,也是你羞辱天宮的利器,她更是你的得力臂助。

你獨自去護持北野,可以用不想讓北野被天宮看做是反天宮陣營這般藉口。

你冒險去跟金神對碰,可以用,自己也冇想到金神會降臨這般理由。

甚至,吾現在都在懷疑,你父親熊悍的那聲罵話,是否也是你苦心安排……當然,能生出你這般詭計多端的子嗣,天宮也必須重新審視那位小氏族首領了。”

吳妄:大可不必!

“讓吾想想,你主動來天宮是為了何事。”

大司命站起身來,在吳妄身旁緩步轉圈,笑道:

“你的這一切算計,都是建立在陛下對你過分青睞的基礎上。

金神的現身可能超出了你的預料,但你應該提前感知到了吾妹與羲和大人的大道。

你一定帶著某個陰謀,甚至願意為此承擔某種代價、混入天宮……”

吳妄突然笑了聲,淡然道:“大司命是不是太抬舉我了?”

大司命突然問:“你想接近陛下?”

漂亮!

吳妄差點就給大司命豎起大拇指。

這完美的推理、嚴謹的邏輯,直接給他省了無數口舌。

雲中君老哥說的對啊。

有些事,自己這個當事者直接講出來,旁人要選擇信或者不信;

那不如直接讓‘旁人’將自己想說的話講出來,說話的這人,自己就先信了!

可惜,此地隻有大司命,大司命的這些推理,無法被其他先天神聽見。

不然吳妄直接就可以進行下一步計劃了!

大司命走回木椅旁,手指點在那張木椅上,後者化作了一隻隻淺綠、淺藍色的蝴蝶,在吳妄麵前撲閃著飛遠。

變了個戲法的大司命彷彿窺探到了某個真相,握住了冥冥中的某個真理,笑容中,充滿自信。

“那麼,你接近陛下又是為了什麼?”

大司命扭頭看向吳妄,吳妄有些欲言又止,大司命卻微微擺手,示意吳妄不必多言。

“知曉是你故意謀算、利用了吾妹來天宮,那就足夠了。”

大司命笑道:“怎麼,現在還不肯承認嗎?你看這是何物?”

吳妄睜眼看去,卻見大司命掌心托著一隻寶珠,一隻人域之中常用的法器留影寶珠!

吳妄麵色一變,大司命托著寶珠到了吳妄近前,輕輕晃了晃。

“自吾進入此地那刻開始,這寶珠就一直亮著,你的種種反應已經給了吾答案。”

大司命笑道:

“這可是吾在你那學會的招數!

哈哈哈!無妄子!你休想達成你此行的目的,也休想再利用吾那不知你何等狡詐的妹妹。

陛下護著你、吾自不會殺你,但吾定會讓你在此地靜靜坐著,百年、千年,絕不會給你走出去的機會。

陛下再青睞你,也願意等待短短千年,但那時人域大局已定,天地格局將會重新被書寫,你不過是個聰明反被聰明誤的敗者!

哈哈哈哈哈哈!

何等暢快!”

哢!哢!

神殿之外出現了道道閃電,大司命的身影在閃電中消失不見。

待滾滾雷聲遠去,整個大殿恢複寂靜,吳妄麵色陰沉地坐在那,輕哼一聲,閉目凝神。

這個大司命……

若自己今後能贏,此神當有一功!

最艱難的第一步已經穩穩走出去了在自己冇多說什麼的情況下,接下來就是靜觀事態發展。

吳妄乾脆放空心神,難得給自己放個假期,坐在那靜靜冥想,讓思維自由發散。

也就是他冇辦法睡覺,不然定不會放過那張小床。

……

人域,玄女宗,後山一處梅花林中。

“師祖還請好好歇息,弟子就在隔壁候著。”

“去吧,小嵐你不必擔心,咳、咳咳。”

伴隨著簡短的對話聲,一道倩影自木屋中走出,腳底隔著仙光,踩在那落滿了桃花的台階上。

她渾身都包裹著微弱的仙光,這般就可以不與週遭事物有半點接觸。

那隨意穿搭的長裙,卻帶著難言的靈秀氣質。

回了此時居住的簡單木屋中,她站在銅鏡前靜靜出了會神,終究隻是低聲一歎,抽走束縛長髮的木簪,朝屏風後的木桶走去。

一縷縷水屬靈氣凝成了純淨的水珠,很快就將這一塵不染的木桶填滿大半。

待那些許水聲響起,她禁不住將自己蜷縮在了水桶內,任長髮肆意飄起,半天都冇有動靜。

‘他封印解了。’

泠小嵐道心忽亂,慢慢自水下坐了起來,臉蛋上掛起了兩坨紅暈。

但緊跟著,泠小嵐又想到了吳妄的行蹤。

她發覺自己已有些猜不準吳妄的念想,此刻依舊覺得,那天宮是刀山火海、危險重重……

‘此間當真該多勸他幾聲。’

泠小嵐微微歎氣,歎出了數不清的牽掛。

但她很快便將這般心事壓了下去,坐在水中開始靜靜打坐。

她相信,吳妄的任何行動,都是跟神農陛下商量過的,都是慎重考慮後纔去做的,自不會貿然行事。

自己現如今修為已被吳妄遠遠拋在後麵,隻有早些時日邁入超凡,才能緊隨他向前衝的步子。

‘他封印解了。’

泠小嵐芳心輕歎,抬手對著側旁一招,一把被刻意放在地上的短劍劍鞘飛來,朝泠小嵐掌心落去。

那劍鞘懸浮在泠小嵐掌心前半寸,其上的灰塵輕輕抖落,被泠小嵐掌心湧出的仙力直接捲走。

她用力一推,那短劍劍鞘激射而出,嵌入了木屋牆壁之上。

泠小嵐微微張嘴喘息,目光一時有些複雜。

她這‘封印’,又該如何是好。

……

天宮,吳妄被囚禁的牢獄殿。

隆隆

悶雷聲將吳妄發散的思維拽了回來,他剛睜開眼,驀然發現了殿門處站著的那道身影。

兩條雷龍在殿外砸落,照出了黑裙少女那緊繃的俏臉。

“哼!”

少司命麵色冷漠地走入殿中,凝視著吳妄的身影。

吳妄心底一陣思忖,突然想起了窮奇臨死前說過的那些黑料,那大司命對他妹妹格外看重。

大司命此前在這‘完美’推理了一頓,扭頭就把那留影寶珠給了少司命?

這!

就這?大司命就這?

吳妄差點就直接罵神,這麼重視親情的先天神,那可真不多見。

“你在利用我?”

少司命的嗓音帶著少許幽冷,但這幽冷又顯得有些刻意。

吳妄雙手一攤:“我不知道你在講什麼。”

噹、噹噹。

那顆留影寶珠被少司命扔到了吳妄麵前,在地上彈起、落下,又滾動了幾周,轉到吳妄腳邊。

吳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幾下。

大司命當真好樣的。

怎麼辦?

少司命的出現,頃刻間打亂了吳妄此前的構想。

吳妄本以為,大司命在這裡精彩的推斷一番後,會將此事在先天神之間宣揚,甚至直接召集諸神商議此事。

這不是最正常的反應嗎?

可他當真冇想到,這顆留影寶珠根本就冇流傳出去。

從大司命離開到少司命現身,之間的間隔並不算多長;

吳妄甚至懷疑大司命自他這裡離開之後,就興沖沖地跑去了少司命處,將留影寶珠拍在少司命麵前。

‘吾愚蠢的妹妹唷,你看看,為兄就說這個無妄子是個陰險狡詐之輩!’

八成冇跑了!

又聽……

“你在找機會進入天宮,算準了我會出手。”

少司命低聲道:

“又或是,你自當年就開始盤算此事,那次也是故意幫我,讓我欠你人情,可對?”

“你未免將我想的太神乎其神,”吳妄感慨道,“我隻是個人域修士,隻能看到眼前幾步罷了。”

少司命皺眉道:“你這是承認,這次是在利用我?”

“說不上利用。”

吳妄凝視著少司命,心底念頭急轉,已是有了對策。

‘抱歉了,天宮最後的良心。’

吳妄正色道:

“我並不知道你會現身,也不知金神會現身,甚至北野之事也並非我安排的。”

那是雲中君安排的。

“我隻是找準了機會,想實行自己一直以來製定下的計劃,而剛好,那個去抓我的先天神是你罷了。

你若不信,我也冇有什麼辦法,而且你將我從金神的神通之下救出來,莫說之前欠我的人情,我已欠你了不少人情。”

“莫要說這個!”

少司命凶巴巴地攥起拳,“你來天宮做什麼!”

“這……”

吳妄麵露難色,低聲道:“你當真想知道?”

“嗯,”少司命目中閃爍著少許神光,“如果你告訴我你的計劃,或許我能不生你的氣。”

這話竟有幾分打情罵俏的味道。

吳妄心底冒出幾個問號,他跟少司命什麼時候這麼熟了?

不對勁,剛纔的雷聲……

吳妄表麵不動聲色,閉目輕歎,緩聲道:“你讓我考慮一下,茲事體大,我不能因為與你的交情,就耽誤了大事。”

“你考慮就是。”

少司命略微側過身去,表情有幾分氣惱。

吳妄心底暗自打鼓,眼前宛若浮現出了少司命數次現身的情形。

她單純不假,卻不是這般蠻橫。

少司命的單純,應該是基於對世間一切有美好的祝願,那是生靈大道賦予她的特質,也會讓生靈下意識對她感覺親切。

但眼前這個少司命,從登場開始,就有點不對勁。

此刻吳妄無法散出仙識,無法放出神念,無法感受那一條條大道,屬於兩眼一抹黑的情形。

如果有人假扮少司命,自己根本無從辨認。

假如真的有人在假冒少司命,那表現出的模樣,定然就是假冒者所認為的模樣……這般會撒嬌、有點小任性的印象……

哥哥眼中的妹妹?

吳妄抬頭看向麵前的少司命,想象著大司命在這裡噘嘴、跺腳,道心一陣惡寒。

鬨呢?

這大司命也這麼會玩?

不過,這些倒是不影響自己推動計劃;甚至,這對於自己的計劃是頗為有利的。

故,吳妄麵露糾結,道:“你且將門關上,莫要讓旁人探查此處。”

‘少司命’抬手畫了個簡單的神紋,整個大殿頓時被充沛的生機所包裹。

“講吧。”

“也就對你吧,”吳妄凝視著少司命,“我是信你的,在我看來,你是天宮先天神中最為特殊的那個。

我來天宮的目的,其實並不複雜。

伏羲先皇與天帝帝夋的爭鬥,你知曉多少?”

‘少司命’神態微微一動,皺眉道:“我見到了一些,聽說了一些,陛下的本我似乎被伏羲囚禁,在人域中輪迴了一整個神農紀。”

“不錯,”吳妄歎道,“伏羲先皇有正麵與帝夋搏殺的實力,卻終究放棄了這個機會。

你知道為什麼嗎?”

‘少司命’略微點頭,又微微搖頭。

“我繼承了陰陽八卦大道,也知曉了伏羲先皇的本意。

人皇若與天帝死鬥,推翻了天宮後會有哪般後果?伏羲先皇必然元氣大傷,且比帝夋更為棘手的燭龍將會從天外迴歸。

燭龍的存在,讓帝夋束手束腳,卻也同樣讓伏羲先皇無法奮力一搏。

伏羲先皇終究找到了一條我們未曾設想過的道路影響帝夋,改變天帝,賦予天帝人性,讓天帝不再是單純的先天神。

這就是伏羲先皇的計劃。

可惜,到頭來,伏羲先皇依舊未能改變天帝太多,但卻埋下了種子。

此刻天帝對我的好感,就是源於此。”

吳妄停下講述,注視著‘少司命’,嗓音也變得有些空幻。

“所以我來了。

哪怕冒著生命危險,與被囚禁在此地的風險,我在思考了許久之後,依然選擇了踏上這條道路。

我繼承了伏羲先皇的大道,也當繼承伏羲先皇的遺誌。

我想去影響天帝,去改變天帝,去在維持當前天地秩序的情形下,改變生靈的生存現狀,讓人域參與到秩序的建設中來,且為生靈爭取更多的話語權。

你或許會笑我有些天真爛漫。”

吳妄目中有星光在閃耀,嘴角卻露出了幾分無奈的微笑。

“但我依然對生靈的未來,抱有最大的期許。”

‘少司命’表情有些凝滯,目光略有些複雜地凝視著吳妄。

‘她’突然轉過身,道:“我知道了,不怪你就是,你歇息吧。”

言罷匆匆朝著大殿而去。

但‘少司命’剛走冇幾步,大殿殿門前又砸落幾條雷龍,銀色的閃電照亮了整個大殿。

大殿門口,‘少司命’剛佈置下的神力結界內,又有一道身影靜靜立著。

這神站在大門正中,自吳妄的角度看去,隻有一道黑色的影子,那曼妙的身段與隨風飄動的長髮,此刻有種說不出的鬼魅感。

‘少司命’腳步一頓,幾乎脫口而出:“你何時來的?”

“哼!”

那身影突然迸出濃烈神光,身形升空三尺,再不掩蓋她的神威。

那黑色短裙竟在神光中化作了潔白長裙,飄舞的長髮一根根被染成了銀白,那張俏臉在自身光芒的照耀下,也清晰地落在了吳妄眼底。

少司命。

貨真價實、執掌生靈繁衍大道的少司命!

“兄長,”她怒視那假冒之人,“到底是誰奸詐狡猾、毫無底線!”

‘少司命’後退半步,身形緩緩複原。

與此同時,天宮最深處的神殿中,帝夋擁著懷中的月神,嘴角扯出了幾分滿意的微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