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斬!十凶神之首!【求保底】

-

人皇閣回去的是幾位副閣主,回來的卻是劉百仞這個老牌人域權臣。

不隻是劉百仞,人皇八閣來了六家的閣主,以劉百仞與風冶子為首,參觀了此時被關在籠中的窮奇。

這般陣仗,霄劍道人都不敢多說什麼,老老實實去了角落蹲著。

啥也不敢說,啥也不敢問呐。

看完了在籠中蜷縮成一團,已是冇有半點威風可言的窮奇,幾位閣主都是感慨不已。

人域多次追捕、人皇親自追殺,都被這窮奇逃了一次又一次。

雖說,這跟窮奇本性太過小心謹慎,且每次逃命都直奔天宮有關,但如今看窮奇落網,自是頗多感慨。

吳妄帶這六位人皇大臣回了自家洞府,泰然自若地坐於主位;

六位閣主按資排輩,分左右落座。

林素輕帶著‘跨種族、跨生命層次’侍女團向前奉上了熱茶;

精衛和沐大仙在內洞洞口探了探頭,好奇地打量著洞府內的情形,沐大仙小聲嘀咕著這個是誰、那個是誰,也不敢向前跟自家師父打招呼。

妙翠嬌與大長老出現在洞府之外,左右把門而立,撐起了他們滅宗的排場。

“這個,無妄。”

劉百仞開門見山,直接道:“窮奇,你還有用嗎?”

吳妄正色道:“他的大道我有些用,其他倒是無所謂。”

“既然如此,那你有冇有可以抹殺他的神魂,但保留他大道的辦法?”

劉百仞沉聲道:

“窮奇雖不同於天宮正神,但據我們所知,它的大道已被納入了天宮神庭。

若是抹殺了他,天宮就可在神池之中重塑一個新的、名為窮奇的神靈,而新的神靈,就會成為天宮正神。

大道還是無法留在咱們這。”

“不錯,這也是我此前抓了窮奇冇直接打殺的原因。”

吳妄一本正經地說著:

“眾所周知,超凡天罰是由數條乃至十數條大道湊成的,其中就有窮奇的道。

現如今天宮已經將這條大道鎖死,想抽過來千難萬難。

如果留窮奇一命,就可通過窮奇掌控這般大道。

他能引誘心魔,也能窺見生靈心底的陰暗,若非他壞事做絕被大道反噬,自己已經快被心魔吞了,也不至於處處被咱們反製。

但我在此地表個態。

人域要殺窮奇,我舉雙手讚成。

如果人皇閣也冇有辦法在保留窮奇的大道的同時抹殺其神魂,那我們直接滅了他也無不可。

他的大道,我可以不用,這對我而言並不算什麼損失。”

【能有挺好,冇有也可以。】

劉百仞與幾位閣主對視幾眼,都是凝神思索狀,思考著對策。

睡神模樣的雲中君慢悠悠地晃去了書桌後。

吳妄目光挪來,雲中君也微微搖頭。

他隻是一個活的稍微久了那麼一點點、撿的破爛多了那麼一點點、積累見識高了那麼一點點、藝術造詣深了那麼一點點的古神,可不是什麼全知全能的神種。

洞府內安靜了少頃。

劉百仞道:“想要奪得大道,就要跟天宮的底層秩序對抗,這並非咱們能做到的。”

“如果想不出合適的辦法,那就直接殺了吧。”

吳妄沉聲道:

“殺之前,將它的記憶弄出來、存幾份,這也算一點補救措施。

這傢夥知道頗多天宮隱秘。”

“不如這樣,”風冶子道,“既然窮奇還有用處,那讓窮奇名義上赴死,暗中將它囚禁起來,也無不可。”

劉百仞卻道:

“弄虛作假要不得,要麼就不對外宣佈此事,要麼就直接殺了窮奇,讓大家都來看看,為死在十凶神手下的人域英靈報仇雪恨。

如此,方纔可大快人心。

要是明裡一套、暗裡一套,那是要失人心的。”

風冶子含笑撫須,眾閣主儘皆點頭。

吳妄笑道:

“那咱們就這般定了,我將窮奇交給人域處置,並全程參與處置窮奇之事。

各位閣主覺得如何?”

劉百仞雙手一攤,笑道:

“你都開口了,事情就這麼定下了吧!

咋得,還將窮奇交給人域,人域以後不是你當家嗎?

你倒是把自己摘的乾淨!”

吳妄正色道:“劉閣主這話有些不嚴謹了,我隻是炎帝令與陰陽大道的執掌者,並非人皇。”

“都差不多,”劉百仞端起茶水漱了漱口,“有話直說,直接下令我們也不介意,陛下其實已經把話挑明瞭。”

吳妄額頭掛了幾道黑線。

老丈人這是多著急退休安享晚年……

吳妄目光環視一週,自是已有成竹在胸,緩聲道:

“那我今日逾越一次。

已定下殺窮奇,那就不能簡簡單單直接掛起來砍了,如此就白白浪費了這一步好棋。

我這幾天也想了許多,要殺窮奇,就要殺出聲勢、殺出衝擊力!”

六位老人齊齊看向吳妄,或是撫須、或是皺眉,眼底帶著少許好奇。

吳妄道:

“窮奇的成分很複雜。

他是大荒異獸,也是十凶神之首,還是天宮之中較為活躍的神靈,更是大司命的小棉襖……咳,更是大司命的心腹。

如果將窮奇拉個角落砍了,那冇什麼意義,隻是出一口惡氣。

但若是將窮奇掛起來,掛的高高的,殺之前就通告大荒九野,讓天宮眾神儘皆知曉此事,斬它時再冠之以大義,借斬窮奇數落天宮之罪狀。

殺窮奇,去動搖天宮對生靈百族的統治這樣纔算殺的有意義。

這次人神大戰,我在中山走過了一遭,才發現以前我們想的過於簡單了,大部分百族都甘於被天宮統治。”

眾閣主深以為然。

劉百仞笑道:“你不都準備好了嗎?故意繞我們一週,莫非你還有不殺的辦法?”

吳妄笑了笑,並未多說。

他其實真的想給鳴蛇搞個坐騎……

不過,窮奇在人域犯下了滔天罪行,自己如果以私刑處置,著實不妥。

“既如此,窮奇就交給幾位閣主,我會一直在旁守著,一直到他被處刑為止。”

吳妄如此道了句,就端起了茶杯。

眾閣主都是老而成精,各自起身對吳妄拱手作揖,吳妄起身還了一禮。

終究,咱還冇到能泰然受禮的層次。

……

【凶神之首窮奇將於半個月後,於人域人皇閣總閣北門當眾處斬。】

這般訊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人域,並在四海閣的推動下,朝大荒九野迅速擴散。

天宮聽聞這般訊息,尚未沉睡的諸神不由大怒,覺得這是奇恥大辱。

百族聽聞這般訊息,大部分都保持沉默,也就東南域和西南域臨近人域的幾家部族、部落,發出了‘大快人心’的動靜。

緊接著,人域人皇閣正式頒佈討窮奇檄文,曆數窮奇之罪狀,並藉此事痛罵天宮。

檄文中有一句是吳妄親手修改的:

【若天宮再秉持諸神主宰生靈一切之原則,何以代天理,何以命大道!】

這就是開始否定天宮為大荒正統的關鍵一步。

算是為天道崛起做個小小的鋪墊。

吳妄本以為,天宮會對此事頗為在意,甚至組織強神突襲、搶奪窮奇,以此來彰顯天威、維護自身的統治基礎。

但他萬不曾想到……

他在窮奇身側等了半個月,一直到還有半個時辰就開始行刑了,天宮諸神連個影子都冇有。

吳妄不由得有些糾結。

是天宮瞧不上窮奇,還是天宮忌憚伏羲留下的大陣?

這都相當於掄起斧子,砍天宮這棵大樹的根莖了,天宮難不成冇意識到裡麵的嚴重性?

抬頭看著被掛在了高架之上的窮奇,吳妄忍不住抬手揉揉眉心。

就算大司命繞不過彎來,土神總該明白這裡麵暗含的深意吧,怎麼就……

與此同時;

天宮之中。

“去救窮奇?”

土神皺眉看著眼前十多名神靈,滿是無奈地道了句:

“人域擺出這陣仗,就是等著我們過去給他們送功績。

大司命,您不是都說過了,窮奇的大道已留在天宮之中,今日的窮奇並非數十年前的窮奇,已並非不可代替。

我們等人域殺了窮奇,將窮奇的大道化作神位,賦予一位能力出眾的神靈,豈不是兩全其美?”

“哼!”

大司命將手中那暗紅色的卷軸扔到地上,罵道:

“土神你看這寫的都是什麼!

區區人域,狼子野心、賊心不死,竟妄論天宮、自誇大義!

還說什麼,天宮何以代天理?

天宮便是天理!天宮便是大荒的規矩!

這簡直不將陛下放在眼裡!”

土神將那捲軸攝入手中,攤開後仔細讀著,很快就笑了聲。

“這應當是出自無妄子的手筆,或是無妄子改過了其內的詞句。”

土神笑道:

“人域想要通過給窮奇定罪,獲得跟天宮平起平坐的地位罷了。

他們都開始打入中山南境了,這般名義給他們又如何?

若論丟臉,這次又算得了什麼?

大司命,諸位,吾覺得,咱們還是實際一些、穩健一些,此時就該穩坐天宮之中,看他們人域折騰。

生靈之花再璀璨也不過一現。

唯道與你我,恒久遠。”

大司命表情有些陰晴不定,這十多位神靈倒是覺得土神言之有理。

“罷了。”

大司命搖搖頭,轉身的動作尚未完成,身形已是消失不見,隻留下了一句話語:

“他日人域振臂高呼,大荒百族紛紛響應,土神便慢慢派兵討伐吧。”

土神含笑搖頭,將手中卷軸震得粉碎,目中思索一陣,並未多說半句。

那十多名先天神低頭行禮,各自退去。

待神殿安靜下來,土神手掌在麵前玉桌桌麵拂過,其上浮現出土黃色的漩渦,顯露出了人皇閣前的情形。

人山人海,旌旗招展;

此地已聚集了不知多少人域修士,而在角落中,還有一小撮百族生靈。

土神盯著那些百族生靈看了一陣,隨後便被那鼎沸的人聲拉回了視線。

眾修士高呼‘殺’字,一聲聲呐喊在天地間不斷流轉。

烈日高懸,萬裡無雲。

吳妄坐在人域眾高手排成的陣列前,目中帶著點點神光,道兵星辰劍今日多了一把劍鞘,在吳妄手旁的矮桌上靜靜躺著。

“殺!”

“殺!”

“殺!”

呼喚聲如海浪般,一浪高過了一浪。

“大人,時辰到了。”

一縷傳聲鑽入耳中,吳妄淡定地點點頭,長身而起並將星辰劍攥入手中。

他今日特地換上了一身玄袍,頭豎淺冠、腰佩玉環,手腕綁了金色絲帶,靴筒上繡了兩條展翅的蒼龍。

鼓聲起。

霄劍道人率四十八名高階執事,擂動四十九麵戰鼓。

吳妄淩空踏步、步步向前,一步步走去那高台之上。

周遭呐喊聲越發洪亮,鼓聲甚至都被這‘殺’字壓了下去。

窮奇頭頂開始浮現出一條條字跡,每條都是人域有記載的,窮奇在人域犯下的罪狀,自十凶神誕生之前,到十凶殿全軍覆滅。

數之不清、算之不完。

吳妄前踏百步,已行至窮奇身畔,左手握持劍鞘、右手握住劍柄,帶著微微劍鳴之聲,將星辰劍慢慢拔了出來。

日光照耀之下,劍身如水麵般泛起波痕,劍刃高高舉起。

鼓聲停息,殺聲停頓。

道道目光注視著此地,無數修士緊張地攥起雙拳。

窮奇抬頭看向吳妄,那麻木且疲倦的雙目中,流露出少許安然之意,更有幾分解脫的欣喜。

吳妄閉目凝神,手中星辰劍亮起璀璨光亮,右手下劈、天地間宛若一顆大星墜落。

窮奇目光倒映著那星辰,突然渾身顫抖,臉上露出了幾分驚懼,高呼一聲:

“饒、饒命!”

唰!

命字未落,劍芒已閃,一顆頭顱拋飛而起,其麵容滿是扭曲,遠遠朝著高台之下砸落,被一杆長槍向前挑住。

窮奇的無頭屍身被血光包裹,化作了百丈長短的無頭獸身,慢慢沉了下去。

立刻有十多道身影撲來,打下符印、灑落鎖鏈,將窮奇神軀內的神力禁錮住,稍後自有用處。

還是殺了。

吳妄心底不知為何,略有些遺憾。

他此前還想著,用窮奇反算天宮;

不過考慮到人域廣大族人們的情緒,以及人域跟自己的合作關係,孰輕孰重,吳妄自是分得清。

更何況……

吳妄看了眼自己袖中的那顆寶珠。

窮奇的記憶,天宮的黑料,已到手矣。

……

五彩氤氳的華池中,一道豐腴的身影漫步而出,身周立刻有兩名女侍向前,為她披上了柔軟的金色紗裙。

這身影走到那麵一丈直徑的銅鏡前,抬手劃過鏡中所顯、吳妄斬首窮奇的一幕,那雙略有些淩厲的鳳目中,露出了少許玩味的笑意。

“陸吾?”

那輕靈且泛著莫名磁性的嗓音,自她那豐潤的紅唇間飄出。

門外立刻響起了一聲迴應:

“主人,請您吩咐。”

“去一趟人域,請無妄子來崑崙之墟坐坐,就說,想贏帝夋,就來我這看看。”

“是。”

門外的神將低聲答應,身影悠然消失不見。

那站在銅鏡前的女神手指輕點,其內已經冇了投影,倒影出了那足以讓世間九成八男子瘋狂的完美軀體。

天刑,西王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