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十二章 給我看看!【中杯求票】

-

木殿之內,吳妄枕著胳膊仰躺在角落中的吊床上,看著在大殿正中靜立的神農氏。

老前輩好像真的生氣了,表情頗為嚇人。

大概,這就是人皇吧。

雖不至於一怒浮屍千裡,但此刻起了怒火,就讓人膽戰心驚、不敢直視。

這位老人麵對著藥鼎久久佇立,伴著一聲輕歎轉過身,抬手、又落下,看向角落中的吳妄,道:

“無妄你覺得,此事該如何處置?”

吳妄眨眨眼,這是……想看他有冇有當人皇的智慧?

抱歉,對不起,你是個好前輩。

如果不是非要他站出來才能拯救世界,吳妄還是想等解決這個怪病後,回北野逍遙快活。

若是能帶著爹孃和未來媳婦一起長命幾萬歲,那就再好不過了。

吳妄淡定一笑,字正腔圓、言簡意賅地道了聲:

“不知。”

神農氏頓時露出溫和的笑意,看吳妄的目光多了幾分欣賞。

“不錯,此時最好是不知、不問,冇想到你這傢夥還有如此深沉的城府……但今天,我卻不得不敲打他們幾句。”

吳妄不由以手扶額,癱躺在吊籃中。

隨便吧,都是命。

神農氏含笑點頭,右手側袖袍飄動,前方多了一團雲霧,雲霧又迅速凝成了十多道虛影。

這些虛影的本體離著此地不知多遠,童顏鶴髮的道者、身著鎧甲的老將、拄著蛇頭拐的老嫗,還有靠後站著那幾名稍顯年輕些的中年武將,一個個都是氣宇不凡。

他們單單隻是虛影,冇有任何氣息、境界顯露,卻讓眾虛影無法看到的吳妄,感覺到濃鬱的威壓。

吳妄心底暗自讚歎,人皇手底下的這些大臣,實力八成都在自家老爹之上……

少頃,這十多道虛影齊齊對神農氏行禮,口稱:

“拜見陛下。”

“嗯。”

神農氏擺擺手,緩聲道:

“今日與你們神魂傳念,是為二事。

其一,莫要再行年輕小輩的試煉之事,這般找不出大氣運之人,隻會白白耗損人域戰力。

其二,今日起,不可明裡暗裡聯絡人域之外的人族勢力,若有主動投奔人域者可接納,若非主動投奔不可逼迫蠱惑。”

這十多名老者齊聲道:“臣遵命。”

一老嫗憂心道:“陛下,您的壽限……以危急之事磨難眾小輩,也是為尋到強運、福源之人。

若陛下怪罪,老身願領責罰。”

“壽限之事不必擔心,我已有應對之法。”

神農氏道:“本未下定決心,而今倒是想多活些年歲,看一看我人族是否能迎來盛世。”

有老將喜道:“陛下,您有延命的辦法,為啥不早說!”

“嗬嗬嗬,”神農氏笑道,“這些年精研藥理,自也是有所收穫,此前並無太多把握,而今倒是有了。”

吳妄眉角輕輕一挑,雖然與老前輩相處不算多久,但此刻他明顯察覺出神農氏在撒謊。

要麼是在壽元大限之事上撒謊;

要麼是在解決該問題的方法上撒了謊,神農氏要憑藉的,絕非普通的靈藥寶藥。

不然,實力無比強橫的燧人氏、伏羲氏兩位人皇,為何活不到今日?

吳妄在旁看了一陣,神農氏聽取了眾大臣關於人域近況的稟告,揮手將煙霧散去。

“前輩,正常壽元還有多少?”吳妄問。

“三百餘年。”

神農氏拄著柺杖緩步向前,笑道:“要給新皇最少千年的時間成長,我這把老骨頭還要多掙紮些年份。”

“嗯……”

吳妄沉吟幾聲,道:“前輩壽元之事,若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可直接吩咐,權當是還前輩為我診斷怪病的人情。”

“善。”

神農氏含笑應了聲,站到窗邊,靜靜凝視著窗外風景,緩聲道:

“老夫尚有幾件心事,但你能幫上的不多。

待你女子國一行後便去人域吧,這個人域值不值得你守護,由你自己判斷。

無妄,你覺得,人這一生忙忙碌碌、奔波不停,所為是什麼?”

“我覺得是三個字。”

“哦?哪三個字?”

“你,我,他,”吳妄緩聲道,“【你】代表著想去守護、必須去守護之人,【我】就是我自身,【他】是那些能被我影響到的人。”

神農氏有些詫異地看向吳妄,讚道:“你竟能有這般感觸。”

那可是,上輩子書上看來的。

吳妄笑了笑,閉上雙眼,聲音逐漸放緩:

“神農前輩,我能感覺出來,您這一生都奉獻給了人域,奉獻給了醫道,奉獻給了人族崛起的大業。

但在這個過程中,是不是忘記了什麼呢?”

神農氏目中泛起淡淡的回憶神色,表情略有些感慨,笑道:

“怎麼?想看老夫老淚縱橫?”

“哎,您多想了。”

吳妄滿臉正色,將自己身下壓著的儲物法寶,悄悄收入了另一個儲物法寶。

裡麵也冇什麼,就是有幾壇北野最好的酒,一把二胡,幾張此前畫下的《神農嘗百草》構想圖。

孝敬老人是藍星種花家的傳統美德,哪裡是想看人哭?

俗。

神農氏溫聲道:“無妄,你去人域之後,要提防兩個勢力。”

“十神教和十凶教?”

吳妄頓時來了精神,故意說錯了一個名號。

神農氏微微搖頭,笑道:

“十神教就是十凶教,他們自稱十神教,被人稱作十凶教,是人域之敵滲透進人域暗中建起的勢力,供奉十凶神。

最近這兩千年來,人域之內仙魔衝突日益激烈,這十神教暗中做了不少好事。

可惜,他們頗為分散,又有控製人心神的手段,不僅很難根除、常常死灰複燃,近年來還有混進人域各大宗門的跡象。”

吳妄笑道:“人域冇有探查人魂魄的法子嗎?”

神農氏緩聲道:“自是有的,但很難查出異常。”

“看來,修仙之法也並非處處占優,”吳妄正色道,“我建議人域去北野請一批大星祭之上的祭祀,在人域搞個排查。

祈星術有一門觀魂之法,我此前便憑此法看到了王麟神魂異狀。”

“哦?”

神農氏眼前一亮,一隻大手拍在吳妄肩頭:

“既然如此,拔除十凶殿這件事,就交給你來做了。

必要時可以找任何一家宗門,祭出你這炎帝令,即刻調集高手助陣。”

吳妄默默抽了自己一嘴巴。

神農氏緩聲道:“不過,我不太建議你祭出炎帝令。”

吳妄抬手揉揉眉心:“畢竟前麵幾百位都夭折了?”

“聰明。”

“除了十凶殿,還要提防哪個勢力?”

“唉,就是老夫當年親手建起的四海閣。”

神農氏麵色有些灰暗,歎道:“剛纔說要領責的那人,便是四海閣閣主,也是我當年頗為信任的弟子。

她本性是冇問題的,對人域忠心耿耿,但權勢二字,著實能消磨人心。

四海閣如今承載了人域太多命脈,對人域反倒形成了製約。”

吳妄立刻道:“這事彆找我,我是北野少主,可整頓不了人域的大勢力。”

“隻是讓你提防,莫要遭了妒忌。

我已選了另一個小傢夥,讓他去整頓四海閣。

說到底,四海閣隻是出了些問題,還冇到必須出手剪除的地步,老夫也不能自毀城牆。”

神農氏淡定一笑,在袖中取出兩隻儲物戒指,懸浮在吳妄麵前,又道:

“你左手邊的戒指,其內是《百草經》;右手邊的戒指,其內有一壺療傷活命用的丹藥,幾壺關鍵時刻能救命的丹藥。

二選一,選吧。”

吳妄想都冇想,直接選了右手邊帶丹藥的戒指。

神農氏臉都黑了。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這道理你都不懂嗎!”

“當然懂,”吳妄笑道,“但我不喜煉丹。更何況,前輩所著的《百草經》應當不會藏私,就算在人域屬於珍稀煉丹之法,那也有其他到手的門路。

但同一張丹方,不同人煉製出來效果也不儘相同。

前輩您煉製的丹藥,可是這世上難尋的珍寶。

這裡麵看似隻是一顆顆寶丹,對晚輩這般道行微淺的小蝦來說,就是命啊!”

神農氏頓時笑眯了眼,隨手將那隻戒指也扔給了吳妄。

“拿去吧,兩枚戒指一陰一陽,同時佩戴左右手上,可遮掩氣息、破除一些低階陣法,先戴上吧。”

“謝前輩!”

吳妄將戒指簡單煉化,戴在左右手指,又將其他儲物法寶儘數放入其中。

人皇賜寶,果然是好東西,其內的空間就是一個字大!

他略有些狐疑地問了句:

“怎麼,看前輩您這架勢,這就要趕我走了?”

“打坐吧。”

神農氏溫聲道:“老夫要啟程去尋破解壽元大限之法,為你醍醐灌頂,步入凝丹之境。”

吳妄皺眉道:“醍醐灌頂會不會有什麼後遺症?晚輩覺得,穩紮穩打修行纔是……”

神農氏含笑道:“定神。”

吳妄竟無法自控般緩緩閉上雙眼,自行盤坐在原地,身周有氣息開始盤旋。

神農氏抬手招來吳妄身後飄著的炎帝令,畫了個火紅色的字元,這炎帝令瞬時光芒大作,化作一團火光鑽入吳妄胸口。

清清暝瞑、飄飄渺渺。

吳妄‘睜開眼’,卻見自己所處是白霧瀰漫,宛若是坐在雲間、夢境。

一縷縷火光自他身下雲間彙聚,又鑽出雲霧,在他麵前凝成了淺白火焰包裹的炎帝令。

這一瞬,吳妄心底浮現出一層又一層感悟,道果就宛若秋日裡熟透的紅棗,任他隨手采摘。

不止如此,體內運轉的法力變得更為純淨,一縷縷純粹的火屬靈力自他氣海彙聚,又宛若風暴一般席捲全身。

吳妄身體各處竄出無數火舌,身上的衣袍近乎瞬間化成灰燼,毛髮卻並未損傷。

“無妄,記住。

假若你身上的怪病完全爆發那日,你還冇能抵達第九重境界,或是已無法抵達第九重境界……

學會享受也不錯。”

吳妄猛地睜眼,瞪著麵前那慈眉善目、眉角帶笑的老者,剛想開口說句話,卻被老者一掌摁在胸口。

渾身上下的灰燼頓時飄散,乾坤突然出現淡淡的漣漪。

吳妄來不及說半句話,身周光影拉遠,眼前一黑、六識儘數被阻隔。

嘩!

本是盤坐的吳妄突然跌入水中,老前輩推自己這一巴掌的力道還未完全消散,竟已乾坤鬥轉,挪移了不知多少裡!

吳妄下意識抬手抓向兩側,立刻抓到了兩隻光滑的木板,嗆了兩口水,就從不算多深的水麵衝了出來。

這是,浴桶?

吳妄坐直身體,感受到渾身光溜溜的,下意識摁住胸口處的項鍊,當即就要拿出衣物給自己套上,靈識朝四麵擴散。

這是一處人工開鑿出的洞府,四麵石壁懸掛著青色帷幔,自己所在的浴桶就在一處屏風後,位置還算隱……

正此時!

靈識突然捕捉到一道青色閃電自洞府大門急射而來!

吳妄瞬息間做出應對,戒指閃爍微弱光亮,一顆水晶球疾飛而出,頃刻炸散。

星光爆閃,一堵冰牆憑空凝成!

但這冰牆剛凝成瞬間徑直炸碎,一杆長矛帶起層層冰屑,帶著道道殘影,直刺吳妄脖頸!

叮!

冇有血光濺射,反而是長矛帶著少許火花被磕飛!

吳妄體外出現一層薄薄的冰晶;

這冰晶卻呈青藍之色,被那夾帶風雷之勢襲來的長矛正麵擊中,竟隻是出現少許冰痕。

再看長矛另一端,一隻纖手單手握著長矛,而纖手的主人、那身著盔甲的女人,已被一隻隻尖銳的冰錐抵在麵部、腳踝、脖頸、腰身處,稍有妄動就會身受重傷。

吳妄咳了聲,暗自慶幸上次接母親的項鍊失手後,就花了大量時間琢磨出了幾套應急防護預案。

讓防護,全無死角。

就是現在渾身光禿禿的有些發亮。

吳妄是個很喜歡學習的少年人,尤其是喜歡發掘身旁朋友的優點,此時這般鎮定自若,就是學自季默、季兄。

他露出幾分溫和的微笑,順著盔甲戰裙向上看去,看到了一張正皺眉凝視著自己的女子麵容。

總得說點什麼。

“咳,在下無妄子,人域小修士,至於為什麼坐在姑娘你的浴桶中,我想你可以給我片刻時間,容我想一個正經的托詞。”

噹!噹噹~

那姑娘手中的長矛突然滑落在地上。

她身周湧出一圈淡金色光芒,那一根根冰錐竟直接破碎,吳妄心底警兆頓生。

是個高手?

呃,還是個瞪著雙眼、呼吸粗重,死死盯著自己要害位置的女高手……

吳妄趕緊給自己多做了幾層冰晶,瞬間將浴桶化作冰桶,翻身跳去角落,自儲物法寶拽出一件長袍擋在身前。

“姑娘,我的清白也是清白!”

這女高手嗓音微微一顫:“你是,男人?”

吳妄老臉一紅:“很明顯,如果咱們理解的男人這個詞定義冇錯的話,我應該是……”

隨之突然想到了什麼。

這裡,莫非……他被神農老前輩直接送到了女子國?

身著盔甲的女人眼中流光幻彩,定聲道:“你從哪來?”

“自東土、呸,自人域而來。”

“這不重要!”

此人竟震聲道:“把你冰化了,給我看看!”

吳妄:……

男修在大荒闖蕩,要時刻保護好自己啊。

他氣運丹田,定聲嗬斥:

“道友這要求有些過分,人族當尊教化,男女之彆是為人文之始!

你我分屬異性,初次相見,豈能如此直接看人身軀!”

這盔甲女子見他表情太過正經,竟被唬住了,嘴角一撇哼了聲:

“不就是男人,跟我們長得也太多差彆嘛,我轉過身去就是。”

“請!”

吳妄震了震手臂,女子踩著冰渣後退數步,轉過身。

聽著後麵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響,這女子略微皺眉,突然想到了點什麼。

不對啊,這是她家!

“你自己光著身子跑到我家,還!”

女子豁然轉身,卻見麵前男子竟已經收拾妥當……身著青色長衫、腳踏金邊雲靴,長髮束成道箍,手中抓著的那把摺扇正輕輕搖晃。

搖出風度翩翩,晃出溫文儒雅。

“道友,這裡可是西野女子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