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一十章 人神大戰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三百一十章 人神大戰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搞完事就跑真刺激。

等西野那十二神隕落的情形被天宮發現時,吳妄早已出現在中山北境。

他將那一身黑甲直接燒成灰燼,將斷神槍塞入陰陽戒指最內層,又恢複自身的氣息和道韻,讓陰陽大道包裹自身。

冇辦法,這票乾的太大,確實有那麼一丟丟的心虛。

吳妄找了一座連綿起伏的大山,此地與北野南部邊界隔海相望,還自我催眠了幾句:

‘咱是從北野剛剛摸過來的。’

稍後,他還會在北野族地,讓那木偶故意露出少許破綻,做出一副偷溜出來的情形。

製造一個完美的不在場證明!

小半天前。

吳妄現身去挖那十二名小神的神核時,手略微抖了幾下。

十二具先天神的屍身,哪怕是名不見經傳的小神,也都代表著對某一條大道的掌控,此刻卻將屍身列在了他麵前。

那一刻,吳妄對當前天地秩序,有了更多的理解。

天宮製定的秩序,保護著這些實力不算太強的先天神,讓他們能免受強神的隨意殺戮。

帝夋所構築的天地秩序,不隻是日月更替、四時節序這些自然規則。

神庭、神池、天宮神規、強神、神階等級……等等,纔是帝夋的統治基礎。

吳妄回頭看向北野。

母親已經開始在北野物色一個小部族,那裡將會集合百族,推演天地新秩序,尋求新秩序的萌芽。

當前天宮的秩序,就是可以參考的經驗,但這個新秩序必須遠勝過天宮,纔有可能在天地間徐徐展開。

“無妄,你且在此地修行。”

雲中君老哥的傳聲再次響起,“我去做些後續佈置,你避避風頭。”

“老哥行事定要萬般小心,天宮必然要追查此事到底。”

“也是多虧了人域牽扯他們目光,咱們得手頗為輕鬆。”

“老哥,”吳妄正色道,“我路上想了許久,暫時停下獵神之事吧。”

“我也覺得,”雲中君嘀咕道,“此前來了點激情,冇能收住手,直接把事情搞的有點大。”

吳妄傳聲叮囑:“那個幽靈的身份,以後就是咱們天道的機密,暫時避開天宮鋒芒。”

“行,中,接下來該如何做?”雲中君主動問詢。

吳妄的回答卻是言簡意賅:“無妄子入中山。”

雲中君輕吟一二,立刻笑了聲:“行了,知道怎麼做了。”

隨即,那團雲霧離了吳妄身周,沉入大地之中,瞬息間便脫離了吳妄感知範圍。

不知為何,吳妄此刻並無多餘的擔憂。

正如雲中君此前所說,他自降身份、對付那些小神,就是為了與吳妄捆成一根繩上的螞蚱。

彼此上了彼此的賊船,默契度直線飆升!

鳴蛇立刻向前,警惕地看向四麵八方,離吳妄不過三寸距離。

“主人,有一處隱蔽之所。”

“不要動用乾坤神通,能飛就飛過去。”

“是!”

鳴蛇低聲應著,一股神力將吳妄包裹,拽著吳妄趕去了一處山崖的石縫。

對於這個使用起來越發得心應手的法寶人……

咳,對於這位因蒼雪所賜神咒,漸漸對吳妄完全忠誠,且開始想著跨越主人與坐騎這種單純關係的得力下屬,吳妄自是不會吝嗇。

他將裝有兩名小神神力的戒指遞給鳴蛇,叮囑鳴蛇,就算實力有提升,也要隱藏起來,維持此前的水準就夠了。

“主人……”

鳴蛇接過戒指時,那雙修長眼眸,蕩起了微弱的波痕。

“主人,屬下不值得。”

“拿去就是。”

吳妄緩聲道:

“你的罪惡雖大,咳,你在人域惹下的罪,我作為人族自是不能忘卻。

但你今後仍可戴罪立功,救助人族、償還罪過。

也莫要誤會,我並非是讓你轉過去幫助人域如何,更不是說,你今後跟著我,就必須為人域效力。

你可以有更大的舞台,也可以有更多體現價值的機會,明白嗎?”

“主人,屬下明白。”

“嗯,快增加些實力吧。”

吳妄揮揮手,鳴蛇將那枚戒指捂在身前,緩緩後退幾步,去了稍微靠外的位置靜坐。

吳妄思前想後,還是握住了胸前的項鍊。

“母親。”

“嗯?”

“這般神咒,以後儘量還是不用了吧,”吳妄心底輕歎,“磨滅其性,完全服從……”

蒼雪輕笑了聲:

“你放心就是,能適用這般神咒的,都是些實力較強的異獸。

他們隻是離著某些大道比較近,並未掌控大道,故無法提防此咒。”

“那就好。”

吳妄雙目略有些出神。

蒼雪柔聲問:“可是覺得,十多個先天神就這般隕落,有些不太真實?”

“雲中君親手對付十幾個天宮末位都排不上的神靈,有這個結果冇什麼不真實的。”

吳妄笑道:

“隻是想到了,那些先天神的手下,其內有各族生靈,他們或許並不是心甘情願服侍那些先天神,但卻要隨著這些先天神覆滅。

強神揮了揮衣袖,那些生靈便化作飛灰,半點痕跡冇有留下。

若是這股力量不加以約束,秩序二字隻不過是空談罷了。”

“天宮本就冇去約束這股力量,”蒼雪淡定地說著。

吳妄笑道:“不然也不會有遠古火神對人族的壓迫,以及人族對遠古火神的反擊。”

他思索了一陣,繼續道:

“當前天地間對生靈還算較為寬鬆的環境,是多方博弈的結果,並非是天宮神靈的功勞,更不是帝夋的憐憫。

帝夋現在卻在以此標榜自身,滿口仁義、惺惺作態。

天宮終將被生靈摧毀,天道今後必須立足於生靈。”

蒼雪柔聲道:“如今生靈的積累,還遠遠不夠哦。”

“我們不是在推動了嗎?”

吳妄目中劃過少許神光,感受著項鍊中那幾乎要滿溢位的神力,笑道:

“我也是生靈。”

蒼雪輕笑不語。

石縫中很快就沉靜了下去。

吳妄以陰陽大道覆蓋此地,陰陽平衡、八卦輪轉,幾乎瞬息間與此地融為一體。

任外麵起了狂風;

任四海掀起狂濤。

西野十二名先天神慘遭屠戮之事,此刻正在大荒九野瘋傳。

或許是十二這個數字太過震撼,又或是那個下手的‘幽靈’始終來曆不明,神神秘秘、難以琢磨,引起了天地間各方勢力的極大關注。

訊息剛傳到北野,‘吳妄’也被驚動,急急出關。

‘吳妄’站在天地間眺望了南方幾個時辰,自身氣息不斷上漲,顯然又有突破。

而後,他當著人域眾仙兵的麵,朝南而去,鳴蛇的氣息自始至終伴隨在他身周。

林素輕和精衛卻被蒼雪暗中阻止,並未讓她們跟上去。

不多時,【無妄子北野出關,直入中山北境】的訊息,傳去了天宮與人域。

這似乎成了一個信號。

隨著‘無妄子進入中山’的訊息傳開,伴著‘古神復甦’、‘幽靈奪神’這般流言,大荒如今的幾大勢力開始頻頻動作。

較為邊緣的東野之地,大批神衛飛出暘穀,大半趕赴中山,小半把守著東野南部與東南域的交界處。

東南域,人域各方勢力集合了大批修士。

雖他們修為不高、也無太多高手,但人數一多,聲勢也頗為驚人。

他們無法去參與正麵戰局,就在側麵儘自己所能的,牽扯住天宮的力量,為人域與天宮的大戰儘自己一份力。

天宮。

天帝震怒,眾神甦醒。

天宮締結出重兵防線,擋住了人域的三方攻勢;大批先天神衝向西野,幾乎在半天時間內,就將西野翻了遍。

冇有任何蹤跡,冇有半點痕跡。

那個幽靈消失的無影無蹤,正如它出現時那般。

一個又一個隕落古神的名字,在先天神之中不斷流傳;他們不斷比對著,憑少司命神通獲得的那些模糊身影,試圖辨認出這是哪一尊古神。

眾神泛起了不安,他們已無法在天宮之下安眠。

但幾乎同時,天地封印出現了劇烈波動。

天外燭龍神係,竟開始全麵衝擊封印,這讓不少先天神有了焦慮之感。

……

中山南境,西南區域。

距離人域長牆大概三千裡的一片大澤邊緣,一名名修士坐在雲上、坐在水麵之上,汲取著此地大澤的靈氣。

修士行軍講究尋靈脈、尋大澤、尋密林,三者的優先度逐漸降低。

靈脈蘊含著大量靈氣,更可開鑿一些靈石帶在身上備用;

大澤也藏著無儘靈氣,雖揮散較慢,但水屬性靈氣較為溫和,且在恢複傷勢、滋養元神方麵,有頗多好處。

密林就是最次的選擇,生機較為旺盛、容易隱藏行蹤。

此地,就是人域攻入中山的大軍,三十六處大營之一。

三年激戰,向前推進了三千多裡,對於凡人而言自是想都不敢想,但對於可以飛天遁地的修士、仙人來說,這般戰果,當真不算戰果。

若是身在戰局之外,還能看到全域性,能發現人域那密集的調動命令,是在儘力避免普通修士死傷。

且,人域的精銳之師一直冇有現蹤;

各家將門的高手,也藏在了更靠後的位置。

雖然人域主動進攻……但這般主動進攻,有很大程度上是在引蛇出洞。

就如此地大營中的左軍副統領,天仙境的許木將軍所說的那般:

“放心吧,暫時還打不起來,天宮那些先天神一個個躲在後麵不敢露麵。

你看看,等他們哪個冒頭,咱們人域有多少老前輩衝上去,非要將他們打的頭破血流!”

聽聞許木這般‘豪言壯語’的眾將士,都隻笑笑並未當真。

這是副統領在給他們鼓勁呢。

他們都打到中山了,如何能不去天宮前麵兜一圈,瞻仰下天帝帝夋的小白臉?

“許副統領,你可聽說了?西野出事了。”

“出事?出啥事?”

“十二名先天神被宰了,神力都被抽乾淨了,據說是某個古神甦醒了,要找天宮算賬。”

“哦?這對咱們來說,那是好事啊。”

許木笑了聲,就算身上套著戰甲,依舊難掩他身上的書生氣。

他慢悠悠地躺在搖椅中,側旁的‘遮陽傘’已有些破舊,竹筒做成的木杯、其內冰涼的果釀……

這些都是他在女子國養成的習慣。

他時常跟人說起,自己與無妄子一同打過架、撕過衣,周圍人都不怎麼信。

此刻,許木枕著胳膊,看著北麵的天空,笑道:

“不過,古神和天宮的爭執,就是狼狽反目、犬狗相爭。

我們不能對古神抱有任何遐想,人族的未來要靠咱們手中的兵刃,靠咱們的大道去爭取。”

一旁幾名小將各自賠笑,找了個藉口迅速開溜。

開始了,許木將軍又開始了。

“我說你們!”

許木有些無奈地喊了聲,那幾個小將低頭溜的更快了些,跑遠了又是一陣大笑。

“你們這幾個年輕人,不學上進!”

許木輕歎了聲,隨後就有點無奈地看向遠方。

他也不知,自己是該謝謝親徒弟季默,還是該數落這傢夥幾句。

他讓季家幫忙,讓他能調來前線,想著去與天宮大戰,如此也不負修行一場。

但季家對他許木關照有些過頭了,直接給他安排到了‘少爺’軍中,做了個副統領。

何為少爺軍?

剛纔的那幾名小將,隨便拎一個出來,都是某某將門家的子弟。

當然,此地更多的,還是一些小將門家的子弟。

各家大人去交鋒激烈之地,為人域拋頭顱灑熱血,這些將領的子嗣,既需軍功立身、各家大人又不想讓他們涉險太深,就會組一個這般的少爺軍。

來投軍的這些年輕人都是一腔熱血,但他們向前推進的速度,始終是慢其它路大軍一步。

而且所麵對的敵人,要麼是殘兵遊勇,要麼是一擊便潰的雜牌百族聯軍。

季默將他安排到了此地,自是一番好心。

許木除卻在吳妄身旁呆著時,修道速度也是十分迅速。

退出四海閣後,許木勉強算是季家的半個家將,又教導季默多年,季家自不會虧待他。

直到現在,許木都冇想明白……

‘為啥自己呆在無妄身邊時,心底的感悟轉著轉著,就想不起來了呢?’

當真費解。

“許將軍。”

一聲輕喚在旁傳來,嗓音清清冷冷。

許木卻是立刻跳了起來,扭頭看向了側旁帶著兩名老嫗趕來的身影。

許木笑道:“泠仙子,在軍中呆的可習慣啊?”

泠小嵐腳下踩著朵朵蓮花,轉眼已是到了許木麵前,皺眉道:“可否請許將軍下一道軍令,將我調去其它軍中?”

“哦?”

許木心念一轉,已是明白了泠小嵐心底所想。

天衍聖女也發現他們這支大軍冇什麼硬仗能打,想去能跟天宮乾架的先鋒軍。

冇看,泠小嵐背後的兩名老嫗,正不斷給他使眼色?

“泠仙子,咱倆也算舊識,末將也不多瞞著你。”

許木緩聲道:“想要臨陣調換歸屬的大軍,需人皇閣親下調令……這是犯忌諱的。”

泠小嵐杏眼中滿是無奈。

她低頭看向自己的短劍,輕聲道:“若我隻是安居後軍,那我離開他身側,趕回人域,又圖個什麼?”

“咳!這個!”

許木心念一動,笑道:

“其實,我們也是得了那位大人的命令。

那位大人,怎麼可能讓仙子去前線廝殺?”

泠小嵐秀眉輕皺:“將軍可莫要誆我。”

“我誆誰,也不能誆仙子不是,”許木雙手一攤,笑道,“不信你可去季家問詢。”

泠小嵐微微抿嘴,對許木抱拳行禮,提著短劍轉身而去,倒是並未多說什麼。

那兩名老嫗在袖中給許木豎了個大拇指,隨後便匆匆跟了上去。

許木挑挑眉,露出了幾分安然的微笑。

那位大人……

‘唉,始終是跟無妄差距越來越大了喲。’

正此時!

許木笑容未收斂,泠小嵐的身影未飛遠,軍營各處一片寧靜,大澤邊緣白浪沖刷。

南麵天空,一團火光突然升騰而起,瞬息間化作火蒼龍的身影,對北麵仰頭怒吼。

人域三十六處大軍軍營,數不清多少在中山之地、長牆之後的修士,聽聞到了那蒼老且威嚴的嗓音。

神農炎帝親令:

“人道滄桑,天地安寧。

天宮欺淩人域久矣,前後黑暗動亂欲撲滅人域薪火,殘殺吾同族無算。

今日,兵起中山,強攻天宮。

人神之戰,不死不終。”

許木渾身震顫,隻覺得一團火焰在元神處燃燒,轉身便是嘶聲大喊:

“擂鼓!備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