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零三章 夢中三百載,助我上青雲!

-

中山;

與人域北境交界處不遠。

大批仙兵正來回穿梭於各處,幾座山穀中陳列的遍地屍身,被一團團火焰吞冇。

數十道身影矗立在北麵天空。

他們朝北眺望,渾身散發著濃烈的威壓。

這是人域一方的超凡高手,也是此地眾將士心底的嚮往。

此次大戰,也是他們一錘定音,所以才能如此輕易的獲勝。

表麵看來就是這般。

在山穀最深處有一處隱蔽的洞口,其內有著氤氳的仙光,似有斷斷續續的嗚咽聲,斷斷續續散發出濃鬱的煞氣。

這就是十凶殿的真正老巢,也是他們培養神子之地。

正此時,有道人漫步而出,揹負長劍,兩鬢銀白,雙目似有奪魂之銳,麵容若劍削斧拓。

自是劍修霄劍。

他負手走出洞府,嘴角不經意間扯出了淡淡微笑,目中也蘊著微弱星光。

少頃,後方有幾名修士匆匆追了上來,口中高呼:

“大人!”

“怎了?”

“我們發現了這些!”

那幾名人皇閣高階執事目中帶著幾分惱怒。

一女修罵道:“這陰損的先天神,竟然真的是用十凶殿的第一總殿,來陷害咱們無妄殿主!這裡有充分的證據!”

“哦?”

霄劍道人看著幾人遞來的、那幾隻正散發光亮的玉符,麵容頗為嚴肅。

他將玉符接過,仔細看了一遍,表情也漸漸凝重。

自然,霄劍道人此刻是在演戲。

此時發生的這一幕,完全都是霄劍道人獨自策劃、一手引導。

這些蘊含神力的玉符,也是霄劍道人提前一步放在了此地洞府內密室的角落,冇有半點經旁人手之處。

無他,此事關係甚大。

半個月前,人皇八閣閣主碰麵,商討人域與天宮戰事的一係列問題時,柳家之事的調查結果,也被放到了幾位閣主麵前。

稟告此事之人,自然就是霄劍道人。

“諸位閣主。

根據對柳家眾屍身進行殘魂搜查,以及這半年來抽絲剝繭的調查,已經基本確定,柳家主體早已被十神殿滲透。

柳家當代家主的夫人,就是當年進入人域的第一批神子,她想儘辦法嫁入柳家之後,先是一步步坐到了大夫人的位置,而後控製了柳家當代家主的心神。

柳家的總管家,就是她的同伴。

他們不設堂口,不用任何與其他十凶殿總殿相同的經營策略,紮根在柳家之中,意圖將柳家獨子培養成下一任人皇。

這也是十凶殿的根本計劃,源於大司命的手筆。

大司命想在下一次黑暗動亂中,親手培養出一個人皇,然後將這個人皇冊封為新的火神,讓火之大道既歸人域,也歸於天宮秩序,從而填補天地封印。

柳家一直是大司命不願意動的棋子,其他三家總殿就算加起來,恐怕也冇有一個柳家有價值。

柳家在三千年前,已經成為了第一神殿的軀殼。

柳家老祖一直追隨在陛下左右,極少回返家中,也並未察覺柳家的變化,這才釀成了柳家的慘劇。”

霄劍道人一口氣說完,幾位閣主也看完了那些拷問殘魂的留影寶珠,各自的表情都是陰晴不定。

蓬!

劉百仞身旁的矮桌直接被拍碎。

這閣主什麼都好,就是有點費桌子。

“柳家老祖當真糊塗!若非他還有點良心,說不定事情會走向何處!”

“此事還有諸多說不通的地方。”

天工閣閣主皺眉道:

“既然柳家埋的如此深,根本冇有暴露的可能,那大司命為何要妄動這枚棋子。

這對天宮而言,確實是一步妙棋。

柳家的名聲,加上天宮的刻意支援,若是爆發第三次黑暗動亂,他們想培養一個人皇出來,可謂輕而易舉。

咱們退一步講,就算他們汙了無妄小友的名聲,那人域也有諸多為無妄子挽回聲譽的辦法。

更何況是這般無中生有、無的放矢。

大司命著實是走了一步昏棋。”

“不見得,咱們不是先天神,搞不懂他們在想什麼。”

風冶子撫須笑道:

“大司命在想什麼,我們隻能根據掌握的訊息作些推測。

雖然天宮頒佈四大輔神,他排第一;但林家之事時,天帝似有意抹殺大司命,促成生靈大道迴歸,藉此升級天地秩序。

大司命迴天宮後,直接質問帝夋,被帝夋的秩序化身摘去了天宮大權。

自那開始,大司命已非此前的大司命。

這個先天神,心底極度扭曲,他已是快被帝夋逼瘋了;這般自毀好棋,興許就是他內心掙紮的寫照。”

劉百仞嘀咕道:“你冇事還研究這些先天神心底想什麼?”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風冶子笑道,“無妄說的這八個字,倒是十分的有道理。”

“行了,知道你們四海閣又在天宮安插了新眼線。”

劉百仞哼了聲,繼續問:

“霄劍,此事可有足夠的證據?”

“稟老師,已經有足夠的證據,但蒐羅這些證據的過程並不光彩,”霄劍道人緩聲道,“此事不如大事化小,若是公佈出來,恐怕柳前輩那邊……也不好受。

畢竟柳前輩有失察之責。”

“既然是事實,那就不必害怕講出來!”

劉百仞正色道:“藉著此事,敲打敲打各家將門,讓他們以後選女婿、挑媳婦的時候,都把眼睛擦亮一點,有問題的趕緊自查!”

風冶子撫須笑道:“不如稍作設計,想個辦法,既能顧全柳老頭的清名,又能將此事大白於天下,還無妄一個清白。”

“不錯,上次無妄子隻是告訴世人,他不必如此做,也冇有這般做的動機。

若是咱們不能給大家一個明確的交代,那恐怕還是會影響到陛下的威信,留下一些流言蜚語。”

“我記得,”劉百仞沉聲道,“此前抓到過的那幾個神子,不是說出了天宮曾培養神子之地?不如拿此事做個文章。”

幾位閣主各自思索,又商討了一陣,都覺得此事可行。

他們本就接到了近期出兵中山的命令,但人皇陛下給的命令又有點奇怪,讓他們大打,但不能多死傷。

言下之意,就是讓他們選好出兵地點,造點聲勢出來。

於是,就有了今日這一戰。

人域大軍輕而易舉地覆滅了此地殘存的天宮力量其實冇有任何神衛在此地,隻有少部分百族駐軍。

從大司命下令讓第一神殿自毀開始,天宮的十神殿計劃已正式宣告落幕。

人域此時正在做的,不過是掃清後續的負麵影響。

此刻,霄劍道人端著這幾枚裝滿了‘柳家是第一神殿證據’的玉符,目光無比複雜,仰頭一聲長歎。

“快!將此事稟告人皇閣!

人域各方修士,也該反省反省了!”

“是!”

幾名高階執事接過玉符領命而去。

霄劍道人在此地靜立了一陣,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

此事塵埃落定,以後無妄的人皇之路,應當再無阻礙。

“唉,若能因此避免黑暗動亂,我輩肝腦塗地,義不容辭。”

畢竟那是人皇之位啊。

霄劍目中泛起少許笑意。

身位人域修士,其實對這般位置都會多多少少有所幻想,但霄劍道人清楚地知曉,他適合做一個兵將,而不是一個引路者。

他的劍,剛猛淩厲、蘊天地之神力,卻並不擅長承載壓力。

‘無妄那邊還是有些抗拒。’

霄劍道人抱起胳膊,在這洞口一陣思索,順便腳底發出道道劍氣,將此地地底蘊含的煞氣,儘數斬儘。

‘人皇之位啊這可是,也不知無妄在拒絕個什麼,還有什麼能比人皇權勢更高的嗎?

就算不愛權勢,那……不有麵嗎?’

霄劍道人略有些費解。

他原地跺跺腳,大地上出現了幾道裂縫,其內冒出了一縷縷無害的黑煙,隨後施施然離了此地。

……

不過半日,人皇閣對人域各地發出通告。

巡察仙使在各地傳聲,規模大一些的城池、坊鎮,都貼上了人皇閣的告示。

那些人皇閣的傳聲法寶人也開始到處活躍,將這通告的內容,迅速推到了一位位修士耳中。

人域大軍攻破十神殿根基之地,救出被天宮所害數千人族,覆滅此地天宮大軍數萬,中山各地秣兵曆馬,大戰一觸即發。

人域一方積極調兵,要與天宮正麵一戰,以報生死血仇。

實際上,霄劍道人所在之地已開始退兵,在人域東北、西北各有兩部兵馬,準備再次發動突襲。

人域現階段的戰術,可以簡單總結為:

【造聲勢,創戰果,但避免與百族大軍決戰,耗損生靈之力。】

與這宣傳戰果通告同時發出的,還有眾仙兵在十神殿老巢尋到的驚人發現。

【柳家乃十凶殿第一神殿的外殼。

柳家的覆滅,乃天宮陰謀,以已經冇有太大作用的十凶殿餘孽,掀起人域內部動亂。

十凶殿之謀,複述如下……】

然而有些諷刺的是;

這般類似於謠言澄清的訊息,哪怕有人皇閣在背後推動,在人域流傳的速度也並不算迅速。

但好歹,也被大部分修士所知曉。

……

吳妄得知這般訊息的時候,還是在夢境之中。

夢境內的那座山穀內,一處流水瀑布前,吳妄穿著寬袍盤坐在水潭旁,聽進入夢境的林素輕稟告了有關之事,略微怔了下。

這件事在他感知中,似乎已過去了許久。

修行無甲子,夢中不覺時。

外麵過去了半年,吳妄在夢境中的感知中,是過去了五十載。

這不是簡單的,將書翻個頁就過了五十年,也不是一個恍惚、陷入大道之後,就沉醉了五十年。

吳妄能情形感覺到歲月流逝,也隻有大概三分之二的歲月是在深度閉關,其餘時間都是在悟道、思考、參悟、發愣。

他在這水潭前靜坐已過數十年,自身沉浸於星辰大道之中,去推演全新的、屬於自身、源於藍星認知體係的星辰大道。

本來,吳妄還想抽空多陪陪精衛。

那甜甜的戀愛誰不愛呢?

但他第一次按時自悟道中‘醒來’,溜達去不遠處的林間時,發現精衛正在夢中入睡。

她實在是太無聊了。

不過她睡著的樣子,也是那般好看。

當時,她就躺在林間淺草堆中,周遭有著一隻隻蝴蝶相伴,那小臉上掛滿了恬淡的笑意,披散開的長髮鋪在地上,襯的她自身滿是仙氣。

這小姑娘……

早晚給她娶了!

吳妄仔細斟酌,便去找睡神老哥雲中君商量了一下,將精衛所能感知到的歲月流速恢複了正常。

夢境之中減緩歲月流速,並非是真正的歲月流速減慢,而是更改了生靈自身的‘感覺’,要做到‘區彆相待’並不困難。

她如今是依靠吸納神力提升實力,反倒不必參悟,也不知該具體參悟什麼。

精衛在此地,隻是單純在陪伴吳妄,而吳妄卻需要將所有的精力投放在感悟大道之上。

此次林素輕進入夢境,因林素輕修為較低,神魂不夠強,雲中君也就停了神通。

吳妄對歲月的感知並冇有任何變化,變化的隻是他感知到的歲月流速與正常歲月流速之間的比值。

“柳家就是第一神殿外殼的證據?”

吳妄挑了挑眉,笑道:“這應該是人皇閣故意而為,他們也是有心了。”

“哈?”

林素輕眨眨眼:“整個人域都傳開了呢……不過據說,大家討論的熱情倒是不怎麼高漲。”

“情緒跟理性,大部分人都喜歡沉浸在前者。”

吳妄正色道:“此事在咱們這裡就打住,以後有相關訊息也不必多提了。外麵戰事如何?”

“剛開始打,都等半年了。”

林素輕看著吳妄那略有些疲倦的麵容,提醒道:“一直保持夢中悟道,是不是也無法休息了?不管哪般修行,都要勞逸結合才行。”

吳妄笑道:“那你修行呢?就是勞逸逸逸結合?”

“嘻嘻,”老阿姨不好意思地道了句,“我修個真仙就不錯啦!”

“不行,今天開始,你就以天仙為目標,”吳妄淡然道,“在北野這段時間,你境界如果不能突破三個小階,我就……”

林素輕眼底滿是期待:“就什麼?”

“把你調去人皇閣做高階執事,讓你每天處理堆積如山的玉符。”

林素輕嘴角一陣抽搐。

“什麼嘛,這是什麼懲罰。”

可惡,剛纔她都開始期盼起來了!

“不就修行之事,人家修就是了,”林素輕嘟囔了聲,一轉身已離了夢境。

雲中君都忍不住輕咦了聲。

“她怎麼出去的?都不用咱送走嗎?”

吳妄笑了笑,對這般小事並未在意,林素輕就算有再好的天賦,她不肯努力開發,那也隻能泯為眾人,做個普通絕色女修罷了。

“老哥替我盯好中山的局勢,我繼續修行了。”

“快天仙了?”

“嗯,”吳妄閉上雙眼,手背抵在膝蓋上,雙掌緩緩張開。

右手掌陰陽,左手掌星辰。

他體內的炎帝令,依舊是被他封印的狀態。

於是,正常歲月流速的三年後。

一道神光穿過天穹,將北野的白晝照的更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