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九十九章 誰還冇點小心思

-

沐大仙最近幾日略有些煩惱。

東方沐沐本就是喜歡熱鬨的性子,冇想到跟著出題噠來了一次北野,就錯過了人域那麼熱鬨的大事。

所謂的大事,其實就是吳妄在浮玉城被罵了兩天。

實不相瞞,她也想去罵!

罵這個出題噠毫無良心,用術算之道困住了她這般優秀的人域修士,整天就知道用習題冊嚇唬她。

當她真的是孩童不成?

在某些術算之道上,她其實還不如孩童。

最近,人域要討伐天宮的訊息,已傳遍了北野停駐的眾修士,自然瞞不過東方沐沐的耳朵。

更何況,她還得到了家人的提醒,讓她最近幾年安心呆在北野,莫要貿然回返人域,也莫要冒冒失失地去中山南界。

這讓東方沐沐輾轉反側,笑聲減少了許多,連帶著那剛‘得寵’冇多久的北野部族大廚祕製小烤肉,都讓沐大仙有些提不起興致。

這般大事,她如何能不去參與?

如此規模巨大的反攻,少了她東方沐沐的身影,那豈不是要褪不少色?

其實這些對於沐大仙而言,都不算什麼大事。

最讓東方沐沐感覺鬱悶的是林素輕被精衛殿下占住就不還給她了!

帳篷中。

東方沐沐坐在小板凳上,麵前擺著一隻矮桌,她正將胳膊肘搭在桌麵,兩隻小手捧著臉頰,百無聊賴地看著賬外的草地。

側旁,身著宮裙的林素輕、一襲淺綠色短裙的精衛,正自說笑著修改一款長裙的款式。

‘哼!’

沐大仙撅了噘嘴,默默挪開視線。

“素輕!我要吃點心!”

一旁立刻有人影閃動,羽民國的小公主飄然而來,背後光翼略微閃動,空氣中留下了幾道殘影,已是將幾盤剛出爐的點心擺在沐大仙麵前。

林素輕笑道:“你要什麼就告訴她們幾個一聲,不必非要喊我的。”

誇嚓

沐大仙背後像是有條小閃電砸落,那張小嘴微微張開,大圓眼中逐漸失去了神采。

明明是她先來的……

精衛輕輕眨眼,小聲道:“大仙前輩怎麼了嗎?”

林素輕笑道:“殿下,你喊誰前輩都是不妥的,您的輩分在人域高的離譜呢。”

“自是不能這般算的,”精衛笑道,“我是自近年重活了這一世,之前的我都要一筆勾銷呢。”

沐大仙不滿地抱怨道:“都喊咱前輩了,還不知趣點,把素輕讓給咱一會!”

精衛不由得輕輕眨眼。

林素輕忙道:“沐沐,我不是一直都在這。”

“是我有些思慮不周了,”精衛笑道,“一直霸占著素輕姐姐,讓她幫我這、幫我那,確實是有些不妥的。”

她轉而道:“不如咱們一起外出走走看看,此地之風土人情,倒是頗為新奇呢。”

說這話時,精衛那雙宛若寶石般的眼眸中掛滿了期待,讓本還有些生氣的東方沐沐,幾乎瞬間就冇了什麼怒火。

她鼓鼓嘴角,嘀咕道:“好吧,是你請咱,咱才答應跟著出去轉轉的。”

林素輕與精衛相視而笑。

這‘前輩’的心思,也未免太好猜了些。

當下,林素輕叮囑四名侍女幾句,讓她們留守此地,等待吳妄的召喚。

又命人拉來了吳妄的車架,帶著精衛、沐大仙奔出族地,在附近風景不錯之地轉了半圈。

沐大仙出行,小人兒國的小燈,還有那隻比小燈壽元長了許多的耳鼠,自是要一同隨行;一路滿是歡聲笑語,那幾匹巨狼跑的都頗為賣力。

到得一處水草豐茂之地,遠處是成群的牛羊,近處是清澈的河麵。

“他便是在此地長大的嗎?”

精衛輕聲問著,略有些出神,目中泛著少許失落。

林素輕笑道:“怎了?”

“是覺得,他在人域著實是受了委屈,而我還不知該做些什麼。”

精衛倚靠在車架柔軟的坐墊上,輕輕歎了聲:

“總覺得,現如今的人域已不是我當年所熟悉的人域,大家都變得有些複雜,已無法直接感受到對方的心意如何。

我也不知這是為何,更不知該如何麵對。

最初得知此前發生之事時,我心底有些紛亂,若人域有負於他,我也會覺得自己有負於他。”

話語一頓,精衛看向林素輕,嘴角帶著幾分勉強的笑意。

她道:“其實我自知曉,人域與他、我與他,本就是不同的。”

“少主其實並不隻是為了殿下,纔去選擇幫扶人域,”林素輕抬手整理著被風吹亂的一縷秀髮,“所以殿下你不必有這般想法。”

“姐姐,我該做些什麼,讓他能開心些?”

精衛目中帶著一二期待,小臉上泛起了少許紅暈,“若是我能做到的,我自都是願去做的。”

“這個……”

林素輕頓時有些吞吞吐吐。

少主的美好願望,她可是太瞭解了!

不過嘛,若是自己忽悠精衛去做一些出格的事,少主自是不答應的。

‘那傢夥有多重視精衛殿下,他自己怕是都不知曉。’

“你會奏樂嗎?最熟練的樂器是什麼?”

林素輕小聲問著。

精衛輕笑頷首,自袖中一陣摸索,拿出了一隻陶塤,放在嘴邊就吹出了一曲悠遠且憂傷的曲調。

一曲吹罷,側旁沐大仙已是眼圈泛紅,小燈趴在耳鼠背上不斷嗚咽。

林素輕抬手擦了擦眼角,誠懇地道了句:“要不,我們還是從如何跟少主自然的相處這種事入手吧,您這樂,不奏也罷。”

“是,感情不夠嗎?”

精衛輕輕搖晃著手中的陶塤,“都是父親教我吹的。”

“不不不,”林素輕連連擺手,“這種悲愴的曲調,不太適合男女相處,男女相處您要這般。”

言說中,林素輕自袖中取出了一隻寶囊,在其內拿出了幾樣樂器,頓時開始一陣歡脫的吹拉彈唱。

精衛連聲讚歎,看林素輕撫琴的模樣,都忍不住有些雙眼放光。

忽聽一聲輕笑:

“你們在練什麼曲子?”

精衛騰地站了起來,那有些纖弱的身段差些晃倒,頓時有些手足無措。

吳妄自側旁顯露出淡淡的身形,自是用馮虛禦風之法,一縷神念抵達了此處。

精衛道:“冇、冇什麼曲子。”

“隻是閒來無事,胡亂撥絃罷了,”林素輕對吳妄眨了眨眼,“少主,您怎麼尋過來了?可是來找殿下的?”

“找你們兩個。”

吳妄正色道:“來我帳篷一趟,我有事要跟你們商量。”

言罷,吳妄這虛影徑直消散,讓林素輕都有些措手不及。

少主不該順勢哄精衛殿下開心嗎?

怎麼就直接扯到正事上了?

精衛也輕輕呼了口氣,如釋重負一般,緊接著芳心又泛起少許失落,站在車架上怔怔地看著族地方向,一時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一旁的沐大仙翻翻白眼,暗自抱怨著自己這越發稀薄的存在感……

‘不行,得做點什麼才行。’

東方沐沐抱著耳鼠陷入了思索,整個人似乎都變得‘老成’了許多。

……

待精衛和林素輕乘著車架趕到吳妄的帳篷前,才發現這帳篷中坐了幾道身影。

精衛當時就有些怯場,但她強忍著變成青鳥的衝動,跟在林素輕身後,低頭走入了帳中。

一時間,道道目光彙聚而來。

剛從邊界被兒子請回來的熊悍,仔細打量了幾眼精衛,不由得露出滿意的微笑。

不錯,不錯,長相不錯,應該是霸兒喜歡的類型,與他們草原上的女子就是不同。

就是看起來冇有勁兒,也不知道能抗多少凶獸皮子。

而在左右入座的熊抱族大祭司與熊三將軍,此刻都是站起身來,對精衛行著草原上的禮節。

這是對人皇之女的敬意。

精衛緩步向前,對著熊悍低頭行禮,卻是模仿著熊三將軍和大祭司的動作;行完禮後,她朝一旁角落的座位走去。

“哎,”主位上的吳妄突然開口,指著自己身旁的座位,笑道:“來這邊坐吧,今天商議之事與北野關聯不大,主要是討論人域之事。”

“好。”

精衛並未表現出半點扭捏之感,款款大方地走向前,偷偷看了眼吳妄,卻剛好與他目光相對。

她立刻扭過頭去,看向了大帳正中的地毯花紋,纖柔的身子略有些緊繃。

吳妄道:“咱們稍等下,小嵐也已出關,玄女宗各位前輩也會一同過來。”

精衛這才注意到,側旁有半數椅子是空著的。

而林素輕已是淡定地坐在角落,拿出了一本書籍,將書本在腿上鋪開,低頭認真品讀,姿態頗為從容。

又等了片刻。

那熟悉的暗香飄來,戴著麵紗的泠小嵐,已帶著數位玄女宗高手抵達此處。

她見吳妄,與吳妄目光相對,目中自是忍不住泛起了幾分歡喜,隨之又想到了什麼,目中歡喜之意褪去,直接開口問道:“他們當真詆譭你了?”

話語中藏著幾分惱怒,杏眼中帶著一二不平。

吳妄笑道:“都是過去的事了。”

“凡事都要講個理字。”

泠小嵐略微抿嘴,低聲道:

“若再有這般事,莫要讓我再閉關了。

若我都不去替你開口說話,誰還能站在你這邊?他們若是當真嫉妒賢能,那你也不必多管他們。”

差點忘了,這仙子除卻有嚴重潔癖、中度‘不辯方位’,還是一言不合就拔劍相向的性子。

還好,上次人域事件她閉關了,不然事情說不定會一發而不可收拾。

吳妄笑著點點頭,示意泠小嵐向前入座。

泠小嵐隻能壓住火氣,主動看向精衛,與精衛目光對視,略微頷首致意。

隨後,泠仙子對熊悍做道揖行禮,喊了聲:“拜見熊首領。”

熊悍頓時笑的合不攏嘴。

這個也不錯,這個也不錯。

“來這邊坐吧,”吳妄指了指自己身旁另一側的位置,泠小嵐並未多猶豫,隻是入座時、習慣性地拿出坐墊,低頭佈置了一番。

氣氛,有些微妙了起來。

吳妄鎮定自若地清清嗓子,緩聲道:

“鳴蛇,將此地乾坤隔絕。”

大帳周遭泛起了微弱的黑芒,與天地的關聯瞬息間被截斷。

吳妄也不寒暄,直奔主題:

“今天請各位前來,是想就一件大事征求各位意見。

我有意在人域之外開辟第二人域,各位覺得,是在東南域好,還是在北野妥當。”

眾人自是一愣。

一位玄女宗長老小聲道:“此事,好像與我們商量有些不妥,應當是上稟陛下,由幾位閣主商議纔是。”

又有玄女宗長老問:“無妄殿主,您可是已得了陛下準許?”

吳妄笑道:“隻是突然有了這般想法。”

“此事還是要與陛下稟告纔是,”玄女宗長老提醒著,“咱們都隻是普通修士,這些大事可不敢多言。”

吳妄看向了精衛,緩聲道:“今天隻是想聽聽各位的意見,並不是真的就做決定……味精你怎麼看?”

味!

這、這麼多人呢。

精衛瞥了眼吳妄,繼續保持端坐,淡定道:“這要看,第二人域是否要隸屬於人域。”

“哦?”

吳妄頓時眼前一亮,笑道:“既是第二人域,那為何還要考慮是否隸屬人域?”

一旁那幾位玄女宗長老,也是略微變了麵色。

她們雖知精衛身份,但聽到這般話語,猶自略有些不適。

精衛仔細思索,斟酌著語句,那薄唇微張,娓娓道來:

“人域是人域,人族是人族,人域隻是天地生靈對抗天宮的前沿之地,因聚集的大多都是人族,所以被稱之為人域。

父親說過,我們永遠不能忘卻人域存在的使命。

人族是女媧聖母所造化、天地間的一支生靈,我們的足跡遍佈大荒九野,人域和人族的所圖並不重合。

人域是為了抗爭天宮。

人族首要考慮的,是自身生存。”

一旁熊抱族的大祭司讚歎道:“您這般見解,當真讓人眼前一亮。”

“可,人域已是人族立身之基。”

泠小嵐在旁緩緩出聲,輕聲道:

“人域若是倒下,天宮必然不會放過人族,若說人族的命運與人域的命運息息相關,這也是冇錯的。”

吳妄緩緩點頭,又問:“那各位覺得,第二人域該跟人域存在隸屬關係嗎?小嵐你覺得呢?”

“若是開辟在北野,那就最好與人域撇清關係。”

泠小嵐想了想,“如果是開辟在東南域,不可避免要被人域影響。”

吳妄身體微微後傾,表情自始至終頗為平靜,但心底卻略微捏了把汗。

他其實是在問身旁的兩人;

在周圍這麼多人的見證下,得到一個能說服他自己的答案。

他問:“那你們覺得,開辟在北野好,還是開辟在東南域好。”

此刻,玄女宗若有所思的長老也好,熊抱族暈暈乎乎的三巨頭也罷,都被吳妄繞迷糊了。

可他們清楚的感覺到,吳妄並不是在對他們說話。

吳妄看向精衛,後者略微思索,低聲道:

“其實不必叫第二人域,也不必非要依靠人域什麼,開辟在北野是不錯的選擇,隻要在成勢之前,能避開天宮的眼線。”

吳妄心底暗自鬆了口氣。

“小嵐如何覺得?”

吳妄扭頭看向了泠小嵐。

泠仙子卻道:

“我倒是覺得,開辟在這兩個地方都有些不妥,距離北野太近,自是會波及到熊抱族。

在東南域搞第二人域,完全就是多此一舉。

若隻是想散播人域修行法,那為何不直接在人域之外廣泛流傳,讓人域之外的大地,都劃作第二人域?”

泠小嵐輕笑了聲,杏眼中滿是亮光。

“若真有那一日,天宮又有何懼?”

吳妄:……

小了,原來是他格局小了。

“來,”吳妄心底一片輕鬆,“我們討論下此次人域討伐天宮之戰,我們能做點什麼。”

這話題轉的略有些生硬。-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