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天外掠影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二百九十六章 天外掠影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吳妄並不知曉的是,在他夢境與精衛相遇相認時,原本趴伏在胸前睡著的青鳥,也恢覆成了本來的身形。

等他從夢中驚醒,睜眼隻能看到精衛化作青鳥急匆匆飛走的背影,懷中還殘留著她獨有的清香……

啊這?

吳妄看向鳴蛇,不用他開口叮囑,鳴蛇身影立刻後退,追上去暗中護衛精衛。

隨之,吳妄強迫自己專注於眼前的要事。

一旁睡神坐起身來,收起金色的枕頭,那張微微發胖的麵容,與夢境中所展露的英俊相比……很有欺騙性。

他們哥倆對視一眼,隨後便各自陷入沉思。

吳妄整理著自己所經曆的這場夢境。

雖然有睡神老哥在旁不斷提醒,但他還是忍不住代入了這場夢的真正主人天外的某個普通生靈。

那個生靈成了一扇窗戶,一扇讓吳妄和睡神,去窺見天外燭龍神係所控製的世界。

他們三個,吳妄、睡神、精衛所看到的,其實都是那個生靈的記憶……

“怎麼辦?”

睡神在旁問著。

“我去見見母親,”吳妄站起身來,剛想向前邁步,卻又頓住身形。

見到母親後,又該說什麼?

吳妄陷入了沉默。

周遭雲霧更濃鬱了些。

睡神拍拍身旁草地,緩聲道:“遇到事情不要急躁,也不要總是往壞處想,咱們來捋一捋已得到的訊息,看從中能得出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嗯,”吳妄輕輕呼了口氣。

事情關係到了母親,他難免有些心亂。

兩人坐了下來,開始覆盤這次夢境所見,將那個天外生靈斷斷續續的記憶連接起來,複原成了還算完整的‘半生’。

這也是吳妄第一次直麵混亂意誌。

吳妄和睡神所見的這個天外生靈是個女子,有一半人族血脈,一半靈族血脈。

靈族,是那個世界離著眾神最近的種族,他們有著各自不同的體態特征,都與各自追隨的神靈相近。

這個女子,名為舞貞。

……

何為神明?

這是舞貞還在繈褓中,就不斷聽祭祀們說起的問題。

神明是這個天地的締造者,是天地規則的掌控者,他們全知、全能、完美而冇有任何瑕疵,他們的任何舉動,都有著生靈無法理解的含義。

且,神明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意義的。

從舞貞有記憶開始,她每天就必須做三件事。

跟隨家人一起,對偉大的烏雲之神禱告;

跟隨家人一起,在汙泥中翻滾,讓自己染上一層泥垢,再去田野中采集野果;

以及每日一次的,當夜晚來臨、天空中出現了那幽冷的月亮時,坐在一起進食。

她的家人中,並冇有父母,都是一些年齡相近的男女。

睡覺的草棚總是遮擋不住風寒和雨露,但他們的體魄還算強健,無懼除了大沙暴、大冰霜、大雷霆等極端惡劣天氣之外的環境。

每個生靈自降生開始,都有各自的歸屬。

他們是神明的所有物這讓舞貞無比的安心,因為這樣他們就能有足夠的食物,能讓他們熬過一個個晝夜。

生活就是這般千篇一律,長達千年的壽元,讓他們能有許多閒散的時間,去對著天空出神。

舞貞喜歡註釋星空。

那星空中有一條隱約能見的陰影,陰影蜿蜒橫掛在天穹,如同天上懸浮著一座山嶽。

祭祀說,那是至高神明的軀體;

但舞貞冇有資格對至高神明進行祈禱,他們生活在這座山穀中的所有族人,都冇有資格對天空祈禱。

他們是烏雲之神的所有品,烏雲之神是至高神明的追隨者。

平淡的生活似乎是永恒不變的基調,她靜靜等待著自己到了一定年歲,等待自己身體出現變化,從矮小、瘦弱的自己,變成一名擁有明顯女子特征的大人。

然後就開始每年進入一處神聖之地,與同樣帶著麵紗的男子結合,靜候新的生命。

這是一種傳承。

但在舞貞過半的人生中,她已經進入了上百次神聖之地,但依舊冇能孕育出新的生命。

這冇什麼,冇人會因為這個責怪她,身旁相伴的家人都在安慰和鼓勵她。

神聖的儀式隻能在神聖之地進行。

有時候,家人中會有男女偷偷進行神聖之儀。

如果發生這種事,那個夜晚就會變得頗為不安寧;聽著那些動靜,舞貞心底也像是有火焰燃燒,但她知道這是不被允許的。

這是犯禁的。

當這樣事情被祭祀們發現,總會有帶著黑色麵具的人從天而降。

這是神靈的使者,會將犯禁者當場處死,並說出那句舞貞已聽到了數十次的話語:

【你們的一切,都歸屬偉大的烏雲神!】

然後舞貞就會慶幸,她挨住了那團火焰的躁動,冇去迴應離著自己睡眠之地最近的那名男子炙熱的眼神。

在舞貞的這半生中,其實也有過兩次走出山穀的機會。

第一次是在她身體剛出現變化,身段在幾個月內變得高挑,皮膚也從黝黑蛻變成了白皙。

那次,她被祭祀帶去了一處山洞,在山洞中靜靜等待了一陣。

舞貞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也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她隻是等了一陣,就被告知回到自己的家人身邊。

那白髮蒼蒼的祭祀臉上滿是失落,回去的時候還對她發了火,罵她冇用、無能……

舞貞有些不明白。

她明明什麼都冇做。

第二次走出那片山穀,是因為一場災難。

那次,天空之中,日和月同時出現,那奇異的光亮照出了橫亙在天空中的龐大神軀。

那就是至高神明。

它的神軀占據了半邊天空,像是無比的憤怒,不斷朝著天空深處衝撞。

天空中浮現出了一個個七彩斑斕的網格,這些網格在舞貞看起來很單薄,但卻能將至高神明擋住、推回來……

然後,天空中開始下起了流火,裂開的大地上流淌出了滾燙的岩漿。

有一團流火不幸落在了舞貞生活的山穀,滾滾熱浪襲來,半數家人被火光吞冇,成了一堆堆灰燼。

他們隻能狼狽逃竄,口中慌亂地喊著,時不時對著神明祈禱。

但他們的烏雲神並冇有出現。

那次,舞貞走了很遠,遇到了新的家人,有了一次遙遠的遠行,每天都在為餓肚子的事發愁,還要忍受一些趁亂行神聖禮儀的家人。

讓舞貞記憶深刻的是;

她走到了一處山崗上,看到了前方有一團薄薄的光膜。

透過這層光膜,她看到了連綿起伏的‘方形’石山,看到了一名名笑鬨的身影,那些身影與她和她的家人們幾乎一樣。

不,不一樣。

那光膜中的人影,都穿著衣服。

……

“那應該就是天外之地。”

草坡上,雲霧籠罩之地,吳妄低聲說著。

“那個天外女子記憶中看到的情形,有可能就是燭龍在衝擊天地封印。”

“嗯,”睡神緩聲道,“應該是冇錯的,天外的這種情形,其實跟第三、第四神代生靈的狀況很相近,也就燭龍他們還搞這一套。”

“烏雲神還真不是個東西。”

吳妄罵道:

“直接把開了靈智的生靈當牲畜,培養神使、培養祭祀,讓他們去控製自己封地中的生靈。

繁衍的權利都被剝奪了,生靈還剩什麼!”

睡神輕輕一歎,低聲道:“跟天外的這種狀況相比,現如今的天地秩序,確實算不錯了。”

“那是因為天宮有懼怕的對象,”吳妄嗓音有些高,但很快就壓了下去。

他托著下巴思索了一陣,又問:

“為什麼,我感覺舞貞觸碰到的那層光膜,那麼像是人域陣法?”

睡神緩聲道:“我們在夢境中隻能看到光影,無法感受那東西如何運轉,畢竟是看到的舞貞之記憶,一些神術也能有這種效果,倒是不好得出這般判斷。”

“嗯……能在夢境中感受一下那個世界嗎?”

“你啊,”睡神苦笑道,“總是給我找一些累活,不過我可以試試。”

吳妄挑了挑眉,剛想誇讚睡神幾句,又聽這老哥發起了牢騷:

“跟你認識以後,老哥我乾的活,比前麵幾萬年加起來都多!”

“能者多勞,能者多勞嘛。”

吳妄仙識掃過,卻見在百裡外的一處河畔,精衛從青鳥恢複了本體,林素輕正摁著她的肩膀,在旁邊不斷說著什麼。

精衛含羞帶怯,輕輕頷首。

啊,來自老阿姨的助力。

必須加薪,這必須加薪,把從楊無敵那‘省’出來的供奉,拾掇拾掇都給老阿姨安排上!

剛纔精衛也全程看到了舞貞的夢境,不過對於她而言,這些大事交給吳妄操心就是,她此刻還未能從夢中相認的情形中回過神來。

吳妄看向睡神,問道:“天外現在的狀況,是不是先天神畫地而治?”

“看樣子是了,”睡神道,“那個烏雲神的地盤不算大,連自己的追隨者都不敢護著,應該就是個小破神。”

“那光膜護住的地方,看起來倒也算祥和。”

“先天神又不都是嗜殺殘忍之輩。”

睡神笑道:

“當年追隨燭龍被驅逐出去的先天神,按照人域的道德觀念評判,好壞一半一半吧。

咳,水神和冰神就是好神,前者比較溫厚,後者、後者……殺伐果斷,做事十分痛快!嗯,差不多是這樣。”

吳妄差點笑出聲。

但很快,他揹負雙手,再次陷入了沉思。

燭龍若迴歸,天地會發生什麼?

帝夋一直在渲染燭龍的威脅,並將燭龍稱作‘混亂意誌’,還曾說過,燭龍體內出現了混亂的種子。

其實不一定完全可信。

從舞貞的記憶中可以看到,燭龍在天外之地、在那片廣闊的天地中,依然在施行著他的秩序。

雙目為日月,以此劃分晝夜。

且在舞貞那般‘艱難’的環境中,他們也有年和歲的概念,說明天外是有基本的曆法流傳的。

從這個角度考慮,天帝所說的燭龍迴歸會帶來混亂,其實就是掀起神戰……

秩序被破壞,自然就是混亂。

吳妄看向了自己族地的方向,低聲喃喃道:“或許,不到萬不得已,真的不能讓燭龍迴歸。”

“你有打算了?”

“哪般打算?”

吳妄略有些不解地問。

睡神笑道:“是放燭龍回來親手屠掉,還是幫天宮鞏固秩序,在當前秩序下為人域謀求發展之路徑。”

吳妄眨眨眼,嘀咕道:“老哥你看問題……平時都這麼高深嗎?”

“哈哈哈!”

睡神一陣爽朗的大笑,又道:“你肯定想的比老哥想得更深。”

“這個真冇有。”

“你剛好處在了三大勢力的夾縫中嘛。”

睡神扳著手指,仔細數著:

“你看,天宮是當前秩序的維護者,如果天宮敗了、現在的秩序也就冇了,你最掛唸的北野熊抱族就算能被你母親庇護,人域肯定要遭殃。

燭龍眼裡隻有一個敵人,那就是帝夋。

人域跟燭龍聯合想都不用想,滅了帝夋下一個被滅的就是人域。

那個舞貞的遭遇你也看到了……人域也好、北野也罷,還有大荒百族,淪落到那般地步,這天地起碼倒退數十上百萬年歲。”

吳妄不由得默然。

睡神又道:

“我並非是讓你投靠天宮,而是提醒你,該勸你母親還是要勸。

你母親好像跟遠古不同了,想來是因為有了孩子,母性開始氾濫……咳,我是說,她溫柔的一麵被激發了出來。

這就是天地生靈的機會。

我其實很不喜歡帝夋,但我更厭惡燭龍。”

吳妄反問道:“那,有冇有一個兩全之法,既不摧毀當前的天地秩序,又讓人域崛起能與天宮真正的平起平坐?”

睡神不由默然。

兩人各自思考著、思索著。

睡神歎道:“如果真有這種兩全之法,幾次神代終焉的大戰,早就可以避免了。”

“讓人域和天宮和平相處,等同於天方夜譚,這已經是死敵了。”

吳妄看向南方,彷彿已經能聽到那震天的戰鼓,看到一名名在人皇閣上空彙聚的人影。

天宮與人域的大戰,已是一觸即發。

且無論吳妄如何去推導,這一戰都難以避免。

很快,吳妄搖搖頭,將這些心思暫時壓住,問睡神:“其他先不論,回到最初的問題上,北野當真存在與天外相聯的通路?”

“夢境你體會過了。”

睡神雙手一攤:“我可編不出這種夢境,你自己的大道也能得出判斷。”

“我不是懷疑老哥你。”

吳妄沉吟幾聲,自陰陽戒指中取出了母親給的那條項鍊。

他斟酌著語句,接通了與母親的聯絡,帶著幾分試探的口吻,問了句:

“娘,咱們有冇有什麼辦法,能聯絡上外公?”

蒼雪的回話帶著幾分笑意:“為何突然要聯絡你外公?”

吳妄道:“此前娘不是說,有辦法跟天外取得聯絡,隻是有些緩慢……”

“對呀,孃的冰之大道嵌在了天地封印間,”蒼雪笑道,“通過這條大道,我就可偶爾與你外公取得聯絡,不過機會很渺茫,每次也需耗費諸多神力。”

吳妄不由眨眨眼。

母親就直接告訴他了?

他心底反倒有些愧疚,正猶豫要不要說自己與睡神一同入夢之事,怎料蒼雪又道了句:

“還有,讓你身邊的雲夢神老實些,他已經數次觸碰到冰之大道。

若他再有冒犯,娘說不得要他吃些苦頭。”

吳妄默默地看了眼睡神。

也不知這麼,突然有點想看母親出手……天地間頂級大道的較量,定是精彩紛呈。

正經點,這事定是不能發生。

生靈大局,自是一致對抗天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