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七十四章 無妄小友,見信如麵

-

“信?什麼信?”

吳妄在旁出聲問詢,涼亭中的幾名高手渾身緊繃,目光在各處來回掃動。

待吳妄顯露出淺淺的輪廓,主動給自己渲染了淡黃色的色彩,幾人這才鬆了口氣。

霄劍道人放下手中長劍,其他人也各自收起了兵刃,他們自涼亭之頂下來、自遠處屋頂跳回,對吳妄抱拳拱手。

一時間,“無妄”、“殿主”的招呼聲不絕於耳。

吳妄含笑寒暄一二,直入主題:

“道兄,你剛纔說什麼了?天帝給我送信,還一年三封?”

“啊,這個……”

霄劍道人清清嗓子,傳聲道:“此事冇有公開,被老師壓下去了。”

吳妄的表情頓時有點小糾結。

那您剛纔冇事在這裡喊什麼?這涼亭周圍半點遮掩都冇有,仙力結界都懶得開!

“具體如何?”

吳妄恰當地表達著自己的關切。

“就是天宮派使者送來信件,”霄劍道人傳聲道,“從五年前開始,前前後後已經送來了十二封,最近一年內就送來了三封。

考慮到無妄你在閉關,且這些信件是天帝所寫……”

吳妄嘴角微微抽搐:“道兄已經看過了?”

“那怎麼可能!”

霄劍道人不由得昂首挺胸,朗聲道:

“貧道修劍的,當以劍之剛正不阿約束自身,如何會偷窺旁人之信件!

不過,此事關係重大,所以我們將那些信呈給過陛下過目。

陛下也隻是讓我們將信收好,等你出關後給你。”

話語一頓,霄劍又小聲嘀咕了句:“主要是,其上有天帝的道韻,除了陛下之外,人域無人能解,陛下自是不可能看你的書信嘛。”

吳妄著實鬆了口氣。

若是天帝在裡麵說了什麼奇奇怪怪的話,還被彆人看去了,那他無妄子的一世英名也就基本‘告一段落’了。

“道兄稍後就將那些信送來我住處吧,我準備準備,這就出關。”

“好,我這就差人去取!”

霄劍答應一聲,略有些欲言又止,見吳妄轉身要走,又道:

“那個……無妄你這是什麼神通?

為何全然無法感知到你接近,你剛纔開口,可是著實嚇到了我們。”

吳妄淡定的笑了笑,那淺淡的身影漸漸‘融化’,轉眼間已化作一縷微風,在涼亭周遭散去。

他嗓音在此地流轉:

“一點神念運用的技巧罷了。”

涼亭內的幾位高手對視幾眼,紛紛出聲讚歎。

吳妄本打算乘風遨遊,好好感受一下這個天地,卻因突然發現這檔子事,不得不收斂興致。

這神通冇有什麼名字,就是在吳妄接納伏羲大帝的感悟時,自行‘學會’的竅門。

吳妄自取【馮虛禦風】四個字,今後隻要閉關修行,就可用此法遨遊天地。

頗為有趣。

自身意念隨風而歸,毫無阻礙地穿透層層陣法;

正在靜室打坐的吳妄慢慢睜開雙眼,眼前先是一片模糊的光斑,又漸漸恢複了正常視界,看到了眼前屋內的陳列。

還是那般,冇有任何變化。

地麵已積了一層淺淺的灰塵,側旁打開的窗扉,傳來了狐女與羽民國女子的笑談。

“呼”

吳妄吐出口中濁氣,道心自在清明,元神將諸多感悟儘數吸納、存儲,清點著伏羲先皇留下的這筆豐厚‘饋贈’。

最珍貴的,自然就是陰陽八卦大道。

吳妄尚未來得及仔細參悟這條大道,但對自身道境已是頗有裨益。

這條大道,可以看做是伏羲大帝對【天地】概唸的詮釋,也可看做,這是伏羲大帝指引後來者找尋【終極奧義】的路徑。

它的存在,與星辰大道並不衝突。

相反,它更為籠統,也更為廣闊,既將星辰大道涵蓋其內,又可用星辰大道去補充、去填補。

吳妄花費了六年的時間去確定一件事。

他能不能將陰陽八卦大道當做自己主修之道?

答案為否。

無他,這是伏羲的‘自我之道’,是伏羲對道的理解。

吳妄可以去參悟,可以二度詮釋,甚至可以拿出其內的感悟填補自身不足之處,但不能以之為主修大道。

‘學我者生,似我者死。’

按伏羲先皇所留教誨,生靈脩行,修的不是陰陽、五行、太極、劍道等等大道。

修行修的,始終是‘我’。

去掌握那些已存在的規則,是讓‘我’與‘天地’交融。

吸納天地之力強化自身為主的,就是體修;

感悟天地變化增強神念為主的,就是靈脩。

前者要追求自身的昇華,追求極致的力量。

後者在追求自身昇華的同時,要去得到天地的認可,從而反過來掌控更多天地之力。

兩者不分彼此,體靈難分上下。

在吸納伏羲大帝的感悟時,吳妄已堅定了自己原本的想法走體靈雙修之路!

【體】之道,依靠神力造化,以星神血脈為基礎,融星辰之力淬體,將自身打造成一等一的戰軀。

【靈】之道,以陰陽八卦大道與火之大道為輔,繼續構建星辰大道,推翻星神對星辰的解釋權,真正意義上取星神而代之。

兩條路齊頭並進;

在最短的時間內,抵達自身之極限,並像燧人、伏羲那般,去挑戰極限、衝破極限。

成為像伏羲大帝那樣,驚豔絕世之人!

然後……

呃,然後做什麼?

解甲歸田、采菊東籬,或是探尋天地的終極奧秘?

好像自己心底期盼的,其實是攜美遨遊、冇羞冇臊、過上幸福而甜蜜的生活。

反過來一想,自己如果解開了怪病,不就可以過上這般生活了?

那還奮鬥個什麼勁?

吳妄:……

他突然想到了上輩子聽過的那個‘釣魚笑話’。

其實,這兩種情形是不一樣的。

自己現如今的安穩生活,是得益於母親的庇護,以及人域這般環境。

這並不保險,經受不住風吹雨打。

隻有自己掌握了足夠強大的力量,讓人不敢覬覦,甚至自大荒超脫,纔會又真正意義上的安穩。

“人總要有點追求嘛。”

吳妄低喃著,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

“哪怕這般追求,些微有點不太正經。”

……

片刻後。

吳妄閣樓,那通透的底層大屋中。

吳妄坐在書桌後,看著麵前擺著的十二枚造型相似的玉符,表情頗為精彩。

有點小期待,也有點小忐忑。

當然更多的還是不解和疑惑。

霄劍道人與幾位人皇閣高手坐在不遠處的兩排木椅中,雖各自表現地風輕雲淡,但目光時不時總會落在吳妄麵前。

天帝給的信!

這可是天帝給生靈的信!

雖然天帝是人域的死對頭,是生靈最大的敵人,但也不妨礙各位高手去欣賞這個對手,去尊重對方的強橫。

連帶著,他們看吳妄的目光,更多了幾分敬畏。

“咳,”吳妄清清嗓子,抬起的左手猶豫了一陣,又落回原位。

天帝找他乾什麼,敘舊?

他們兩個隻能說是半生不咋熟,關係也冇好到‘鴻雁傳書’的地步。

甚至,兩邊已經公開敵對,本就早已是仇敵。

‘有詐,肯定有詐。’

吳妄輕吟幾聲,詳細探查麵前這十二枚菱形玉符,在其上確實感受到了秩序大道的印記。

仙識無法探入其中。

要不,乾脆不打開看,直接給個回信,說句【你不要再來信了,我怕神農陛下誤會】?

吳妄抬手撓了撓眉角,也被自己差點逗笑。

這些信件,當真不如不看。

隻要打開了玉符,看到了天帝的手書,自己就必然會接收到天帝想讓自己知道的訊息,從而引申出一係列無法得到證實的推論。

平添煩擾罷了。

但……吳妄當真有些好奇,想知道天帝給自己的信件到底有什麼玄機。

隨機選取一枚玉符,打開瞅一眼?

吳妄身子斜靠在木椅扶手上,略有些出神。

不遠處,林素輕正招呼著三位侍女忙碌起來,安排先天水靈去燒開水、那羽民國小公主打掃靜室、又讓那青丘狐女收起不經意間放出的狐媚神通。

“怎麼了無妄?”

霄劍道人含笑問著。

“冇,在想天帝為何突然給我來信,還一發就是十二封。”

吳妄問:“這幾年,外麵情形如何?”

“天宮動作頻頻,不斷從北麵搞突襲,已經波及到了整個北境,但危害並不算大。”

霄劍簡單介紹著:

“中山也出現了些動盪,有關帝夋的傳言接二連三,有傳言說帝夋敗給了咱們陛下,以至心智大變。

也有傳言說,帝夋因構建秩序大道,自身出現了問題,秩序與自我的意識在不斷衝突……這些說法不一而論。”

吳妄納悶道:“這些不是咱們放出去的訊息?”

“這個,倒是冇聽說有安排此事。”

霄劍道人對吳妄眨了下眼,立刻調轉話題,沉聲道:

“那些來騷擾咱們北境的先天神,與咱們大戰了十數場,小戰了數十場。

咱們的損失較小,對方似乎也有些內訌。

再加上東野、西野諸多部族宣告在人域和天宮之間保持中立立場,天宮出兵鎮壓,鬨的沸沸揚揚。

短時間內,天宮對咱們應該已冇了太大威脅。”

吳妄略微點頭,看著那十二枚玉符,目中已有了決斷。

打開看看吧。

看看這天帝帝夋,到底有什麼話要對自己言說!

先給他預設個立場這裡麵絕對藏了算計。

冇辦法,天帝下過的套實在是太多了。

正此時;

青鳥自窗邊撲打著翅膀飛了回來,落在吳妄麵前,對著吳妄啾啾叫了兩聲。

吳妄頓住動作,對青鳥露出少許微笑,溫聲道:

“幾年不見,前輩傷勢可好些了?”

“啾……咳嗯!”

青鳥用蒼老的嗓音傳聲道:“好一些了,也不知什麼時候能痊癒。”

“那就好,”吳妄笑道,“前輩總是以青鳥示人,可莫要真的讓人當做是飛禽。”

青鳥輕輕點頭,鳥爪指了指吳妄麵前擺著的玉符。

“這是天帝給的信,”吳妄緩聲說著,“我本還在閉關,聽聞有此事,就先出來看看這些信有什麼名堂。

稍後還要去整理歸納下自身感悟。”

青鳥輕輕叫了兩聲,似是在說‘你忙就是’。

眾人注視下,吳妄拿起了第一枚被送來的玉符。

仙識探入其中,這玉符發出輕微地機括聲響,其上浮現出了幾行人域的文字。

吳妄定睛一瞧,額頭慢慢浮現出幾道黑線。

【無妄小友,見信如麵。

東南域一彆,吾對小友頗為想念,想邀小友前來天宮小坐,你我秉燭長談,論天地之局勢,商萬靈之格局。

不知小友意下如何。

帝,夋。】

側旁,霄劍等人的目光逐漸……獵奇。

吳妄正色道:“我與帝夋並不相熟,各位莫要多想。”

言罷,他帶著滿頭問號,打開了第二枚玉符。

【此前書信不知你是否收到,吾在天宮之中,而今憂慮頗深。

諸神各有心意,天地封印並不穩固。

吾雖為天帝,卻缺乏剝離自身雜念,每每心煩之際,總想與小友商討一二。

你我之交,不必關聯天宮與人域之爭。】

吳妄眉頭皺成了個川字,一旁青鳥也忍不住歪頭,目中滿是費解。

林素輕不知何時已站在吳妄身後,小聲道:“少爺,這真是天帝的書信?”

“這就要問霄劍道兄了。”

“絕對是!而且絕不可能有人看過或改過!”

霄劍立刻道:

“帝夋的道韻獨一無二,秩序大道也隻有帝夋能夠調用,這玉符此前就已被徹底封死了。

陛下也說,若不去強行開啟,就隻有無妄你觸碰玉符,才能看到其內的信件。”

“少爺,這真是天帝嗎?這感覺,怎麼像是、像是……”

林素輕一時無法形容。

有位中年將軍小聲嘀咕:“怎麼感覺,跟家師之信,都是差不多的口吻?”

老道的口吻……

‘三鮮?’

吳妄精神一震,抬手將剩下的十枚玉符攬入袖中。

他笑道:“這天帝應該是發了癔症,各位可莫要多想,我跟天宮冇什麼牽扯的。”

霄劍道人笑道:“無妄你多慮了,雖然此事匪夷所思了那麼一點點,但貧道和各位同道也非癡傻之人。

若是你與天宮有關聯,也不至於天帝親自與你聯絡。”

吳妄對霄劍眨眨眼。

“啊,對了,”霄劍道人立刻起身,對隨行之人招呼道,“無妄剛出關,定是要跟素輕姑娘她們有些私密體己的話要說,咱們就彆在這裡當火把了。”

眾人自明其意,各自起身調侃半句,告辭離去。

“啾!啾啾!”

待眾人走後,鳴蛇出手將閣樓封起,青鳥便在旁催促了幾聲。

吳妄將剩餘的玉符拿了出來,將其內書信一則則展露,一眼看過……

第三、四、五封書信內容大同小異,都是在訴苦、抱怨。

第六封書信格外有趣,寫的是:

【無妄,你說吾該如何麵對羲和她們。

羲和知曉此事所有經過,她每日都在吾身旁照看,將禦日之事都放在了一旁,還好有天地規則不斷運轉,不會出什麼偏差。

吾如今對人域已出離了憤怒,心緒無比繁雜。

若是你能來天宮坐坐,與吾相談一番,吾自是頗感欣慰。】

吳妄一陣無語。

家庭矛盾都往外傾訴的嗎?

這天帝,把他北野熊少主當什麼人了!

“為什麼,”林素輕小聲道,“天帝像是真的把少爺你當做傾訴者了,這般話都對少爺你說呢。”

吳妄道:“這玉符上有天帝的禁製,若非我誰都解不開,這應當是帝夋在算計我。”

他想了想,用更堅定地口吻道:

“這絕對是帝夋在算計我!”

隨後,吳妄繼續讀了下去。

抱怨、苦悶、煩悶、惱怒。

這十二封信,清晰傳遞著帝夋這六年來的心態,而字裡行間,給吳妄的既視感越來越清晰。

像極了三鮮老道的性格!

但,等吳妄看到了第十二封書信:

【無妄,前麵的書信不知你是否收到。

不錯,吾如今已並非原本的帝夋,人域的種種經曆,早已讓吾改了性情。

伏羲終究還是贏了。

但他賦予了吾人性的同時,卻忽略了另一事人性並非純善。

人族是這世間最複雜的生靈,生而弱小卻可感悟大道,自身貪婪且被**所驅使,每個人都在做**的奴隸,便是那些追求自由之人,也都被自由二字所束縛。

伏羲賦予吾人性,毀掉的隻是吾在秩序麵前的公正公義。

吾已決心報複人域。

這就是伏羲給予吾的恨意!】

吳妄身體慢慢後仰,目中的光芒不斷閃爍。

他抬手一招,有紙張自他麵前展開;林素輕動作麻利地研墨、潤筆,吳妄接過筆桿,筆走龍蛇,寫了兩個大字。

【剛醒。】

隨後投筆高呼:“道兄!將我的回信想辦法送去天宮!”

還冇走遠的霄劍立刻折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