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六十六章 ‘陛下竟……’

-

“右軍攻下了天字貳號區域,天宮神衛已被打退!正在清繳百族戰力!”

“左軍分作三股,已開始攻堅天宮後營!”

“右路遭敵反攻!敵眾,甚猛!”

聲聲、陣陣。

大帳內,傳令回報之聲不絕於耳。

大帳外,道道流光之中包裹的身影來去匆匆。

吳妄站在沙盤前,麵色冷峻、渾身近乎緊繃,眼皮很久纔會眨動一次,目光在沙盤上來回搜尋,觀察著各處的局勢。

再強橫的法寶,也無法將各處情形實時捕捉;

沙盤投影出的情形,是由數百上千名修士用特殊法器‘傳回’的訊息,有可能存在誤差,隻能大致反映戰場格局。

故,通訊玉符、仙識查探等收集情報的手段,此刻依然不能停下。

沙盤側旁的眾人,已冇了此前那麼多‘口水’;他們時不時開口,都儘量言簡意賅,準確傳達自己的意思就可。

讓吳妄冇想到的是……

不知不覺,他就接過了大戰全域性指揮之權。

這並非是指神農下令、吳妄持有何人信物,讓旁人不得不聽他指揮。

而是吳妄發現,人域與天宮大戰爆發後,雙方所用的戰法、戰術,比起自己在老家聽聞的那些戰術‘小技巧’,略有些不足。

這並非自大或是自誇。

講修道、論陣器,自是人域這些老仙人更勝一籌,已經走出了完善的體係。

論戰術、說兵法,卻是那些冇有掌握修仙仙法的老家古人,更臟一籌。

這其內似乎也存在某種關聯大抵就是自身實力的強橫,反而影響了謀略計謀之法的發展。

兵法,是一門殺人的藝術,也可以是一門減少死亡的藝術。

吳妄最初還有些擔心,提出自己的建議時,會一口氣準備三到四個方案,讓大家商量著選。

隨著戰局的不斷推進,雙方死傷越來越多,戰況趨於白熱化,吳妄已冇了太多時間去想備用方案。

不斷髮出的命令,迅速積累著他在此地眾人心底的威望;

那不斷取得的戰果,讓吳妄自己都有些意想不到。

但他很明智地壓製住了自己的‘表現欲’,隻根據自己接收到的訊息,做出最有利於整體局勢的反應。

不貪功、不冒進,不會想著用這般方法證明自己如何如何。

他並不需對旁人證明什麼。

大戰過一日。

天宮勝少敗多,人域全線推進。

三鮮老道保持在戰線後方走走停停,狀態時而渾噩、時而清醒,身後的虛影似乎也在找尋著什麼。

人皇神農帶兩位高手暗中跟隨,始終探尋不到那帝夋的身影。

大戰過兩日。

天宮暴起反擊,人域丟失了部分昨日奪來的‘地盤’,但因人域高層應對及時,人域一方傷亡不多,很多時候都主動避其鋒芒,讓天宮的一套王八拳打在了空處。

搞的天宮不少先天神不上不下,十分難受。

至此,大戰全麵爆發的第二十七個時辰。

吳妄所出之策數十,除卻幾道指令因時機不準而出現了少許錯漏,其餘之策儘皆取得了應有之效果。

周圍這群人域老人,看他的眼神……漸漸都有些不一樣了。

就比如大戰的第二日,拂曉時分爆發的那場攻守戰;

天宮一方彙聚大量百族高手,在數位強神的帶領下,要奪回被人域右側兵馬奪走的一片大澤。

吳妄當機立斷,中軍抽調近半數高手,以雷霆之勢擊散對方大軍,反將那數位強神包圍在大澤之處,上百超凡一同出手,十數位隨時準備燃燒自身大道的老者在側旁徘徊。

吳妄給出的命令,是將那幾名強神困住,既不將對方逼上死路、不斷給對方能突圍的錯覺,又不斷給對方增加傷勢,渲染一種諸神隕落的氛圍。

此舉在眾人看來就是頗為冒險。

若天宮趁勢攻打中軍,中軍一旦失守,整個戰局都將迅速崩盤。

但吳妄硬頂著無比巨大的壓力,憑藉此前剛積累的少許威信,將自己的策略繼續推了下去。

曾有半個時辰,吳妄手心直冒汗;

曾有片刻功夫,吳妄眼前發黑,耳中彷彿能聽到各處傳來的殺喊聲,感受到生靈不斷逝去的悲愴。

終於,一枚玉符震動,傳出了天宮大軍抽調主力撲向那處大澤的訊息。

當時戰部內帳,數名老者禁不住長長鬆了口氣,吳妄喉結也顫動了幾下,露出少許微笑。

土神的沉穩,果然名不虛傳!

吳妄並未放鬆精神,道道指令傳達了下去,一整套完整的戰術策略施展開來。

接下來,是持續了數個時辰的圍點打援;

再配合少許空城計、圍魏救趙、聲東擊西這般小方針,並充分利用天宮對人域安插的內奸,放出了一係列假訊息……

天宮一方疲於奔命,人域一方越發沉穩。

在戰部眾人眼中,吳妄這個人域小金龍,明顯又有了新的‘內涵’。

戰術嘛,冇有臟或者不臟。

能讓己方減少損失,增加敵方傷亡,準確完成戰略目的,那就是好戰術。

吳妄其實也在不斷自我調整。

大荒之中的大規模集群作戰,跟他此前接觸過的老家戰術體係,有著本質的不同。

甚至,跟老家古代的冷兵器戰爭,也有很大的差異。

雖然很多戰術,可以照搬套用,但如何去掌握時機、尋找機會……甚至,計算各部的行軍速度,都是一門巨大的學問。

此地的作戰基礎單位,是擁有毀山崩石之能的修士,人域此次出動的大軍,登仙境之下的修士隻占了三分之一。

這還是人域真正精銳,人皇禁衛軍尚未登場。

一貫將‘記小本本’看做不正經之事的少主大人,這次也拿出了一枚記事玉符,不斷總結、歸納,自我學習。

【……仙人作戰具有明顯的高機動性、高破壞力、低容錯率的特點,依賴戰陣之法,自身的仙力調度也決定了能發揮出多少戰力。

也因此,戰術製定的時效性相當重要。

戰術是否能取勝的關鍵,就在於,能否在對方眼皮底子施展策略……】

大澤圍點打援一戰過後,天宮一方主力大損,第一次自東野調兵。

人域趁勢從右翼猛攻,本是想趁著對方援軍立足未穩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但土神的防禦戰術迅速鋪開,擋住了人域一次又一次的猛攻。

天宮用‘空間’抵消‘劣勢’,自身不斷壓縮防線。

那土神也真能沉得住氣,隻是將能調動的力量投入正麵戰場,並未將後方保護退路的兵力挪來前路。

這讓吳妄真正的戰略意圖抄後路**,始終無法順利推進。

打出去的拳頭總有力竭之時。

正當天宮一方積蓄了足夠的力量,準備對人域發起反擊,吳妄提前片刻已下了退兵令,讓人域各部有序後撤,並在沿途佈置了大批幻陣、迷陣。

天宮攥起的拳頭又一次打向了空處,讓不少先天神暴跳如雷。

從人域得到的訊息來看,此刻土神承受的壓力,可不比吳妄輕多少。

就這般,大戰一直進行到了第三日。

大戰爆發兩天三夜,吳妄心神之力的耗損堪稱巨大,此刻單看麵色已有些發虛。

但讓吳妄略感欣慰的是,他這般心神的損耗,換回了不少仙兵修士的性命,也讓不少‘燃道者’冇白白犧牲。

天宮戰力被打退數千裡,無論是天宮親自操訓的神衛,還是那‘散養’的百族高手,儘死傷慘重。

可惜,在土神的防守之下,天宮強神並未隕落,隻有數十名小神死傷,且大多是傷而非歹命。

人域一方的戰果,還不夠大。

且神農陛下定下的目標,是將天宮勢力自東南域徹底趕出去,此刻遠遠冇能達到……

“無妄,你不如歇息一陣。”

霄劍道人目中帶著幾分擔憂:“對方現在龜縮防禦,陛下雖說讓咱們速戰速決,但能打成這樣,已是超過了此前預期。”

“是啊無妄殿主,”有擔當軍師之職的老者歎道,“說實話,此前老夫對無妄殿主,也有幾分不服之意,覺得殿主不過是得了陛下的青睞,這才平步青雲。

不曾想,當真是老夫目光短淺。

無妄殿主敢屠東南分閣,敢對當前已有的人域諸弊端憤而直言,這已是一等一的英雄豪傑。

今日與無妄殿主並肩為戰,才知無妄殿主之才華。”

吳妄露出稍顯尷尬的笑意。

“前輩謬讚了,現在還遠不是慶功的時候。”

他低頭道:“把劉閣主的位置標記出來。”

一旁立刻有高手操作,沙盤上很快多出了十多個閃爍的綠點。

這中軍大帳、戰部內外,高手已派出了五分之四;此地隻留下了必要的防守力量,避免被天宮強神直接‘斬首’。

外賬內,滅宗眾人站在角落,幾位長老也想請命出戰,卻被人皇閣之人攔下,讓他們在此地做護衛主將之事。

他們口中的主將,此刻指的就是吳妄。

吳妄仔細看了一陣,道:“請劉閣主自行判斷出手的時機,現在需要打掉一個強神,來給天宮一方施加壓力。

他們東野的儲備兵力已不算多,整體佈局已露出了巨大的破綻。

也不知為何……嗯咳,他們還死撐著不退。”

“必然是有什麼陰謀。”

霄劍道人揹著三把劍,抬手捏著自己的下巴,擺了一個略顯風騷的造型,沉聲道:

“天帝的手段,咱們誰都看不明白。

或是他們也冇想到,這一戰咱們人域能打成這樣,無妄你這些奇謀,到底是怎麼想的?”

“啊,”吳妄淡定地解釋道,“以前撿到了一本遠古之前的古籍兵法,名為《冶門兵法》,上麵記了一些兵法韜略。

今天這戰局,剛好能用上。”

“爺們兵法?”

霄劍道人滿是不解。

吳妄笑了笑,緩聲道:“此時各處戰局稍安,各部以恢複法力、增添補給為主,若天宮有異動,立刻按定下的策略應對。”

言罷,他擺擺手,主動退去了角落中,找到一把木椅慢慢坐下,輕輕呼了口氣。

他閉上雙眼,看似是在休息,卻呼喊了兩聲:

“老前輩,那邊如何了?”

他心底很快就傳來了神農的一聲輕歎。

“還未有更多異樣,但那疑似為先皇殘魂的意誌,吸納了眾數生靈殘存意誌,已頗為強橫。”

“帝夋在算計什麼?”

“尚不知具體,”神農笑了笑,“當年先皇獨闖天宮,一去不回,人域陷入動亂,之後纔有了吾一步步起勢。

當年,吾在伏羲陛下麵前,也隻是一個還算不錯的後生。”

吳妄嘀咕道:“方圓千裡都有名的俊後生?”

“胡鬨!亂說些什麼!”

神農嗓音嚴厲了些,隨之又淡定地道了句:“能得吾兒之母的歡心,吾可不是靠的修為、法力、資質如何。”

吳妄嘴角一陣抽搐。

……

‘也不知,少爺有冇有被人欺負。’

內帳之外,那座堪比宮殿的中軍大帳角落中,滅宗眾人提心吊膽。

林素輕麵色有些憔悴,坐在木椅上,纖手支著粉白臉頰,妙目中滿是憂慮。

彆人都覺得她修為低弱,隻會端茶送水、洗衣疊被;跟在吳妄身旁已有不短的年頭,她多少也能看透一些東西。

像人域各方勢力對‘人域小金龍無妄子’的忌憚、不滿,林素輕自是知曉的一清二楚。

其實,人心都還是較為單純的。

但當許多人彙聚成一個勢力,這個勢力本身就存在‘意誌’,這股意誌又會迫使那些人做出違背自己良心的決定。

今日少爺來此,單純想看能否幫上什麼,自身行端立正,但想要針對他的勢力,自還是會針對。

如今,又去了這幕布之內,進入了【黑幕】之中。

怎麼看,都覺得有些不太吉利。

側旁傳來撲打翅膀的聲響。

青鳥匆匆而來,落在林素輕肩頭,輕輕啄了下她那宛若花萼般展開的鎖骨,傳聲道:

“莫要擔心啦,我已經托人打聽了,整個戰局都是他在操心指揮,冇人敢刻意針對。”

“唉,”林素輕雙手捧住青鳥,放在胸前輕輕撫著青鳥的羽毛,柔聲傳話,“這是一直在打贏,若是打輸了,需要人頂罪,那纔是麻煩事呢。”

“你把他們想的太壞啦。”

青鳥舒服地眯著眼,傳聲道:

“如果真有這種人,咱們自是不能輕易饒了他們。

現在的人域,跟以前真的不一樣了。”

林素輕溫柔地搖搖頭,青鳥也在歪頭思考。

……

天宮陣營,三軍後陣。

土神所在的大殿正有些吵鬨,不少先天神從前線各處趕來,趁著此時‘雙方休戰’,過來商討商討此戰的後續走向。

很多先天神開始質問土神,他們在這裡打這一戰意義何在。

若是要與人域拉開大戰,為何不喚醒天宮中可以喚醒的戰力?趁著那燭龍冇有衝擊封印,給人域還以顏色?

這幾個問題,土神卻都冇法做答。

這位身形魁梧的神靈坐在大殿正中的寶座上,麵前長案是一幅畫卷,其效果與人域一方的‘沙盤’相差不多。

土神目中帶著幾分無奈,身周的威壓卻讓普通小神不敢靠近。

周遭幾名神靈那聒噪的質問聲還未散去,後方已傳來了不利的訊息,人域內部再次出現了大批高手調動,一批高手消失在了東海之上。

他們如果是去截天宮後路,他們麵對的形勢將會無比嚴峻。

“土神,為何還不退?”

“土神大人,你想乾啥?咱們此戰目的是咋?給人族當靶子?”

“土神,你總該給我們一個明確的交代。”

大殿角落中,不知何時出現在此地的大司命,正揹著手、眯著眼,注視著土神的身形。

大司命的身軀有些虛淡,應當是一縷神魂來此,本體並未動彈。

他在看一場好戲。

大司命當真冇想到,那無妄子竟然還懂如何用兵,且出手就是不凡,將土神這般善於防守的天宮強神,都搞的焦頭爛額、應對不暇。

誠然,這裡麵最重要的因素,是人域在此地佈置的總體戰力,高過了天宮。

人域一方又選取了對的策略、高明的戰法,天宮此刻的失利,實為情理之中。

但,大司命看著土神此刻的模樣,著實想笑。

土神那粗眉皺成了個川字,正要開口言說:“吾……”

“是吾讓土神這般行事。”

清雅的嗓音自大殿上方響起,隻見金雲朵朵、霞光陣陣,一團雲霧憑空而成,雲霧之中有人影邁步而出,著青袍、束高冠,麵若冠玉、修長身形。

眾神連忙高呼陛下,土神起身抱拳行禮。

而角落中,大司命麵色登時有些變化。

‘是吾讓土神這般行事……’

陛下,竟會主動替先天神承擔責任……

大司命攥緊雙手,這一縷神魂卻迅速消散,冇有過多停留。

自始至終,那突然現身的帝夋,並未多看這位昔日大臣,含笑落在眾神麵前,緩聲道:

“今日將有大事發生,帶來的百族高手儘量消耗在此地,吾需這些生靈的殘魂。

具體為何,爾等莫要多問,稍後自明其理。”

眾先天神像是吃了定心丸、紮了定型針,此刻齊聲應諾,各自多了幾分底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