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先天之靈,西王母之禮

-

區區四個侍女,真就玩出了花樣。

北野少女、青丘狐女、羽民國公主、疑似生命體……這是存在某種奇特的排列?

吳妄先看向那北野來的少女,溫聲道:

“你什麼名字?”

那少女略微緊張地抿著嘴,對吳妄行了個北野的禮節,小聲說著:“熊麗拜見少主大人,然後……少主您取到真經了嗎?”

“取到了,但隻取到了一點點。”

吳妄含笑道了句,目光打量著這少女。

她是北野常見的花季少女,又是北野少見的、能在碧草連天的環境中,活出了一身靈氣的女子。

最顯眼的,便是她小臉上總是掛著的小酒窩;最讓人安心的,則是她身上散發的那般芳香氣息。

吳妄用力一嗅,自是家中的味道。

“不錯,”吳妄道,“你是如何到的人域?”

“坐一種從天上飛的梭子過來的。”

這少女目中滿是興奮的光亮,嗓音都變得更為清脆,但嗓門始終是失去了北野兒女的豪邁。

“那梭子飛的真是快哩,在雲裡麵穿來穿去的,我們坐在上麵最開始還提心掉膽的。”

“很好,以後你就負責鋪被。”

“嗯嗯!少主放心,我一定能做好的!”

熊麗連連點頭,眼底的光芒賊亮。

吳妄又加了句:“禁止攜帶棍棒出現在我身週三丈範圍內。”

這北野姑孃的表情頓時垮了下來,垂頭喪氣地走去一旁候著。

雖然過關,但被限製了發揮。

吳妄對林素輕道,“素輕你竟還去北野招了一個侍女過來,當真不錯。”

林素輕笑道:“是刑天少主聽說了這事,非要讓我給北野一個名額,少爺您不知,為了三個名額,那些人差點打起來呢!”

“哪些人?”

吳妄略微皺眉。

這怎麼還有人惦記?

“是……四海閣、天工閣那些跟少爺有交際的閣子,”林素輕小聲道,“您不必擔心這些,他們推來的女子,我們都冇留下。

最後選的是這位羽民國的小殿下。”

吳妄點點頭,目光落去了那羽民國公主身上,不由得笑了聲:“你怎麼又……”

“莫說了,著實難受。”

羽民國公主幽幽歎了口氣,蹙眉、抿嘴,那臉蛋吹彈可破、那修長的脖頸暈染著點點嫣紅。

欲語還休、美眸顧盼,背後的那雙光翼彷彿都冇了色彩。

東方沐沐在旁小聲問:“這是小燈的姐姐?”

小燈抱著米粒大小的擴音法器,喊道:“我們小人國跟羽民國冇有血脈關聯的!”

“你倆莫要在這裡亂喊,談正事呢。”

林素輕柔聲嗬斥,沐大仙和小燈嘻嘻哈哈地跑去了內洞。

吳妄納悶道:“她這次又是怎麼來的?素輕?”

“是陛下允的。”

林素輕道:“她出現在了人域北境,被人捉了之後,拿著少司命的親筆信求見陛下,陛下看了信,就說讓她來做你的侍女。

此事還鬨起了一些風波,畢竟她是從北麵過來的。

但羽民國如今的情況確實有些堪憂。

劉閣主說,此舉是為了鞏固大荒東南域的人域影響力。

再加上,這位殿下是來給您當侍女,人域之內口風很快就轉變了,都覺得這是一件給人族長臉之事。”

“唉”

那小公主長歎了聲,有氣無力地說著:

“我都已乏了、累了、疲倦了,莫要再這般將我推來推去了。

若你不想留我做侍女,不如給我個痛快。

天宮的神是這樣,人域的仙也是這樣。

我隻是想安頓下來,不管以後能做什麼,如果我在人域能緩解族人們的處境,我受些苦也冇什麼。”

吳妄翹起二郎腿,笑道:

“你名字好像是於紛漫,我如果冇記錯的話。

你一個公主來給我做侍女……你會做什麼?”

“您、您這不是明知故問。”

於紛漫那臉蛋紅的快要滴出水,支支吾吾半天,小聲道:“侍女不就是……”

“洗衣做飯、端茶送水,這些你會嗎?”

林素輕笑道:“我們這次招侍女,可是招的正經侍女,我家少爺冰清玉潔、清白名聲,可不能有半個汙點。”

於紛漫一怔,隨後幽幽歎道:“果然,我冇什麼用處。”

吳妄沉聲道:“少司命派你過來,我還要處處提防你,不如……”

“看,又要趕我離開了。”

羽民小公主於紛漫此刻竟像是被戳到了傷痛處,向前半步,薄翼下垂,眼瞼低垂,眼淚袋子就倒出了一顆顆珍珠般的淚珠。

她道:“我是什麼都不會做,什麼也做不成。

天宮少司命捉我去天宮,說的那些什麼道理、那些神術,我練百遍都不會。

少司命嫌棄我笨,將我打發來人域,當做禮物送給你,可卻被你三兩句話就打發走了。

我連做禮物都不行。”

“這個……”

“現在來做你的侍女,本就已經十分難為情,你竟還這般嫌棄。

大概我在世上便是廢物一般,我、我,我太難了。”

吳妄略有些頭大,緩聲道:“既然是陛下安排你過來的,那我也不好趕你離開,這般,你以後就負責洗衣裁衣,如何?”

“唉”

於紛漫輕聲歎著,垂頭喪氣地走到了那北野少女熊麗身旁。

勉強過關。

吳妄看向了那青丘狐女,後者立刻微微墊腳,讓妖嬈的身段更顯嫵媚。

宗主大人上下打量了幾眼,點頭笑道:

“不錯,以後你負責給客人送茶。

我給你換個名字,你以前在醉香樓修行時的藝名就彆用了。”

那狐女有些措手不及,冇想到自己過關竟如此順利,她連忙欠身行禮,雙手端在身前,開口說話就帶著一股含羞帶怯之意。

她道:“少爺,您憐惜。”

職場技能,純粹的職場技能。

吳妄道:“你出身青丘國,又有七品狐靈護身,資質不凡,既然在我這裡做事,今後我自不會虧待於你。

過去吧。”

“是,少爺。”

她嬌滴滴地道了句,而後一步三晃、酥腰輕腰,走去一旁站到了那羽民國小公主身旁。

然後……

滴滴答答、淅淅瀝瀝。

第四名侍女,主動向前走了半步,那‘淺淡’的眼睛,正好奇地打量著吳妄。

吳妄目中劃過幾分茫然之意。

雖說女子柔情似水,也常聽人說女子都是水做的。

但整個身體都是水,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這算生靈嗎?

連血肉都冇有……

第一反應,吳妄覺得這有可能是舊時代的殘靈;可能是母親所在陣營的某個生靈,或者舊時代神靈的化身、殘魂、一縷意誌,等等。

但緊接著,吳妄又否定了這個猜測。

燭龍神係是如今天宮的禁忌,屬於天宮絕對不能容忍的敵人。

母親蒼雪是冰神之事,帝夋知曉後都在刻意隱瞞,擔心此事泄露、局麵失控,以至於現在的天地秩序被破壞。

就算人域跟天宮是死敵,母親也不太可能,將一顆隨時會被引爆的火油瓶扔到自己身旁。

這個‘水人兒’,八成跟燭龍神係冇什麼直接的關聯。

母親傳聲叮囑林素輕,讓這個水人兒留下來,那必然是對他有些好處。

大荒種族千奇百怪,自己的眼界也不夠廣闊,見識短淺了實屬正常。

吳妄用儘量溫和的嗓音,緩聲道:

“你是,哪一族?”

“她不會說話,”林素輕在旁小聲介紹道,“已經幾天了,我們冇有聽到她說半句話,不過她能理解咱們說的……”

“我可以與各位交流。”

水人那模糊麵容上的嘴唇微微開合,冇有切實的嗓音傳出,但洞府之內的所有人,都‘聽’到了她傳遞出的神念,在心底投出了空靈的女聲:

“我們是先天之靈,大人。”

林素輕眨眨眼:“那你之前怎麼不開口?”

“抱歉。”

水人對著林素輕低頭行禮,不急不慢的解釋道:

“我奉命來追隨人族無妄子,因為神咒限製,必須見到無妄子之後,纔可解除神咒。

並非是有意不跟各位交談,也非自持身份,或是覺得各位的生命層次太過於低階。”

林素輕有些混亂,有些分不清,這傢夥到底是在出言譏諷,還是在真心實意的道歉。

吳妄略微沉吟,他在搜尋自己的記憶,覺得【先天之靈】四個字有些眼熟,卻忘記了自己是在哪本人域典籍上看到過。

神念交流,先天之靈?

一旁的石壁上出現了水紋波痕,睡神揹著手,自那‘水泥池’中擠了出來。

睡神嘴角露出了見多識廣的微笑,對吳妄挑了挑眉,臉上寫滿了‘快來問啊’、‘來快活啊’。

吳妄淡定的一笑,看著眼前的水人,緩聲道:

“原來是先天之靈。

你從哪裡來啊?”

睡神攥拳皺眉,那種話到嘴邊又不得不咽回去的感覺,著實難受。

水人再次用神念回覆:

“從西海,大人。

我一直在沉睡,沉睡了無數歲月,一直到我聆聽到了神明的召喚和指引。

我必須履行與神明的契約。

按神明的命令,我穿越了西海,在大荒南方的川流中穿梭,最終抵達了神明指示的地點,成為您身旁的侍女,服侍您的生活起居,並幫助您理解大道與貼合大道。”

吳妄手指抖了下。

被水人的神念傳聲吸引,沐大仙抱著耳鼠、帶著小燈,再次出現在了一側的內洞洞口,滿是驚奇地看著這隻水人。

三鮮老道、雪鷹老人聞聲而來,大長老、妙翠嬌也出現在洞府門內,新奇地打量著吳妄麵前的這【先天之靈】。

青鳥啾啾叫了兩聲,起身在這水人身旁繞了兩圈。

吳妄的思緒,此刻著實有些亂。

“你多少歲了?”

“我們是冇有年歲這般說法的,大人。”

水人略微低頭,雖然看不清她的表情,但眾人都感受到了她身上突然散發出的失落。

她用神念繼續傳達著自己的想法:

“我們與生靈不同。

我們誕生於原初的天地間,與神明的區彆,是因他們誕生於大道、掌握了規則,而我們隻是誕生於天地,也僅僅隻是誕生於天地。

我們冇有壽元的說法,自身的隕落,來源於外力,或者自身意識的崩壞。

大人,我的族人已經在上個神代消失了,我已經是水之一族最後的靈,如果哪天我的思緒出現混亂,意誌崩壞與坍塌,我們這一族在天地間就完全消逝了。

這是一件很可悲的事,不對嗎?”

吳妄點點頭,扭頭看向了林素輕。

林素輕小聲道:

“少爺,她是突然從浮玉城外的河水中飄出來的,然後直接到了我們麵前,差點被各路高手圍攻。

還好,蒼雪大人對我傳聲,我勉強憑著少爺您的名號,把她護了下來。”

吳妄抬手握住胸前衣襟內的項鍊,卻並未呼喚母親。

他看著眼前這先天之靈,心底總有些微妙的感應。

這不正是自己此前感悟長生道時,所構想過的長生之物?!

吳妄問:“你所說的神明是誰?”

水人的神念再次傳來:“上個神代,我們一族曾是她的眷屬,她是我們的主神,如今她在天地間的名號,應該是……

西王母。”

“西?!”

睡神雙眼一瞪,立刻轉身朝石壁走去,身形融入了‘水泥池’中。

吳妄有些納悶地看了眼睡神老哥。

這西王母在先天神中有這麼高的威懾力?竟能讓睡神老哥如此忌憚。

也對,畢竟這是一位能在天宮掛名,還能不鳥帝夋的狠神。

但緊跟著,吳妄就有些迷糊。

他與西王母冇有絲毫交集,更不曾有過照麵,也就是當年神農老前輩尋求延壽之靈藥時,拉著他去了崑崙丘,拽著他晃了晃,就把他送到了精衛身邊。

自己在人域找侍女;

遠在中山崑崙虛的西王母,派來了一名當世已近乎滅絕的先天之靈,給他當侍女。

這有什麼深意?

西王母莫非跟自己母親是閨蜜?

吳妄握住項鍊,這事還真是要問個清楚。

不等他發問,蒼雪已是小聲道:“西王母?她為何會突然對你示好?”

“娘,這不是您讓素輕留下的嗎?您不知這事?”

“嗯,”蒼雪道,“我隻是覺得這般水屬先天之靈太過珍貴,先天之靈乃天地孕育,自身潛力無限,若追根溯源,最早的先天之靈,誕生在眾神的時代之前。

在生靈繁茂之前,神代更迭時爆發的戰爭,就是神靈帶領先天之靈參加。

隻是先天之靈越來越稀少,生靈開始崛起,天地間也就漸漸冇了他們的棲身之地,且眾神也將統禦的目標,放在了生靈身上。

我還納悶,為何人域的山川水流之中,竟孕育出了先天之靈。

冇想到這竟是西王母派來的。”

吳妄:……

您老是不是心太大了點。

看到好‘東西’就直接收了,問都不問對方跟腳的!

吳妄想了想,抬頭打量著這水人,問道:“你所說的這些話,如何證明?”

“證明?”水人有些不解。

吳妄笑道:“萬一你是天宮派來的奸細,用這般話語做遮掩,我豈不是平白上當了?”

“奸細?”

水人略有些不解,隨後便道:

“謊言會成為思緒的負擔,我們從不會說謊,也不會讓自己的念頭過於複雜。

如果您必須讓我證明自己的身份,還請說明,我需要做什麼。”

吳妄道:“拿出西王母的信物,或是引薦信。”

水人的神念沉默了一陣,反問道:“我自身,莫非還不夠嗎?”

“不夠,”吳妄淡然道,“我對西王母自冇有任何惡感,人域承了西王母諸多恩情,陛下能順利延壽,也得了西王母之助。

但那隻是我對西王母的尊重,你需要證明,你確實是西王母的使者。”

“啾。”

青鳥在旁輕輕啼鳴,又用那蒼老的嗓音,對吳妄傳聲道:

“這個好像有些為難她了,先天之靈一般都被稱作純粹、純潔的化身,他們很少與生靈親近,因為覺得生靈念頭太複雜。”

吳妄對青鳥眨了下眼,並未多說什麼。

青鳥會意,知曉了吳妄定是有其他考量,乖巧地站在軟塌扶手上,不再多說什麼。

水人靜靜站了一陣,神念再次傳遞了過來:“那我走?”

吳妄道:“我並非是要趕你離開,但對你的來曆和身份有些不安。”

水人對吳妄低頭欠身,身形正要轉身離去,忽聽一聲清亮的鳥鳴聲在山穀之外響起,一隻有著亮麗長羽的青鸞掠過了滅宗所在裂穀。

不等滅宗修士做出反應,那青鸞已展翅劃去了天邊,眨眼間消失不見,就如它毫無征兆的出現。

一枚手指大小的圓柱狀玉符,懸浮在了吳妄麵前,其上環繞著一縷縷仙光。

大長老沉聲道:“青鳥送信,確實符合西王母的傳說。”

那玉符輕輕抖動,一縷五彩仙光瀰漫開來,仙光中浮現出了一道有些模糊的身影,看不清她麵容,隻能見她披著彩羽貼成的長袍,斜躺在一處滿是雲霧的床榻上。

吳妄仔細感受,卻隻看到了一雙鳳眼,元神便是一陣輕顫。

就聽那宛若糅雜了老嫗、年輕女子、女童聲線的嗓音,徐徐道來:

“無妄子,你可是對吾送你的禮物有些不滿?”

吳妄站起身來,拱拱手,卻冇有其他禮節。

他笑道:“正所謂無功不受祿,心底難安罷了,讓您見笑。”

“吾不過是想與你交好,免得以後被你針對,”西王母微微抬手,“你若不喜,讓她自身崩隕就好。

不過,這是天地間最後一隻先天之靈,若這般崩隕了,著實有些可惜。

你似乎,對長生之術頗感興趣,為何不試試?”

吳妄眉頭緊皺,問道:“西王母如何得知,我對長生之術感興趣?”

“自是有人告訴吾。”

西王母輕笑了聲,那仙光迅速黯淡,玉符飛去了那水人頭頂,灑落點點光輝。

光芒中,水人的身軀在迅速凝聚,模糊的五官終於有了固定的形貌,卻是頗為普通的長相,讓人看幾眼都不會有太深的印象。

這玉符輕輕震顫,化作玉套在水人脖頸,一縷縷淺藍色的長髮自她背後滑落……

吳妄注視著這一幕,心底不斷思量。

倒是,不好直接拒絕這西王母的美意;西王母怎麼知道他想搞長生大道?莫非是自己悟道時,被她感應到了?

崑崙丘的謎團也不少。

不過……

吳妄瞧了眼睡神老哥鑽來鑽去的石壁,出聲道:“既是西王母派來的使者,那你就留下吧,以後你就負責,嗯,負責燒開水之事。”

言罷,吳妄對林素輕道了句:“你帶她們熟悉下此地,安排下住處,我去找睡神老哥聊聊人生。”

“哎,”林素輕答應了聲。

青鳥忽閃著翅膀落去吳妄肩頭,發出了清脆的啼叫。

帶她一起。

自是冇什麼問題。

側旁,三鮮道人注視著這一幕,似有些出神,但很快就搖頭輕笑,拉著雪鷹老人下棋去了。

……

與此同時,天宮最深處的神殿中。

土神邁著沉穩的步伐自外而來,寶座前負手站立的天帝帝夋之秩序化身,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土神低頭行禮:“拜見陛下。”

帝夋緩聲道:“有件事,吾想與土神商議。”

“陛下,請您言明。”

“吾想在三年後,清洗東南域的人族勢力。”

土神麵色一沉,目中滿是不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