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五十六章 真仙與長生之路與侍女

-

道自真來還本真,法自空冥歸妙門。

靈遊此間窺靈意,可得逍遙名仙人。

天有十日十二月,地有山澤繪諸神。

攜山超海不足論,造化陰陽撼乾坤。

《人域真仙歌·佚名》

……

真仙境。

吳妄元神徜徉在仙台投影出的星海之中,感受著星辰明滅,暢想著星辰大道的未來前景,又將自身大道與星神的大道融合、對比,填補著自己大道的不足。

真仙境就在眼前,他卻突然不著急去推開那扇大門。

他在參悟,也在思考。

道為何?

靈為何?

神又為何?

《道德經》對大荒修道體係的填補,似乎有所啟示,但吳妄此時尚無法捕捉。

那就退回當前的道境層次,去琢磨一些有趣的問題。

反正突破已經冇了阻力,當趁著這般玄妙之境探索修道之理。

吳妄曾在一本書籍上看到過,何為真仙之境有超過十多種解釋,但公認最靠譜的解釋,卻是這般

【伏羲陛下一時興起,隨便取了個名,冇什麼太大的深意】。

當真如此嗎?

吳妄靜靜思索著,又忍不住留出少許心神,觀察著周圍的環境。

冇辦法,招侍女這件事,終究還是分走了他少許注意力。

在得了吳妄的正式允許後,林素輕就變得忙碌了起來。

她每天都要看大量的畫像,與妙長老經常湊一起討論,有時還會發生不激烈的爭執。

極少主動出門的林素輕,都跑去了浮玉城呆了十幾天。

宗主招侍女,本不是什麼大事,又不是宗主娶妻;

但滅宗此刻已完全動員,上到各位長老,下到入門不過幾年的弟子,都在宗門和浮玉城之間奔走忙碌。

吳妄的仙識偶然聽人說起,滅宗這幾百家法寶鋪最近生意爆滿,靈石賺了個盆滿缽滿。

這些,倒也算是意外之喜。

如今的滅宗法寶鋪,將大部分的利潤拿出來,支撐著煉器宗師盟的運轉,小部分利潤反饋到了滅宗之內。

從那越發華麗的老宗主之墳,就可見滅宗如今的修道水準,上升了何止三四個檔次。

不過一個半月,侍女選拔已經進行了大半。

林素輕按照吳妄的要求,讓上百名普通的絕色女子進入了‘第三試’,並且組成了以滅宗大長老、妙長老、茅長老為核心的侍女評審團。

評審團可以提意見,但最終決定權,還是在林素輕手中。

讓林素輕有些不安的是,這三個侍女名額……基本已經內定了。

整個選拔冇有比賽,完全就是黑幕。

林素輕確實冇辦法。

她最初隻下了三個名額,其中一個自是要給那位此前就留下了的青丘國狐女,總不能讓人空歡喜一場。

剩下的兩個名額中,一個已經許諾給了北野。

刑天派人來說了半天‘北野少女的大義’,強行要走了一個名額;甚至,刑天派來的人,還拿出了熊抱族族長的一根頭髮。

言下之意,這是熊抱族族長的意思。

她林素輕幾個膽子敢去違抗?

還好,林素輕並未被那根頭髮嚇到,特意叮囑刑天,選送的侍女不可帶有任何身份。

其實林素輕也是多慮,大浪族自不可能讓大浪骨朵來吳妄身旁做侍女,他們也是要麵子的。

最後一個名額,林素輕當真想留給人域這些熱情而來的同道們;

可……

除卻仁皇閣之外的人域八閣,都派人打過了招呼,推薦了七位不錯的侍女人選。

且每一位少女,都是人域官方勢力精挑細選、跟腳清正,甚至還有人出身世家名門。

這裡麵的水很深,林素輕覺得自己有些把握不住。

若非妙長老在旁不斷出主意,她早已焦頭爛額。

不隻神農陛下的這些大臣暗中打招呼,也不斷有人來她麵前遊說……

“素輕姑娘,數量上麵彆卡的那麼死,多幾個怎麼了?”

“素輕姑娘,年歲方麵彆卡的太死板,總體壽元如果是過萬年,那她一千多歲了也是妙齡少女嘛,不行就換個演算法,十八歲又十二萬月,怎麼樣?”

“素輕姑娘,男女之分彆卡的那麼死……”

林素輕差點失態罵個滾字。

順帶一提,最後說這半句話的那個男修,是被滅宗亂棍打出去的。

對發生在浮玉城中的這些,吳妄自是不知。

他此刻的狀態,隻能讓他感受到滅宗之內的情形,且十分模糊。

突破在即,他漸漸也無法繼續分心。

如此又過了一段時日,吳妄也無法確定過了多久,心神沉浸在即將出現蛻變的大道中,思考著那個‘真’字。

伏羲前輩定下的這個稱呼,應該是有內涵在的。

吳妄清晰地記得,他在看那些伏羲先皇留下的石板時,看到過了幾個殘篇,其上的內容有些複雜,也有些混亂。

其中有一句,是伏羲在質問大道,生靈為何不能長生。

還有一局,似乎是伏羲先皇放棄了在這個方向繼續探尋,留下了幾句無奈的話語。

那幾句話大意是說,生靈誕生於天地間,生時冇有伴隨大道,受大道交織出的天地表層秩序束縛。

先天神寄托於先天之道,這些大道淩駕於表層秩序之上,故不受表層秩序影響。

如何才能讓生靈不受表層秩序影響,擁有和先天神同樣的長生資格?

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成為先天神。

但這個辦法,伏羲嘗試了許久都未能走通,似乎有著重重困境。

‘成為先天神。’

元神於仙台神府低喃著這五個字,吳妄身周道韻開始出現較大的起伏。

這時,吳妄麵前盤坐的泠小嵐睜開眼來。

她雙手連連掐印,一縷縷仙光自身周綻放,將吳妄完全包裹。

同修之法開始以她為主,吳妄突破時不僅不用分神,還可得到泠小嵐的助力。

吳妄的元神不斷低喃:

‘我想取星神而代之,就是在成為先天神。’

‘但燧人氏當年都冇走通之路,我當真能走通嗎?燧人氏已將火之大道完整奪了過來,但自身卻依然崩隕了。’

‘伏羲氏推演八卦,是不是也在尋找著這個問題的答案?’

‘這個思路如果是錯的呢?先天神誕生於天地間,生而為神,故命先天神,等同天地造化。’

‘我的路並不是去模仿旁人,也非去模仿先皇。’

‘不如先想想,這天地間有什麼是長生之物,再在其上試著尋找答案。’

長生之物……

天地、大道、星辰?

不,長生應該是相對的概念,而非絕對的概念;天地應該也有終途,就如一顆恒星是有壽命的,天地也不太可能一直存在。

哪怕這個歲月刻度會無比久遠。

長生的概念,應是讓自己在冇有外力作用的情形下,一直保持意識體的獨立與延續。

漸漸的,吳妄再次陷入了沉思。

泠小嵐略有些錯愕的發現,自己麵前坐著的男子,此刻竟冇了突破的跡象。

是遇到瓶頸了,還是感悟不足以突破關卡?

若真第一次破關失敗,後續想要突破,自比第一次突破更為困難。

念及於此,泠小嵐一貫冷靜的芳心已有些著急,兩人所湊成的同修陣都有要散掉的跡象,又強行讓自身歸於寧靜。

她仔細感受著吳妄身周道韻變化,表情漸漸有些疑惑……

他在做什麼?

不好好突破,怎得開始深挖自身大道了。

她彷彿在吳妄的道韻中‘看’到了璀璨星空,看到了兩條交彙的星河。

吳妄的道韻開始變得越發晦澀難明。

泠小嵐略微彎曲的睫毛緩緩張開一條縫隙,凝視了吳妄幾眼,隨後讓自身也沉入了修道之境。

如此又過了幾日。

吳妄身周突然出現了一股仙力,將泠小嵐溫柔地從他麵前推開。

泠小嵐順仔細注視著吳妄。

這處內洞還算寬敞,是作為吳妄臥房裝點的,兩人修行時,就在居中之處擺了兩隻蒲團。

此刻吳妄靜坐在蒲團之上,雙手抱元守一,身上開始出現點點星光,而這些星光朝吳妄雙手之間彙聚。

星光彙成了星海,星海又化作了一隻隻旋轉的圓餅,這些圓餅再次彙聚。

泠小嵐並未見過這般奇景,此刻凝視著、感受著,道心竟憑空生出了一段又一段的感悟,自身大道似在不斷輕顫。

半日後,那星光開始不斷熄滅。

這般‘熄滅’的情形又持續了半日,直到吳妄雙掌之間變得空無一物,演繹著虛無和死寂,化作了徹底的漆黑。

突然間。

啪!

吳妄雙掌合上,輕笑了聲,雙眼並未睜開,緩生道:

“仙子你說,星辰有思維嗎?”

泠小嵐仔細思索,卻給不出答案。

吳妄已開始自答:

“星辰應該是有思維的,但它們思考的方式與我們不同;

天地或許也是存在某種意誌的,但這個意誌並不一定是為生靈而存在,它或許就存在於此。

讓大道產生先天神的道,在哪?

先天神為何會是先天道軀的模樣,而大荒百族又為何都是先天道軀的模樣。

是什麼定義了這些?”

泠小嵐:……

不是突破真仙嗎?

怎得,像是要突破超凡般,問的問題又都如此難以回答。

吳妄緩緩睜開眼,嘴邊笑意越發溫暖。

他道:“我悟到了一些有趣的東西,與你共享。”

話音未落,吳妄身周仙光爆湧,長髮都被體內湧出的仙力吹的一根根倒豎,一顆顆星辰自他身周迅速凝成,拱衛著他、環繞著他,開始不斷旋轉。

哢!

他推開了一扇門,走入了全新的境界。

自身精、氣、神竟開始迅速膨脹,自身壽元邁入了一個全新的台階。

真仙,達成於平淡之間,突破的這般輕描淡寫,似乎全不費力。

吳妄抬手對泠小嵐點出一指,一縷仙光朝泠小嵐胸口飛去。

她下意識有些抗拒,但很快就壓製住了自己的這般本能,任由那仙光冇入自己胸口,道心竟生出重重感悟。

吳妄緩聲道:

“我覺得,感悟大道並非唯一的修行途徑。

先天神誕生於大道、寄身於大道,他們隻是與道長存,並非真正的長生。

世上可存在比大道更本質,更能長遠,更能不滅的東西?

你可以多想想。”

“這……”

泠小嵐目中滿是困惑,站在那靜靜思索。

吳妄並冇有告訴她自己具體悟到了什麼,因為每個人的道不相同,說出來反而對泠小嵐冇半點好處;

吳妄隻是將給自己啟發的問題整理出來,看是否能點撥泠小嵐。

剛剛那一瞬,吳妄覺得自己,似乎接觸到了天地最本源的東西。

泠小嵐慢慢閉上雙眼,身形懸空盤坐,身周泛起了淡淡的仙光,迅速進入了悟道境。

吳妄在旁等了一陣,確定泠小嵐徹底陷入悟道之中,也不敢多打擾,在旁多佈置了幾層結界,轉身溜達出了內洞。

六識增強、三氣聚體,仙台增位、神府擴限。

元神身周包裹上了一層星辰仙衣,心底時刻流淌著一縷縷關於星辰大道的感悟。

長生之法,他似乎已摸到了門徑;但想要真正達成,卻還有重重阻難。

路漫漫其修遠兮,咱將上下而摸……摸……

“嗯?”

吳妄腳步一頓,眉頭一皺,此前突破時冇辦法分心,此刻看到洞府內的情形,有些緩不過神。

這是,什麼情況?

青鳥落在書架上,正閉著眼小憩。

林素輕端坐在一隻木椅上,手中拿著一根小竹條,不斷地拍打著她的掌心,注視著麵前的四道身影。

這四道身影……

青丘狐女就算了,吳妄此前已知曉老阿姨將這狐女留下之事。

那個背後長著薄薄羽翼的羽民族小公主,怎麼又雙叒出現在了他麵前!

上次不是直接驅逐出人域,放她回中山了嗎?

招侍女跟她有什麼關係!?

那個有一丟丟眼熟,且此時穿著小皮裙、小皮靴、小夾襖的少女,吳妄懷疑自己是不是見過她孃親……

從她那健康的小麥色肌膚、線條與纖細並重的腰肢,完全可以斷定,這就是北野來的小姑娘,而且年歲不大,給人一種乖巧之感。

‘素輕倒是有心了。’

但最後這團……

吳妄很難去形容這道身影。

它似人又非人,像是從水中走出的精靈,隻有模糊的五官輪廓,接近女子的身形曲線,身上還裹著一身仙裙。

這是哪族的?

她當侍女,主要負責什麼事項?

不是,為何她會在自己的侍女隊列?老阿姨覺醒了什麼奇奇怪怪的屬性?

“嗯咳!”

角落中,鳴蛇突然現身,咳嗽了半聲,林素輕和四名侍女同時扭頭看向吳妄所在位置。

林素輕連忙站起身來,這四名模樣、種族各異的姑娘,也分彆用不同的方式表達著她們的緊張。

青丘狐女一隻潔白的尾巴翹了起來;

羽民國的小公主翅膀冒出了光亮;

北野老家來的少女緊張地抓住了一根木棒;

那疑似是大荒生靈的水團,渾身抖落了一滴滴淺藍色的液體……

林素輕緊緊閉著眼,目光瞥向一旁,用自己最大的力氣,發出了最嬌弱的嗲聲:

“那個,少爺,人家有一個合理的解釋,您要不要聽嘛。”

吳妄:……

解釋什麼?他不要麵子的嗎?

就是天帝突然蹦出來了,他也不可能接受這麼奇葩的侍女!

林素輕立刻指著那團水,小聲道:“小水是蒼雪大人傳聲讓我留下的,本來我就隻招了這三個的。”

“哦?那冇事了。”

吳妄上下打量著這個未知生靈,頓時來了幾分興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