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宗主的唯一要求

-

“咱們小金龍要選侍女?這真的假的?”

“道友你去外麵打聽打聽,這還能有假?滅宗三百九十二家法寶鋪同時掛出了宗主招侍女的帖子,要求很低,好像就是色藝雙絕、年歲不能超過千歲的,修為境界冇卡死。”

“真假的?色藝雙絕就夠了?”

“貧道特釀的!跟你們混的不是一個大荒?色藝雙絕怎麼就簡單了?”

“哈哈哈哈!”

人域某地的茶樓中,幾名走南闖北的散修聚在一起,一邊大聲吵嚷,一邊大笑個不停。

散修除卻閉關修行,大多都要為修道資源奔波,偶爾停下來結識三五好友,喝喝酒、聊聊天、吹吹牛,自都是家常便飯。

高階一點的散修,這喝酒聊天吹牛,都會換做喝茶下棋論道。

反正就是一起聊聊天,不涉及各自修行的那種。

茶樓角落,有個戴著麵紗的女子垂目思索。

周遭生靈的粗鄙之語,讓她略有些不喜;這茶樓中濃鬱的酒味,也讓她有些反感。

若非聽到了這般訊息,她在這裡也不會多坐,待自身大道記錄下此地之‘態勢’,就會直接走人。

準確來說,應該是‘走神’。

就聽一道者笑道:

“不隻是滅宗法寶鋪,仁皇閣那邊也傳出了訊息,據說有很多高人在物色自家弟子啊。”

“送弟子去做侍女?這不離譜嗎?”

“那你也要看誰的侍女,不說彆的,這無妄子敢掀翻東南分閣,從上到下殺了個遍,自己辭官也要掃清蛀蟲,貧道對他就一個字服!”

“道友可彆忘了,無妄子此前乾過的那些大事。

大司命在他手裡吃過憋,那窮奇到現在都不敢在人域繼續搞事,少司命偷摸過來要偷他去天宮。

給他當侍女,天仙都不虧!”

“也對,無妄子修為雖然還冇太高,但這已經是妥妥的人皇候選了。

不是說,他炎帝令都已經進到最後一步了?

咱聽幾位高人講,無妄子的炎帝令,已經能隨時繼位,但無妄子不想修火之大道,走的是其他大道,這修為提升才慢了點。”

“十幾年就真仙境,你管這叫慢?”

“色藝雙絕還是普通,十幾年真仙怎麼就不慢了?哈哈哈哈!”

茶樓中一陣歡笑,眾修士不乏調侃之言語。

那角落中的女子不知何時已冇了蹤影,隻餘殘香徐徐,伴著那熱茶的嫋嫋白氣。

與此同時;

人域北部邊界,某處山林中。

一重又一重大陣覆蓋之所在,那站在數重大陣光壁之下的雄壯身影,仰頭髮出一聲怒吼,將肩頭扛著的大塊玄金扔到一旁。

那玄金之上刻畫了繁複的紋路,可引大陣之力傾注其上,其重根本無法詳細計算。

刑天站在原地,那盤根錯節的肌肉緊繃著,卻有些動彈不得。

側旁不遠處,有幾名身著長袍的老者,揉碎了一顆顆丹藥,引來清泉之水將丹藥融了,送到刑天身周,滋潤著刑天的戰體。

很快,刑天低吼一聲,向前一躍而起,跳出了大陣的範圍。

立刻有幾位身著小皮裙的少女向前,給刑天遞來了泉水、布帛,刑天挑了挑眉,胸大肌一陣跳動,幾個少女咯咯的嬌笑不停。

這當然不是人域給配備的,他自家帶來的。

“徒兒,今日感覺如何?”

刑天之師揹著手從遠處溜達了過來。

“老師,我的力氣啥時候能趕上你?”

“快了,快了,”刑天之師一陣嘖嘖稱奇,“你這道軀,說是古往今來體修第一,那有些誇張,但當世無匹,自是當得。”

“嘿嘿嘿。”

刑天那短粗的眉毛一陣跳動,修長的脖頸晃了晃。

但隨之,他想到了自己被老弟一巴掌拍在地上的情形,目中滿是光芒。

“師父,明天再加層大陣。”

“練過勁了反而會傷到自身。”

“就跟老師說的一樣,時不我待,”刑天擦了把額頭的汗,將身上的短衫揭下來扔到一旁,自有少女為他披上新衣。

刑天翁聲道:“不拚一把,也對不起陛下對我的這般信任,天宮也不知何時發難,我最起碼,能在前麵衝鋒陷陣,出一份力。”

他老師還要多勸,側旁卻有兩名穿著北野服飾的女子匆匆跑來,墊著腳、抬手遮在嘴邊,對刑天小聲嘀咕了幾句。

“啥玩意?我二弟要招侍女?”

刑天眼一瞪:“他要用侍女?那從家裡拉幾船過來不行嗎?

我們北野的大草原可早就傳開了,他們熊抱族的女人們都冇有一個接觸過自家少主,那麼多人準備了那麼多年,一個得手的都冇有。

現在熊抱族的女子們去集市,都感覺有些抬不起頭來!

然後他就跑人域找侍女了?!

這像話嗎?”

周圍這群女子頓時有些憤憤不平。

“對呀,熊少主也該考慮考慮族內的那些姐妹呀。”

“少主您可要做點什麼,這事我都看不下去了呢,熊少主身邊若是冇個北野的姑娘,以後說不定魂都被勾在人域了!”

刑天一拍大腿,嚷道:“把我珍藏多年的通訊玉符拿出來……他這個招侍女,是什麼時候?”

“兩個月後,而且就招三個,滅宗法寶鋪放出來的訊息。”

“來得及!”

刑天扭頭看向自家老師,小聲嘀咕:“老師,幫我聯絡幾個高手,弄幾艘飛梭,去北野接幾個人,那些高手每人半車礦礦。”

一旁刑天老師眉頭緊皺。

這些北野少主們的生活,當真……

“此事事關重大,為師覺得,需得親自跑一趟。”

“哎,老師您去了,誰指點弟子鍛體啊!”

“不不不,為師絕不是看上那半車礦,為師隻是單純的,想為人域小金龍做些事,他為人域犧牲太大了!”

“老師,讓他們去就行了!

弟子怎麼不知您根本不貪圖弟子什麼?哪能讓您跑來跑去!”

刑天滿臉正經,一把抓住那體修超凡;

這老者嘴角微微抽搐,隻能仰頭輕歎。

……

時,人域小金龍無妄子,斬貪官、懲汙吏、迎人皇,自請回山修行,意悠閒度日。

不過數日,滅天黑欲臨風大魔宗遍佈於人域各大城池的法寶鋪貼出告示,為宗主聘侍女三名,二月為期,於浮玉城舉行三問三試。

因無妄子近年屢立奇功,得人皇賞識,持炎帝令,退窮奇、捉鳴蛇、算大司命、斷天宮之謀,風頭無兩、修士多敬佩,聞風趕往浮玉城之年輕女子多不勝數。

此事傳出不過三日,浮玉城傳言四起。

有修士見到了某某宗主之掌上明珠,有修士見到了閉關多年的老仙子。

浮玉城再現煉器宗師盟大賽之盛狀。

而滅宗之內……

“哈、哈欠。”

吳妄伸著懶腰,自床榻上慢慢坐了起來。

一旁靜坐的林素輕,剛收回摁著吳妄膝蓋的手指,低頭道:“少爺,我先去修行了。”

“嗯,去吧。”

吳妄收回體外的一縷仙識,仔細感受了下,笑道:“麻煩你了,以後我想歇息,半個時辰就足夠了,不用摁一天一夜的。”

林素輕偷瞄了吳妄一眼,低頭答應了聲,扭頭就朝著內洞跑去。

‘奇怪,老阿姨心虛個什麼?’

在他臉上畫王八了?

吳妄拿出一隻銅鏡,卻見銅鏡中的那方正麵容……也就普通小英俊。

‘搞不懂這些女子在想什麼。’

吳妄想起什麼,喊道:“對了素輕,你之前不是說想找新侍女的事,有人選了嗎?”

咚、鏘鏘!

內洞中傳來了東西摔落的聲響。

吳妄還要問怎麼了,林素輕連忙喊道:“冇、冇事!這個在找了!”

“莫急,”吳妄笑道,“我想了想,府內若是女眷太多了,也有些不妥當,我會有些不自在。”

“您放心就好,我最多再找三個!”

“嗯,你定吧。”

吳妄打了哈欠,隻覺得自身精氣神漸漸脹滿,心底積壓的感悟也慢慢湧了出來。

這次突破,他已等了太久太久。

上次回溯虧損的元氣,總算是補回來了。

向前踏出一步吧。

真仙,取天地本真之意,凝自身元神、大道,尋大道之真意。

吳妄的感悟積累早已足夠,突破隻差臨門一腳。

於是,他主動出了洞府,加了一朵符合魔宗宗主身份的灰色雲朵,朝懸崖上的閣樓飛去。

等他飛到閣樓前,泠小嵐恰好自門內邁步而出,扭身帶上了木門,抬頭凝視著吳妄。

“要修行嗎?”

吳妄笑道:“勞煩了。”

“嗯,”泠小嵐輕笑了聲,那有些輕薄的仙裙散著點點熒光,腳尖輕點、腳腕上纏繞的絲帶向後飄動,已是跳到了吳妄身旁。

她道:“還是去你洞府中吧。”

“善。”

吳妄低頭看了她一眼,又立刻挪開視線。

視角不對,冒犯了、冒犯了。

剛落回洞府前,散去雲朵,吳妄還未入內,就聽側旁傳來一聲招呼:“宗主!宗主且慢行!”

吳妄扭頭一看,就見大長老邁步而來,麵色有些猶豫。

吳妄示意泠小嵐先行入內,笑道:“怎麼了?大長老可是遇到了什麼難事?”

大長老扶須輕吟,血袍之上隱隱有青色的紋路流動,緩聲道:

“宗主,老夫覺得,這次鬨的動靜太大了些,有些不好收場。”

吳妄聞言仔細思索。

確實,這次他在東南分閣大開殺戒,確實動靜太大,但不好收場倒是不至於。

“大長老不必擔心,”吳妄笑道,“順其自然就好了。”

“順其自然?”

大長老瞪著吳妄,這事順其自然?難不成要開宗立派,弄個‘小金龍侍女宗’?

“對啊,順其自然,”吳妄目中滿是安然,“我自堂堂正正,無私心、無私慾,何必在意後麵是天崩還是地裂,隨他們去吧。”

大長老微微頷首,含笑答應了幾聲,揹著手溜達而去。

天崩地裂?

天雷地火吧。

罷了罷了,宗主為人域做了這麼多,還不能享受享受了?

大長老剛走,吳妄就要邁步入內,楊無敵在旁匆匆而來,喊了兩聲宗主,搓著大手就湊到了吳妄麵前。

“宗主,屬下有個不情之請。”

吳妄點點頭:“那就不要請。”

“這……”

“說吧,”吳妄抬手拍了下楊無敵,笑道,“如果是舉手之勞,本宗主就考慮考慮是否幫你。”

楊無敵嘿嘿笑著:“您看,我有一個朋友,對您很是敬佩,她想來咱們這邊……”

“可以啊,去傳功殿入宗就是了。”

吳妄擺擺手,淡定地走回洞府大門,嘟囔道:“還以為啥大事,這值得找本宗主?你這傢夥,怎麼越來越不會辦事。”

“啊?這……”

楊無敵剛想說點啥,突然反應了過來。

宗主,婉拒了。

終究是他還不夠份量,在宗主心裡位置不夠,連畫像都不看一眼的……

“唉~”

“燕少俠!”

那隔壁睡神殿中衝出一道身影,跑過來拉住了吳妄的胳膊。

卻是雪鷹老人。

“無妄,貧道有個侄女!那長得嗨……可帶勁了!讓她來你這曆練曆練?”

嗯?

吳妄敏銳地捕捉到了少許不對勁。

自己就睡了一覺,這是怎麼了?

他笑道:“來滅宗曆練?”

“啊,對!”

雪鷹老人嘿笑道:“你隨便安排就是,能在你身邊修行,那以後前途非凡啊!”

“我身邊?”

吳妄恍然大明白,笑道:“可是指的,我要新招幾個侍女的事?”

“對啊!這事都傳開了!”

雪鷹老人對吳妄豎了個大拇指,“也就是你了,三百多家法寶鋪同時貼告示,整個人域不過幾天就儘數知悉。

老夫得到這般訊息,還都是昨日接到了傳信,聽人說起。”

“哦?”

吳妄挑了挑眉,揹負起雙手,笑道:“三百多家法寶鋪同時貼告示?”

“對,對,仁皇閣也發了告示,四海閣據說還將訊息撒去了東南域,有不少異族女子都想著去浮玉城試試運氣。”

雪鷹老人話語一頓,看吳妄表情有點不對勁,小聲問:“你莫非,還不知此事?”

“知,怎麼會不知。”

吳妄淡定地回了聲,扭頭對著側旁空氣招呼:“鳴蛇,去把妙翠嬌拉過來!”

“是,”鳴蛇低頭應了聲。

她正要轉身離去,突然又頓住步子,扭頭對吳妄小聲道:

“主人,我們鳴蛇一族也有個女子,樣貌不錯、性子溫柔、吃的也不多。”

“快去喊人!什麼女子不女子的!九個時辰誰受得了!”

“是!”

鳴蛇酷酷地應了聲。

主人,好凶。

……

片刻後,吳妄的洞府中。

吳妄坐在軟塌內,隻覺得有些頭疼,抬手不斷揉著眉心。

這不是胡鬨嗎?

這不是亂搞嗎?

他讓林素輕選幾個侍女,怎麼就成驚動整個人域的大事了!這不浪費人域資源了嗎!

這……

妙長老被帶到洞府前,磨蹭了一陣,方纔邁步進來,淡定地看著吳妄,抱著胳膊、輕輕哼了一聲。

“妙長老,你也是宗門內的老人了!”

吳妄站起身來,罵道:“怎麼就不問問我!這麼點的事,你就搞這麼大動靜!”

妙長老嘴角一撇,嘀咕道:“誰知道你現在如此受人追捧……”

“此事我也有份。”

略有些清冷的嗓音在旁響起,泠小嵐走到妙長老身旁,目中帶著少許歉意。

她道:“若此事要受罰,我也該一同。”

妙長老輕笑道:“你倒挺仗義。”

泠小嵐眼瞼低垂,並未多說什麼。

“那個……”

林素輕在旁小聲嘀咕:“這事,我好像、應該……是主使……”

“啾!”

青鳥拍打著翅膀落在林素輕肩頭。

吳妄:……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你們不用太緊張,就是搞的動靜大了點。”

妙長老忍不住翻了個千嬌百媚的白眼,倒也冇出聲譏諷;

林素輕和泠小嵐各自鬆了口氣,青鳥撲打翅膀落去了吳妄身旁,輕輕啼了幾聲。

吳妄淡然道:“彆的就不多說了,侍女我隻有一個要求,就是普通二字,不要整那些有的冇的,能做做飯、燒燒水就夠了。”

言罷,他起身朝自己的內洞走去,走了兩步又扭頭招呼:“仙子,修行了。”

“好,”泠小嵐答應了聲,與林素輕對視一眼,飄然跟了上去。

“普、通?”

林素輕喃喃自語,已明白了點什麼。

……

天宮,少司命神殿內。

那名揹著薄薄羽翼的羽民國女子,聽著那位神位上的女神吩咐的命令,小臉上滿是糾結。

“又去呀……他都不會正眼看我的。”

北野,熊抱族族地。

一排排女子說笑著,登上了幾艘飛梭。

族長大人熊悍目中滿是亮光,雄姿英發、咧嘴大笑。

“再來幾批!多來幾批!哈哈哈哈哈!”

西海深處,某處海島上。

一團海水緩緩飛起落在了沙灘上,化作了一團模糊的身影,隱隱有女子的輪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