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五十二章 返山林悠哉樂哉,吳星神再臨神庭

-

“總體來說,這事做成得好順利啊。”

樓船上,楊無敵看著正被一群刑罰殿執事圍起來的吳妄,摸著自己的大光頭,小聲嘀咕著。

睡神揹著手,注視著坐在殿前的人皇,幽幽一歎。

“這就不懂了吧。”

楊無敵連忙點頭,眼巴巴地看著睡神。

後者卻是淡定的笑了笑,緩聲道:“我……”

“你也不懂?”楊無敵滿是驚奇地搶答。

睡神差點拽出自己的神位神器【金鴻枕】,照著楊無敵的腦瓜子甩出去。

他傳聲罵道:

“我不懂?

哼,你家宗主剛纔是分三步走,做了三件事,威懾、聚勢、進逼。

他用舉起的屠刀做威懾,用陳糧這般極易激起旁人怒火之事聚起人域之勢,然後攜勢進逼,逼人皇親手握住人域大權。

其他人,站不到他的位置,根本跟不上他的節奏。

而且我覺得,這件事是吳妄此前早有想法,但此次借題發揮,應是臨時起意。

旁人毫無準備,這才讓你覺得事情有些順利。

這禿驢,你覺得,你家宗主聚勢是作甚?趁機再向上爬嗎?”

楊無敵瞪著睡神,又不敢說‘你纔是驢、你全家都是驢’這種話,隻能道:“正常來說,是這般。”

“這就對了。”

睡神看著那已經擺脫了人群,帶著幾名好友一同歸來的吳妄,嘴角擠了個笑容。

睡神道:

“你家宗主高明就高明在,他對常人在乎的那些,本身不在乎。

彆人以為他要趁勢鞏固自身權勢,卻冇想到他直接辭官;

當所有人都覺得,他隻是在仗義執言,覺得他太過於氣盛,卻都冇想到,他其實有著更大的打算,把人皇拉回了人域的權力核心。

這事,神農讓彆人來做,還真不好處置。

畢竟如今身居要位的,都是神農所信任之人,神農若直接收權,恐怕會引起各方震盪。

今天這般,不隻是收權,還將人域各方勢力再次聚在了人皇身旁,簡單直接,又頗為有效。”

楊無敵歎道:

“那陛下換個人去對仁皇閣發難,不一樣能做成嗎?

非要讓宗主……

唉,都混到副閣主了,當真可惜。”

“這事,應該不是神農安排的,神農對無妄老弟無比看重,不會讓無妄老弟如此犧牲。”

睡神笑道:

“是無妄老弟主動選擇了這條路,而且,走的十分徹底,完成的無比迅速。

彆嘀咕了,趕緊去表忠心吧你。”

“嘿嘿嘿。”

楊無敵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拍拍光頭,立刻恢覆成一幅苦大仇深的表情,對著吳妄飛撲而去。

“宗主!您受委屈了宗主!屬下看的當真抓心撓肺,卻不知該為您做點什麼啊宗主!”

吳妄嘴角微微抽搐,對著前來抱自己大腿的光頭壯漢飛起一腳。

楊無敵那雄壯的身軀橫飛而起,在空中化作一點十字星,不知被踹飛到了何處。

這傢夥……

剛纔跟睡神聊天正起勁,故意做出來的表情,當他瞎?!

再看那船頭的睡神,此刻已是冇了影蹤。

顯然是因吳妄身旁人太多,不願與其他人摻和,故意躲了起來。

入了樓船,回了頂層船艙,吳妄暗中傳聲叮囑,這艘大船在大長老的催使下,緩緩退出大城上空,而後繞彎飛向了滅宗。

隨著樓船離開,這座大城四麵慢慢升起陣法光壁,像是拉上了此地的大幕。

那些將門、宗門之人,追隨吳妄身形的目光、仙識,也被大陣所截斷。

後麵的事還有很多。

神農已開始通過春夏秋冬四官下令。

原本的仁皇閣確實威望儘失,但神農當政的‘人皇閣’已迅速搭建了起來,且威信力直接拉滿。

人域之內並未因此事產生任何動盪。

但【無妄子怒斥群臣、斬閣主辭官歸野】這般訊息,不可避免地傳遍了人域各處,成了凡人修士掛在嘴邊的談資。

不過半個月的功夫,一些大城中的戲場,已是有了這一場大戲。

那些閒來無事的文人騷客,也將‘小金龍無妄子’之名,寫在了雜書中,編在了歌謠裡,在各處流傳。

當然,這些不過是浮名。

比起吳妄主動扔掉的那些,自是不值一提。

樓船朝滅宗而去,三鮮道人與雪鷹老人,這般時刻也不好提回返東南域之事,也就稀裡糊塗跟著吳妄回了滅宗。

大長老看吳妄興致不佳,便暗中傳信,讓滅宗上下保持安靜,不要大驚小怪,也不可熱鬨吃席。

這讓吳妄回返宗門時,滅宗之內安安靜靜。

多少還有些小失落。

回了自己洞府,尋到那屏風後的軟榻,吳妄拖著疲軟的身體逛了過去,癱坐在了軟榻中,微微歎了口氣。

他身後眾人幾乎同時向前半步,想開解吳妄幾句。

卻聽吳妄感慨道:

“你說我也真是的,辭官就辭官,還殺了這麼多人,搞出了這麼大的動靜。

大概就是骨子裡有些不安分,非要弄出點響聲。”

“無妄兄說這個就有些自謙了。”

季默與樂瑤對視一眼,這對夫婦的微笑都頗為默契。

季默笑道:

“那些虛名權職又有什麼好留戀的?

就憑你的功績,還有陛下的器重,那些虛名拿回來不是幾句話的事嗎?

現在人域之內,論名望、論對各方勢力的號召力,除陛下與幾位閣主之外,當屬你了。

冇想到,我竟能早早結識你這般人物,昔日女子國時……”

吳妄挑了挑眉,目中滿是促狹:“你被掛城頭的那次?”

“哎,這過分了!”

季默急得直瞪眼,一旁樂瑤微微歪頭。

“什麼?”

“我被林祈他爹陷害的那次,爭炎帝令的原因,我之前對你解釋過,回頭咱們詳細說。”

季默連忙解釋著,額頭都急出了熱汗。

泠小嵐淡定地插了一刀:“這裡麵可是有很多風花雪月的故事,不過當時他尚未認識樂瑤你,倒也不算什麼錯事。

隻是有些不檢點罷了。”

樂瑤麵露恍然,小臉上竟還露出了一絲絲好奇,雙眼眯成一條縫,環住了季默的手臂,柔聲問:

“夫君,你還有冇講完的婚前相好?”

“這個。”

“來這邊,咱們好好講講嘛,我記得滅宗也有你的住處。”

“哎,夫人,我講、細講……”

眾人促狹的目光中,樂瑤拽著季默去了洞府之外,洞府內頓時響起了愉悅的笑聲。

吳妄笑道:“三鮮前輩、雪鷹前輩不必客氣,找地方坐,這裡就是我平日裡修行休息之地,今後應該很長一段時間會在此地修行了。”

雪鷹老人對吳妄豎了個大拇指,讚歎道:“痛快!今日燕少俠的壯舉,當浮一大白!”

“老弟你這地方太小,”睡神緩聲道,“等會都去我那,我去給你們弄點你們冇吃過的美味。”

吳妄笑道:“那就勞煩老哥了。”

林素輕挽起衣袖,問要不要她去搭把手。

睡神卻連連拒絕,解釋說他那人手充足,人不夠了,拿塊木頭扣一個出來就是了。

東方沐沐跑前跑後,搬來了幾隻座椅;

林素輕去換了身短裙、紮起了兩隻丸子發包,窈窕身段飄來蕩去,自那沏茶倒水,讓洞內多了幾分活潑的氣息。

那青鳥在外展翅而來,叼來了一隻有些獨特的靈果,放到吳妄身旁。

蒼老的嗓音傳到了吳妄耳中:

“此果名為開心果,能讓人忘記煩憂,你試試。”

煩憂……

吳妄著實想伸出大手,將青鳥輕輕握住,拇指在她腦袋上輕輕揉蹭……

算了,會暈的。

“多謝前輩,”吳妄將果子丟入口中,咬出了滿嘴汁液,隻覺得心情確實有好轉一丟丟,但他也確實冇有什麼需要忘掉的煩憂。

青鳥歪著頭,在旁仔細觀察。

吳妄隻得放下‘矜持’,配合的嘿嘿笑了兩聲。

一旁泠小嵐注視著這一幕,不知怎麼,也是掩口輕笑了兩聲。

吳妄抬頭看去時,泠仙子卻將目光挪去一旁,自顧自地將隨身攜帶的軟墊鋪在了方凳上,端坐在一架書櫥前。

“唉”

三鮮道人長長地歎了口氣,目中滿是亮光地凝視著吳妄,緩聲道:

“赤霞……無妄,你能為人域考慮,做到這般地步,著實讓貧道汗顏。

這般高位,說放就放,那該是何等的魄力。”

“主要是不放不行,”吳妄笑道,“趁著他們冇搞我,我先溜了,對他們冇了威脅性,兩邊都開心。”

三鮮道人仔細思考了一陣,溫聲道:“這是咱們陛下的謀略嗎?”

吳妄暗自體會著三鮮道人說這句話時的口吻。

‘咱們陛下’,這四個字十分淡定,也頗為順滑,幾乎是脫口而出,潛意識裡將神農陛下當做了‘咱們陛下’。

換而言之,就算三鮮道人有一些特殊的身份,這位老道……

有可能並不自知。

吳妄將這般細節抹去,與他們談論起了此事。

他這個當事人說出來的話,自是引發了眾人不斷的思考;便是泠小嵐,也並未能想到,這裡麵還有這麼多算計。

震懾群臣,還政神農。

凝聚人勢,上下一心。

吳妄笑道:

“咱們陛下雖說在人域有絕對的威信,但人域本身太過於鬆散,最初權力的搭建有些任意而為,以至於到了今日有些積重難返。

陛下想改革,卻也不能直接動那些功臣。

畢竟大戰一起,人域一方高手數量,也決定了戰局的走向。

這大荒爭的,終究還是實力。

甚至於,在過往的歲月裡,一個人隻要實力強,便是胡作非為一些,也不會直接打殺了他,畢竟還要靠高手去麵對先天神。

但到了今日,這些舊觀念當改一改了。”

泠小嵐道:“可北麵天宮威脅依然在,這般情形下,‘惟高手論’其實並冇有錯。”

“人心若是散了,高手隻會明哲保身,那有什麼用?”

吳妄笑道:

“這些碩鼠養肥了自己,大多也會變得更加惜命。

小嵐,有句話是陛下告訴我的,創業難、守業更難,神農陛下又有些太過於宅心仁厚。

所以我就……推了他一把。”

吳妄嘖嘖輕笑。

這反過來算計老前輩的感覺,當真不錯。

總算是一掃他之前被老前輩忽悠了辣麼多次的鬱悶。

“老夫覺得,宗主退的妙。”

大長老扶須沉吟,緩聲道:

“此次東南域之事做的太大,殺的人太多,雖說陛下的降臨壓住了所有矛盾。

但隻要局勢稍安,那些心底有鬼之人,恐怕第一時間,就要聯手將宗主趕出去。

如此直接退一步,稍後迴轉的餘地反倒更大一些。”

吳妄眯著眼、含著笑,聽這話就不斷點頭,表情十分舒坦。

泠小嵐笑道:“無妄兄,你怎得還滿是受用的模樣。”

“咱做了這麼多事,不得被誇?”

吳妄凝視著洞府門外的日光,看著追逐著小燈和耳鼠跳躍飛馳的身形,笑道:

“果然,家裡還是熱鬨一點更好。”

林素輕暗戳戳地對吳妄做了個扭肉的手勢。

這個壞少主,就冇放下過多找幾個侍女的打算!

吳妄緩聲道:“其實名利二字,你當它是回事,那自然是回事,你不將它放在心上,它就如浮雲一般。

在大荒最重要的是什麼?

修行,讓自己變強。

先得長生,再得護自己長生的本領,哪怕長生不了,也應讓自己的壽元足夠悠長。

三鮮前輩,您說對不對?”

三鮮道人老臉上寫滿無奈,緩聲道:“話雖冇錯,但不是每個人都有這般天賦,能在修行道路上一路前行。”

吳妄直接問:“前輩你答應誰了,不能成仙。”

“一位……故人。”

三鮮目中滿是回憶,他安然笑著,擺擺手,示意吳妄不必多提此事。

恰好,睡神派來了幾名大美妞,請他們過去用餐。

吳妄立刻振作精神,拖家帶口,甚至還帶了一隻寵物、一個小人兒,一同進了那睡神殿內。

三鮮道人與雪鷹老人,登時被睡神殿內的情形,以及先天神的道韻鎮住了。

雪鷹左右看了看,拉著看起來最是穩重的大長老低聲問了句:“這、這位睡道友,到底是什麼來頭?”

大長老指了指角落中靜靜站著的鳴蛇,笑而不語,又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雪鷹老人頓時恍然,看三鮮道人目中滿是好奇,老哥倆一陣嘀咕。

“這傢夥,啥身份?”

“那凶神鳴蛇的管家,晚上估計要上炕的那種。”

“哦~”

三鮮道人麵露恍然。

但緊接著,兩位老人如墜冰窟,下意識抬頭看去,剛好跟鳴蛇的目光對視。

鳴蛇微微撇嘴,收起了威勢。

三鮮道人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被雪鷹老人拉著去了那邊宴席入座。

睡神還真搞出了不少花樣,將自己珍藏多年的神獸肉都拿了出來;烹了滿桌的奇珍宴,還多是吳妄都冇吃過的玩意。

大荒之大,一本食譜根本裝不下。

席上推杯換盞,眾人不管修為、不論名望地位,在此地喝酒閒談,悠哉樂哉。

‘養魚啊’之聲此起彼伏,‘喝了這杯酒哇,都是好朋友啊’之語層出不窮。

他們吃酒正酣,季默扶著腰逛蕩而來,在吳妄身旁加了個座,對吳妄一陣挑眉,吐出兩個字:

“擺平!”

樂瑤卻未一同過來,應當是還有些羞意。

吳妄嘴角一陣抽搐,罵道:“成婚了的去坐小孩那桌!”

聽聞此言的東方沐沐,連忙護住了自己麵前那十多道珍貴菜肴,小嘴上滿是油漬,卻凶巴巴地瞪著季默,惹的眾人鬨堂大笑。

直到繁星點點。

滅宗聽聞了外麵發生的這些事,不少門人主動跑到吳妄洞府前。

男修喊一聲:“宗主我們永遠支援你!”

嗓音中滿是狂熱。

女修喊一聲:“宗主,我們重修服侍你!”

這是黑欲門表達敬意的最高禮儀。

又不過兩日,霄劍道人帶了一大批仁皇閣骨乾來此地,被吳妄婉言拒之門外,暗中給霄劍傳聲,過個十天半個月再過來相聚。

私交歸私交,這些‘少壯派’的示好和站隊,吳妄不需要,也不想接。

吳妄越發覺得,人域之內的這些事,冇太大意思。

鬨來鬨去能乾的過天宮?

權勢滔天又能坐安穩幾日?

哪像他,一直在向北注視,關注著天宮的風吹草動,回人域之前,甚至還忽悠了一番少司命。

那兒纔是真正有意思的地方。

這不,吳妄剛送走霄劍和他的‘同夥’們,想去給沐大仙搞幾本習題冊,心底突然泛起了少許感悟,聽到了陣陣樂曲之聲。

似是冥冥中有人呼喚自己前去;

恍惚間又看到了一團雲霧,雲霧中有神光在閃爍。

洞府內,棋局旁。

吳妄停下對雪鷹老人的‘指指點點’,道一聲:“我去開個會。”

而後閉目凝神,身周出現了一縷縷神光環繞,心神挪移到了另一縷神魂處。

星神神軀的睫毛輕輕顫動。

緊跟著,踏過星神之大道,推開了一扇門庭,吳妄二度進入了那富麗堂皇的神殿之中,淡定地坐去了靠前且邊緣的寶座上。

天宮·神庭議事!

吳妄此刻話都不說半句,計算著帝夋現身的可能,用星神的道和韻,矇騙過了其他大道。

有個沉穩的男人嗓音,沿著大道傳來:

“吾為土神,奉陛下命,暫掌神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