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少司命之請【福利活動上線!】

-

半個時辰後。

雪鷹老人在九荒城的豪宅後院,那流水環繞的閣樓窗戶大開。

青鳥忽閃著翅膀落去了窗邊,打量著其內的情形。

隻見,吳妄、泠小嵐、霄劍道人、楊無敵在下方端坐,換了身得體寬袍的三鮮道人,正坐在長桌後的木椅中,麵色凝重地講述著‘淺五行大陣理論’的基礎課程。

看三鮮道人嘴角那化不開的笑意,這把算是過足了‘好為人師’的癮。

不遠處的涼亭中,大長老、雪鷹老人正與睡神手談,睡神白淨無須的麵容上帶著淡淡笑意,那大長老和雪鷹老人卻是額頭冒汗。

這位莫名其妙跟隨在宗主大人身邊的天庭小神,棋路頗為古怪,讓他們兩人合力都有些難以招架。

不多時,草堂中傳來了頗有節奏感的鼾聲。

仙識掃過,卻見那光頭壯漢正歪著頭,坐在角落中沉沉酣睡。

吳妄:……

如何用一句話驚醒同堂熟睡的同學?

尤其是,三鮮道人本身,對楊無敵不存在任何威懾力。

‘你俸祿冇了。’

吳妄本想說這個,但又覺得,自己對楊無敵太過苛刻,俸祿都扣到了兩千年之後,能壓榨的空間不算大。

於是,他傳聲道:“發現十凶殿的第一總殿了。”

“哪呢!”

楊無敵豁然起身,那光頭鋥亮,雙眼中爆發出了詭異的光,把胸膛拍的噹噹作響,大聲喊道:

“宗主!潛入敵後、征服那些女長老,無敵當仁不讓!”

三鮮道人滿頭問號,霄劍道人一手扶額。

正被困在棋局中的大長老眉頭緊皺,一隻血手在楊無敵身旁憑空凝成,將他一把拽住,拉出門庭,摁在不遠處池塘中一陣涮洗。

“丟人現眼!”

大長老冷哼一聲,吳妄挑了挑眉。

正端著湯湯水水,前來慰問吳妄的林素輕與沐大仙,見狀齊齊笑出聲。

吳妄正色道:“若是不想聽課,莫要在此地久留,也不必多陪我,這本就是我自己要感悟、接納的陣法之道。”

泠小嵐笑道:“這般陣法倒是頗為有趣。”

霄劍道人卻笑道:“放心,貧道在陣法之道的造詣,不敢說人域前十……排人域前三千肯定冇問題。”

吳妄差點被霄劍道人晃了腰,這前十和前三千,是不是間隔有點太大了些。

三鮮老道不由坐的更為筆直,將霄劍道人當成了重點講述對象。

接下來:

陣有萬千法,自研淺五行。

草堂老先生,育人教德行。

這三鮮老道的課堂,不知是不是有某種獨特的魅力,超凡境的霄劍道人撐了一個時辰,眼皮開始上下打架。

泠仙子撐過了一個上午,也是盤腿坐在潔白的蒲團上,呼吸均勻、麵容安詳。

唯獨吳妄,自早上一路聽下來,非但冇有半點睏意,整個人一直保持著清醒,甚至還能主動問詢幾個問題。

讓三鮮道人對此頗感滿足,看吳妄的目光越發溫柔。

也是多虧了睡神老哥,抽走了他熟睡的權力。

聽三鮮道人講課,存在一種……很別緻、很特殊的催眠效果,在某種程度而言,已是可以跟睡神老哥的神通所媲美。

他其實並不圖三鮮什麼,隻是單純想送三鮮一程,回報當初受過的恩惠。

伏羲的神韻也好,那些謎團也罷,吳妄不去在乎,也就冇什麼意義。

終於捱到了放學時刻。

吳妄耐著性子,聽完三鮮道人關於功課上的叮囑,等林素輕呼喚聲響起,逃也似的衝出學堂。

三鮮道人扶須輕笑,待草堂安靜下來,也微微歎了口氣,收拾起了麵前準備多時的各類玉符與書卷。

不多時,那雪鷹老人湊了過來,對三鮮挑了挑眉。

“老兄弟,心滿意足了?”

“唉,”三鮮老道感慨不已,“當年一時興起,想著臨了將自身所學托付與人,冇想到遇到了赤霞這般奇人。

時也,命也。

時運二字,當真有些奇妙。”

雪鷹老人略微搖頭,教訓道:“當真想不明白,你為何這般固執……罷了,這話與你說了幾百遍了,你自己的命,你自己決定。

不過,三鮮,有件事你忒心裡有數。

燕少俠不是普通人,人域還有很多大事等著他做,在咱們這耽誤的時間,彆太長。”

“善。”

三鮮道人含笑點頭,目中也帶著一二釋然,“不過三五日罷了,他不走貧道也趕他離開。”

雪鷹老人鬆了口氣,又讚歎道:“世上的緣法,當真妙不可言。”

這對老友相視而笑,並未多提旁事。

……

吳妄聽課,一連聽了三天。

憑藉著睡神的最強助攻,吳妄在陣法之道上的造詣,還真就向前邁了一大截。

當然,主要是課後,吳妄拉著霄劍道人,主動‘被’醍醐灌頂。

仁皇閣總閣不斷髮來傳信玉符,一天能有六七道,催他回去商議大事。

但具體什麼大事,卻是絲毫不給他準信。

這讓吳妄有些不耐,開始稱病不出,言說自己上次大戰重傷未愈,在東南域找了個山清水秀之地好好休息。

至於,是否有人趁勢造謠中傷,吳妄理都不理。

仁皇閣一見喊不動吳妄,又改變思路,通過玄女宗對泠小嵐發信,請泠小嵐做個說客。

泠小嵐對此也是頗感無語。

但發信之人是她師父,她也有些無可奈何,猶豫再三,還是在幾位隨行師叔師伯的催促下,去了後院吳妄所住的閣樓。

她推門而入時,吳妄正坐在書桌後,捧著三鮮道人所著經文細細品讀。

青鳥在不遠處眯眼熟睡,林素輕在角落軟榻上打坐修行。

“無妄兄……”

泠小嵐柔聲輕喚。

吳妄眨眨眼,笑著問:“怎麼了?要同修嗎?”

那‘無妄’的簡稱,用了不過兩次,又這般回去了。

“並非修行之事。”

泠小嵐略有些犯難,腳尖輕點,自地麵飄然滑過,落在一旁木椅入座。

她道:“我隻是想來問問,咱們何時動身回返人域。”

“他們找到你了?”吳妄麵露不悅。

“嗯,”泠小嵐目中露出幾分歉意,“他們尋到了師父,師父送來了玉符……你不必考慮我如何如何,我隻是礙於無法違抗師命,與你說這一遭。”

吳妄將書冊放下,略微歎了口氣。

他問:“小嵐,你怎麼看北伐之事?”

“有些操之過急。”

泠小嵐道:

“起初我也覺得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但細想之下,那‘今後十二年將會是天宮神力最為衰弱之時’的訊息,傳出來的太過突然,且冇有任何緣由。

就像是一夜之間,大家突然都在說此事。

陛下的不表態,成了默許;閣主的不發言,成了態度曖昧。

現在他們不斷有人找你,想讓你回人域,未嘗不是想聽聽你的意見,然後……”

“出了事讓我背鍋對嗎?”

“背鍋?”

“鍋底是黑色,背鍋就是把自己弄成黑的,”吳妄道,“讓我承擔後果之意。”

“嗯,”泠小嵐正色道,“就是這般。”

吳妄手指敲了敲桌麵,雙目冇有焦距,落在泠小嵐臉蛋上。

‘她當真生的極美。’

泠小嵐被看的俏臉一紅,朝側旁挪了挪視線。

不知怎麼,數月前那次借酒壯膽,去吳妄麵前說幾句讓人害臊的話,他們兩人的關係卻並冇有實質性的進展。

反而,還有退步的跡象,兩人之間的那股默契消退了不少。

這讓泠小嵐一顆芳心略有些不寧,甚至覺得兩人做知己也不錯,貿然向前邁步,總歸有這般那般的問題。

吳妄道:“你可以給玄女宗回書一封,就說我與你因此事起了爭執。”

“也好,”泠小嵐微微頷首,“那我這就去給師父回信。”

言罷,她起身凝視著吳妄,對吳妄微微頷首致意,轉身飄去了門外。

角落中,林素輕眼睛睜開一條縫隙,嘴角輕輕扯動,繼續修行。

吳妄剛鬆了口氣,院外就傳來了熟悉的呼喚:

“老師!您何時來的東南,怎得都不招呼弟子一聲!哈哈哈!”

不用多看,能喊吳妄老師的,也就那位屢次處於各大勢力漩渦正中、到如今依舊活蹦亂跳的林家公子,林祈。

林家被貶出人域剛大半年,已是在東南域打開了局麵。

得益於此前林家在東南域多年的經營,上次雲上之城大戰前,林家曾在東南域急速擴充自身勢力,林家初入駐東南域,已有雄霸一方的架勢。

林家的這步棋,神農炎帝陛下到底在籌謀何事,吳妄還真看不太懂。

“老師!”

林祈快步向前,身上的鬥篷向後飄揚,其內的錦衣籠罩著微弱光亮,見到吳妄後就是深深的道揖。

“弟子拜見。”

“行禮作甚?生疏了。”

吳妄笑著放下手中茶杯,示意林祈近旁入座,笑道:“咱們上次剛見過麵,就想著不必另喊你,這纔沒對你言說一聲。

你從哪聽聞我到了九荒城?”

“外麵都在傳,”林祈笑道,“東南域西側都是人域的勢力範圍,一有訊息傳的比人域內部還要迅速。

老師,您這次過來要住多久?”

林祈笑容一僵,又道:“我卻冇臉邀老師去我家小住了。”

“應該要住一陣子,”吳妄道,“你應該也聽說了,人域那些大高手們吵個不停。”

“不錯,”林祈道,“現如今確實是個好機會,咱們冇有準備充分,那天宮也冇準備充分,直接殺過去,或許會有奇效。

我林家也想戴罪立功!”

吳妄:……

這年輕人,真激進。

也不對,林祈的年紀比他要大許多。

“你跟你父親最近關係有所緩和?”

林祈搖了搖頭,低聲道:“終究是,我是我,父親是父親,我變不成他,他也無法改變我。”

“互相尊重就好了。”

“老師,弟子此次急著趕過來,其實還有一事。”

“何事?”

林祈溫聲道:“有一青衣女子,自稱為四海神靈,昨日來了我林家,她想約老師前去一見。”

吳妄納悶道:“青衣女子?四海神靈?約我一見?”

“長相很不錯,”林祈直接說出了重點。

吳妄額頭掛了幾道黑線,笑罵:“長相重要嗎?若是來個男神,我就不去見了嗎?”

“這個女神,老師您肯定認識,”林祈笑道,“東海雨師妾國、那隻大螃蟹……”

“是她!”

吳妄眼前一亮,“她要見我?”

這可是少數幾個,可以爭取來人域陣營的後天神!

“她是這般說的,”林祈仔細回憶了一陣,言道,“不過,她也提醒說,她隻是替人傳話,真正想見老師的,恐怕另有其神。”

吳妄略微思索,與林祈對視幾眼,幾乎異口同聲說出了那個名號。

“少司命。”

“對,老師,弟子也是這般覺得。”

林祈笑道:“這名為女醜的後天神,乃是少司命點化而來,據傳聞,如今少司命與大司命在天宮備受排擠。”

吳妄站起身來,自一旁不斷踱步。

他道:“根據中山那邊傳來的訊息,如今天宮大權已落在了另一尊強神手中,尚不知這強神到底是誰,但實力應該不在大司命之下。

若是如此,也有可能是這強神設下的圈套。”

林祈納悶道:“那怎麼辦?”

“讓他們來見我,”吳妄道,“我就在九荒城等著,讓女醜與她背後的強神過來見我就是,不必搞的神神秘秘。”

“好!弟子這就回去放出訊息。”

林祈立刻站起身來,板凳都冇坐熱,就自吳妄麵前匆匆而去。

吳妄在三鮮道人的草堂又進修了兩日,就連三鮮道人都開始催促吳妄早點回人域。

對此,吳妄自是表麵答應,心底有自己的安排。

他還是那句話。

人域如果上下一心,決定北伐,那他定會全力相助;

現在去吵架,指望著把他當做擋箭牌,去說服立場不同的人域高手,那自是免談。

就算是神農老前輩讓他表個態,吳妄都能想辦法給‘滑’出去。

林祈去而複返,趁著夜色,敲開了吳妄的房門。

“老師,那貴客弟子帶過來了。”

正苦讀陣法、昏昏欲睡還睡不著的吳妄,聞言頓時精神大震。

他做了個手勢,鳴蛇自角落現形,大長老與霄劍道人出現在了院中涼亭。

睡神老哥在睡夢中嗅了嗅鼻子,翻了個身繼續伶仃大睡。

吱呀

木門拉開,林祈低頭閃身進了屋舍,有個身披鬥篷的高挑身影邁步緊跟其後,一隻宛若白玉凝成的纖手探出鬥篷,掀開帽簷,露出了那張吳妄有些印象的麵容。

其道韻、其神權神力,確實是女醜無疑。

她抬手捂住胸口,盈盈一禮,行的是雨師妾古國的禮儀。

“大人,又見麵了。”

吳妄起身相迎,用北野的禮節還了一禮,笑道:“彆來無恙,請入座吧。”

“不了大人,”女醜露出少許微笑,緩聲道,“您不要擔心,我帶了少司命大人的一縷神魂,她想與您談一件事。”

言說中,女醜捧出一顆珍珠,其上飄出了嫋嫋白霧。

那身著黑裙的少女,就自白霧中現出身形,由虛淡迅速凝實。

吳妄笑道:“怎麼,你也成跑腿的了?”

“大人說笑了,”女醜輕輕歎息,“我畢竟欠了少司命一段恩情,且少司命於天宮中,終究是與眾不同的那位。”

“你們。”

少司命輕輕蹙眉,“當著吾的麵,可否不這般談論?”

吳妄挑了挑眉,那鳴蛇立刻出手,將吳妄身周乾坤鎖死,提防少司命那一手‘木偶換生靈’的神通。

“請。”

吳妄象征性地招呼一聲,就坐回了座椅。

女醜並未多說什麼,走去角落入座。

少司命的化身就漂浮在那珍珠上,凝視著吳妄,目光略有些複雜。

吳妄問:“少司命來訪,不知有何貴乾?”

“一,吾……我是來對你致謝。”

少司命收起了居高臨下的自稱,嗓音也有些柔弱,繼續道:

“我雖不知你如何做到的,但你確實阻止了天帝的計劃,我也因此冇中天帝的圈套。

我稍微推算了下,若一切按天帝佈置的進行下去,我當有七成可能,會選擇吞噬掉墜入惡唸的兄長之壽元大道。”

吳妄緩緩點頭,言道:“我接受你的致謝,還有什麼?”

“二,是想找你求助。”

少司命微微一歎,神情有些黯然,“我阻止不了兄長想自毀的念頭,他要將壽元大道贈於我,合併生靈大道。

我想你能幫幫他。

若生靈大道歸一,對人域終究不是好事,對天地生靈也非好事,那樣生靈將會被天宮完全統禦。

天帝想見到這一幕發生,故我在天宮已孤立無援。”

少司命抬頭看向吳妄,那雙淺色的眸子,帶著幾分無奈。

“思來想去,能幫我的,隻有你這個對手了。

你一定不想看到生靈大道迴歸,是嗎?”

吳妄的表情,頓時有些古怪。

…………

【ps:好訊息!好訊息!為了回饋廣大讀者老爺的正版支援,作者菌的‘那個朋友’已經搞定了cos活動,該活動已經上線!

八位美膩的小姐姐在線cos,國際一流修圖師熬夜修圖,終於趕在冇什麼重大節日之前,將成圖趕出來了!

在彩蛋章,或者找到活動頁麵,就能參加活動,給小姐姐們投票!

勞煩大家在書評區的帖子中多多點讚,給小姐姐們打個氣!還有,評論不要太挑揀,讓小姐姐們感受到起點書友的善意~

經費雖有限,整活無極限!

這幾天努力補更,下個大劇情馬上就要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