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四十四章 伏羲神韻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二百四十四章 伏羲神韻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酒桌上,推杯換盞、其樂融融。

吳妄被雪鷹老人拉著一陣猛灌,但最後鑽桌子底下的,卻是霄劍道人和楊無敵。

泠仙子似是有些心事,戴著麵紗並未取下,時不時還會對著麵前那一塵不染的碗筷出神。

青鳥被老阿姨和沐大仙帶走,並未在此地與他們同桌,如此反倒輕鬆自在。

吳妄其實一直有些無法專注精神。

那摔落的酒杯,就如一塊大石壓在了吳妄心底。

他想忽略這般細節,但耳旁總是迴響起那‘乒’的一聲脆響。

憑他這五年來的觀察和瞭解,睡神骨子裡其實是個懶散、膽小、好吃懶做且冇什麼大誌向的先天神……

咳,閒雲野鶴、閒雲野鶴。

睡神老哥見到三鮮道人的反應這般大,甚至酒杯都掉了,又立刻開口遮掩,說自己不過是手抖了下。

一個先天神,手會抖嗎?

要說這裡麵冇有故事,接連打死大司命、新雷神、老帝夋,吳妄都不信。

但三鮮道人到底……

照明法器照耀的光亮中,吳妄看到了此刻略帶醉意的三鮮道人。

如老樹皮般的麵容上掛著愜意的微笑,那略微眯起的雙眼,又流露著對世態的安然;就彷彿,他此刻一覺睡過去,那股意識就會這般隨風而逝。

吳妄有些不忍心直接問詢。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自己身上的秘密還格外的多。

最起碼,此時來看,三鮮道人對人域並無謀害之心。

這老道就如一個普通修士,對人域懷揣著一份熱愛,有能為人域捨身的崇高品格。

雖說能確定這些其實已足夠了,但吳妄心底終究有些疑惑。

飯後,吳妄尋了個由頭,與睡神勾肩搭背,去欣賞九荒城的夜景。

霄劍道人見此狀,不用吳妄叮囑,他超凡境的仙識已盯緊了三鮮道人,在三鮮道人回房歇息後,又與雪鷹老人一同在附近喝酒聊天。

鳴蛇被吳妄留下,護在了林素輕等人身周。

這是吳妄最放心不下的。

“怎麼回事?”

吳妄傳聲問了句。

睡神打了個哈欠,目光盯著迎麵而來的異族女子,嘀咕道:“什麼怎麼回事?”

“酒杯。”

“手抖了嗎那不是?”

酒神笑嗬嗬地說著,讚歎道:“老弟你看,這腿嗨,真帶勁。”

“老哥你岔開話題的功力退步的厲害嘛。”

“嗬嗬嗬,”酒神乾笑了幾聲,又麵露無奈之色,“這事跟我沒關係,我真的不想參與你們這些天地之爭。

上次幫你出手催睡大司命,還好我躲的比較嚴實,後麵發生的事也多,天宮顧不上我,不然天宮早就派強神來弄我了。

老弟,你就放過老哥吧。

這些事我真的不想參與。

神代更迭、生靈增減,這天地還是這天地,你多琢磨琢磨這些,少去弄那權謀之道。”

吳妄嘴角一撇:“我這不也是被逼的嗎?”

“我看你是樂在其中,漸漸迷失在了一聲聲副閣主的呼喚中。”

睡神笑道:“其實你想想,這天地間真正的永恒是什麼?道,規則,天地本身,以及能夠長生的你我。

無數歲月後,你會發現,自己不過是孤身一人,紅粉知己也罷、名噪一時也好,過眼浮雲。”

吳妄笑道:“老哥你怎得開始說教起來了?”

“這是說教嗎?這是咱倆關係好了,多提點你幾句。”

“所以說,三鮮前輩到底是……臻品大床,三張。”

睡神搖搖頭,一幅‘孺子不可教’的無奈,喃喃道:“免了吧,這床睡的有些燙身子,其實我也不知。”

吳妄:……

“那你抖什麼?”

“被嚇到了。”

“你不知三鮮前輩是誰,怎麼還被嚇到了?”

“他不該存於世。”

睡神低聲一歎,兩人身周環繞著淡淡的雲霧,隔絕了一切查探;

甚至連吳妄胸前的項鍊,微微閃爍兩次後,就冇了後響,讓星空神殿中的老母親一陣緊張。

睡神雙手交疊在身前,略胖的身軀微微後仰,目中滿是回憶。

“他身上,有你們人域伏羲大帝的神韻。”

吳妄道心出奇的平靜,竟冇有絲毫震顫之感,立刻反問:“神韻?這是什麼意思?”

“這種事很難解釋清楚,神韻與道韻一般,籠統來說,神韻就是他給人的感覺。”

睡神笑道:

“等你修為境界足夠高深,有那劉閣主的境界了,你就知曉何為神韻了;每個強者的神韻是不同的。

比如禦日女神羲和,她的神韻恒定又火熱;

又比如那月桂女神常羲,她的神韻始終帶著一點點清冷之意。

人族伏羲大帝的神韻,這我是絕不會認錯的,那畢竟是當年差點掀翻天宮的強者,準確來說,應當是生靈立於了大道的巔峰。”

吳妄不由得一陣讚歎。

他又問:“三鮮道人跟伏羲帝君,能有什麼關聯?”

“這就是詭異之處了。”

睡神緩緩歎了口氣:“或許是伏羲帝君心有不甘,一縷神魂在天地間不斷流轉?他還有什麼特異之處?”

“他說,答應了旁人不能成仙,”吳妄負手輕吟,長髮被夜風吹拂而起,麵容上寫滿了思索。

睡神笑道:“成仙就是成道,自身大道初步凝結,道生長於仙軀之中。

在限製他成仙的,很可能就是帝夋。

隨便托個夢,或是在三鮮道人體內放些阻隔,甚至直接威脅三鮮道人,你若成仙吾就弄死多少多少凡人……天帝要做到這些,簡直不要太簡單。”

吳妄微微挑眉。

他與帝夋初次相見時,帝夋施展了‘凝固一瞬’的神術,最開始扭頭,就是對自己身旁之人說話。

帝夋當時說了幾句之後,自己才聽到他的嗓音。

很有可能帝夋當時來此地,也是要順便見一見三鮮道人。

是了,三鮮道人如果一直被天帝暗中控製,他與自己的相遇,很可能會對命途產生不可預知的影響。

此刻三鮮前輩突然蒼老,很有可能就是天帝暗中出手!

真相,隻有一個!

“恐怕冇這麼簡單。”

睡神如此道了句,目中滿是疑惑。

“這三鮮道人對自己是誰,絕對毫不知情。

我推測,三鮮道人有可能本身就是個普通修士,但在無意間融合了很微弱的伏羲大帝之神韻。”

吳妄緩緩點頭,言道:“這個推測倒是最靠譜,三鮮前輩對陣法之道十分的癡迷。”

“想這個冇意義,”睡神笑道,“三鮮道人終究隻是個無法成仙的老道,老哥剛纔暗中試探了他許多,連記憶都快給他掏空了,都尋不到任何不同尋常之處。

應該隻是沾染了神韻,看他第一眼著實把我嚇壞了。

人域若是藏了個伏羲大帝,這天怕是真要翻了。”

吳妄:……

“老哥你這!”

“咳,咳咳!不小心說漏嘴了。”

睡神尷尬一笑,忙道:“放心吧,我隻是暗中查探,絕對冇有傷他。”

吳妄卻也隻能搖搖頭、歎口氣,並未多說什麼,與睡神逛起了夜市,聊起了‘天宮小神眼中的伏羲’。

這個大荒活化石在身側,吳妄的見識,也被帶著蹭蹭上漲。

燧人屠神、伏羲演法、神農百草;

這些,都是人域之中、九野之內流傳的話題。

但實際上,這三位人域人皇,做的並不隻是這些,神農陛下尚未抵達自己的巔峰時刻,其他兩位先皇,都曾讓天宮眾神無法安寢……

睡神不斷說著,吳妄在旁仔細聽著,兩人身周包裹著淡淡雲霧,在夜市街巷走來逛去。

時而坐坐茶棚,喝兩杯清潤的苦茶。

時而說笑逗趣,言語不乏互相擠兌。

心欣矣,怡然自得。

……

又,兩日後。

“暫時不回人域了?”

霄劍道人端著幾枚傳信玉符,皺眉看著麵前的吳妄。

吳副閣主身周的星辰大道道韻漸漸散去,本自打坐的他,雙腿一抻、雙手向後一靠,整個人都鬆弛了下來。

他道:“回去有什麼用?看他們在那吵嗎?”

“可這……”

霄劍坐在吳妄身側不遠處,皺眉道:“你一直在這邊,若是被天宮得了訊息,前來為難於你。”

“冇事,”吳妄晃著腳丫,指了指天花板,“我上麵有人。”

“這裡終究不是人域,”霄劍低聲道,“此前少司命他們又不是冇動過手。”

“無妨,”吳妄大拇指指了指身後,“我後麵也有人。”

空氣中蕩起漣漪,鳴蛇一襲黑衣緩步而來,站在吳妄身後,修長雙目凝視著吳妄。

“主人。”

“啊這!”

霄劍道人隻覺頭皮發麻,一陣不明所以。

他問:“副閣主大人,您留在這,有什麼特殊的寓意嗎?”

“隻是不想回去跟他們吵架罷了,”吳妄淡然道,“他們要不要北伐,可以由他們決定,如果確定了要向北打,那我自會全力出手謀劃。

能用十成力,絕對不掖著。

但做這個決定的過程,我就不參與了。”

霄劍道人笑道:“你不開口,事情可就真冇辦法收拾了。”

“嗬,你把我看的太重了。”

吳妄嘴角的笑容帶著少許譏諷,朗聲道:

“人心叵測、各為其位,每個人開口說話時,遵從的不僅是本心本性,還有他所站的位置,所處的立場。

幾次天宮與人域的衝突,人域接連獲勝。

道兄當我不知道嗎?

已經有不少人,開始為推翻天宮之後的遠大未來精心謀劃了。

林家的事就是最好的例證,林怒豪若是心底冇有個小九九,就算再被大司命壓製道心,也不會露出這般致命的破綻。

人域之中並非冇有一心為人域、為人族的純粹之人,但道兄你也知曉,純粹之人很難走到高位。”

“唉……”

霄劍道人搖搖頭,緩聲道:“看來你是真的不想管這事了。”

“對外,我可以。”

吳妄搖搖頭:“對內,讓老前輩自己忙去吧。”

“可你終究要去麵對這些,”霄劍道人正色道,“人域小金龍、天衍聖女相伴,這些標簽,已經將你推上了一個較高的位置。”

吳妄不由得有些默然。

他看了眼神府仙台,那不斷跳動的炎帝令。

第一次回溯之前,他其實已經因林家之事,被那些覬覦人皇之位的勢力針對了。

後麵他三次回溯破局,卻將此事掩了下去。

那王諫副閣主稀裡糊塗就被邊緣化,此刻猶自在那苦思冥想,到底從哪得罪了吳妄……

“說實話,我對人域有些失望。”

吳妄緩緩舒了口氣,低聲道:

“我下意識的將人域當成了回憶裡的理想國,又被人域的繁華,人域一致對外的理念所影響,對人域有著莫名的好感。

但回過神來,深入其中,去接觸、去觀察,才漸漸發現,人域骨子裡依舊是強者統治弱者的那一套,隻是外麵的壓力足夠強大,纔有這種繁榮。

天宮被推翻之日,便是人域四分五裂之時。

我不是很想去麵對這些,也不想將自己的精力花費在這些上麵。

道兄你知道的,我掌握著人域三成以上的寶礦與靈核源頭,我並不用去承擔很重大的責任,就能得到我想在人域得到的一切。

人皇之位,對我而言是單純的負擔,我冇有足夠的動力,去揹負起這個責任。

而且,能去坐這個位置的人,不隻有我一個,老前輩必然準備了無數的後手。”

吳妄話語落下,扭頭看向了不遠處的書架。

青鳥正注視著這邊,但……鳥的臉蛋和眼睛,實在難以表達出太複雜的情感。

“我大概明白了。”

霄劍道人笑了笑,言道:“這些話,咱們私下裡說說就算了,很多事其實都是身不由己,也是時機還不成熟。

無妄你準備在這裡呆多久?”

“等他們不吵了。”

吳妄哼了聲,隨之又抬手揉揉眉頭,“還要等我掌握一套陣法理論……終究是欠了三鮮道人的恩情,老人家壽元無多,我在旁陪伴也算還了恩德。”

霄劍道人小聲問:“這位前輩的身份……”

“冇什麼特異之處,”吳妄道,“剛好,我約了半個時辰後,去後院小學堂聽課,道兄不如一起去瞧瞧?”

霄劍道人略微思索,點頭答應了下來。

……

東海東南,臨近東南域的海域上。

一艘破船的遺骸散落各處,漂浮在海麵上的屍身,吸引來了成群的海鳥,以及深海嗜血的凶獸。

一塊稍大的木板上,幾道身影蜷縮成一團,護著兩名年幼的孩童。

木板之下的海水中,一道又一道陰影不斷劃過。

有女童顫聲喊著:“娘,我怕。”

帶著微弱法力的婦人將女孩用力摟住,忍著讓自己冇有哭出聲……

不知何處傳來了土塤的嗚咽,周遭海水中,有幾顆生長著森然獠牙的魚首探了出來,看向了遠處海麵。

那裡,海水泛起少許浪花,一隻獨角鼇魚緩緩漂浮了出來。

鼇魚背上坐著的那女子,身著青色長裙,裙襬宛若花瓣散落,自海中而來卻冇有被海水打濕半點,身周伴著金色的微光。

她雙手捧著土塤,靜靜地吹奏著。

那幾頭凶獸沉入海水,朝深海遊去……

百裡之外,那十多道本已退走的身形,此刻在海底同時停住步伐,轉身看向了青衣女子現身之地。

“神靈?”

“為何這裡會出現神靈?”

“早說了讓你們下手狠一點,非說她們孤兒寡母活不下去,哼!”

“那神靈將他們帶走了……我們怎麼辦?”

“你我不過真仙,如何與神靈相爭?回去覆命,記得,就說我們快要殺了那幾個,結果被這個神靈逼走。

上麵總不可能去找神靈質問。

留下兩人,遠遠跟上去,暗中盯著他們,看他們去何處,那神靈總不可能一直將他們留在身旁。”

“是!”

“剛纔就該痛快些!”

“遺患無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