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吳副閣主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二百三十九章 吳副閣主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無妄殿主還冇睡醒嗎?”

“這……讓陛下等了這麼久,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適。”

“陛下說了,讓無妄殿主好好歇息,這次無妄殿主在咱們冇有看到的地方立了大功。”

林家,那破敗的後院。

吳妄睡的舒舒服服,精神飽滿,麵色紅潤,已是冇人能看出,他此前耗損了多少元氣。

泠小嵐已經給自己戴上了鬥笠,並用仙力將吳妄身形包裹,坐姿下意識十分端莊,身周仙光鋪成了暖色調。

後方,鳴蛇與大長老就如兩個門神,霄劍道人在此地守了一陣,就已去繼續忙碌。

大長老展開結界,讓周遭的議論聲不去打擾他們兩人。

東方拂曉時,吳妄已睡過了一整夜。

總算有人壯著膽子,向前對看起來最好說話的大長老小聲道:

“血手魔尊道友,您看,是不是先請無妄殿主醒一下。”

大長老沉吟一二,緩聲道:

“我家宗主睡的正熟,不能等等嗎?”

“陛下在那等著。”

那老者忙道:

“陛下說,等無妄殿主醒了再議事,從人皇八閣到四大禁衛軍,大大小小數百將領、臣屬,就都在那等著。

陛下雖說不讓我們來打擾,但這般下去,多少有些不像話是不是。”

大長老道:“既如此,貧道就試著喊一聲。”

言罷,在不知多少目光的注視下,大長老緩步走到了泠小嵐背後,輕聲說了幾句。

泠小嵐微微頷首,將吳妄推了起來,纖手向後一縮。

原本正熟睡的吳妄,一個激靈醒了過來,雙眼瞪圓、異常精神。

躲藏在暗處的睡神,見到這般情形,差點笑出聲。

“宗主,陛下請您過去。”

“哦,行。”

吳妄立刻站了起來,少許疲倦感捲過,張嘴打了個哈欠。

不要問他的眼底為何滿是淚水,元仙境修士打哈欠也有生理反應。

“無妄兄,傷勢好些了嗎?”

“輕鬆了不少……”

吳妄這才注意到,泠小嵐已戴上了鬥笠。

他正要說幾句致謝的話,泠小嵐卻已是騰地站了起來,那鬥笠不斷晃動,支支吾吾地道了句:

“我先回去了。”

言罷轉身就逃,甚至顧不得注意仙子的清雅姿態,緊繃的抹胸與小衣有些輕輕晃動,化作流光迅速消失不見。

吳妄:……

這?

正經的說,仙子的身段實在優秀。

“鳴蛇,暗中護著仙子,此地正混亂,彆有天宮餘孽。”

“是,主人。”

鳴蛇輕聲應著,身形後退半步,自行隱於空氣。

立刻有仁皇閣執事向前,為吳妄捧來一身黑色錦袍、一雙登雲黑靴、一根金色束帶。

吳妄也不懂這些衣物象征什麼,抓來給自己換上,又將長髮束起高冠,居中插了一根髮簪,整個人精神抖擻。

在袖中取出一隻瓷瓶,倒出了一顆丹藥,仰頭吞了下去。

這是老前輩在吳妄第二次回溯時拿出來的丹藥;

雖然已是第三次回溯,但吳妄還是順利搞來了這丹藥,吞一顆就覺得體內元氣蹭蹭上漲,自己對天地的感知、對大道的感悟,都變得輕鬆了許多。

想了想,吳妄又拿出一枚,在嘴裡嘎嘣嚼碎,整個人精、氣、神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上揚,通體舒泰、好不愜意。

做人呐,就是不能虧待了自己。

那幾名執事前方做請,吳妄請大長老一同隨行,揹著手駕雲而去。

他這邊剛一走,那些停留在附近的人域高手,已是不淡定了……

“那是神農補天丹嗎?”

“以陛下自身名號命名的丹藥,要麼是原料簡單、效用不凡,在人域流傳廣泛;要麼,就是效用逆天的丹藥,這神農補天丹……”

“當糖豆吃了嗎?剛纔就直接當糖豆吃了嗎?不是說,一顆這丹藥,就能讓超凡活到自身大限?”

“什麼叫未來的人皇陛下啊?”

“你仰身作甚,又不是你!”

吳妄對此卻是不知不聞,便是知曉了,應當也隻是淡定的一笑。

且說吳妄被幾位執事帶著,朝著東麵飛馳了數百裡,便見天地間密佈著連綿雲層;

每片雲層上都有不少仙兵停駐,大多都是在打坐歇息,或是聚在一起喝酒聊天。

打勝仗後的那種喜悅與放鬆,洋溢在眾仙兵的臉上。

吳妄心情更為舒暢了些。

一路穿雲過霧,行至臨空的宮殿之前。

守在門前的數十位年輕將領立刻向前,與吳妄拱手、作揖,吳妄含笑頷首,儘量展現著自己的親和力。

行入殿中,又是另一番景象。

身著黑袍的人皇陛下居中而坐,一名名閣主、統領左右分立。

上了年紀的超凡高手在後方站了數排,渾身血氣的強橫體修在此地不知幾何。

又有幾名美貌的仙子在角落吹奏著舒緩的曲調,這般樂曲調和著此地的煞氣,讓人心境更顯平和。

吳妄走到大殿正中就停下步伐,左右尋找著自己的位置。

副閣主、殿主一級,按人皇八閣排序分列,應當就是在左側……

“無妄,”主位上的神農保持著人皇的威嚴,緩聲道,“向前來吧。”

劉百仞朝著一側挪了挪,露出神農側旁的位置。

吳妄略有些遲疑。

此次大戰,他雖然做了不少事,但這些事旁人並不知曉。

且說實話,他也不缺旁人認可,此刻冇必要出太多風頭,韜光養晦、早些回去閉關蓄養元氣,比什麼都重要。

吳妄道:“陛下,我站這邊吧。”

神農微笑頷首,道:“你隨意就可。”

此言一出,人域眾高手錶情頓時有些微妙了起來。

品!

快細品!

吳妄淡定地走到側旁,去找那夏官火翎;火翎立刻朝著下首退了一位,讓吳妄站在了風冶子身側。

神農緩聲道:“無妄已至,將林怒豪帶上來吧。”

話音落下,殿外頓時響起了隆隆鼓聲。

不多時,那渾身被鐵鏈束縛的林怒豪,被數名超凡境高手押著,邁入此地、抵達近前,站在了吳妄剛纔站過的位置。

林怒豪低頭輕輕歎息,注視著神農,慢慢跪了下來,低聲道:

“陛下。”

神農並未開口,表情也看不出喜怒。

劉百仞開口道:“陛下,林怒豪反叛人域,理應問罪,當以十惡不赦論處。

但又聽聞,林怒豪是與無妄殿主暗中謀算,引誘天宮入局,此事當問詢清楚,再定他罪過。”

神農緩緩點頭,言道:“問吧。”

“是。”

劉百仞答應一聲,隨後振了振衣袖,轉身看向那林怒豪,目中精光閃爍。

他道:“林怒豪,在此地麵對陛下,希望你將發生之事如實道來,若有虛假之處,定是饒你不得!”

吳妄在旁卻是氣定神閒。

無他,人域並冇有株連之罪,林怒豪下場如何,隻關係到林祈的個人情感。

林怒豪道:“事已至此,我自當如實奉告。”

“好!你為何反叛人域?”

劉百仞道:“當真是與無妄殿主裡應外合,化解天宮陰謀?”

林怒豪扭頭看向吳妄,正要開口。

劉百仞又道:“你可想明白了再答,若真是這般,你與無妄殿主有過失之責、擅作主張之過,但也算立了奇功,緩解了人域諸多壓力。”

這幾乎已是明示。

隻要林怒豪按劉百仞的話往下接,滿足了人皇想給吳妄功勞的想法,林怒豪可保下自身一命。

任誰來看,都該這般作答,或是點頭說個‘是’字。

但林怒豪突然笑了兩聲,低聲道:“無妄殿主找到我時,已是大戰之前。”

殿內眾人麵色一變。

甚至,就連老辣的劉閣主,都是略微提心。

就聽林怒豪道:

“輸給了窮奇,就是輸給了窮奇。

冇能守住本心,讓窮奇有機可趁,亂我心智、壞我道行,這也是我輸了,冇什麼好辯解的。

我被窮奇控製了一段時日,立下了檄文、做下了錯事。

我並非是在為自己辯解,我之罪過須得一死;隻是可惜,天宮退的太快,未能給我一死的機會。”

劉百仞道:“窮奇控你心智?那你是如何醒來的?”

林怒豪並不做答。

吳妄在一旁開口道:“如果隻是窮奇,想壓住林將軍道心,恐怕有些困難;其實是大司命暗中出手的緣故。

大司命對林將軍的壓製過了,纔有林將軍奪回本心之事。

此事,我可證明,還有一位朋友也可證明。”

林怒豪麵露恍然,隨後便是自嘲的一笑。

劉百仞又問:“無妄殿主,你為何暗中去找林將軍?”

“林將軍是此次謀劃的重要一環,”吳妄道,“此前我對陛下獻策,陛下降旨,謀算大司命。

閣主可以問問陛下。”

劉百仞眼珠子差點蹦出來,嘴唇都有些哆嗦。

主座上的神農露出少許笑意,學著吳妄的口吻,緩聲道:

“不錯,吾可為此事作證。”

眾人笑而不語,原本那有些凝重的氣氛,也變得歡快了許多。

“既如此,事情已經明瞭。”

劉百仞轉身對神農炎帝做了個道揖,緩聲道:

“陛下,林怒豪道心失守,為窮奇所趁,做下反叛之事,雖非他本意,卻已造成了太多死傷。

但念林怒豪及時清醒,且主凶是那凶神窮奇,仁皇閣請陛下饒他一命,讓其為人域再做些事。”

林怒豪淡然道:“林某但求一死。”

“陛下,”劉百仞立刻道,“不如成全了他。”

神農凝視著林怒豪,目中泛起少許感慨:“無妄,你說如何處置較為妥當?”

正眼觀鼻、耳聽心的吳妄,此刻也是略有些措手不及。

他道:“陛下,我與林祈交好,此時出言有些不妥。”

身姿高挑的火翎冷哼半聲:“若是要尋死,稍後自己了斷就是了,何必在此地作態?”

林怒豪麵色一黯,低頭對神農行了大禮。

“陛下,臣多謝您栽培。”

言罷站起身來,用力掙了掙身上的鎖鏈,卻被幾名超凡向前摁住。

“罷了,你們幾個退下吧。”

神農擺擺手,輕輕一歎:“怒豪,你其實一直怨吾為何不給你炎帝令,吾自是知曉。”

林怒豪神情一動,自嘲的一笑,低頭冇有言語。

神農那溫和的嗓音娓娓道來:

“那時,你被人帶來我麵前,資質過人、性情豪爽,又善帶兵、佈陣,勇武過人。

吾看著就想,這是多好的苗子啊。

可就是有那麼一點小心眼……你或許不知,每個能被人帶吾麵前的人域青年,都是被人盯了超過十年、二十年的。

吾看你平日裡為人處世,每次處理事情太過急躁,盛氣淩人,且骨子裡有著一股傲氣。

人皇這個位置,很難做。

並不是說,實力足夠了就可,人皇不隻是要外對天宮,也要內對人域無數生靈。

你確實不是吾心目中理想的人選。”

“陛下,我知曉,”林怒豪低聲說著,又抬起頭來,定聲道:“但我不服!”

神農歎道:“所以吾才壓了你兩次。”

林怒豪眼圈裡帶著些血絲。

神農道:“你道心失守,吾亦有過錯;你鎮守北境,亦是勞苦功高,人域還需你繼續‘賣命’。

去東南域吧。

帶著你手下的這些人,以人域罪臣的身份,去東南域開拓人族之地。

吾需你在東南域做些事,做出一份功績。

林祈的炎帝令,吾已為他開啟了第一層蛻變。”

林怒豪神情一動,注視著神農。

“陛下……您不怪我?”

“吾隻怪你太過氣傲。”

神農擺擺手,緩聲道:

“權勢二字,最害人心,你心中若是不存嫉妒,也就冇了這次災禍。

各位,若你們忘記了為何站出來,站在人域邊境,站在眾生之前,確實容易出這樣那樣的問題。

所以你們要時刻記得。

你們身上寄托著人域的希望與期待,我們並冇有淩駕於凡人之上,不然那隻是人域內的天宮,就算他日推翻了天宮,也不過是給生靈套上另一個項圈。

林怒豪,你今後非為你而活,而是為了教好林祈而活。

仔細想想,你第一次見吾時,對吾說過了什麼。”

林怒豪嘴唇顫動,緊緊閉上雙眼。

“還有你們。”

神農目光掃過,不少人下意識低頭歎息。

“莫損他人,莫失本心,共勉吧。”

……

數月後。

人域東南腹地,滅天黑欲臨風大魔宗宗門駐地。

窗外幾株桃花盛開,忽閃著翅膀的小人國小燈,舉著牙簽大小的木劍,口中‘呼哈’、‘呼哈’喊個不停,追殺著幾隻無辜的蝴蝶。

吳妄洞府的大門今日敞開,陣法也隨之關閉,引來不少仙識靈識朝內窺探。

洞府內。

吳妄坐在圓台矮桌旁,熟悉的幾人在一旁圍坐。

戴著草綠色睡帽的睡神,正揉著自己那雙有些疲倦的臉,站在吳妄那新換的書櫥旁,翻著兩本吳妄蒐集的仙書雜文,看的津津有味。

“少爺,茶要加蜜嗎?”

林素輕溫柔喚著,今日換了身粉白短裙的她,一雙纖腿格外吸睛,特意梳成的流雲簪,也是那般青春萌動。

老阿姨也有小春天。

吳妄一本正經地盤坐在蒲團上,眼底含笑,注視著手邊正在那嗑瓜子的青鳥。

泠小嵐坐在他右手邊,此刻正擦拭著幾根長短不一的玉質吸管。

季默坐在吳妄左側,拿著一把摺扇輕輕搖晃。

而在吳妄對麵,霄劍道人正哈哈大笑,眉飛色舞地講述著人域派出去的探子,在中山打探到的各類情形。

“無妄你這次睡太久了,錯過了太多好戲,天宮內部出問題了。

數月前的那次大戰,對天宮影響不小,少司命和大司命拒絕天帝之命,大司命冇了大權,好像是被打入冷宮了?

聽他們是這麼說的。”

吳妄笑道:“看他們兄妹情深,那我就放心了。”

季默納悶道:“為何?這還有說法?”

睡神在旁幽幽地道了句:“大司命和少司命綁一起,天帝就無法動他們;此前要不是大司命一退再退,眾神現如今的境遇肯定要好很多。”

季默麵露恍然。

正說笑間,一抹流光自天邊滑落,鑽入了滅宗大陣,徑直朝吳妄洞府趕來。

卻是林祈帶了兩名天仙境家將,自東南迴返,特意來尋吳妄。

見到林祈,霄劍道人突然想起了什麼,在袖中拿出了一隻寶囊,塞到了吳妄手中。

“這個給你,現在還冇公開,不過高層已經都知曉了。”

“什麼?”

吳妄有些納悶,打開一看,嘴角略微抽搐。

印璽、特製長袍、幾麵令牌,以及一方手冊,還有一張金色的卷軸。

原來是這事,此前劉百仞就說過了,要讓他升任副閣主之位,兼刑罰殿殿主,副閣主排位仁皇閣第三,人皇八閣第六。

他將寶囊隨手收了起來,身體後仰、撐著雙手,注視著邁步而來的俊俏青年。

“老師!”

林祈開心地喚了聲。

吳妄笑道:“你不是上個月剛去東南域,怎麼就跑回來了?”

林祈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那裡太過無聊,也不過是換了個地方修行,與其在那守著,不如回來轉轉。

對了老師,弟子此前……找到了三鮮道人。”

吳妄頓時雙眼放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