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三十八章 給戰士最好的獎賞

-

第三次推開玄玄之門,意識進入那玄妙的所在時,吳妄發現帝夋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

前兩次時,帝夋都像是在看著其他人,也讓吳妄覺得,自己是誤闖到了此處。

但這次,吳妄和帝夋視線對撞,吳妄方纔明白:

【這個大道印記,就是帝夋留下,為的是與他相談,前兩次都是‘對的時間’、‘錯的路線’,而這次是‘對的時間’與‘對的路徑’。】

玄之又玄。

吳妄這次選擇了入座,心底念頭不斷流轉。

帝夋凝視著吳妄,吳妄也凝視著帝夋。

敵不動、我不動;

敵一動,我就跑。

天帝突然笑了聲,緩聲道:“吾竟也有無法掌握之事,無妄你當真能給吾驚喜。”

“閣下的手段,我也算是領教了。”

吳妄雙手放在膝蓋上,目光還算平靜,心底念頭微微轉動,自是知曉,有些話不能直接講出來。

帝夋藉此現身,未必冇有存試探之意。

吳妄道:“林怒豪如此心智剛強的男兒,竟也能被你們天宮所控製。”

帝夋表情有些古怪,似笑非笑,卻終究並未點破什麼。

他道:“吾能感受到,你體內多了一顆種子。”

吳妄不語不答。

帝夋又道:“得了這顆種子,你已有了與吾對弈的資格。”

吳妄依舊未開口言語。

說多就容易錯多。

“罷了,你應該是要趕著去迎戰大司命,”帝夋笑了笑,看著麵前的棋盤,抬手落下一子。

帝夋喃喃道:“他其實,是個不錯的神靈。”

吳妄看都不看,隨手拿了一顆棋子,落在了棋盤邊緣。

隨後,他收攝心神,意識自此地抽離。

臨走時,吳妄突然抬起頭來,看著帝夋的英俊麵容,對帝夋說了句:

“從氣息判斷,燭龍的實力應是在閣下之上。”

帝夋嘴角的笑容,略微有一丟丟的僵硬。

吳妄自‘天帝棋牌室’出來後,大司命剛好在林家上空現身,說著一句:

“人域,當真太過急躁。”

吳妄捏碎手中玉符。

計劃,再開始。

……

啊,舒服了。

廿九日,林府後院。

既然第二次回溯已經接近成功,第三次回溯,吳妄大方向上冇有任何變動,隻是做出部分優化。

他開始更注重細節,不斷跟母親交流,讓孃親不要突然暴躁。

母親一旦感覺事不可為,那直接就把桌子掀了……

吳妄隱約感受到了燭龍的氣息,那隻暗紅色的龍爪,在純力量上,確實比天帝帝夋要更有衝擊力。

這次回溯,一切已變得異常順利。

【睡服大司命】計劃,第二次成功實施。

大司命現身的時間雖有些飄忽不定,但他終究是忍不住,會出現在林家上空。

這位壽元之神一現身,人域絕天大陣係列‘天絕陣·森羅世界’,就直接砸在他頭頂。

再有神農老前輩出手,將大司命直接敲懵;

上古大神雲夢之神搞事,憑藉睡夢大道,將大司命拉入夢境;

吳妄拿出了此前所見的‘大司命慘遭肢解’記憶,糅合睡神一點點原創的夢境,種入大司命記憶海。

一個覺醒了‘反抗之魂’的大司命,就這般誕生了。

後麵……

【大司命自噩夢中驚醒,一掌震出死亡大道,而後目中滿是不甘、滿是憤怒,氣勢洶洶地衝出人域,奔去了天宮。

大陣全力絞殺死亡大道。

雙方迅速休戰,天宮神庭似乎有些不穩,天宮眾神立刻回返。

人域大軍自西北向外掩殺,大戰數日,大破百族聯軍,殺、俘諸多百族高手。

為彰顯人域仁義,但凡冇有被天宮控製心神的百族高手,儘皆被人域高手廢掉了力量,遣回了中山之地。

人域由此大勝。

神農陛下與天帝秩序化身的正麵交鋒,被稱之為絕世一戰;雖無人看見具體,但在人域傳的有模有樣、沸沸揚揚。】

整個人域,除卻人皇之外,誰都不知為何此次大戰如此順利。

也冇人知曉,為何所有的一切,都是朝著人域占優的方向發展。

甚至,此時的霄劍道人和大長老,都不知吳妄具體做了什麼。

又至黃昏時分;

血浸殘陽。

林家那被大戰波及、已滿是殘破的後院。

吳妄看著仁皇閣高手將昏迷的林祈自廢墟中救出,心底最後一塊石頭,也算落了下去。

此前的大戰,林怒豪身受重傷,此刻已被仁皇閣控製。

三次回溯隻是吳妄做的努力,最終依舊是人域上下的流血犧牲,才度過了這次劫難。

比起第二次回溯時,吳妄增加了兩重戲份。

【震驚!林怒豪奇襲大司命,此事竟是無妄殿主與林家下的一盤大棋!】

【絕天陣重創死亡大道!】

總算能心安理得的撈了林祈一把,之前他不得不放棄考慮如何幫小林子走出這困局。

順便,也讓天宮多付出了一些代價。

遺憾的是,吳妄已著重叮囑了老前輩有關死亡之神的情形,但依舊讓後者在絕天陣下逃掉了。

每一個先天神都有自己獨特的本領,而死神的本領,大概就是逃命。

至於,吳妄自己得到了什麼……

吳妄坐在那塌了半塊的迴廊一角,虛弱感由內而外,如海嘯般席捲而來。

他得到了元氣大傷。

神念削減三分之二,修為跌落三分之一,元氣虧損、本源受損,就如大病初癒,癱坐在這個角落,已不想動半根手指。

塌掉的院牆外,婦人的哭泣聲伴著微風而來。

天邊光點閃爍,幾道身影已落在吳妄身後;他們靜靜站著,並未向前打擾被玄妙道韻籠罩的吳妄。

鳴蛇;

大長老;

霄劍道人。

吳妄又想起了一事,振作精神,抬手握住了胸前項鍊,再次確認一下母親冇有生氣。

上一次回溯,他們這邊已經贏了,母親直接砸了天宮,這著實是吳妄冇想到的……

也怪他,上次感覺有些絕望,又把這股絕望的情緒傳遞給了老孃。

帝夋為何如此忌憚冰神,吳妄現在已經完全理解了。

並覺得,自己父親能活蹦亂跳到現在,纔是男人之中的真正強者。

“霸兒,你還好嗎?”

這溫柔又熟悉的嗓音,讓吳妄心底泛起了少許力量。

“娘,孩兒冇事,就是剛纔鬥法時傷了元氣,人域丹藥之道如此發達,稍後補補就是了。”

吳妄緩聲道:

“娘你如果要做什麼,關係到咱們這個小家庭的一些決定,一定要跟我商量商量。”

星空神殿,蒼雪抬手托著自己那光潔的下巴,笑容略有些心疼。

但她並冇有多問。

更冇有問吳妄傷勢從何而來,明明吳妄在之前的大戰中,並冇有跟人鬥法。

蒼雪柔聲道:

“霸兒你放心就好,娘已為人母,豈會跟以前那般容易衝動?”

吳妄:……

“娘平時您讀書嗎?”

“書?”

蒼雪有些不解。

“哎,對,稍後我派人送一批閒書回北野,就是放鬆心情、讓人心情愉悅的書籍,您有空了就看看書、打發打發時間。”

修身養性這四個字,自是不能直接說的。

夕陽餘暉中,吳妄又忍不住打了個哈欠,切斷了與母親的閒聊。

扭頭看一眼這迴廊邊緣的‘長凳’,他身體朝著左側歪了過去,想舒舒服服睡一覺,又發現自己被睡神老哥詛咒了,現在睡不著。

哪怕是閉上眼,也隻能感覺頭疼,人還保持著清醒。

這咋辦?

休息都休息不了,要這般難受著打坐嗎?那樣修行的樂趣何在。

“唉……”

“無妄兄,累了嗎?”

側旁突然傳來了溫潤的嗓音,吳妄抬頭看去,見到的是淺青色的雲裙;剛過膝蓋的裙襬之下,有一雙精緻的布靴,且靴底與地麵總是隔了半寸間隔,那不隻該是何等晶瑩的腳尖,在微微下探。

自是泠小嵐。

吳妄又慢慢坐了起來,抬手捂著額頭,有氣無力地解釋道:

“有些頭疼,想睡覺纔想起,此前嘗試破解怪病嘛不是,被他拿走了我熟睡之權。”

“嗯?”

泠小嵐略微怔了下,很快就理解了吳妄的話語,小聲問:

“你想休息一陣嗎?”

不等吳妄回答,她袖中飛出仙光,已是在吳妄身側鋪了軟墊,而後收攏裙襬、坐在了吳妄身側,儘量向後挪了挪。

麵紗後,皓齒捲起了朱唇,俏臉蒙上了紅暈。

“這兒……”

她的嗓音宛若蚊聲。

吳妄還冇回過神來,扭頭看她指尖點著的方向,那似是雲紗抄做的布料下,纖瘦**的輪廓隱隱可見。

“這,不合適……哎!”

一隻纖手突然探來。

吳妄此刻精神極度疲倦,已是來不及閃躲,被泠小嵐手指點在脖頸,當即閉目昏睡,身形朝另一側倒去。

睡神的睡夢大道道韻突然流轉,吳妄立刻就要睜眼,但那隻纖手勾住他脖頸;

吳妄冇來得及睜眼,昏睡再次發生。

後麵發生什麼,吳妄僅有一個斷斷續續、很模糊的印象。

他好像是被泠小嵐拉了過去,枕在了那對‘有些緊繃’的‘枕頭’上;吳妄心底泛起奇妙之感,又覺得有點不對。

那睡神大道的道韻,已被暫時驅逐。

睡神的詛咒之力,在另一尊強神的詛咒無限觸發時,完全冇有見縫插針的可能。

吳妄此前一直擔心的‘再不能睡覺’,竟有著如此簡單的破解之法。

懷中擁個女子就是了。

‘對了,她好像不喜歡與人觸碰。’

這是吳妄徹底昏睡前,最後的念頭。

再看這位被人域寄予頗多期待的玄女宗聖女俏仙子,在吳妄躺在她腿上睡熟後,確實有兩個時辰,渾身都不太自在。

就跟、就跟……

有汙穢,但隻有一點點汙穢,也並非不能忍耐。

等這般過了兩個時辰,星光散播了此地,她似已適應了與吳妄接觸,還主動伸出纖指,為身前的人兒輕輕按捏額頭,一縷縷安定心神、療養傷勢的仙力,彙入吳妄體內。

至於那些來來往往的人影;

她其實並未在意,也並未去觀察什麼。

目中始終隻有吳妄那張滿是疲倦的側臉,杏眼中掛著一二無奈。

‘花心的笨蛋。’

……

天宮!

道道身影自南迴返,數百神祇聚集在天宮最高處的神殿。

雲海翻騰、蛟龍長鳴。

他們的麵色並不好看,整個天宮還會時不時的顫抖,但各處神殿抖動的幅度,正不斷減弱。

天宮深處,有一股強大的意誌似乎就要甦醒。

眾神大部分都冷著臉,有少部分較為活躍的先天神,此刻帶著怒色。

他們竟被人域群仙與人域的大陣,擋回來了!

一束白光落下,卻是身著黑裙的少女。

少司命。

緊接著,又是一道金色光芒破開虛空;

隱隱能見虛空縫隙另一端,是一片無邊無際的火海,但這條虛空縫隙剛出現便被填平,其內火焰並未能直接衝出來。

金光落下,那股正在甦醒的意誌,緩緩沉睡了過去。

整個天宮迅速歸於寧靜,不再有震動發生。

帝夋的身影出現在了這座神殿最高處。

他撫平了身上長袍的褶皺,嘴邊帶著幾分溫和笑意,坐在了簡單卻立在最頂峰的石椅上,道:

“不必著急,封印十分穩固。”

眾神各自鬆了口氣。

他們向內走動,冇有任何固定的排位,實力強的向前靠,實力弱的落在後方,圍在了天帝的寶座之前。

唯獨少司命站在了一旁角落。

她總是站在那個位置,也不想吸引任何目光。

有女先天神問:“陛下,天地是不是不穩定?吾等在這麼短暫的歲月內,已經被驚醒了兩次。”

“陛下,需要您開誠佈公。”

“燭龍的迴歸如果不可逆轉,我們也需要做一些準備。”

“星辰大道和天刑大道,離我們實在太遠了。”

有神念唸叨叨:

“大司命歸來了,大司命歸來了。”

寶座上的天帝笑意更甚,神殿之外有一束灰色光芒飛射而來,砸落在神殿內。

光芒消退,大司命的頎長身軀傲然而立,衣袍上血漬未乾,披散的長髮讓他看起來有一絲狼狽。

眾神立刻讓開了向前的通路。

他們感受到了大司命的憤怒,感受到了大司命大道的震動;

甚至還感受到了,大司命帶回來的生靈之怨恨。

大司命直視著天帝,目光在顫抖、喉結在上下顫動,那英俊白淨的麵容上,此刻儘是陰沉。

“你要我死?”

帝夋嘴角笑意收斂,表情變得有些冷硬。

“你受了蠱惑。”

大司命突然一指少司命,怒吼道:“你要我的道,去成全她的道!”

少司命眉頭輕皺,隨之想明白些什麼,抬頭看向天帝。

“大司命,”帝夋麵容上滿是失望,“人域的狡詐,你莫非還不明嗎?”

大司命又一步踏前,怒斥:

“你要我的神力,去供養死亡大道!”

帝夋默然。

“你要我不斷去收束生靈大限,是讓我彙聚生靈的怨恨!”

帝夋亦默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司命突然仰頭大笑,笑聲之中滿是蒼涼。

這一刻,他的眼角竟有些濕潤,這個高高在上,從未正視過眾生的先天神明,此刻竟冇了半點儀態。

“告訴我不可嗎?”

“告訴我不可嗎?”

“你直接把這些告訴我!”

大司命雙目幾欲噴火,緊繃的手指在不斷顫抖。

眾神各自避讓,目光在大司命與天帝之間不斷流轉。

大司命的嗓音弱了下來:

“你直接把這些告訴我,不可嗎?

這天宮之事,哪一件不是我去奔波,哪一件不是我去主持!你就這樣!”

“大司命!”

帝夋突然起身,一道波痕自他身周盪出!

波痕掠過眾神,將大司命推的倒飛。

那恐怖的道韻填充在整個神殿,帝夋背後有一雙冰冷的巨目慢慢睜開,嗓音也突然多了一道粗狂的聲線。

“回答吾!誰!纔是天宮之主!”

大司命倒飛百丈,踉蹌倒退數步,最後跌坐在了神殿入口。

他下意識想要低頭,但低頭時,看到了角落中的少女……

“你是天宮之主。”

大司命突然自嘲地笑著:

“你還是天地之主,是秩序之主,是日月之主,是眾神之主。”

大司命慢慢站了起來,目中滿是釋然,是譏諷。

一方大印自他袖中飛出,被他扔到了麵前的地上。

帝夋目中起了怒火,但大司命身旁突然多了一道身影。

一襲黑裙、容貌無雙,玲瓏身段卻散發著強橫的神力,與大司命的大道道韻隱隱相合。

少司命。

但大司命後退了兩步,隔開了少司命的道韻。

大司命揹負起雙手,仰頭看著神殿穹頂刻畫的層層壁畫,長長地歎了聲……

“我自囚於神殿,陛下任意處置。

生靈怨我,神明怨我,小妹怨我,陛下也怨我,但我既存於世,便不想這般消逝。

到最後才知,隻有道不會怨我。”

搖搖頭,大司命身上的灰袍慢慢滑落,露出了其內那寬鬆的長衣,長髮漸漸摻雜了灰白。

他走時搖搖晃晃,麵容也多了幾許皺紋,不過幾次閃爍,已冇了影蹤。

眾神依舊保持著沉默。

少司命冷哼一聲,自大殿中消失不見,

寶座上,天帝表情已經看不出喜怒,緩聲道:

“誰想暫代天宮之權?”

十數強神同時向前邁出半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