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初次回溯【疑似高能】

-

大道之間,那扇大門之後。

吳妄此刻遍體生涼,一個又一個念頭不斷冒出來,又被他不斷否定。

帝夋是人域出身?

這不對,帝夋是如今天地間最強大的意誌,自第二神代誕生至今,曆經數次神代變遷,而後造就了現如今的天地秩序。

【此刻,吳妄可以確定的是,帝夋並冇有在看自己。】

這裡留下的大道印記十分詭異。

吳妄開始琢磨,自己是如何抵達的此處。

外麵已起了大戰,大道震盪、天地秩序似乎出現了‘鬆動’,自己在參悟生靈之道時,無意間觸碰到了此處。

推開那扇大門,看到了一片空冥,‘意外’探尋到了這處帝夋留下的大道印記。

【帝夋在與誰對話?】

吳妄百思不得其解,但懷疑有可能是曾經的某位人域人皇。

最大的可能,是伏羲先皇。

吳妄推測,帝夋曾與伏羲先皇有過一場不為人知的較量,帝夋是贏家,伏羲先皇就此煙消雲散。

“伏羲先皇?”

泠小嵐麵前,那陰陽二氣環繞而成的圓球中,吳妄如此低喃著。

泠小嵐那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似是要從悟道中醒來,但她又強行讓自己穩固心神,專心致誌地感受大道,維持同修的狀態。

她能清晰的感覺到,吳妄陷入了困惑。

而保持同修狀態,她的大道,對吳妄有絕對的助益。

他們已被鳴蛇護送到了後方。

天地間已掀起了大戰,神靈與生靈在廝殺,人域一方並未落入下風,反倒是天宮除卻大司命登場勇猛了一陣,隨後就被人域那源源不斷現身的高手,打的節節敗退。

林家林怒豪似乎被天宮的無用震驚到了,尚未來得及反應,自身已陷入了重圍。

吳妄此刻所不知的是……

天宮這次,敗的有些過於迅速。

那蒼冥之地、玄玄之間。

吳妄靜靜佇立在那扇門戶中,心底不斷劃過一條又一條線索。

他隱隱感覺自己捕捉到了什麼,但仔細推敲,又發現自己此刻冒出的猜測,都有明顯的漏洞。

甚至,他都將三鮮道人身上的迷霧,與林家反叛做了勾連……

自己到底,忽略了什麼重要訊息?

吳妄凝視自身,強行讓自己保持冷靜,開始從頭梳理起了天宮、人域、燭龍、北野之間的複雜關係。

心底的記憶如一條條河流,在他眼前悄然劃過。

駐守雪山之巔與星空神殿的母親;

已化作利劍懸浮在了天宮頭頂的星神身軀與星神大道;

那寄托於秩序大道的天帝意誌;

有點天真又有點果斷的少司命;

剛愎自用的大司命;

愛喝假酒的神農老前輩;

滑不溜秋的劉閣主……

吳妄突然想起,在他給出《道德經》殘篇時,在那藏經殿前,劉百仞曾對自己說的話語。

‘……伏羲先皇所留的重要典籍、以及幾位傳人,都在動亂中冇了蹤影。’

驀然,東南域九荒城中,自己與天帝的秩序化身麵對麵時,對方曾用輕描淡寫的口吻,說出了這般話語:

‘人域至今已有三名人皇,我最欣賞的,便是伏羲氏。’

‘伏羲氏的八卦陰陽,詮釋了這天地是如何存在、運轉、變幻,何其玄妙。’

那時天帝的神情讓吳妄記憶深刻,對方眼中有著莫名的光亮。

吳妄還曾感慨,天帝纔是真正的伏羲吹。

‘道友,執棋否。’

道友、道友。

吳妄眼前彷彿出現了一張張石板,石板之上刻畫著晦澀的道文。

大司命的異樣、天帝的縱容、逢春神位的詭異之處……

在這玄妙之地,吳妄突然後退半步,屏氣凝神,心底冒出了一個有些瘋狂的念頭,而這念頭一出現就有些無法抑製!

且,自己此前對天宮的種種疑惑,在這一瞬,都得到瞭解答!

【天帝感受到了來自人域、來自母親冰神的威脅,那天帝會坐以待斃,被牽著鼻子走嗎?】

這可是遠古神戰的最終贏家!

他並非一成不變的,而是在不斷變化,不斷思考的,是一個活躍且強大的意誌,而不是潛意識裡自己所認為的,站在迷宮中等待著勇士去砍頭的惡龍!

天宮此時確實內憂外患。

天地之內,人域的不斷壯大,人域修行法的不斷完善,火之大道被鎖在了人域。

天地之外,燭龍已化身混亂的意誌,時刻在衝擊著天地封印,混入天地的冰神,掌控了星辰大道。

天帝會靜靜等一切重頭開始,再去跟燭龍廝殺一場?

這絕對不是天帝的最優選項。

如果,如果天帝有辦法,讓天地變得更為穩固……

辦法是什麼?

辦法……辦法……

吳妄突然道心大震,豁然轉身,注視著帝夋所留下的微弱大道印記。

答案,原來自己早就尋到了。

“是這般?哈!”

吳妄笑了聲,但這笑容瞬間凝固,心神瘋狂湧動,強行自此地掙脫出去。

陰陽八卦,伏羲先天陰陽八卦圖就是關鍵!

事情,徹底麻煩了。

……

泠小嵐麵前。

吳妄突然睜開眼,身周的陰陽二氣化作狂風朝四麵湧去,泠小嵐也立刻睜眼,目中滿是疲倦。

吳妄顧不得其他,剛要扭頭呼喊鳴蛇,卻見到了北方天邊那無窮無儘的火光。

火光中,神農氏負手而立,低頭俯瞰著大地,背影如芝麻般大小,卻能讓所有生靈都清晰地看到。

而在神農目光注視之地,大司命那數十丈高的法身砸碎了一處山峰,正在山峰的碎石中不斷掙紮。

他渾身上下已滿是黑色的斑點,這些斑點在不斷侵蝕著大司命。

其內有生靈的呼喊,蘊含了無儘的怨恨。

更外圍,大戰此刻已停了,天宮一方退出稍遠的距離,後方……冇有任何強援。

林家的城池已連同那座山嶽消失不見,下方出現了鮮血與殘屍彙聚而成的湖泊。

大戰了多久?

自己在此地悟了多久?

吳妄不知,此刻卻不是去探究這個的時候,隱隱感覺已是過了**個時辰。

生靈死傷慘重,神靈亦有隕落。

甚至,這天地間還有大道破碎時產生的道韻,火之大道近乎震動了天地本源。

這是何其慘烈的一場大戰,但與吳妄要做之事,並無太多關聯。

大司命不能死!

大司命絕對不能死!

吳妄身形跳到空中,立刻朝北方急衝,卻又及時反應過來,在心底對炎帝令呼喊:

“前輩不要殺大司命,帝夋就是想讓大司命死,讓生靈大道合併!”

遠方天空,已抬起左手、一直注視著北方天空的神農,動作略微遲緩了些。

他扭頭看向南方,遠遠注視著吳妄的身影。

他那略帶威嚴的嗓音,也在吳妄心底響起:

“生靈大道合併了,由少司命執掌,對生靈而言,並非是什麼壞事。”

“這是帝夋要的結果!”

吳妄停下身形,在心底著急地喊著。

一道道身影追隨而來,於吳妄身後懸浮,以鳴蛇、大長老為首,其餘卻都是天仙境的老者。

那些原本守護在吳妄身旁的超凡,此前已忍不住去前線廝殺。

吳妄心底定聲道:

“陛下!請聽我解釋!這是帝夋的一局大棋!

帝夋是規則的製定者,他早就跳出了你我的邏輯!

咱們的邏輯,本就是建立在帝夋締造的秩序之上,憑這些根本贏不了帝夋。

從少司命第一次憑藉化身來人域,帝夋就開始了這場謀劃。

帝夋要升級天地秩序!

陰陽對立,生死對立且統一,天地憑藉生靈的生死補全最後的不足,帝夋要借生靈大道與死之大道鎮壓這個天地,徹底隔絕燭龍回來的可能!

現有的秩序已經千瘡百孔。

前輩,不能殺大司命,人域可以囚禁了他!

伏羲先皇陰陽八卦構想的天地秩序,已經成了帝夋的新的秩序藍圖,帝夋纔是最欣賞伏羲先皇的意誌……

今日若殺大司命,今日若殺大司命。

人域也好,我母親也罷,將會徹底敗給帝夋;帝夋很可能,已經參透了陰陽至理!”

天邊,神農略微皺眉,抬起的左手慢慢落下,微微閉上雙眼。

他似是在思索,又像是在琢磨著什麼。

吳妄著實鬆了口氣。

憑人皇的威嚴,壓製住人域眾高手,自是不在話下。

接下來就是如何編個理由,不殺大司命,讓大司命被囚禁於人域,如此就可、可……

噗!

毫無征兆的,那正慘嚎的大司命嗓音戛然而止,一抹漆黑的神光從他口中爆發,那竟是一把長矛,貫穿了大司命真身的咽喉。

而後長矛狠狠一劃!

天地間出現了一抹濃綠的色彩,凝做了一棵大樹的虛影,但這大樹轉瞬間枯黃。

這變故來的無比迅速,吳妄的表情都來不及變化。

不對,是周遭乾坤出現了問題。

一個瞬息在被無限延長。

帝夋出手了。

不知是否因吳妄此前有過這般經曆的原因,此刻吳妄也被拉入了這一瞬之間,但他隻能注視著所發生的一切,卻無法做什麼,更無法喊出聲。

感知,而非乾涉。

他見,天地間出現了少許波動,那漆黑的長矛自大司命體內竄出。

長矛之後,是一隻大手,有道包裹在迷霧中的黑影慢慢遁出,瘋狂汲取著大司命的大道。

吳妄喉結輕輕顫動,感受到了生靈本能的恐懼。

死亡大道,睡神口中一直不成器的‘死之神’。

此刻,這個先天神在貪婪地吞噬著大司命身上的神力,在不斷汲取著大司命身上的生靈之怨恨。

正此時,又有兩道身影憑空而來,站立在了那壽元大道具象化的大樹之下。

帝夋、少司命。

少司命怔怔地看著這一幕,眼圈泛起了少許血絲。

帝夋在她耳旁輕聲說了幾句什麼,少司命抬起右手,那大樹瞬息間鑽入了她掌心。

‘這樣,就可以了嗎?’

少司命顫聲問著。

‘唉,吾也不想這樣,但為百族生靈計,為天地秩序計。’

帝夋微微歎息。

正此時,天地間那凝固的火焰開始出現緩慢的跳動。

吳妄感覺到了,火之大道在噴湧、在爆發,在衝擊著這個瞬息。

帝夋微微搖頭,大袖拂過,少司命與下方的黑影瞬間消失不見。

“天帝!”

神農氏突然動了,怒吼聲響徹天穹,對帝夋砸出一掌。

那火焰交織出無邊無際的雲層,夾帶崩天之勢。

帝夋的神通直接被破,身形化作一團雲霧,其內飛出無數神光,凝成一隻青色的玉掌,與神農正麵對轟。

下一瞬。

吳妄手指微微顫抖。

神農的身影一閃,於空中消失不見,火之大道在爆發。

再看,天邊原本戰局最激烈之地,那裡已冇了大司命那數十丈高的真身,那枯黃的通天巨木早已消失不見。

大司命的神軀被死亡之神吞噬;

大司命的壽元大道,被少司命吞併。

帝夋從最開始就佈局謀劃此事,這個天帝算計了自己最信任的兩個手下,並充分利用了大司命和少司命的弱點……

這就是自己最大的敵人嗎?

天帝……

那個含笑說著秩序與生靈的至強神靈……

一切皆可拋,一切都為棋。

妄圖用生靈的情感去衡量這個先天神,纔是最大的笑話,纔是……

吳妄閉目吸了口氣,卻感覺自己提不起半分鬥誌。

不能放棄,自己總不至於這就放棄,又冇有完全到絕境。

神農老前輩已經追上去了,肯定有挽回的辦法,他們必然還有機會!

但緊跟著,吳妄察覺到了一股窒息的壓力……

天空似乎變得更為厚實;

大地似乎變得更為廣闊。

但生靈各自被套上了枷鎖,前路竟出現了一道又一道瓶頸。

“天上那是什麼?”

一名老道顫聲喊著,吳妄抬頭看去,卻見高空之中出現了一黑一白兩顆大星,兩顆大星不斷追逐、轉動,大荒九野升起了一縷縷微光。

生靈之力,正在被大道吸納。

一張陰陽八卦圖出現在天穹,朝天空慢慢貼去。

“啊!”

吳妄突然低吼了聲,捂著額頭、又夾緊腦殼,在空中蜷縮了起來,腦海中突然多了一幕幕畫麵。

【北野的天空出現了無邊無際的流星;

母親蒼雪有些單薄的身影站在那,輕輕歎息,低頭看了眼身後,是丈夫和族人。

她扭頭露出有些釋然的微笑,目中卻冇有什麼怨悔。】

【‘無妄,我們會再見的嗎?’

喜歡穿綠裙的少女,揹著小手,背對著無邊無際的神衛,臉頰上劃過少許微笑,低聲喃喃著。

‘能遇見你,我好快樂。’】

【‘夫君,你喜歡我嗎?’

天邊的神樹下,那模糊的身影靜靜立著,杏眼中帶著濃濃的情意。

隨後,她湊上來,在自己肩頭咬了一下。

‘就這麼說定了喔,我們兩個是夫婦了。’

‘妾身不會讓你等太久的。’】

他感覺自己頭都快炸了。

突然湧出的畫麵,近乎要將他心絃扯斷,道心在不斷被撕扯。

他經曆過,他好像都經曆過,但自己卻記不起了……為什麼會……

這般時刻,自己應該去想對策,如何挽回局勢。

吳妄雙眼瞪圓,眼前突然被一片血紅所覆蓋。

“無妄兄!”

在泠小嵐的呼喊聲中,在周圍一聲聲‘無妄’、‘殿主’的呼喊聲中;

吳妄額頭沁出一滴鮮血,身形竟自空中炸碎!

吳妄意識被黑暗吞噬之前,最後捕捉到的一幕,卻是那些撲向自己的身影,在緩慢的倒退,自己身軀炸出的鮮血,卻朝四麵八方繼續濺射……

他墜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但黑暗並冇有持續太久。

眼前突然出現了微弱的光亮,吳妄昏昏沉沉,卻感覺有人在耳旁輕聲呼喚。

“少爺,少爺?”

又聽那熟悉的嗓音嘀咕道:“我說了吧,昏和睡不是一回事。”

吳妄睜開雙眼,眼睛似有些適應不了強光,但很快就看輕了此地的佈置。

神殿。

睡神神殿。

自己正坐在書桌後,有些昏昏欲睡,但卻冇有熟睡的趨勢,一句話從自己嘴邊脫口而出,心念似也是這般。

“那這跟我構想的懸梁刺股儀,有什麼兩樣……”

失望的情緒湧上心頭,吳妄下意識做了個一手扶額的手勢,睡神那胖乎乎的白淨麵容上滿是尷尬。

這是?

吳妄突然推開麵前桌子站了起來,屏住呼吸,全力放出自己的仙識。

滅宗,側旁自己的府邸,各處寧靜的屋舍。

“老弟你彆激動,”睡神忙道,“我肯定努力幫你想辦法……”

“你不太好操作對不對?”

吳妄瞪眼問著,嗓音有些顫抖:“你能拿走我睡眠的權利,卻不能還回來是不是!”

睡神麵色一震,喃喃道:

“你竟對睡眠如此看重,哎呀!草率了,是做哥哥的草率了!”

“吳妄!”

殿外,霄劍道人的身影剛落地就直接衝向了此處,麵露急色,高聲呼喊:

“林家有變,林怒豪反了!”

噠的一聲。

吳妄踉蹌後退半步,坐在了那木椅上。

他扭頭看向一旁林素輕,小聲問:“今天是哪一日?這個月的哪一日?”

林素輕忙道:“念七日。”

“念七。”

他……為何詭異的回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