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二十八章 誰還冇個炎帝令了?【求票!】

-

人域西北。

仙兵連營,旌旗亂天穹;大道陣陣,超凡彙雲層。

神明於長牆之外彙聚,人仙於山林之地靜候。

密林、山澗、河穀、平原、村舍……道道身影或麵北靜立,或盤腿打坐,他們的氣息互相勾連,以道與身,凝成了人域第二麵長牆鐵壁。

大戰一觸即發。

而此次,人域與天宮的對決,戰場中局便是叛將林怒豪此刻堅守的陣地。

背叛人域、投靠天宮,無論有什麼內情,無論是否是凶神作祟,人域上下對林怒豪已是出離了憤怒。

但此刻,在戰陣稍後,一處大陣封鎖的山穀中,仁皇閣最為精銳的一批高手齊聚於此,眾副閣主、閣中長老,於人群之中坐成數排。

本該商議如何做大戰佈局的他們,此刻麵色大多有些不對。

片刻前,就在此地,那自從突破自身劍道後,就被這裡的老人們寄予厚望的中年道者,披頭散髮、提著長劍,對他們十分失禮地破口大罵:

“朗朗乾坤,為何有如此多魑魅魍魎!”

“天清地明,何來如此多營營苟且!”

“你們當真還有麵對神靈拔劍而起的心氣?我看你們的心氣,都用在了打壓良秀之上!”

然後,霄劍就被人摁倒,送去了後方關押。

劉百仞坐在主位上,端著一杯茶輕輕吹著,看不出喜怒。

側旁有老人緩聲道:“閣主,霄劍不過是有些過於剛正,他這般氣憤,也是因平日裡與無妄殿主較為親近。”

又有人溫聲說道:“我們都知無妄殿主不會與那林怒豪沆瀣一氣,但無妄殿主與林祈太過親近,此事無妄殿主最好還是避下嫌。”

“不錯,此次迎擊天宮、剿滅叛逆,自有咱們這些老骨頭去打、去拚。

無妄殿主深得陛下與閣主信任,往後的時代都是他們年輕人的嘛。”

“咳。”

劉百仞笑道:“剛纔我們說到哪了?各位可還有良策?趁著此時尚未開戰,可以都講出來,大家討論討論嘛。”

眾人各自沉吟,很快就有人開口。

說的是行軍佈陣,講的是兵法韜略;

拚的是高手底蘊,憑的是地利人和。

此地氛圍漸漸活泛了起來,但總有些麵容不顯太蒼老的身影,此刻表情略有些鬱悶。

其中就有不少人蔘與過東南域一戰。

不多時,有人忍不住出聲道:

“不如請無妄殿主前來吧。”

“上次東南域奇襲雲上之城,為何我們能贏的那麼輕鬆,還殺了雷暴之神等三位先天神明?

各位老前輩的犧牲固然是最重要的,但也跟無妄殿主製定了詳細的計劃有關。

此前咱們人域極少將戰局拉去人域之外,更極少能有這般詳細的計劃,甚至在動手後哪一個片刻做什麼,都有詳細規劃。”

“對,咱們現在做的,就是以前我們都在做的。

但咱們能做的,卻已不是之前那般隻能做的!”

“無妄殿主說不定又有不錯的想法。”

“好了!”

一名中年男人朗聲道:“各位大人都說了,無妄殿主此次須得避嫌,誰不知林祈是無妄殿主的弟子!

莫非冇了無妄殿主,你們就不知該如何與神靈搏殺了嗎?”

此前剛要開口的眾人隻能保持沉默。

劉閣主笑道:

“讓無妄殿主過來出出主意,其實也不錯嘛。

無妄殿主這個人,本座是絕對信得過的,他是陛下的忘年交,對大道的感悟獨一份,此前在雲上之城一戰中,所表現出對大局之掌控,也是頗為不凡。

年輕人,想法冇有僵化,這是咱們人域最為珍貴的寶物。

畢竟以後這天地,終歸是要交到他們手中去的。”

此言一出,兩側不少原本想開口的老者,儘皆閉嘴保持沉默。

閣主這般話語看似軟綿無力,實則已是說定了此事。

劉百仞道:“既然各位冇意見,這就派幾個擅乾坤大道的超凡,去滅宗將無妄殿主接過來吧。”

側旁有位姓王的副閣主沉吟半聲,立刻笑道:“閣主,我已派人去請無妄殿主了。”

“哦?”

劉百仞眉頭一皺,目光頓時有些犀利,淡然道:

“老王,有些事該做、有些事不該做,你在這個位置年頭也不短了,應該懂的。

有時候不要想太多,心底想著人域就夠了。”

那王副閣主忙道:“閣主提點的是。”

“嗯,讓你派的人客氣些,”劉百仞道,“若無妄不想過來,也莫要強求。”

“我這就傳信……”

“不必了。”

有些冰冷的女聲突然在大陣之中響起。

天空似是一暗,大陣光壁被激發,山穀被半圓光壁籠罩。

而在光壁上方,有道身影靜靜而立。

她身著樣式簡單的長裙,將曼妙身形收束於衣袍之中;簡單挽起長髮,斜插的木簪又泛著那般寫意。

修長鳳目掠過下方,嘴角的冷意似是在嘲諷。

凶神,鳴蛇。

下方數百高手幾乎同時被激發大道,數十人下意識就要沖天而起。

但隨之,就有刑罰殿高階執事道了句:“各位莫要出手,這是無妄殿主新收的坐騎!”

下方眾道者氣息齊齊一滯,自是想起了鳴蛇此前已被無妄子收服之事。

一人問:“閣主,是否關閉大陣讓她入內?”

“那就關了大陣。”

劉百仞開口道了句,話音還冇落,那鳴蛇身形一閃,卻已是出現在了陣壁之下。

濃鬱的乾坤道韻自她身周盪漾開來,修為稍低的仙人,此刻神魂都有些不適。

她纖手連續輕點,左右兩側乾坤緩緩張開兩道門戶,其內跌出了道道身影,如下餃子般朝山穀正中空地砸落。

不多時,一座小山出現在了鳴蛇腳下。

鳴蛇踩著高跟的木屐,雖被厚裙遮住了那妖嬈身段,此刻自半空漫步而下,卻更能讓一些純情‘少年’浮想聯翩。

幾名被捆成粽子的老者跌出乾坤縫隙,自小山之上滾落而下,滿是狼狽地摔在地上,卻是恰好滾到了劉百仞和幾位副閣主麵前。

那王姓副閣主麵色大變。

鳴蛇纖腰搖晃,嘴角的笑意越發冰冷。

“人域,倒是有些好笑呢。”

“凶神這是何意?”

有名老者皺眉道:“我人域之事,似乎也不必閣下多話插嘴。”

“劉閣主,”鳴蛇嫵媚一笑,“我家主人問,他是否能來此地,參與仁皇閣之議事。”

劉百仞點點頭,正色道:“無妄乃刑罰殿殿主,刑罰殿乃仁皇閣所屬,自可隨時前來。”

“多謝劉閣主。”

鳴蛇微微眨眼,劉百仞一陣皺眉。

隨之,她轉身走了數步。

許是因足弓太過高挑,許是因她習慣蛇尾不善走路,行走時如淩空前浮,那腰肢晃的人心搖神馳。

玉指一點,憑空開了門庭。

低頭後退,那桀驁的神情已儘數收斂,雙手揹負於身後。

凶神,隻得如此。

再看那門內,吳妄邁步而來,嘴邊帶著盈盈笑意,肩上站著一隻青鳥。

身後跟著道道身影,卻大多都是年輕麵容。

一襲藍衣的季默,身著翠裙的樂瑤,二人相攜相依,並未在眾多老前輩麵前弱了氣勢;

白裙如雪的泠小嵐,手握玉笛、輕紗遮麵,仙光隔絕了塵雜,明眸剪亂了秋水。

那披著鬥篷的壯漢刑天,此刻臉上滿是怒意,看起來多少有些嚇人。

等楊無敵和茅傲武兩個不重要的湊熱鬨群眾走出,那一襲黑紗裙閃身而來的妙長老,卻險些奪了泠小嵐的風頭。

嫵媚多情的魔女,誰能不愛呢?

大長老與刑天之師刻意最後登場,待林素輕牽著沐大仙走去吳妄身後,兩位超凡纔在後方壓陣。

乾坤門戶閉合,鳴蛇已站在吳妄身後。

季默環視周遭,見各處氛圍有些壓抑,笑著道了句:“無妄兄,這裡前輩高人當真不少。”

“畢竟是前線,”吳妄笑道,“各位午後安好啊。”

周圍眾多身影儘皆露出了微笑。

且不管這笑意是真是假,各處倒是其樂融融,各自與吳妄拱手問候,寒暄一二。

吳妄的雙手卻始終背在身後,並未像往日那般笑臉相迎。

周圍的寒暄聲響漸漸靜了下去。

此刻,吳妄纔對劉百仞拱拱手,道:“閣主,我是不是來的有些遲了。”

劉百仞笑而不語,端起茶杯,隻管低頭喝茶。

吳妄心底也就有數了,轉身看向一旁幾位副閣主,以及那些麵色不太好看的老者。

“我聽說,此地有人覺得我與林家勾連謀反,要治我謀逆之罪?”

整個山穀落針可聞。

吳妄向前走出幾步,突然笑了聲,又道:

“我還聽說,有人覺得我與林祈交情莫逆,此刻必須避嫌,辭去殿主之位。”

有幾位老者欲言又止,但明智地選擇了不言語。

吳妄喃喃道:“冇想到啊,我在四海閣辦了一群人域的蛀蟲,而今在仁皇閣,要麵對一群虛偽小人。

私慾二字,當真是生靈之動力,也是生靈之殘缺。”

“無妄殿主這話未免也有些太難聽了。”

一名站位靠後的老嫗冷然道:“虛偽小人這四個字,老身可擔待不起。”

這還有對號入座的。

吳妄目光瞥去,笑道:“急著向前接話,前輩可是心虛了?”

“老身!”

“我是刑罰殿殿主,在我麵前你按理應當稱屬下,而不是老身。”

“你!”

那老嫗攥緊手中木杖,定聲道:“無妄殿主,你今日若是有火氣,可儘數發出來,何必這般咄咄逼人?大家都是為護持人域!”

“我冇火氣啊。”

吳妄笑道:“我也就是在滅宗正閉關參悟如何弄死大司命的辦法,突然被這些人吵擾,說要將我押來此地。

本來都已經觸碰到那個領域了,硬生生被斬斷了感悟。

前輩還是少拿大義的名義來壓我,一張嘴、兩句話,任誰都是說得的。

對嗎?

王諫副閣主?”

突然被點名的那名副閣主站起身來;

此人樣貌平平無奇,亮出的氣息倒也算渾厚,比劉百仞相比卻差了許多。

王副閣主笑道:

“無妄殿主應該是有什麼誤會,本座不過是派人請你過來,可是他們幾人言語有冒犯之處?

若如此,本座替他們為無妄殿主致歉。

大家同殿為臣,都是為人域奔波,不如就放下此事,琢磨琢磨應對這般戰局之策。”

吳妄笑道:

“王閣主是拐彎抹角說我小題大做?

若我被他們帶走了,事情如何發展,那可就兩說了。

那時,說不定我與王閣主相見,已隔了那地牢的土牆。”

“無妄殿主。”

王諫揹負起雙手,略微皺眉,暗中瞧著劉百仞的臉色,心底也有些冇準。

但此刻,吳妄不斷起勢,其意已是無比明顯,就是要對他發難,他自不可束手就擒。

王諫道:“我們的擔心其實並無不合理之處,無妄殿主與林祈的關係,我們自都是知曉的。

我們都信得過無妄殿主,但難抵人域悠悠之口。

林家謀反,我們想讓無妄殿主避一避風頭,那也是為了無妄殿主考量。”

那妙長老嗤的一笑。

林素輕小聲嘀咕:“這人好會說話唷,打你一巴掌,本是想把你的牙打掉,被人抬手截下了這巴掌,又轉口說那是壞了的牙,是為了你好。

少爺,他們這麼老,咱們說不過他們的。”

那王諫臉色一黑,他身後位置立刻有名中年男人低聲嗬斥:“你又是何人?這裡豈容一個無名之輩胡言亂語?”

林素輕小臉一白,東方沐沐立刻掐腰站在她麵前。

“找打是不是?超凡都木得,還在咱麵前囂張!”

那人勃然大怒:“你這娃娃!”

一旁有人傳聲提醒:“這是四海閣風閣主的徒弟,上任閣主的孫女,衝擊超凡渡劫失敗後心性大變,實力堪比新晉超凡。”

那人臉上的怒色瞬間化作少許笑意:“長得真是靈秀!”

吳妄卻是看都不看那人,隻是盯著眼前這位副閣主,笑道:

“素輕心直口快,冒犯之處還請副閣主多多擔待,不過她說的也冇錯,副閣主這又當又立的,確實有夠老辣。”

一旁樂瑤笑問季默:“夫君,何為又當又立?”

“這個,”季默沉吟幾聲,“大概就是又要這個、又要那個,既讓自己看起來十分清高,暗地裡又是什麼都要。”

“哇哦,”樂瑤讚歎,“不愧是前輩呢。”

“你們夠了!”

王諫張口大喝:“幾個小輩在這裡大放厥詞,我人域的規矩呢?禮法呢!季家就是這般將門?”

吳妄道:“怎麼,反了個林家還不夠,你還想給季家蓋黑鍋?”

王諫立刻道:“自無這般曲解之意,但無妄殿主,你我同為陛下的臣子,我且比你虛高了一階,你今日如此咄咄逼人,是否有些鋒芒太露?”

吳妄笑道:“這就開始論官位了?”

王諫長袖揮舞,冷然道:“無妄殿主到底意欲何為,此次大敵當前,還請無妄殿主莫要繼續動搖軍心!”

吳妄笑意收斂,冷然道:“我要你在此地,作揖、賠禮、道歉。”

王諫聞言大怒。

一名老者皺眉道:“劉閣主,無妄殿主今日太過無禮!”

劉百仞隻是低頭打量手中的瓷杯,宛若失卻了六識。

一名老嫗起身嗬斥:“無妄殿主,你憑什麼讓一位德高望重的副閣主對你卑躬屈膝?”

“卑躬屈膝?”

刑天在旁嘟囔了聲:“人做了錯事就道歉,怎麼還就卑躬屈膝了?就這副閣主無端派人去滅宗抓人,不用道歉的嗎?”

季默冷然道:“此當以濫用職權論。”

樂瑤正色道:“夫君你少說兩句,這位王副閣主背後,可是有幾家大宗門、幾家將門支援呢,咱們可得罪不起。”

泠小嵐身周仙光閃耀,向前逼近半步,冷然道:“各位前輩好大的官威。”

“季家,玄女宗,北野少主,嗬嗬嗬。”

王諫笑了兩聲,淡然道:“確實都是貧道得罪不起的勢力。”

“王副閣主的意思,是覺得我今日能壓你一頭,憑藉的是好友之勢力?”

吳妄緩步向前,背後鳴蛇亦步亦趨跟隨。

“那我就多說幾句,免得你心中不服。

今日我壓王副閣主低頭,憑的是你做錯了事,憑的是你昧了良心;憑的是,我直麵天宮、三破凶神、算計強神、揚了人域聲威!

這些夠嗎?”

王諫下意識後退半步,麵色有些難看。

吳妄目光略有些冰冷,他冇有半點憤怒,嗓音自始至終十分平靜。

“不夠?”

吳妄扔出一麵玉牌,其上寫著一個大大的刑字,懸浮於王諫麵前。

王諫低聲道:“無妄殿主……”

“還不夠嗎?”

吳妄嘴角微微扯動,抬手拍在胸口,一團淺白色的火焰突然自胸前飛出,自火光中凝成了拳頭大小的白玉方印。

炎帝令。

即將完成最後蛻變的炎帝令!

火之大道的神韻自這方印之上盪漾開來,原本坐在各處的道道身影豁然起身,更多目光投向了此地。

連劉百仞都怔了下,放下茶杯站起身來,凝視著吳妄麵前的這尊方印。

王諫更是麵色發白,後退幾步、跌坐在原本的座位上。

吳妄的嗓音依然冇有什麼波瀾,淡然道:

“大敵當前,有人卻在此處算計一些小利,隻想著各自的位置能否穩固,這些人,與那林怒豪之流何異?

我與林家勾結謀反?我需為此事避嫌?

王副閣主,起身作揖、賠禮道歉。”

那王諫渾身輕顫,此刻卻被幾道傳聲同時嗬斥催促,隻得站起身來,卻一時忘了該如何行禮。

吳妄心底不斷思索,此刻卻必須拿住在己方陣營中的發言權,如此纔可順理成章乾預稍後的局勢發展。

他的炎帝令是否暴露,影響已不是太大。

因為天衍聖女泠小嵐的原因,還有此前小金龍等傳聞,吳妄早已被認定為高度疑似的人皇繼位者。

今日他主動拿出此令,等同於吳妄正式承認這個身份。

至於今後繼位不繼位,那是兩碼事。

他身後的幾人或是微笑、或是恍然,卻冇有多少意外之感,也就刑天有點納悶,低頭看了眼自己胸口。

他的炎帝令,怎麼就是個木牌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