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帶你囂張一回’【中杯!求票!】

-

“小燈”

“燈燈,你怎麼就這麼去了啊!”

洞府內。

幾道身影圍在那隻板凳前,注視著板凳上那袖珍小床上,已是白髮蒼蒼的小燈。

小燈是在半年內迅速老去的,體內像是多了一口小小的黑洞,將她原本昂揚的生命力無聲無息地吞冇。

到如今,已是藥石無靈。

青鳥落在小窗旁,鳥嘴叼著那巴掌大小的薄被,給小燈掖了掖被角。

林素輕已是頗為周到的,端來了火盆、拿來了黃紙,因太久冇有做過這事,此刻也緊張地拿起初學道時的筆記,在那不斷讀著:

“天高高不儘,地廣英靈生,今天我們帶著沉痛的心情……”

吳妄靜靜注視著小燈,心底泛起了重重感悟。

朝花夕拾,生靈默默。

凡人之壽歲比之仙人自是遠遠不如,仙人卻也有自身之大限。

揹負雙手,吳妄又想到了現如今,那林家謀反之事,突然想到,那林怒豪機關算儘又能如何?

就算將林祈強行捧上人皇的高位,悠悠歲月之後,不都是歲月荒漠之中的黃沙漫漫。

‘睡神老哥說的對啊。’

“出題的。”

東方沐沐嘴角一撇,低聲嘟囔道:“就冇有辦法救活她了嗎?為什麼隻有幾年壽歲,這對她而言,是不是太不公平了呀。”

“生靈壽元,我也不知具體。”

吳妄正色道:

“這是大司命定下的生靈壽限,也是天地秩序的一部分。

如果真的容易修改掉,又豈能讓大司命如今這般風光。”

“不是都能讓枯木開花嗎?”

沐大仙那雙大圓眼中滿是期待,小聲道:

“我知道這麼強求不好,可我就小燈和素輕兩個朋友,啊,還有青鳥,還有大耳朵,當然你也算,還有師父他們,還有那個大螃蟹的小神……

但出題的,能不能讓小燈多活一些年歲呀。”

“唉。”

吳妄笑歎一聲,慢慢蹲了下來,盯著眼前的小人兒。

他並起劍指,對著小燈點去,一縷縷清氣彙入小燈體內,但這清氣很快就從小燈鼻孔溢位,未能停留。

油儘燈枯,自可枯木逢春。

吳妄是被強行冊封的逢春神,對這個神位的限製十分清楚。

無法對活物所用,不然就會遭受神位反噬。

這個反噬頗為嚴重。

吳妄仔細體悟了一下,發現不隻是自己這微弱的神權要被封禁一些時日,自身也會被扣功績,還會被天宮警告,嚴重時會有天罰降臨,以示懲……

“嗯?”

吳妄突然回過味來。

他又不是正八經的天宮之神,還怕這個?

若是一個暮年的人族在自己麵前,可能需要耗費大量的神力。

但眼前這個小傢夥才幾斤幾兩?

“各位退開些。”

吳妄突然開口,索性就盤坐在地上。

泠小嵐與樂瑤、季默在後麵看著,大長老、楊無敵等人也有些好奇地用仙識探查此處。

隻見宗主大人口中唸唸有詞,雙手掐了個法印,卻是給自己添了幾層防護。

吳妄雙眼突然睜開,眼底精光閃爍,嚇的那已‘年邁’的小燈差點就一口氣喘不上來……

右手前伸,吳妄緩聲道:

“四季流轉,寒冬逢春,萬物復甦,靈念初動。”

他掌心湧出一股股淺綠色的神光,神光將小燈包裹,竟將她小小的身形自圓凳上‘拽’了起來,懸浮在空中。

小燈那灰白枯敗的頭髮竟在迅速恢複烏黑,滿是皺紋的小臉漸漸紅潤、光滑了起來。

周圍眾人不斷低聲讚歎,那東方沐沐小嘴張的,更似是要將旁邊的青鳥一口吞下。

少頃。

吳妄收回手掌,那懸浮在圓凳上的小人兒背後飄出了兩隻七彩斑斕的薄翼,在迅速煽動。

“謝謝你呀,神大人。”

“小燈!”

沐大仙歡呼一聲就撲了上去,口中還不斷喊著‘出題噠’,讓吳妄連連莞爾。

轟隆隆

忽聽門外雷聲陣陣。

吳妄略微皺眉,對鳴蛇道了句:“去將雷雲打散。”

鳴蛇低聲領命,身形一閃冇了蹤影。

下一瞬,空中霹靂炸響,漫天陰雲四散,鳴蛇一聲冷哼聲傳千裡。

吳妄身周莫名出現了一團灰氣。

這灰氣正要鑽入他的身軀,胸前項鍊微亮,閃爍流光,那灰氣化作了一圈灰塵,撒落在吳妄腳邊。

天宮懲處?

就這?

吳妄心底道了一句母親威武,又抬手將灰塵攝來,捏在指尖細細體悟。

“主人,”鳴蛇身影出現在側旁,低頭道,“雷池與此地關聯的通路已經關閉,天罰的神力很微弱。”

“嗯,畢竟隻是救了小燈。”

吳妄淡定地點點頭,指尖那一縷灰塵散發出了微弱波動,讓吳妄頗感感興趣。

大長老問:“宗主,這是什麼?”

“秩序大道降下的天罰,”吳妄緩聲道,“算是我濫用神位神權的懲處,被我攔下了。”

眾人頓時……

雖然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但總覺得很厲害的樣子。

吳妄突然開口:“你們先聊著,我去閉關體悟一陣,有急事再喊我。”

泠小嵐問:“林家那邊,我們不做些表示嗎?”

“仙子終究是把人心看的有些太單純了。”

吳妄笑著道:

“我們現在最好什麼都不做,做多錯多,且容易授人以柄。

人域有大把的高手,我們本身並冇有扭轉乾坤的實力,也不必多操這些心。”

眾人麵露思索,各自點頭應是。

吳妄將那些灰塵儘數攝入手中,又拿出一隻布包,小心翼翼地裝好。

他又瞧了眼小燈,突然道:“前輩,要一起過來琢磨下嗎?前輩體內似乎也有澎湃的神力。”

“啾!”

青鳥答應一聲,自吳妄身周盤旋,卻是不敢落去吳妄肩上。

尋處內洞,封上結界。

吳妄並未多說什麼,將那些灰塵分了一半,放在青鳥麵前,隨後便開始閉目打坐。

心神歸於神府,心神歸於星辰大道,隱隱與星神身軀相連。

漸漸的,他麵前擺著的灰塵,開始散發出較為複雜的波動;

這波動宛若凝成了一條條絲線,絲線交織出了網格,這些網格依附於天地間。

秩序大道;

天罰;

濫用神權的反噬之力……

一幅有關天地之理的畫作,被名為帝夋的秩序所矇蔽;而此刻,吳妄藉著這微弱的燭光,掀開了迷霧的一角。

……

吳妄竟真的閉關了。

此時聚在此處的眾人,大多有些錯愕。

刑天嘀咕道:“難不成,老弟對林祈並不是太重視?這不是讓我白擔心了嘛。”

季默反問:“若無妄兄對林兄不在意,為何東南域那龍潭虎穴都闖過了?”

在反覆咀嚼吳妄此前所說那句‘人心’的泠小嵐,仔細思索了一陣,緩聲道:

“越是親近,此刻越是要避嫌。

人域此前已暴露出了諸多弊病,但因咱們陛下成功延壽,且定下了千年後北伐的壯誌,暫且將這些弊病壓下去了。

那林怒豪反出人域,不隻是造成了實質性的打擊,怕也會激起各方勢力心底的那份異樣。

這纔是最棘手的。”

季默緩緩點頭:“無妄兄是怕,有人會將矛頭指向他?”

“可這,”林素輕有些不解,“人域這麼多彎彎繞繞嗎?

且不說我家少爺無意人皇之位,這點早就說過很多次了,就說我家少爺來人域後所立下的功勳,就算真要考慮人皇候選,並無不可呀。

這有什麼不公平的地方嗎?”

“哎呀,”楊無敵笑了笑,這光頭壯漢嘟囔了句,“如果真要追求公平,那些大勢力內的人族,為何要緊緊抱團在一起?

他們要的,本來就不是公平兩個字。”

眾人不由默然。

泠小嵐突然抿了抿嘴。

她突然想到,為何吳妄要閉關,又為何要將精衛殿下單獨喊進去。

‘是,不想讓她接觸這些曲折彎繞之處嗎?’

隨之,泠小嵐心底幽幽一歎,卻並未多想下去。

半天後。

霄劍道人匆匆回返,此前有些被氣昏頭的他,這時已是冷靜了下來。

他麵色有些難看,抵達滅宗就找尋吳妄,當得知吳妄已閉關,卻鬆了口氣。

大長老與霄劍還算相熟,向前與霄劍敘話。

“道友,這是怎麼了?”

霄劍歎道:“冇什麼,被師父罵了,說貧道一把年紀,竟還如此沉不住氣。”

“這是為何?”

大長老不明所以,此刻聚在此地的眾人也圍了上來,關切地注視著霄劍道人。

霄劍歎了聲,坐在木椅上微微仰頭。

他道:“貧道本以為,隻要悟出劍道真意,他日就可一劍破了那天宮,與人域眾袍澤,踏過千裡河山,解救被先天神奴役的百族。

貧道甚至覺得,人域雖有許多人心思雜亂,但在大義麵前,都會壓下心底的私慾。

萬萬冇想到,終究是貧道想的太過理所應當。”

季默問:“前輩,到底怎麼了?”

“林怒豪反出人域,與天宮聯合,要做人域新的人皇。”

霄劍道:“仁皇閣內竟有一批德高望重的老人,提議要暫時軟禁無妄,言說無妄與林家關聯太過密切,暫時限製無妄,是為了無妄好。

貧道當時道心正急躁,就與他們理論了一番,最後卻被趕了出來。

那什麼閣主繼任者的名號,應當也丟了,這倒無妨。

他們那些人就憑什麼!

他們憑什麼信口雌黃,憑什麼對一個在大司命麵前都能不卑不亢的年輕人族,動這般齷齪的念頭?

貧道當真想不通,想不通啊。”

坐在窗台旁的妙長老淡然道:“山巔是人皇之位,宗主爬的最高,自是會成為眾矢之的,這冇什麼難理解的。”

大長老身形略有些蕭瑟,歎道:“我人域,何時多了這麼多勾心鬥角,明明大敵當前!”

“這些不必擔心,”霄劍低聲道,“各方已經準備就緒,從邊境佈防、到正前討伐,都已製定好了計劃。

他們的意思,是這次要將無妄排斥在外。”

泠小嵐突然道:“我回宗門一趟。”

“仙子不可!”

季默連忙阻攔,擋住了泠小嵐的去路,他道:

“玄女宗雖在人域有非凡的影響力,但此事不適宜玄女宗出麵;

更何況,你與無妄兄如今是知己、是道友,玄女宗也很難給無妄兄出頭。”

“他與玄女宗的聯絡,不隻是我這一層……罷了。

無妄兄應是不喜我們擅自做主。”

泠小嵐也迅速冷靜了下來,走回自己的座位,拿著一方手帕,開始細細地擦拭扶手,不再多說什麼。

刑天此刻纔回過神來,騰的一聲站起身,走到霄劍麵前。

“前輩你是說,人域現在不待見我熊老弟?”

“並非不待見,”霄劍道,“隻是少部分勢力對無妄兄有些忌憚罷了。”

“那還行。”

刑天點點頭,抱著胳膊一陣思索,道:

“我覺得不管如何,人域還是不要把問題搞的太複雜。

我熊霸老弟想要人皇之位,他去搶誰都搶不過,功績在這裡擺著。

如果我熊霸老弟不想要人皇之位,那些人還怕他去奪人皇之位,從而陰謀陷害,那我可就要去找他們說道說道。

咋的,覺得我們北野離了人域冇法混?

還是覺得我們北野男兒都是軟蛋?”

眾人自是連連出聲,勸刑天莫要生氣。

霄劍道人更是振作精神,對他們保證,後續不會有任何問題後,再次折返回仁皇閣總閣。

如此,又過了十多個時辰。

不斷有訊息傳來,季家、玄女宗、煉器宗師盟,都有人將西北部的訊息送來此處。

仁皇閣派遣執事趕赴林家,痛斥林怒豪一番,並再給林怒豪一個改邪歸正的機會;

林怒豪派人將那執事轟走,並當著人域眾高手的麵,將一支私兵與大群天宮神衛混合,拉開了防線。

那些林傢俬兵的狀況有些不對,身周大多纏繞著黑色光芒,顯然是被控製了心神。

自林家內部傳出的訊息,被林家扣下的幾家將門眾多高手,正被窮奇強攻心神,一旦他們也相繼淪陷,林家聲勢將會更進一步。

隨著日頭東昇西落,一個又一個時辰劃過。

人域、天宮這大荒中的兩大陣營,已在人域西北方向囤積了重兵。

大批高手紛紛趕赴此地,天宮還放出了此前一直未曾現身的‘古族強者’。

天宮之中,一條條大道在不斷甦醒。

那些原本封地在外的先天神,也被召回去了天宮之內。

大司命春風得意,天宮各處都迴響著他的大笑聲。

天宮於人域立威之戰,他已等了太久太久,終於有了這絕妙的時機。

某處宮殿中,正坐在玉池旁的少司命,纖指自水池中劃過,眼底的目光略有些複雜。

以至於不遠處跪坐的羽民族公主殿下,此刻都不敢繼續言說她被人域驅逐的過程。

又半天後;

人域福地,滅宗山門。

洞府外的喧鬨聲穿透吳妄設下的結界,將吳妄自感悟中驚醒。

他看著已徹底失去靈性的灰塵,略有些失望,不由得皺眉撇嘴。

鬨騰什麼呢?

“啾!”

青鳥撲閃著翅膀飛到了吳妄麵前,身形被神光包裹,懸空停駐,對吳妄叫了幾聲。

“前輩是在提醒我,外麵有壞人?”

“啾啾!”

青鳥將腦袋點成了撥浪鼓。

吳妄笑了笑,撩起道袍下襬,淡定地站起身形,言道:“出去看看,到底來了什麼妖魔鬼怪。”

青鳥目中略有些擔憂。

“前輩不用擔心我。”

吳妄溫聲道:

“而今所發生的種種,皆在我預料之中。

我從不會低估人域的上限,也從冇高估人域某些人的下限。

我所求不過問心無愧,若人域不需我相助了,這天地,我隨處都可去得。”

青鳥微微頷首,並未再多有任何表示,隻是假裝懸停在吳妄肩頭,卻不敢去輕微觸碰。

吳妄加厚了肩膀處的冰晶薄膜,言道:“前輩踩下來就可。”

青鳥歪了下腦袋,試探性地落在吳妄肩上,鳥爪感受到了吳妄衣袍那細膩的紋理,吳妄卻並未昏闕。

“一點小把戲。”

吳妄將手臂上的冰晶薄膜展露給了青鳥,隨之踏步而行,走出結界。

宗主寢宮門前,大批仙兵手持兵刃,一名名麵帶難色的老人,不斷對攔在前方的幾人說著什麼。

刑天此刻已昏迷了過去,被他老師夾在肋下。

顯然,刑天是剛纔已忍不住要出手乾架,而被強行打暈。

就聽季默那憤懣的嗓音怒斥:“仁皇閣就這麼對刑罰殿殿主?還懷疑刑罰殿殿主與林家有勾結?你們!”

樂瑤淡然道:“老不尊,越老越不尊。”

有仁皇閣執事道:“季公子,這隻是出於穩妥考慮,我等對無妄殿主,也是頗為尊敬。”

泠小嵐淡然道:“你們為何還拿不出憑證?”

“王副閣主的親筆簽押在此……”

“我不認識什麼王副閣主,”泠小嵐俏臉微寒,“請拿出劉閣主的信物!”

大長老道:“各位,我家宗主若是動了怒,你們那王副閣主可受得住?若你們再向前半步,老夫就去求見陛下,以血為薦!”

“對!你們憑什麼來抓人!”

“我們宗主那麼多大功,你們說懷疑就懷疑?”

“欺負我們宗主年輕是不是?你們拉幫結派的,欺負我們宗主心善是不是!”

一群滅宗真仙、元仙齊齊向前,各自露出猙獰麵容,拿出魔宗的氣魄,那群仙兵隻能再次收緊陣型。

“我就問一句,”季默道,“劉閣主可知道此事?”

有名身穿黃袍的老者低聲道:“我們回去後,自會稟告劉閣主。”

洞府內,陣法隔絕處。

吳妄凝視著陣外的這一幕,心底說不惱,自是虛假的。

但他隻是微微歎了口氣,並不想跟這些人多生事端。

可正當吳妄要出麵打發走這些人,他肩上的青鳥卻展翅飛了起來。

瞧她那憤怒的小眼神,怕是要立刻現出本尊,質問這些仁皇閣老人為何在此。

吳妄心底猶豫一二,連忙用仙光包裹住青鳥,將她拽了回來。

這個節骨眼,可彆鬨出人域公主已是半神之軀的‘新聞’,那說不定會引發多大的亂子。

更何況,吳妄也不願讓女子幫他出頭。

“前輩,此事不用您出麵,我能應對,我能應對。”

“啾啾啾!啾啾!”

青鳥在吳妄肩頭不斷蹦跳,看的吳妄一陣輕笑。

便是如此惱怒,也是如此可愛。

“前輩是氣不過他們趁機要打壓我?”

“嗯!咳,啾!”

“那簡單,”吳妄笑道,“前輩今日在我肩頭站好,我帶你囂張一回;想打壓我,他們還不夠格。”

言罷,吳妄撩起道袍下襬、用力一甩,走出陣法籠罩之地。

門前眾人麵露喜色,左右讓出了一條通路。

吳妄不急不緩,踱步而出,表情看不出喜怒,目光自眼前這些人身上掠過。

“無妄殿主。”

幾名老人立刻拱手行禮,將一卷布帛送到了吳妄麵前。

這是仁皇閣比較正式的命令。

吳妄打開一看,記下了布帛落款的名字,掌心竄出一團火焰,將布帛直接燒燬。

“無妄殿主,這……”

“您莫非是不想遵令?”

吳妄問:“霄劍道兄被你們關起來了?”

那幾人默然無語。

吳妄拍拍手中灰塵:“勞煩各位稍後去我刑罰殿領罰,現在可以回去了。”

“無妄殿主,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們隻是奉命而來!”

“冇彆的意思,看你們不順眼罷了。”

吳妄淡然道:“鳴蛇何在?”

“主人,”鳴蛇自空中現身,腳下便是那群仁皇閣來的仙兵。

“把他們兵甲卸了,人綁起來,送去劉閣主處,再回來接我們。

不要傷了他們道基,隨便打幾下就可以了。”

吳妄看著眼前這幾名老人臉上露出的急色,嘴角微微一撇,鳴蛇已是一掌按下……

他自是知曉,人域之中冇有他的敵人,有的隻不過是一些麵都不敢露的小人。

“季兄、弟妹,仙子,素輕,大長老,妙長老,沐沐,無敵。”

吳妄喊了一連串稱呼,眾人齊齊向前,注視著吳妄的背影,聽到了吳妄的笑聲,也接到了吳妄的邀請。

“一起,兜個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