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有神自遠方來,不亦砍乎

-

‘三鮮前輩到底是什麼身份?’

許是因吳妄在茶館中,見到了一位老道喂人族幼崽吃飯的情形;回了仁皇閣後,心底總會泛起這般困惑。

左右也無大事,吳妄準備去找神農老前輩‘談談心’。

算賬什麼的,那都是隨口說的俏皮話。

他能對人皇陛下出重手嗎?能對嶽父大人真的失禮嗎?

要不是打不過那壞老頭,他!

淡定,平和,莫生氣。

帶上鳴蛇,請大長老一同隨行,又托劉閣主破開乾坤、找準方位,吳妄很順利地就出現在了人域北境那連綿大山之中。

尋到了那座小院,見到了那熟悉的閣樓,又聽樓前傳來那熟悉的笑聲:

“哦嗬嗬,智鬥天宮、氣傷大司命的大功臣回來啦?”

吳妄的血壓當時就高了!

“陛下,”吳妄黑著臉,高聲喊道,“仁皇閣刑罰殿殿主無妄子,帶凶神鳴蛇前來求見陛下。”

神農笑意收斂,起身走到院中樹下,正八經地喊了句:“過來吧,不必拘謹。”

吳妄這才邁步入內,對著神農拱手行禮。

鳴蛇又挺起了她驕傲的脖頸,站在吳妄身後,目光看向側旁。

大長老麵露肅容,對神農陛下深深作了個道揖。

神農上下打量了鳴蛇幾眼,笑道:“這神咒果然非同凡響,這般凶神冇有位階,卻是剛好讓你撿了個便宜。”

吳妄嘴角一撇,淡然道:

“陛下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了問題之所在。

大長老、鳴蛇,你們出去等我,我有要事要對陛下詳細稟告。”

鳴蛇低頭應是,大長老似是看出了點什麼,嘴角露出少許微笑。

待他們退出小院,小院周遭被人皇陛下的道韻所環繞,神農似笑非笑地看著吳妄,溫聲道:

“怎麼,現在還要跟老夫冇大冇小、動手動腳?多大的人了,也該學會成熟穩重。”

“哼!”

吳妄黑著臉,一言不發走去石桌對麵,撩起道袍下襬坐了下去。

論公,他是人域臣子,本不能這般失禮;

但論私交,吳妄也喝過了幾次道酒,這人皇陛下自己說的要論忘年之交、情同爺孫。

往人域之外考慮,吳妄有母親蒼雪撐腰,也是天地間三方大勢力之一燭龍神係,現如今的‘發言人’。

這個位置,他自是坐得。

“三百年!好一個三百年!

老前輩,人皇陛下,你就這麼利用一個年輕人的純真情感!”

吳妄咬牙罵著,倒是冇真的撲上去。

“純真情感?”

神農差點笑出聲,拿出一隻陶製的茶壺,撒入了一點茶葉末,又隨手接來山泉水煮開,注入了陶壺中。

微微搖晃幾下陶壺,一股茶葉的清香瀰漫開來,隻是聞著就特彆舒適。

神農笑道:“不過是老夫臨時起意罷了,本來確實要蘊靈一段歲月。”

竟然直接承認了!

吳妄拳頭一陣亂響,但還是明智地忍下了動粗的念頭。

神農隨手拈了一片綠葉,在嘴邊輕輕咀嚼,又吐出少許草木芬芳的香氣,方圓數百裡內的草木宛若突然有了靈性。

樹冠飄搖,藤蔓舞蹈。

老前輩心情顯然十分不錯。

吳妄最關心的,自還是精衛之事。

他問:“為什麼不多等等,直接用神力為她塑造半神軀。”

“等不及了,”神農淡然道,“再等下去,老夫這苦命的女兒,連她相好的道侶都要被人搶走了,唉。”

吳妄額頭掛滿黑線。

“陛下,咱們說正經的。”

“哈哈,”神農扶須輕笑,“其實是擔心,天宮發動總攻時人域陷入混亂,顧不得護她。”

吳妄皺眉道:“局勢當真已經嚴重到這種地步了?人域還有什麼訊息,是我冇看到的。”

神農對著麵前的茶杯輕輕一歎。

但吳妄坐在這位人皇陛下麵前,有一瞬,彷彿感受到了那如山般的壓力。

整個人域壓在這位年暮的人皇肩上;

老人已支撐人域太過漫長的歲月,甚至還費心延壽,繼續護衛人域。

“前輩有話就說”吳妄低聲道,“我或許能幫你多分擔些。”

“你做的已經足夠多了,”神農緩聲道,“人域內部的改革,對外的宣揚,都因你插手有了不錯的起色。

如果能這般平穩發展下去,千年後說不定能扭轉局勢。

更重要的是,你讓不少老人看到了人域未來的希望。

可惜老夫知曉,這般希望不過是鏡花水月,你終究不會擔起人皇之位。”

“我哪有那麼大的本事。”

吳妄訕笑了聲,端起麵前這有些年頭的杯子,用力吹了吹,喝了口熱茶。

一股清香自舌尖綻開,直衝腦門,又自脊背緩緩滑落,歸於氣海之中。

他問:

“我一直冇想明白,天宮若真的下定決心動手,那他們在等什麼?

三年前東南域那一戰,他們冇有直接發難,莫非是在醞釀什麼大殺器?

前輩你其實該將這些提前告訴我。”

“他們必須等五十年,這是他們集結百族大軍要消耗的歲月。”

神農緩聲道:

“為了減少先天神的損傷,他們會臨時打開百族身上的枷鎖,將累年挑選出的一批高手解封,投入神池中。

本來,這是帝夋為燭龍準備的厚禮,如今應是要用在我們身上了。

神靈掌握的是權柄,他們將力量賦予那些追隨者,從而避免自身在大戰中犧牲,這就是帝夋當年發起神戰的方式。

你來看。

伏羲先皇逝去時,曾出現過這般情形。”

神農手指向前輕點,少許雲霧自石桌上瀰漫,期內有一幅幅畫麵劃過。

身高百丈的巨人披著神甲,手中長棍砸在麵前的雄關之上,將那雄關直接砸碎;

背後張開三對、四對羽翼的羽民國高手,射出的箭矢劃破天穹;

狀若發狂的獸首人身強者,被十數名身穿古樸長袍的老者圍攻,身軀都被打爛了,卻滴血重生、不斷起身……

吳妄看的頭皮發麻,那些畫麵又迅速消逝。

“這裡麵,有從遠古活下來的百族強者。

天宮為了避免他們自身崩潰,隻能將他們封印;

但隻要神池之中的神力,保持在一個較高的水準,他們可以隨時喚醒這些大軍。

你這次在東南域與天宮交手,是不是感覺到了,先天神中,除卻星神這般強神之外,能征善戰者其實並不多。”

吳妄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先天神執掌權柄,賦予百族高手神力。】

“這不就是跟凶神一樣?”

“凶神算是這些強者中的佼佼者,”神農笑道,“但隻有十個,天帝捨不得如此耗費神池神力,把那些百族生靈都塑造成凶神。

這就是天宮的真正底蘊。”

神農揮手散掉了雲霧,笑道道:“不必太擔心,人域也有自身的依憑。”

吳妄略微思索。

如果前輩有把握在天宮發難下護住人域,也就不必提前讓精衛出世,甚至是用神力為她凝聚身軀了。

人皇之女成了半神之軀,這若是讓世人知曉,自會惹來無邊罵名。

雖然老前輩嘴上說的輕鬆,但等數十年後天宮發難,人域必將迎來大戰。

他又能做什麼?

吳妄目光漸漸有些深遠,彷彿跨越了這數十年的歲月,看到了中山上空那一片又一片黑雲。

“人域如果守不住,我會帶她回北野。”

吳妄仔細想了想,緩聲道:“這算是我能給前輩的許諾,因為我確信自己能做到。”

畢竟戰略撤退,在所有選項中難度最低。

“守是必然能守住的,”神農笑道,“現在重要的是,我們要付出什麼代價;

人域底蘊的一部分你也看到了,他們的力量你也領略過了。”

吳妄想起了那三十多位引燃自身之道的前輩,不由得肅然起敬。

神農喝了杯茶,低聲道:

“如果當年被燧人先皇困住的大道並非火之道,也不可能還有現在的人域。

火之大道,代表了五行之中的激發、勃發;

有火之大道激發,纔有了人域大限修士最終一次燃燒自身。

那帝夋忌憚的我,就是火之大道全開的我。

人域對火之大道的開發,遠不止如此,這就是底蘊啊,北野來的小夥子。”

吳妄嘴角一撇,淡然道:“那我就不多擔心了。”

“該擔心還是要擔心的,必須要有緊迫感,”神農正色道,“如今已打開了局麵,打出了威風,咱們總不可能繼續坐以待斃。”

“老前輩你想做什麼?”

“打出去,”神農淡然道,“打出人域,將黑暗動亂拒之於門外;戰火隻要燒到人域,人域低階修士、凡人必然死傷慘重。

現在的問題是,人域明麵上的實力有些不足,出去打,隻能應付天宮區域性的力量。

對於全域性而言,人域的實力還有些不夠看。”

吳妄手指輕輕敲打著桌麵,一杯茶已被他飲儘。

喝了這杯,還有下一杯,神農又給他續上了。

吳妄嘀咕道:“前輩你莫非是想,跟天宮的敵人聯手?”

“不,”神農搖頭道,“先天神終究是先天神,不能對先天神抱有任何希望,這是伏羲先皇當年教給老夫的道理。

他們與我們存在的意義不同。”

“那怎麼辦?”

神農笑道:“你想想辦法,搞個百族大聯合,百族站在咱們人域這邊的越多,那些聽命於天宮、無數歲月積累下來的百族強者,能調轉兵刃的可能性越大。”

“我想!”

吳妄一陣瞪眼,隻感覺自己被氣的頭暈目眩。

這輕鬆的口吻,說的就跟出去買個菜一樣。

“我做不到,您另請高明吧!”

吳妄將杯中的茶水一飲而儘,直接道:

“除非天宮是廢物簍子,那大司命持續不間斷的犯病,把百族逼迫到了絕境。

不然根本不可能出現所謂的百族大聯合。

老前輩你也彆高估了百族,他們現在看著人域跟天宮,誰贏了他們幫誰,誰要贏了他們纔會站到誰身邊。

咱們打不出去就打不出去,防守反擊一樣的。

可以把東南域開發一下,讓凡人和低階修士有個退路,這樣更穩妥一些。”

神農緩緩點頭,正色道:

“這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那就這樣,開發東南域之事就交給你了,要儘快,儘量地將東部、南部沿海區域的凡人修士,儘早遷移。

等大戰一起,東部南部騰出來的地界,可以作為北麵、西麵凡人與低階修士後退之地。”

“這倒不算太……難……”

您為什麼說的這麼簡單、迅速,就跟之前早就想好了似的。

吳妄敏銳地察覺到了什麼,神農卻又是一陣扶須輕笑。

啊這。

他這輩子走過最長的路,就是這老前輩的套路!

山林小院外,神農那爽朗的笑聲飄出院落附近的結界。

大長老扶手輕歎,笑道:“陛下與宗主的感情,當真不錯。”

“嗯,”鳴蛇在旁下意識點了點頭,隨之又意識到,自己不能這麼快就屈服。

“哼!”

她輕哼了聲,淡定地站在原地。

不過是人皇罷了。

也不對,自己此前不敢踏足人域,便是怕被這老者一巴掌拍死,這般強者,還是該給予必要的尊重。

當代火神的欣賞,也是有些分量。

……

吳妄在自己親手打造的木樓外待了半天,星夜時才告辭回返。

來時是劉百刃撕開的乾坤,回去時則是鳴蛇開啟的乾坤通路,直達仁皇閣總閣之外。

她冇有越過總閣附近大陣之法。

剛回自己小樓附近,吳妄就見到了沐大仙追著青鳥亂跑的情形,那小人國的小燈騎著耳鼠在後麵‘嗷嗷’叫著,場麵好不熱鬨。

吳妄心情豁然開朗了許多。

“啾!”

青鳥主動迎了上來,剛想落去吳妄肩頭,又想到了什麼,展翅在吳妄身週轉了一圈,落去了不遠處的窗框上。

大長老笑道:“宗主早些歇息,老夫就在側旁住處聽宗主召喚。”

“有勞大長老費心。”

吳妄目送大長老離去,又看向了鳴蛇。

想了想,吳妄道:“去樹下待著,過段時間回了宗門駐地,再與你安排住處。”

鳴蛇一言不發,身形閃回了老地方,閉目凝神,宛若入定了一般。

少頃。

吳妄坐回了書桌後,提筆寫了一陣跟老前輩討論的內容。

林素輕送來溫水,吳妄很自然地把水放到了書桌旁,那青鳥展翅落下,低頭啄出了少許水花。

屋內安安靜靜,法寶燈盞柔和的光輝,照在此地幾生靈身上,在牆上映出了不同的倩影。

青鳥看著吳妄在那提筆書寫;

她冇注意到吳妄筆下寫了什麼,隻記得吳妄那方正有型的麵容上,棱角比在荒島時更為分明。

不多時,吳妄已是寫了一個大概的計劃書。

他從頭審了幾遍,又讓林素輕拿來了大量關於東南域的資料,尋找著自己想找的訊息。

林素輕在旁翻弄著仁皇閣卷宗,也是片刻不得清閒。

如此過了半夜,青鳥忍不住打了個哈欠,吳妄見狀笑道:“你……前輩若是累了,就先去歇息,此事比較關鍵,我還要多處理一陣。”

“啾啾。”

青鳥頓時打起精神,在旁跳了幾下,表示自己精神著呐。

然而過了不過小半個時辰,她已是枕著拇指大小的小枕頭,熟睡了過去。

林素輕含笑為她蓋上了手帕,目中滿是溫柔。

吳妄傳聲嘀咕:“感情這麼好了?”

“這不是少主夫人嘛,”林素輕傳聲回了句,“我就是一個拿靈石做事的,可不忒巴結著。”

吳妄笑了笑,凝視著青鳥的身影,恍惚間似乎能看到那個綠衣少女蜷縮在夜晚中熟睡的模樣。

林素輕傳聲問:“少主,需要我幫你們創造一個溫馨的環境相認嗎?”

“看她吧,”吳妄道,“相認後牽手都不得,我怕她會有些失望;今天我問了陛下的意思,陛下已將她交付於我照顧。

今後不管去哪,我自不會再丟下她。

嗯,一些危險的情形例外。”

林素輕不由得笑眯了眼,凝視著吳妄的身影。

“怎麼了?”吳妄抬頭看了過來。

“嗯……說不出。”

林素輕攥著小拳頭揮了揮,傳聲道了句:“您加油!”

吳妄笑了聲,繼續低頭忙碌。

一直到拂曉時分,吳妄才讓林素輕將這份計劃書送去了劉閣主處,若覺得不錯,就去呈給人皇陛下。

忙完正事,吳妄不由得自袖中摸出了一枚玉質的圓環。

這是三鮮道人給的信物,吳妄此前拿給神農老前輩看了眼,神農老前輩似乎看出了什麼,又像是冇看出什麼。

就整得很微妙。

‘將此物帶著就好,說不定日後真的能幫上你什麼。’

吳妄:……

謎語人天打五雷轟!

“殿主”

一聲急促的呼喊聲自遠處傳來,數道流光掠過總閣空中,落在吳妄小樓前,各自拱手低頭行禮。

青鳥被這般呼喊聲吵醒,迷迷瞪瞪地站了起來。

吳妄抬手想去揉揉她腦殼,又及時頓住動作,順勢摁著木桌站起身來,對窗外道了句:

“講。”

“北境急報,天宮使節即將抵達長牆!邊境守軍不知該如何處置!”

吳妄額頭掛滿黑線,忍不住喊了聲:

“去隔壁找閣主!什麼事都找我!”

那幾名傳令的修士對視一眼,一人忙道:“訊息是閣主傳過來的,他半個時辰前已去了邊境,閣主在問詢您的意見……”

吳妄這才點點頭,解釋道:

“那就說明白嘛,也不怕旁人誤會,覺得我有什麼上位之心。

具體情形報來,天宮使節之內有誰?少司命?”

“並未有少司命的身影,聽說此次前來的先天神,是個……廢神。”

廢神?

吳妄心底瞬間腦補了幾場天宮的宮鬥大戲,《天宮宮詞》、《羲和傳》、《暘穀的誘惑》。

‘愛妃,你怎麼穿了羲和的衣服?’

有點意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