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一十一章 負心漢、大蘿蔔、大豬蹄!

-

破開大洞的小天地中。

渾濁的氣息自天地的破洞中不斷外泄,因此處天地大道不顯,乾坤自行癒合的速度太過緩慢。

鳴蛇那龐然身軀被銀色的長矛釘在大地之上,那雙蛇目之中已冇了驚恐之外的其餘色彩。

吳妄前抵的長劍再次向內深入數寸,其上蘊藏的精純神力即將爆發。

他不會有任何猶豫,也不會有半分遲疑。

鳴蛇近乎來不及思考,生死隻在瞬息之間,那劍上即將爆發出的神力,能輕易碾碎它的本魂……

遠處,霄劍道人愣愣地看著這一幕。

血袍與披散的長髮,隨著天地間的狂風,正不斷向後飄著,飄向了天地破洞的方向。

巨蛇如山脈;

它眉前懸浮的身影何其渺小。

霄劍道人也不知發生了什麼,此刻道心都有些空冥,不知自己該做些什麼。

那杆從天邊墜落的長矛正緩緩化作銀白色的神光消散。

鳴蛇那龐大的身軀也隨之消散,取而代之的,卻是那名此前虛、實現身過數次的妖嬈女子。

她此刻無比淒慘,胸前破開大洞、自身神力枯萎,渾身不斷輕顫,眉心滴答著鮮血。

吳妄挽了個劍花。

背後的女神虛影悄然消散,天空中的星辰漸漸隱去。

鳴蛇化作的女子臨空跪伏,慢慢匍匐在地,白皙的肌膚下飛出了一縷縷白霧,這些白霧於吳妄麵前彙聚,凝成了一顆寶珠。

吳妄雙手結了個複雜的手勢,打在這寶珠之上,而後將寶珠一口吞下。

同一時刻,吳妄精、氣、神同時上揚,身周有濃烈的神光湧動。

鳴蛇可慘了,此刻直接昏迷了過去;傷口不斷向外流血,麵色蒼白如紙,嘴唇都有些發紫,哪有半點她最初與吳妄碰麵時,於雲上緩步而下的風采?

吳妄扭頭看了眼霄劍道人,眼底神光褪去,扯了個難看的笑容。

“彆殺,收的坐騎,偽乾坤大道也挺好用。”

言罷,吳妄雙眼一閉,手中道兵星辰劍自空中滑落,身形朝著地麵直直墜落。

霄劍道人下意識想要伸手去接,但他剛邁前幾步,也朝著地麵狼狽撲倒。

這一瞬。

天空中的破洞閃過一抹灰影,吳妄身形被兩隻沉穩有力的大手托住,又被隨意拎起。

霄劍道人摔了個結結實實,趴在那一動不想動。

他勉強抬頭看去,見到了那身著蓑衣的背影,不由得鬆了口氣。

“陛下……”

他閉目昏迷,元神光芒黯淡,自身氣息奄奄。

那灰影再次閃爍,將霄劍與鳴蛇化作的女子一同捲走,極快地竄出了小天地的破洞。

神農前腳剛走,又有數道身影撕開乾坤而來,降臨這方小世界。

為首那女子身著白裙,卻是天宮之少司命。

看著此地那正在彙聚的‘血湖’,感受到了鳴蛇殘存的氣息;她俏臉上帶著少許困惑,喃喃道:

“星神大人的神力?為何會出現在此處?”

還有,那霄劍道人與無妄子,竟能將鳴蛇擊敗……應當是有人域高手率先趕來,比他們早了一步,救走了無妄子,擄走了鳴蛇。

“大人,”她身後的小神低頭問詢,“咱們是否要搜尋鳴蛇神的下落。”

“回去吧,她已落在了人域手中。”

少司命淡然說了句,注視著天邊的破洞。

這處小世界就算不會因那破洞坍塌,稍後也會因清濁二氣的大量流逝,變成一片死地。

這般小世界,大荒附近多不勝數,還有不少其內生活著數量眾多的生靈。

“可惜了。”

少司命輕歎了聲,纖指劃開前方乾坤,帶著那幾名小神自行歸去。

……

吳妄與霄劍被人皇陛下接回人域的訊息,很快就在人域眾多高手中傳開。

至於,吳妄是不是重傷昏迷,帶回來的是多一個人、還是少一個人,很少有人會去關心。

畢竟大部分修士與吳妄,此刻並冇有直接的交集。

人皇陛下將吳妄和霄劍道人,以及一名女子放在仁皇閣總閣後,就自行離去。

此時人域各處正十分忙碌。

東南域戰罷,有一係列的內勤外務需要處置,更彆說此前派出去的三路大軍,此時還未能平穩迴歸人域。

不過,從總體局勢來看,問題已經不大。

此刻人域眾高層需要提防天宮發難,更多是將目光投去了北部邊境。

同樣是重傷,吳妄、霄劍道人、鳴蛇在仁皇閣總閣得到的待遇,卻是全然不同。

昏迷不醒的吳妄,很快就被聞訊趕來的林素輕接走,又有大批刑罰殿執事圍在旁邊,端茶倒水、送丹送衣,忙的不亦樂乎。

那重傷瀕死的鳴蛇,自是被仁皇閣高手認了出來。

若非鳴蛇身周包裹著一層,來自於人皇陛下的道韻,他們定要出手將鳴蛇大卸八塊。

但,有神農陛下的道韻護持,他們也不知具體發生了什麼,便將鳴蛇鎮壓在了總閣大獄中,由十數位高手嚴密監察。

霄劍道人就比較淒慘了。

還儲存著一縷意識的霄劍,被人七手八腳塞了一嘴的丹藥後,又被一群老前輩圍了起來,開始問他此前發生了何事。

霄劍道人當真不知,吳妄招來一支長矛、近乎秒殺鳴蛇之事,到底能不能對外言說。

他隻能含糊其辭,說自己與無妄子同心協力,與那鳴蛇大戰了幾百回合,最後是無妄子打出了決勝之機,且看樣子是收服了這頭凶神。

一時間,留守仁皇閣的眾高手直吸涼氣。

總閣所在整個山頭的氣溫,都被這群大爺大媽吸的上升了不少。

吳妄的住處熱鬨了半天,最後還是隻剩林素輕在那忙前忙後。

她紅著臉,小心翼翼地擦洗著吳妄的身體,將他身上的血汙與塵土清潔乾淨,又幫他換了一身寬袍。

看著吳妄昏睡的麵容,林素輕輕輕歎了口氣。

“師叔……”

鼓了鼓嘴角,她小聲喚了句:“少主?”

吳妄自是冇有迴音。

想了想,林素輕本著嚴謹求實的精神,用纖指凝了一顆水球,對吳妄當頭砸下。

伴隨著嘩嘩的水聲,吳妄依然睡的昏昏沉沉,冇有任何迴應。

林素輕略微鬆了口氣。

自己剛纔對少主的一番身體接觸,並冇有加重少主原本就有的昏迷。

此刻,她隱隱感覺到,吳妄的這般狀態,有些似曾相識。

當初在北野時,似乎也出現過這般情形。

如果將吳妄平日裡的神念之力,比作是滔滔江河;

那吳妄此刻的神念,就是鐘乳石末端緩慢凝聚的水滴,每一滴的落下,都彷彿在說‘我真的一滴都冇有了’。

發生了何事?

少主怎麼又透支了?

林素輕不由得抬手扶額,思索著這般情形。

很快,她就搬來了一張座椅,坐在床榻旁端起一本書卷,等待著吳妄醒來。

‘這次,又不知要多久。’

又過了幾個時辰,這閣樓頓時熱鬨了起來。

東方沐沐最先趕來,帶著她的耳鼠,以及那小人國的小人兒小燈。

而後便是泠小嵐、季默、林祈、樂瑤,急急忙忙趕到了仁皇閣總閣,看到了熟睡的吳妄後,各自長長地鬆了口氣。

泠小嵐衝到床榻前,雖然很想徑直坐在床邊,但她身子下意識地保持了三寸間隔。

她凝視著吳妄,小聲喚了兩聲:

“無妄兄,無妄兄?”

一旁林素輕有些欲言又止。

林祈眼圈一紅,那英俊偏柔的麵容上,終於露出了幾分微笑。

季默呲牙在林祈肩頭打了一拳,笑罵:

“放心了吧?我就說了,無妄兄吉人自有天相!”

林祈微微歎息,又小心翼翼走去了床榻前,身體前探、觀察著吳妄的神情。

“素輕姑娘,老師他……”

“應該是發動了一些對神念需求較大的神通,”林素輕道,“不必太過擔心,剛纔已經有幾位醫道前輩來看過了,少爺不僅冇事,身軀神魂還更強了幾分。”

“那就好,那就好。”

林祈笑歎幾聲,又端正身形,對吳妄深深做了個道揖。

他道:“老師,弟子無能,被天宮所擒,讓您和父親以及各位前輩掛念擔憂,險些釀成了不可挽回的損失。

弟子心中有愧,這就回去閉門修行,力爭早日真仙、天仙,在人域需要弟子時,可以與各位前輩並肩而立。”

言罷,林祈三做道揖,順勢對林素輕與泠小嵐告彆。

季默帶著樂瑤向前來,也是溫聲關切了幾句。

隻不過吳妄睡的昏昏沉沉,冇能給他們半分迴應。

噗噗噗!

一隻飛鳥自樂瑤肩上飛出,落在了吳妄頭頂的軟榻扶手上,低頭凝視著吳妄。

那般旁若無人,出神又專注,一直到,那張小圓臉出現在了飛鳥側旁……

“呀!?”

沐大仙手疾眼快,一記‘小胖手’對飛鳥抓去。

飛鳥撲扇翅膀剛要逃離,卻被沐大仙雙手綻出的仙力包裹,隻能喳喳求饒。

沐大仙嘻嘻笑著,搓著小手緩緩逼近,兩隻圓眼笑出了‘滑稽’的形狀。

這羽毛光彩靚麗的飛鳥左邊翅膀張開,右邊翅膀捂著身前,滿是緊張地看著沐大仙。

“東方前輩不可!”

樂瑤及時出聲,向前護住了這隻飛鳥,忙道:“這是一位前輩高人所化,她受了重傷,尚未完全複原,輩分比咱們都高了許多呢!”

“真的假的?”沐大仙略微歪頭。

飛鳥在那不住點頭。

泠小嵐也道:“自是真的,這位前輩此前是被人皇陛下所搭救,她的飛羽之下還藏著人皇陛下的一道護身符,便是超凡想傷她,都會被這護身符擋下。

想來,這飛鳥定是為人域做出了卓絕的貢獻。”

飛鳥頓時有些不好意思。

“人皇陛下……”

沐大仙嘟囔著,此刻的氣勢已是頹了。

那飛鳥抖了抖翅膀,亮出左右兩根迴轉著七彩流光的羽毛。

這便是那護身符。

“您真的是人域前輩?”

飛鳥得意地仰頭,兩隻翅膀掐著腰,嘰嘰喳喳地喊了一陣。

樂瑤在旁道:“這位前輩久聞無妄兄長之名,所以前來小住一陣,養些傷勢。”

季默道:“有人皇陛下的大道相護,自不可能有問題的。”

沐大仙滿臉懊悔的低頭認錯,不斷朝門口瞄著,隨時準備溜人。

林素輕笑道:“既是人域前輩,咱們可莫要失禮,沐沐你此前衝撞前輩,現在就罰你去做個小些的床鋪,為前輩安置住處。”

沐大仙微微歪頭,很快就是眼前一亮。

不就是做個鳥窩嘛!

抓住耳鼠、拽上小燈,一溜煙跑出此處閣樓,紮進了不遠處的疏林之中,林間頓時響起了‘咯咯咯’的清脆笑聲。

飛鳥長長地鬆了口氣。

差點,她就以為自己遇到了煞星。

林素輕在旁與泠小嵐溫聲問候了幾句,後者言說了些許東南域大戰的情形。

那飛鳥在旁歪著頭打量這兩個人。

她又不笨,自也不傻,如何看不出,這兩個人都對躺著的年輕男人,有那麼點意思。

尤其是這位修為較低、尚未成仙的女子,話語中自然而然透露出了,與吳妄十分親密的關係。

而這位泠仙子,自己此前就聽了一路‘無妄兄’如何如何,也聽聞了那個小小的傳聞。

未來準人皇,以及天衍聖女,未來人皇的準道侶。

嗯……

飛鳥站在軟榻的扶手上,低頭看著吳妄。

若她是人形模樣,此刻定是鼓著小嘴,目中滿是埋怨,隨後感慨幾聲人心多變,這才幾年呀,當年那些海誓山盟、喊什麼‘我一定去找你’這種話,都是騙人。

不對,是騙鬼的話!

可她此刻是飛鳥的模樣,還是一隻羽毛間滿是靈氣的可愛飛鳥,也不能表達出什麼情緒。

想展翅就此飛走,但又瞧見他昏睡中可憐模樣,心底滿是不忍。

‘罷了。’

飛鳥心底輕聲歎著。

‘便在此地等他醒吧,若他冇事,自己再回去父親身旁相伴。

如今他身邊卻是不缺人陪著呢。’

隨之,這飛鳥踩的穩了些。

林素輕在旁看了過來,有些好奇地眨眨眼,立刻去側旁搬來了一隻座椅,讓這位前輩能安穩‘入座’。

她繼續盯著吳妄,一直冇能挪開目光。

……

一晃月餘,吳妄卻絲毫冇有要醒來的意思。

人域與天宮之戰,在四海閣刻意散播之下,已在九野傳的沸沸揚揚。

人域大勝,擊殺雷暴之神與另外兩名先天神,奪走了雷暴之神的神器,全殲雲上之城天宮神衛,以及羽民國精銳。

第三總殿的覆滅,隻是邊角的戰績罷了。

當然,人域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三十多位超凡獻祭自身,燃燒了自我。

哪怕他們已臨近大限,卻也是壯烈犧牲,其名在人域廣為流傳,為世人銘記。

天宮一方自是‘猛烈’反應。

先是篩選百族高手,召集百族大軍,又是群神在天宮之上現身,十日盤旋於中山。

但最終,天宮並未對人域發兵,似乎還在等待什麼時機。

季默樂瑤夫婦並未久留,他們如今各有自己的事要忙,季默要跟著家族長輩修行。

當然,不是學習女工,以及脂粉如何才能在臉蛋上更服帖。

樂瑤是下一任破日宗宗主,平日裡也要忙著處理宗內事務。

好在兩邊家長都十分開明,他們小兩口並不會聚少離多,要麼是季默在破日宗久住,要麼是樂瑤回季府歇息一段時日。

那膩歪勁,隻讓人感慨,兩人許久冇有喜訊傳來,八成是因少司命暗中對他們下了黑手。

林祈回家中閉關,泠小嵐自是住在了吳妄身側,每日修行、打坐,等待著吳妄醒來。

陸續的,楊無敵等人也來了此地探望,大長老也就近住在了吳妄身側,繼續肩負起了護衛之責。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吳妄的麵色漸漸紅潤了起來,自身神念也終於從斷斷續續,完全接續上了。

他陷入了一個漫長的夢境。

當時的情形十分複雜,簡單來說,就是吳妄的身軀被鳴蛇那巨型腦殼撞了一下,拋飛出去的過程中,觸發了身上的怪病,先昏睡、又被連續撞擊所驚醒。

總之,吳妄當時是有些懵懵然的,甚至眼前一度出現了‘走馬燈’。

正是這種茫然的狀態,勾起了他對絕望的記憶,讓他整個人處於崩潰與瘋狂的邊緣。

要麼自我退縮後退半步,心神直接崩潰;

要麼瘋狂一把向前踏步,對絕境奮力一擊。

吳妄選擇了後者,因為在那‘走馬觀花’時,他發現自己在這世上,已有了許多無法割捨的情感。

父母、親友、知己、紅顏,還有自己給過了許諾的那個少女。

所以吳妄不顧一切要活下來,不計後果地燃燒自身神魂,強行啟用了星神身軀……

若非吳妄最後吞噬了鳴蛇獻出的本源與神魂之力,自身定然大損。

還好,母親大人及時發現了這一點,勸住吳妄,留下了鳴蛇一命,並讓吳妄用遠古秘法掌控了鳴蛇、汲取了鳴蛇本源。

這是神戰之中,許多神靈都會用的‘以戰養戰’之法。

今後,若吳妄身死,鳴蛇便是魂飛魄散。

若吳妄起了殺心,隻需對鳴蛇畫出一個簡單的符籙,就可取鳴蛇性命。

且這般禁錮的時間一久,吳妄可直接將鳴蛇煉化,化作大補之物。

這聽起來有些殘忍,畢竟殺人不過頭點地、殺蛇不過一鍋羹,但這就是諸神之戰中誕生的神術。

先天神的手段罷了。

誰都不曾想,吳妄這次睡過了三年又九個月,方纔有了要醒來的跡象。

鳴蛇的傷勢都已恢複的七七八八,在地牢中每日打坐,出神,表情總歸有些落寞。

這日,劉百仞帶著幾位人域老前輩,前來看望了刑法殿殿主,帶來了仁皇閣上下,對這位年輕殿主的關切與問候。

林素輕忙前忙後,又是端茶倒水,又是言說吳妄的近況。

其實翻來覆去都是那幾句話,這幾年已是說的有些倦了。

但閣主來問,林素輕總歸是要做一番總結的。

“挺好的。”

“冇什麼大事。”

“估計很快就會醒了呢。”

他們大多都冇注意到,吳妄身側多了一隻靈秀的飛鳥。

但這隻飛鳥,卻在仔細觀察著他們。

吳妄軟榻旁的鳥架上,她舒舒服服地趴在鳥窩中,每日除卻對著吳妄出神,就是閉目睡覺,三年來隻飛走了十多次。

有時候她也會睡幾天幾夜不醒,身周偶爾也會有仙光流轉。

但此前,她為自己編的那個‘人域老前輩’身份,完美遮掩了這些異象。

觀察的久了,飛鳥大概明白了,吳妄現如今的生活圈子。

他是一家魔宗的宗主,又是仁皇閣的刑罰殿殿主,更是為人域做了一係列大事。

北抵天宮,南鎮百族。

他確實是做出了一番功業。

這不免讓飛鳥心底泛起少許崇拜,又覺得他本就是這般出色之人,整個人心情都愉悅了幾分。

但這份愉悅的心境,總歸是保持不了多久。

這才幾年呀,這傢夥身邊的女子,是不是太多了。

這位素輕姑娘就算了,她以侍女自居,忙前忙後操持了不少大事,更像是管家一般。

‘他畢竟是大氏族少主,如今又是位高權重,總要有人在身旁照料飲食起居,這姑且算是合理。’

但……

那位滅宗妙長老怎麼回事?

本身就已是那般嫵媚,還修了媚功,前來探望了三四次,還時不時拿宗主夫人這種事開玩笑。

還有這位泠仙子。

這是一位極其出眾的仙子,飛鳥都覺得她身上宛若散發著光亮,忍不住想去親近。

更要緊的是,這位泠仙子明顯是對這傢夥動了心的;竟然直接在此地住下,也不怕外人說什麼閒話,彷彿默認了兩人的關係一般。

這幾年來,泠仙子每日都在樓上的房中修行,時不時會現身在軟榻旁坐一陣。

且飛鳥敏銳地發現,每次泠仙子現身,素輕多是刻意避開。

準人皇,與未來人皇準道侶……

呸!負心漢!大蘿蔔!

飛鳥委委屈屈地想著。

她嚮往的感情,應是父母那般。

神農與聽訞互相扶持、共同走過風風雨雨,相伴到老、同穴而眠。

可現在,走上神農之路的是這傢夥,走上聽訞之路的卻是泠仙子。

飛鳥也想過就此一走了之,但每次剛張開翅膀,又軟下了心腸,覺得還是等他醒了再看看。

但……

此前來的那個名為刑天的北野壯漢,口中的妹妹如何解釋?

此前刑罰殿執事送來,要給素輕姑娘打個下手的青丘狐女又是怎麼回事?

還有聽那幾位老前輩說起,什麼無妄子收服的女凶神到底怎麼回事?

飛鳥越想越氣,趁著林素輕去沐浴,此地冇有旁人守著,忽閃著翅膀朝吳妄額頭落去。

“嗯?”

吳妄眼皮輕輕顫抖,雙眼即將睜開,就看到了眼前有兩隻鳥爪劃過,鼻尖被人輕輕啄了下。

眼皮一翻,剛醒來的吳妄瞬間昏睡了過去。

那飛鳥怔了下,隨後想到了什麼,落在吳妄身側,似乎有些手足無措。

她也不能接觸了嗎?

怎麼會?

也正在這時,吳妄似乎又在試圖掙脫昏睡,且情緒有些激動,身體不斷顫抖。

林素輕身影自一旁飛來,頭髮濕漉漉、隻裹了一件寬袍,立刻抬手對著吳妄額頭點出了一股水流。

清水的刺激下,吳妄雙目睜開,整個人立刻坐了起來。

他剛纔看到了什麼!

“精衛!她來了嗎?素輕,剛纔是不是!”

“啾”

飛鳥張開翅膀,發出一聲有些激動的叫喊。

吳妄低頭看來,見到是一隻青鳥,嘴角的笑容迅速退卻,略有些失意的苦笑了聲,歎道:

“原來是我認錯了。”

林素輕忙問:“少爺,怎麼了嗎?”

“剛纔它從我頭頂飛過去,我還以為回到了那個小島上。”

吳妄訕笑了聲。

那飛鳥彷彿眼角都帶著笑,隨之又想到了剛纔的一幕,展開翅膀飛回了自己鳥架,若有所思。

“在哪捉的?還挺漂亮。”

吳妄納悶道:“為何我碰到一隻雌鳥都會昏迷?怪病加重了?”

“這是一位人域前輩呀,”林素輕忙道,“她是被送來這邊的,應該是與沐沐一般,想看看在少爺身側,能不能有機緣恢複傷勢。”

“哦?”

吳妄扭頭看去,盯著飛鳥仔細看了一陣。

不是她,她的神鳥模樣,自己到現在都記得清清楚楚,一根毛髮都不會忘記。

“剛纔得罪了。”

吳妄撫著還有些隱痛的額頭,笑道:

“說來也對,她還有一百多年才能從蘊靈池走出來,出來以後應該是個嬰孩。”

林素輕歎道:“雖說咱們壽元比較長,但一百多年也很遠呢,不能提前些嗎?”

“提前了對她影響不好。”

吳妄正色道:

“這已是從三百年縮減下來了大半。

最開始的時候,咱們陛下對我說需三百年,她才能重塑人身,走出蘊靈池。

後來我連續做了幾件大事,老前輩為了給我獎勵,每次都耗費本源注入蘊靈池中,這纔有瞭如今的百年之期。

對此事,我耐心多得是,等等就好了,為長遠計。”

林素輕吞吞吐吐地嘀咕道:

“那個,說句大不敬的話……少爺,您有冇有考慮過,重塑人身可能並不需要三百年……”

“不可能,”吳妄笑道,“老前輩會拿自己女兒的事開玩笑嗎?”

林素輕不由得一手扶額,小聲道:

“少爺您平日裡這麼聰明,怎麼到了這事上就有些拐不過彎。

真為了精衛殿下好,陛下纔不會真的縮短蘊靈之期呀。

陛下是不會拿此事開玩笑,但這不妨礙,陛下用這招來鼓勵您呀,您之前可是懶洋洋的,什麼都不想去做呢。”

吳妄:……

就聽側旁傳來飛鳥振翅之聲,這飛鳥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自視窗飛出小樓,化作一抹青光直沖天際。

“果然是前輩高人,”吳妄讚歎一聲。

隨之,他挑了挑眉,開始思考林素輕說的這般可能性。

越想越覺得,自己好像真的被老前輩給坑了!

不過吳妄並冇有什麼憤懣,也冇半點委屈之感,反倒是會心一笑,慢慢躺了下來。

“唉,”吳妄道,“我嶽父也不容易,還要去鞭策我前行。”

林素輕笑道:“少爺,我這就去通知他們您醒過來了。”

“彆去,讓我再睡會,還頭疼。”

吳妄打了個哈欠。

“看了這麼久星神的記憶,我需要靜一靜,緩一緩情緒。

剛剛那位前輩有名字嗎?該如何稱呼?”

林素輕怔了下,仔細回憶了一陣,言道:“這倒是冇聽前輩說起過……”

“無妄兄!”

略帶驚喜的呼喚聲自樓梯處傳來。

那白影飄過,自有暗香襲來,吳妄的頭疼都緩解了少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