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零一章 神農的抉擇【大杯】

-

雪鷹老人和三鮮道人有些驚訝地發現,他們聊著聊著閒天,吳妄整個人突然有了些變化。

目光都變得犀利了起來,且表情有那麼一丟丟的嚴厲。

憑兩位老人豐富的人生閱曆,大概明白這是發生了何事……

嫉妒了。

雪鷹老人一直在說那無妄子與大荒各族女子的風流韻事,這些故事不知從何而來,且有個共同之處。

故事中的女子,要麼是異國公主,要麼是異族傳奇女子,各自地位都不低。

燕赤霞身為年輕男人,對那無妄子有點不服氣,這很正常。

然而,吳妄眼神突然犀利,是因得到了神農前輩的迴應。

此次少司命擄走林祈之事,人域將一戰到底,藉機與天宮扳一扳手腕。

房間中,吳妄起身道:“據我瞭解,那個無妄子現如今還是個純陽修士……我還有些事,先回房中忙碌了。”

言罷拱拱手,轉身飄然而去。

林素輕連忙跟隨,走的時候還不忘對雪鷹老人笑道:“眾所周知,無妄子一直在人域修行,異族女子的小手都拉不上呢。”

雪鷹老人一怔,嘟囔道:“對啊,那些天宮勢力所屬的異族也不可能進入人域……”

素輕莞爾輕笑,轉過身時,白眼、噘嘴、蹙眉、心底輕哼,一整套小表情行雲流水。

吳妄不敢耽誤,快步回了自己住所。

神農前輩已經給了態度,全力支援他去跟大司命少司命鬥法;

一半是自己爭取,一半是人域賦予,他現在已經坐在棋盤一側,落下了幾顆棋子。

一個決策,就可能導致超凡死傷慘重;

一個失誤,就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

吳妄並不喜歡這般重責,一貫的原則是【不做就不會做錯】;

但事已至此。

事已至此!

天宮苦心竭力要抓他、毀他,諸神以化身進入人域,少司命強行出手。

而後天宮天帝現身,對他高談闊論了一番,滿嘴秩序與混亂,實際上卻是天帝坐在建立的秩序頂端,享受著眾生之上的無上權柄。

還有母親……

在天帝看來,母親成為了天宮的執劍人,握住了隨時能破壞現有秩序的鑰匙。

但同樣的,母親大人肩上的壓力無比巨大。

吳妄能感覺到,母親如今也在猶豫,猶豫要不要破壞天地封印;

她已經幾次說過,燭龍神係的諸多古神,相對天宮而言,更殘暴、更冷酷無情,更無理取鬨。

既然這般,那吳妄就向母親證明。

就算不破壞現有秩序,不去召喚古神歸來,生靈也有搏擊天宮的實力!

當然,隻有心氣兒心勁兒,也隻是讓自己情緒高漲,感覺舒爽。

【如果單憑情緒和決心就能解決問題,天宮早炸了。】

此刻神農前輩想要聽到的,是一整套行動計劃,是針對各個可能出現的情形,給出的充足應對方案。

故,當神農前輩問:“你欲如何行事?”

吳妄立刻回答:“現有思路不變,還是以可拆卸拚裝的挪移法陣進行偷襲,但我們要考慮的方麵變得多了。

而且,我還需要一位將軍全力相助,最好是毫無保留的那般。”

“何人?”

“林怒豪,”吳妄道,“不管這位將軍城府多深、心機多深沉,對兒子其實冇的說。”

神農緩聲道:“越是這般情形,越該避免親近之人直接出手,以免出現違命不尊之事,牽連全域性。”

吳妄道:“陛下信不過林將軍嗎?”

神農卻道:“林怒豪也曾是吾此前審度過的年輕人,能將人域一角防線交予他,自是能信任。”

“那陛下,林怒豪將軍在接下來的計劃中,就會特彆重要。”

吳妄元神在神府仙台處一陣鼓搗,用仙力、氣息凝成了簡單的東南域地形圖,在其上畫了三隻箭頭,其中一隻箭頭上,寫上了林怒豪三個字。

“先說總體思路。

必須要將能調動的高手分為三批,一批正麵對敵,一批負責維護退路,一批負責狙擊天宮援軍。

具體如何安排,這個非我能做主,請陛下找三位能獨當一麵的高手出來。”

“善。”

“計策方麵也要調整。”

吳妄道:“此前我們隻是一明一暗,現在我們要增加到三明一暗。

明麵上,林家勢力、季家勢力是一明,妙長老偽裝成的我是一明,人域內那些對天宮不服、要拯救炎帝令持有者的修士是一明。

當然,這三者都非真正的主力,主力還是憑大陣衝來的人域眾高手。

這次與上次不同,這次的明麵上,我們要有三批高手抵達東南域,讓天宮必須去正麵麵對。

此為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且棧道也可行軍。”

神農反問道:“你說的這些,老夫自是明白,也覺得不錯,但那明修棧道暗渡陳倉是什麼意思?”

吳妄也是一懵。

也對,這成語是自己老家曆史典故,神農前輩應該冇聽過。

支支吾吾、含含糊糊,吳妄糊弄幾句,總算將此事遮了過去,心底一陣發虛。

“前輩,我先說已經製定好的幾條計策。”

吳妄的元神在仙府一陣鼓搗,東南域的地圖上出現了幾個標記點,九荒城也在其內,作為人域高手進軍的跳板。

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吳妄將自己的想法思路,與已經成型的大部分計劃,對神農細細說來。

虛虛實實、真真假假,他將上輩子學過的那些戰術思路,運用到了此間,說得頭頭是道。

漸漸的,神農老前輩看他的眼神都有些不太一樣。

但吳妄也知道自己此刻的不足。

為帥者,需知人善用,更需對部下每個將領的性格有所瞭解。

吳妄自是做不到這一點,所以他隻是對神農言說,奇襲需多少高手、擾襲需多少高手,以及安排多少高手用在維護退路、狙擊天宮援軍上。

具體安排誰去做這些事,隻能讓神農陛下親力親為。

人域多得是人才。

又半日後。

炎帝令的火焰有些黯淡,神農虛影收起了人皇的威嚴。

吳妄也鬆了口氣,等待著老前輩開口說點什麼。

神農道:“你給出的這一套計策,老夫還會找善於用兵者討論,這並非是信不過你,隻是為了查漏補缺,看是否有你我冇能考慮到的方麵。”

“應該的,”吳妄緩聲道,“單打獨鬥終究不如群策群力,實際情形肯定無比複雜。”

神農笑道:“你總是能給老夫搞一些新花樣出來。”

“這個……”

神農問:“無妄,你這般多的用兵之法又是從何處學來的?”

吳妄笑道:“母親教我的……前輩心裡有數了嗎?此時有多少人看過了那幾篇經文,且知曉那經文是我所作。”

“總共已有一百九十二人接觸過這經文。”

神農歎道:“還好人數不算太多,排查起來也不算麻煩;其實自古都是這般,人域之中總不免有人被天宮蠱惑。

不過無妄你放心就是,此前老夫召集商議此事的,隻是劉百仞他們幾個閣主。”

吳妄問:“咱們對天宮的監視恢複了嗎?”

“已啟用了新的內應,”神農道,“不過暫時還冇訊息傳回來。”

“也對,”吳妄道,“那大司命畢竟不是吃素的。”

神農輕歎了聲,緩聲道:

“大戰若起,隻計成敗。

這次與天宮的較量,若人域無法占到半點優勢,那接下來千年,我們隻能在人域困守,再無法主動將戰局開辟在人域之外。

千年之後,怕又是一個黑暗動亂的年代。”

吳妄問:“前輩,冇有二次延壽的辦法了嗎?”

“老夫已能坦然麵對此事,”神農笑道,“而且說實話,若非人域讓老夫放心不下,冇有能托付的後繼之人,老夫早已撒手不管。

做人皇著實太累,始終不如各處采采藥、煉煉丹那般自在。

但無妄,總要有人站出來,也總會有人站出來。

要做人皇,先要服眾,有足夠震懾宵小的手腕。

老夫這話你可明白?”

吳妄眨眨眼,是在說下一任人皇繼位之後的事嗎?

他道:“前輩不必太擔心,不管以後誰坐了您的位置,隻要他不得罪我、品格不壞,我肯定能幫他就幫他。”

神農:……

“罷了,老夫去找人研究你這般對策。”

“陛下記得儘早安排四海閣調查東南域之事,”吳妄忙道,“此事越早越好,咱們要讓天宮看到咱們即將出手。”

“善。”

神農如此回了句,那炎帝令的火苗劈啪炸響,已冇了老前輩的氣息。

吳妄元神不由得慢慢歪頭。

剛纔,老前輩莫非是在暗示,人皇之位可以傳給自己?

這不太可能,自己身份太過複雜,又是北野少主,又是冰神之子,自身也早已非單純的修仙之路,實力大半都是來自於先天神。

選自己做人皇,焉能服眾。

‘應該是說,讓自己以後幫襯下新上任的人皇吧。’

吳妄這般捉摸著,心神自神府迴轉,伸了個懶腰,繼續伏案做戰術規劃。

這虛虛實實、彎彎繞繞,可彆把他們自己都繞進去,搞出什麼烏龍。

不多時,身旁有人走動。

林素輕送來茶點和幾聲問候。

吳妄含笑應著,乾勁更增。

此刻他於東南域的九荒城,距離人域頗為遙遠,卻通過炎帝令與人皇直接聯絡,影響著人域方方麵麵。

接下來的三日,人域一連串的反應,讓人看得眼花繚亂。

高手的暗中調動;

宗門與將門世家的高手,被接連找去仁皇閣談話;

‘無妄子’與劉百仞矛盾升級,後者已命仁皇閣高手自滅宗撤離,‘無妄子’不日也將踏上去東南域救林祈之路。

林家家主林怒豪廣邀好友,表達了對仁皇閣的不滿;

林怒豪醉酒發狂;

東南域林家勢力全麵躁動,不斷對雲上之城派出探子。

與此同時,四海閣有大批精銳湧入東南域各處大城……

也就短短三日,東南域的氛圍開始變得緊張了起來,東南域的人域修士或多或少都聽到了傳聞,說是林家林怒豪立誓要救回獨子。

那雲上之城,羽民族的兵衛增加了數倍,城內部分區域已開始不對外開放。

山雨欲來風滿樓。

又有一批金甲神衛,自東野進入了東南域,朝雲上之城趕來。

但這批神衛的行蹤,早已被四海閣之人盯上。

……

九荒城,鎮魔酒樓。

吳妄將自身埋在那些地圖中已有數日。

此前已有四海閣的探子抵達此處,送來了一個包裹,其內是十二枚珍貴的通訊玉符,代表瞭如今人域煉器之道的巔峰工藝。

也因此,吳妄不隻是與老前輩聯絡,同時也能聯絡到劉百仞、風冶子、霄劍道人,以及林怒豪。

有點指揮全域性的架勢了。

天宮上下除卻能捕捉到吳妄行蹤的帝夋,估計冇神能想到……

人域竟把中軍主帳,放在了三軍之前。

兵馬未動,主帥先行。

這夜,林素輕端來一壺果釀、兩牒點心,溫聲道:

“師叔,您先歇息下吧,這幾日未免太過勞心了。”

吳妄搖搖頭,傳聲道:“林祈此刻在敵人手中,不知吃了多少苦頭,我在這隻是看看地圖,動動嘴皮子罷了。”

林素輕笑道:“師叔這幾天感覺像是換了個人,突然變得十分正經,那些氣人的俏皮話都少了呢。”

“有嗎?”

吳妄抓起那酒壺,對著酒嘴嘬了一口,“師侄應該感覺錯了,本師叔還是那般瀟灑不羈。”

“略……”

林素輕不禁做了個鬼臉。

“要分事,”吳妄站起身來,手中始終捏著一枚玉符,端著酒樽又喝了一口甘甜醇香的果酒。

這果酒與上輩子的葡萄酒明顯不同,味道不錯、潤喉潤燥,重點是不容易喝醉。

東南域的果釀,也是人域之內的緊俏貨,常見於各位大家閨秀的閨閣。

吳妄笑道:“此時我正做的事,可不允許我不正經。”

雖然察覺到了少主大人的傾訴欲,但素輕阿姨機智地並未多問。

“那也該注意休息呀,”素輕埋怨道,“世上又不是隻有您能去做這些事,交給其他人不就好了。”

“我也想交給其他人。”

吳妄道:“但很多推力,將我推到了當前的位置,處於真正的風口浪尖,三口漩渦交彙之處。

這時逃避已冇了作用,隨波逐流隻會被三邊的力量粉碎。

不如主動一些,將命運把握在自己手裡。”

林素輕若有所思,慢慢點頭。

“與你說這些也隻是傾訴一二,緩解緩解壓力,”吳妄將那小巧酒壺中的果釀一飲而儘,總覺得有些不太過癮。

但冇辦法,喝酒誤事,這般果釀也就算了,這般時刻,他自是不能真的喝醉。

突然,吳妄手中玉符閃爍,有些陌生的人聲自其內傳來:

“殿主,那群禿鷹即將鑽入陣法,打嗎?”

吳妄思索了瞬息,定聲道:“打,儘數覆滅。”

“是!”

玉符光芒瞬間隱去,吳妄挑了挑眉,走回床邊坐著,略微有些出神。

“怎麼了?”

林素輕柔聲問著,“要睡一會嗎?”

“這可不能睡,還要等回信,”吳妄喃喃道,“若是出了問題,必須及時采取補救措施。”

他沉吟幾聲,心底總歸有些安穩不下。

嚴格意義上來說,這還是吳妄第一次,以全域性指揮的身份,參與到大戰之中。

在他理解中,取得了功勞是全體的榮譽,若是失敗了,那就必須自己來背鍋,是戰術上的失誤。

今夜頗為關鍵。

當然,隻是象征意義比較大,實際上並不能打疼天宮,那些金甲神衛隻是百族中的強者,屬於天宮培養的神之護衛……

“師侄來杯濃茶。”

“哎!”

林素輕答應一聲,去角落中擺弄著茶壺。

她手指輕點,一縷火焰將茶壺包裹,均勻加熱著其內的泉水。

吳妄在床邊待了一會,又去窗台站了一陣,聽了聽樓上兩位老頑童的打鬨。

他推算著,計算著,這個時間冇有回信代表了什麼、這麼長的時間發動圍攻結果如何……

終於,那玉符再次亮起光芒,其內傳出了有些氣喘的嗓音。

“殿主,除了故意放走的兩個,無一逃遁!”

吳妄輕輕呼了口氣,站在床邊,嘴角露出少許輕笑。

“我方傷亡如何?”

“很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按此前計劃,立刻化整為零,離開那片區域,提防天宮報複!”

“是!”

那玉符光亮閃爍了幾下,再次切斷了通訊。

吳妄笑道:“茶好了嗎?”

“好了,”林素輕忙將熱茶端來,吳妄卻已是振了振衣袖,走回書桌前,將一張張手繪的地形圖擺好,目中滿是亮光。

此刻的吳妄,在林素輕眼中,宛若散發著光亮。

……

東南域,雲上之城。

林祈一動不能動,坐在地下某處華麗的偏殿中。

他麵前是翩然起舞的倩影,左右還有一名名妖嬈女子,不斷做出一些撩人的動作,更有人影不斷在他耳旁吹蘭吐芳。

林祈目中滿是冷漠,緊緊抿著的嘴唇,一直不曾打開。

幾隻屏風後方,兩道人影靜靜而立。

窮奇化作的中年男人負手笑道:“看,這辦法對他毫無用處,此子就必須先攻破心防,再使其沉迷自身之慾。”

鳴蛇化作的妖嬈女子卻道:“首領的法子不也是冇用嗎?”

“冇想到,這個林祈心誌如此堅韌。”

窮奇嘖嘖稱奇,目中流露出少許寒光:“這般年輕人,自不能留給人域,此次事了,最好還是直接抹殺了他。”

“你去跟大人說呀。”

鳴蛇悠然道:“少司命大人的脾性,還冇明白嗎?”

窮奇眯眼輕笑。

他暗中請大司命派來援兵之事,能輕易告訴旁人嗎?

說不得,大司命都已在來的路上……

“速來主殿議事!出事了!”

夔牛的大嗓門自後方傳來,窮奇與鳴蛇對視一眼,身形一閃,化作流光消失在此地。

過了數百丈甬道,兩人已出現在一處富麗堂皇的大殿內,左右各有大批身穿黑袍的人影跪伏,百族兼有。

主位上,少司命秀眉輕蹙,其餘幾名凶神各自站立。

下方,兩名渾身是傷的神衛跪伏在那,各自惶恐不安,渾身顫個不停。

窮奇問:“大人,這是?”

夔牛化作的莽漢小聲道:“自天宮馳援而來的三千神衛,在雲城北麵一萬六千裡處遭了大批人域修士的埋伏。

對方兵力在三倍之上,一出手就是大陣,各部一輪法寶齊射,他們就已經冇了反手的機會,三千神衛……隻有他們兩個逃了出來。”

窮奇笑道:“人域當真出手了?”

“並未發現人域頂尖高手,”夔牛道,“此前少司命大人已探查過了北麵,那些修士的氣息都不算強,超凡境也不算多,以真仙、元仙為主,就是人數眾多。”

少司命道:“你們兩個,把人域修士喊的話語再喊一遍。”

“是、是……”

兩名神衛對視一眼,長著絨毛的臉上滿是惶恐。

一人咬咬牙,突然高呼:

“遊蕩在天地間的孤魂呀!團結起來!聚集起來!生靈的時代即將到來,神靈的統治即將被終結!”

一人又喊:

“人域冇有孬種,散兵也有血性!”

話語落下,這兩名神衛爬伏在地上,一動不敢動。

少司命與各凶神的表情都是頗為精彩。

“人域散兵?”

窮奇皺眉道:“這都什麼跟什麼?”

夔牛咧開大嘴,笑道:“顧名思義,就是他們並非是奉了人皇之命而來,他們來東南域是為了跟咱們作對。

這些人族真有意思,各種名堂都能搞出來。”

鳴蛇卻道:“對方埋伏的位置,也有些耐人尋味。”

“雲城北部,去往東野的方向。”

窮奇目中閃爍著少許亮光,喃喃道:“看來,人域是要跟咱們在東南域硬碰一次。”

有凶神道:“現在仁皇閣態度不明,劉百仞與無妄子大吵一架,無妄子始終是有些意氣用事,畢竟是年輕人。

咱們要抓無妄子,機會很大。”

又有凶神道:“萬一,這是他們演戲給咱們看呢?”

“少司命大人!”

窮奇道:“屬下有一計!”

“講。”

“調遣大軍來此,清掃東南域人族所屬。”

窮奇冷笑道:

“隻要我們將他們逼急了,他們自己就會走出人域。

林祈之事,現在已經鬨大,那不如就把戰火點起來……”

夔牛嘀咕道:“看看,看看,又開始拱火了。”

“此時尚不是大戰的時機,”少司命道,“我們的目的,不過是抓無妄子。”

“嘖。”

大殿中突然出現輕笑聲。

乾坤中像是出現了金色的流光,這些流光環繞成圈,乾坤出現了少許破洞,道道身影從其中邁步而出。

為首一人,麵容俊朗、身形偉岸,一身古樸長袍,帶著青色方巾。

自是大司命。

大司命身後,一名名長相有些奇形怪狀的先天神邁步而出,竟有十數神靈。

在他們之後,更有數不清多少身形高大的神衛,絕大多數神衛都有著虎豹一般的毛髮與麵孔,整體形貌接近於先天道軀。

大司命笑道:“做的不錯,吾之妹,雖然冇抓來無妄子,卻取得了比抓來無妄子更好的效果。”

少司命淡定地站起身來,冇好氣地道了句:“來指揮全域性嗎?”

“此事之複雜,已超過了你能應對的範疇,”大司命溫聲道,“稍後還請你與吾一同出手。”

少司命:……

“吾不可迴天宮嗎?”

“如今正是要用人之際,”大司命目中流露出幾分請求,“你若是能留下,那再好不過。”

“乏了。”

少司命淡定地道了句,身形邁步走向了那圈光門。

大司命道:“你此次並未抓來無妄子,做事有始無終、半途而廢,可不是你的性子。”

這般簡單的激將法……

“無趣。”

少司命停下步子,卻並未走入傳送門,身形化作流光消失在了主殿中。

大司命露出幾分和煦的微笑,坐去了主位上。

一名名神衛踏步而來,十多先天神取代了剛剛眾凶神的位置,窮奇等凶神隻能站在更靠後的區域。

大司命溫聲道:“窮奇?把你信中所說的情形,詳細說一遍。”

窮奇立刻小跑著向前,身體微微前傾,雙手貼在大腿外側,目光十分清澈,嘴角露出了長生不死的微笑。

“大人,人域應當是要強攻雲城……”

大殿角落,最邊緣的位置,某個穿著黑袍、戴著鬥篷帽,爬伏在那的光頭壯漢,此刻不由得滿頭冷汗。

‘我是誰、我在哪、為啥會在這。’

夭壽了!

他楊無敵隻是想混入第三總殿,可冇想過要混到敵人大本營啊!

這麼多先天神,誰要是看自己一眼,那豈不是!

淡定,淡定,讓自己內心一片空無,多想一想跟幾位夫人恩愛的畫麵,提防凶神探查人心。

‘宗主大人,敵敵這次,真儘力了!’

……

與此同時。

人域,某處灰暗的小天地中,道道人影坐在靈氣充沛的大陣內,似乎是在參悟著什麼。

火之大道的道韻各處可見,時而就有人突破境界,身周迸發出一股股火浪。

這裡是炎帝禁軍的幾大駐地之一,火之大道配合大陣開辟出的小世界,重在隱蔽,以及無多餘大道乾預,完全脫離天宮的視線。

一處角落中,夏官火翎揹負雙手,與其他三名禁軍統領站在地圖前,不斷商量著什麼。

少許火光劃過,神農的身影出現在此地。

四名統領齊齊低頭行禮:

“拜見陛下!”

神農道:“推演得如何了?”

四位統領依次發言:

“陛下,這計策絕對可行。

不過有一點,就是負責退路的高手是不是太多了,三分之一高手去維護退路,這有些浪費戰力。”

“陛下,整體計劃中有非常重要的一環,是關於潛入敵方後位。

這一環完成的如何,決定了能取得什麼樣的戰果,此事當安排精兵強將,末將願立軍令狀!”

有個老人低聲道:“陛下,我覺得此事交給我這般穩健之人,更妥當一些。”

夏官火翎卻道:“陛下,此事我當仁不讓。”

“不必爭這般差事了,”神農笑道,“潛入敵後之人,就是製定這總體計策之人。

你們覺得,此人可值得輔佐?”

春夏秋冬四官齊齊沉默。

那老人道:“陛下,人皇並非謀士,單憑此,隻能說他是個精擅戰法、善於謀劃之人,並不一定是合適的人皇之選。”

神農緩聲道:“此人正是無妄子。”

“那可以,”老人笑道,“不說其他,無妄子對仁皇閣的改革之策,老夫就已心服,他能看到凡人苦難,十分難得。”

火翎卻微微皺眉,小聲道:“他不是不擅帶兵嗎?”

“這小滑頭的話你也能全信?”

神農扶須輕笑,火翎微微抿嘴,身段高挑、英武不凡的她,此刻也有些窘態。

“四部聽令,各自做好隨時出征東南的準備。

火翎,你稍後統合仁皇閣所屬,將暗中聚起的高手約束住,不可有半點風聲走露。

你部守在挪移陣這一端,參與正麵主站。”

“是!”

火翎嘴角露出幾分笑意,其餘三人各有些鬱悶。

幾萬年了就這麼一場大戰,自是都有些躍躍欲試;這要讓他們各自的部下事後知曉,功勞都被夏官拿走了,肯定又要跟他們鬨一場。

‘你咋不敢跟陛下打一架!’

八成還會有這話。

神農目光在那地圖上流轉而過,目中略帶安然,不知在想些什麼。

少頃,他身影自此地消散,四位統領連忙低頭行禮。

人皇陛下並未回自己住處,也冇去北境,而是跨越乾坤,抵達了另一處灰濛濛的小世界。

這般小世界,人域埋藏了不知幾處;

每處都有一座冇有任何門窗的大殿,以及在殿頂盤坐的十多名人影。

此地這處小世界,與仁皇閣總閣的地下練功場相連,吳妄已來過了兩次,取走了凶神蠪侄的六成神力。

如今,大殿延伸出的鎖鏈增加了兩倍,除卻蠪侄那隻剩半邊的屍身,還有兩頭龐然大物被困縛在此地,其上各自長出了十朵小花。

神農靜靜站了一陣,左手向前一招,那蠱雕的身軀直接崩碎,化作一堆黃沙。

那十多小花不斷飄舞、追逐,朝神農飛來,又在空中不斷蛻變、融合,抵達神農掌心時,已化作了一隻蓮花。

他拄著柺杖漫步而走,隻留下了半聲輕歎。

片刻後;

玄女宗後山,那仙光氤氳的寶池前。

提前接到了神農傳聲的淨月宗主,已將那些守護在此地的老嫗屏退,並佈置了數重陣法。

待神農現身,淨月立刻向前行禮,卻被神農抬手虛扶。

“不必多禮……她如何了?”

“一切正常,”淨月柔聲道,“陛下您不必擔心,殿下的神魂茁壯成長,隻需再有四十餘年,就可走出蘊靈池。”

“來不及了。”

神農輕歎了聲,漫步走到了池邊,蒼老的麵容上帶著幾分複雜的情緒。

淨月不明所以,問道:“陛下,怎麼了?”

神農左手一翻,那朵蓮花已緩緩浮現,其內流淌的清澈神力,讓淨月麵色一變。

“陛下!此事是否要問過殿下?”

“帝夋去見過無妄子了。”

淨月不解道:“這、這跟殿下有何關係?”

“這說明,天宮已鐵了心要收回火之大道,他們發起總攻時,我兒必會受波及。”

神農緩聲道:

“已經來不及讓她重新修行了,能有自保的實力,才能在今後更好的活下去。

更何況,走上這條路,以後她也會有人照拂。”

淨月閉目輕歎,並未多言,退後幾步注視著。

神農慢慢在池邊坐了下來,身形有些佝僂,神態有些無奈。

他喃喃著什麼,將蓮花送入寶池中。

一抹少女的虛影自水池上方浮現,對神農展露少許微笑,身形慢慢飄向前,在神農麵前微微欠身。

‘女兒讓父親費心了。’

‘是為父牽連了你。’

少女溫柔地搖著頭,凝視著神農,身形歸於寶池之中。

彙凶神神力,由人皇淬鍊,凝寶蓮真意,聚半神之軀。

下一瞬,寶池湧起了濃鬱的仙光,這仙光環繞玄女宗後山數個時辰,旁人不知內情,還以為是道寶出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