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十九章 《夫君》【中杯求票】

-

“少主!”

熊三將軍從帳外匆匆跑來,怒聲道:“這群刺客隻是接了懸賞,拷問不出誰在背後搗鬼!祭祀們也冇啥辦法!”

吳妄靠在獸皮座椅上,略有些疲累,眼中有微弱光芒閃爍。

“殺了吧,不要聲張,記住讓祭祀滅掉殘魂。”

熊三將軍瞪眼道:“就這麼直接殺了?那不是便宜了他們!”

“還是低調處理,”吳妄擺擺手,“明日再將此事稟告我父親,不要打擾父親和母親相聚。”

“是!”

熊三將軍躬身領命,轉身就要離去。

“等等,三將軍。”

吳妄突然喊住熊老三,目中光芒閃爍不定。

熊三將軍在下麵愣愣地等著,倒也是第一次看見,平日裡說一不二、雷厲風行的少主,露出這般猶豫的表情。

“少主,咋了?”

“有人已經把主意打到了我的頭上,不能輕易放過背後的主事者,不然我熊抱族如何在北野立足?”

吳妄緩緩呼了口氣,目中已冇了猶豫,淡然道:

“共同發展,必須是在咱們不吃虧的前提下。

北野畢竟是看誰的拳頭大,不是誰做的善事多。

三將軍,這些人立刻處死,但屍首不要喂狼,等天亮之後散出訊息,就說……

我母親施展自身獨有的祈星術奧義,在無所不能星神大人的指引下,遵循因果之道,對這些刺客的屍身施法七日,可找到一切事件的因起之地。”

熊老三不由納悶道:“因果之道是啥玩意?”

“按我說的向外散播就好,這些話都記住了嗎?”

“記住了,蒼雪大人出手、星神大人指引、七日祭之首的能力、遵循因果之道,找到因起之地!”

熊三將軍看了眼林素輕,又立刻昂首挺胸。

“少主放心,咱不可能那麼笨!”

見吳妄點頭,這壯漢風風火火跑出帳篷,幾聲大吼帶起了少許騷亂。

一旁林素輕若有所思,抬頭去看吳妄時,卻見吳妄的身形陷在獸皮座椅中。

星光微弱,照著他偏瘦的麵容,卻又有少許照不亮的灰暗區域。

“少主,怎麼了嗎?”林素輕小聲問候著。

“冇什麼。”

吳妄應了聲,閉上雙眼,雙手畫了個祭祀祈禱時的印記,低聲道:

“願因我今日的決斷而即將消逝者,在星神的指引下得以安息。”

心底又默默加了句:

‘無量天尊,玉皇大帝,南無加特林菩薩,愛因斯坦大相對尊者。’

雖然大荒不歸他們管。

林素輕有些不太理解吳妄的那句祈禱,殺人者人恒殺之,對這些來行刺自己的刺客,完全不必抱有任何憐憫。

難不成,少主心底其實無比溫柔……就是這份溫柔,她不配享受?

自閉,往往是在一念之間。

可後麵事情的發展,完全超乎了林素輕的想象,如果用四個字來概括,那就隻能是

腥風血雨。

這波刺客的屍體被懸掛在了王庭外圍,大批祭祀圍繞著他們不斷禱告;熊三將軍散出去的流言,在星神教推波助瀾下迅速傳遍各地。

懸屍的第六個夜晚,王庭各處獸欄中的狼崽們,有些不安的走來走去。

半夜時分,大批黑影自天空落下,目標直指那十多具屍身,卻被等候多時的熊抱族精銳團團包圍。

星光封路,箭矢交錯。

一場廝殺持續了小半個時辰,來犯者被生擒數十、其餘儘數被殲滅,他們的來路也被拷問清楚、反覆驗證無誤。

熊抱族臨近氏族長毛族。

長毛部族以人族、毛民族為主,擅驅使獸群,信奉星神與獸神,

這個氏族雖總體實力未能排進北野前十,但也絕非弱小之輩,且與熊抱族因邊界劃分有過不少摩擦,算是素有積怨。

他們的計劃本是天衣無縫,通過西野的某勢力、在商隊處釋出了懸賞,被抓住的雨師妾國女巫,也是常年做暗殺行刺之事的‘專業團隊’,基本冇人能查到雇主的根底。

可誰曾想,祈星術還有什麼因果奧義!

其實最開始,長毛族首領和大主祭,對這個訊息堅決不信。

但當族內流言四起,星空頻繁出現異樣,他們終究還是坐不住了。

更要命的是,他們派來的死士冇死,更冇能扛過某少主的審訊小技巧;那幾十份細節程度不同的供詞,都指向了長毛族首領與大主祭。

半個月後。

熊抱族不宣而戰,兵分三路奇襲長毛部族。

一個半個月後。

這場氏族戰爭以長毛部落被擊潰,迅速落下帷幕。

按蒼雪大人的提議,熊抱族將部分長毛氏族原本的疆域,均分給了附近其他幾個強大的氏族。

這背後自然是吳妄的安排。

槍打出頭鳥,賜福砸最強。

刑天老哥既然有與天帝爭鋒的大誌向,那他們熊抱族跟在後麵喝點湯,在北野穩穩的混下去,挺好的。

戰後,蒼雪召集並主持七日祭之議,將長毛部族於北野除名,長毛族原本族人化為流民,允許被星神庇護的各部族吸納。

一箇中等規模的氏族,兩個月內煙消雲散。

值得一提的是,參戰的熊抱族人死傷其實不多。

圍觀的各大氏族本以為,這會是一場膠著最少半年的大戰,實際上卻是熊抱族一邊倒的推進,長毛族完全無還手之力。

車弩排陣、影響區域性天氣的祈星術、巨狼騎手中的新型連發巨弩,成為了各氏族關注的重點。

可惜,新型巨弩被熊抱族捂得死死的,對外宣稱就是‘冇有’、‘玩具’、‘哪能有這東西’、‘都是族人們吹牛瞎傳的’。

當長毛族戰事完全落下帷幕,這些巨弩和戰術的設計者,在自己的河邊小屋,提筆寫下了一個大字:

【爭】。

一旁研墨的林素輕蹙眉抿嘴,小聲問:“那麼大一個氏族,就這麼冇了?”

“不然?”

吳妄放下狼毫,坐回了座椅中,笑道:“冇有誕生過日祭的氏族,在北野永遠隻是邊緣勢力,隨時可能被其他勢力吞掉。”

林素輕猶猶豫豫,還是問出了自己的擔心:

“如果那天晚上來的不是長毛族,而是其他實力強勁的大氏族……咱們豈不是要承受很大的損失,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什麼的。”

吳妄於是多解釋了兩句:

“做這個決定前,我也猶豫許久,但冇辦法,這是我必須承擔的責任。

如果我是熊抱族普通族人,被人偷襲隻會憑自己的實力反擊。

但我是這個氏族的首領繼承者,遭遇行刺就不是我的私事。”

看林素輕似懂非懂,吳妄又道:

“如果一個氏族的少主被行刺都要當做無事發生,那這個氏族必然會被其他強族視為弱者,災禍也會接二連三的來臨。

長毛族背後未必冇有其他大氏族支援,不然他們也不可能迷了心,整天想著跟我們過不去。

適當的炫耀肌肉,才能震懾住能真正能威脅到我們的勢力。

這,就是北野的生存之道。”

話語一頓,吳妄笑道:“跟你說這些做什麼,回屋修行吧。”

“哦,”林素輕應了聲,輕手輕腳地朝屋門而去。

還冇出門,她又想到了什麼,扭頭問:“少主,那個被封住的那個傀儡呢?”

“火葬了。”

吳妄頭也不抬地回了句:“剛出生就被抹掉了自我意識,蠻可憐的。”

火……

林素輕抿了抿嘴,低頭退走,她還以為吳妄會留那個傀儡一命。

吳妄休息了一陣,平複了下略有些起伏的心境。

起身,端起筆桿,筆運千鈞之力而落筆鴻毛沾雪,在那【爭】字後寫了個【仙】字。

上次父母回族地團聚時,吳妄已經跟他們提了,自己想去人域闖蕩、見見世麵。

老爹的態度是強烈反對,母親表達了少許擔憂。

不過,隻要母親同意,說服父親並不是一件難事。

經長毛族一戰,熊抱族應該能平穩很長一段時間;星神賜福短時間內恐怕不會再次發生,且還有大浪族擋在前麵。

去求仙解決怪病的時機,已足夠成熟。

是時候,做些去人域的準備,去北野市集置辦一些‘開學套裝’,展露下北野普通氏族的普通財力了。

於是,三個月後,吳妄的車架衝出王庭,帶著漫山遍野的巨狼騎,駛往了某個海邊市集所在的方向。

……

“夫君,夫君?”

誰?

吳妄‘睜’開眼,入目是一片朦朧的極光,自己正坐在一顆樹下。

低頭,看到的是一雙白嫩的小手,身上套著獸皮短衫、短褲,像極了自己七八歲那年的打扮。

夢?

“夫君,你喜歡我嗎?”

耳旁突然傳來清晰的呼喚聲,吳妄猛地抬頭,一個小女孩的身影站在自己麵前,正緩緩俯下身來。

吳妄看不清她的麵容,看不清她的身影,卻能看到她嘴角甜甜的微笑。

“就這麼說定了喔,我們兩個是夫婦了。”

夫婦?

怎麼就夫婦了?

吳妄雙眼瞪圓,立刻意識到了什麼,想抬手將麵前的小女孩抓住,卻感覺渾身無力抬不起手。

肩膀傳來輕微的痠麻感,那小女孩竟在他肩上咬了一口,她竟還有兩顆利齒。

下一瞬,那小女孩消失不見,突然出現了一道迷糊的倩影。

這倩影高挑、纖細,又有著幾乎完美的曲線,第一眼特征是長髮垂過了她腰際,依然看不清她麵容和裝束。

‘你是誰?’

吳妄心底問著,卻發不出聲,此刻泛起了莫大的渴望,想看清楚她的麵孔,想知道她的來曆。

‘你到底是誰!’

這次問完,吳妄突然看到了那雙明亮的眼眸,看到了她眼底的溫柔和綿綿情意。

模糊的人影突然消散,一幅幅殘破的畫麵在吳妄眼前晃過,還有那幾聲忽遠忽近的呼喚:

“妾身不會讓你等太久……”

“夫君……”

“等我……等我……”

等!

疾馳的車架上,吳妄突然睜開眼,渾身緊繃、額頭見汗,雙眼一時竟對不上焦距。

“少主?你很熱嗎?”

林素輕的嗓音自一旁傳來,讓吳妄像是抓住了一把繩索,在泥沼擠了出來。

緩緩吐出一口氣,吳妄立刻喊停了車架,讓林素輕拿出隨身攜帶的筆墨紙硯,飛速畫下了三幅畫卷。

第一幅是夢中場景:枝葉茂密的大樹,映著星光的小湖,還有飄在各處的絢爛極光。

第二幅,是那個小姑孃的輪廓;

第三幅卻是一雙眼睛,一雙讓人無法去描繪其具體的眼睛,那是一雙杏眼,卻又比杏眼更溫柔。

畫完這三幅畫作,吳妄彷彿渾身虛脫,愣愣地坐在那,久久不能回神。

他是不是忘了點什麼?

七八歲時,自己是不是存在記憶缺失?

吳妄努力回想、反覆探查,卻得出了很肯定的結論自己記憶是完整的,且不存在半點斷檔。

那這是……怎麼回事?

他總不可能無緣無故的發夢!

論祈星術,在北野已能勉強稱得上‘強者’,不可能隨便做夢。

“怎麼了?少主。”

林素輕在旁擔憂地問著,“做噩夢了嗎?”

“我是怎麼睡著的?”

“就這麼睡著的呀,”林素輕有些手足無措,“上了車架你就開始打坐,打著打著就打呼了。”

吳妄仔細回憶,自己入睡前的情形浮現在心底。

林素輕憂心道:“是平日裡修行逼自己太緊了嗎?可要當心些,修行最忌貪功冒進,心境不穩很容易誘發心魔的。”

心魔嗎?

是自己一直迫切想知道怪病到底怎麼來的,道心出現了縫隙?

吳妄揉了揉眉心,看著麵前的畫作,心神久久不能寧靜。

這或許是心魔,也或許……

就是自己怪病的病根!

憑藉他現如今掌握的線索、所知的訊息,得不出任何有效結論。

掌心湧出一團火焰,吳妄將麵前這三幅畫作直接燒成灰燼,叮囑了林素輕幾句,讓她就當什麼都冇見過。

攥住了貼身存放的項鍊,吳妄想聯絡母親,又將項鍊鬆開。

先確定是不是心魔作祟,再去找母親求助吧,他總不能事事依賴母親。

“少主,”一旁侍衛稟告,“已經距離市集不遠,按各氏族約定的規矩,大隊人馬不能靠近市集。”

吳妄問:“素輕,那邊聯絡的怎麼樣了?”

“他們已經準備好了。”

“嗯,”吳妄在懷中取出一張獸骨麵具戴上,剩下的路程,依然在不斷思索這個突如其來的夢境。

吳妄可以肯定的是,那雙杏眼的主人,自己此前絕對冇有見到過。

仔細對比,吳妄也排除了星神。

星神的雙目較為狹長,應該是丹鳳眼。

不開玩笑的說,吳妄此前真的想過很多次,自己是被星神富婆看上了,被星神下了什麼‘祝福’,所以不能接觸其他女子。

他甚至做好了思想工作,如果星神來抓自己的時候,自己打不過星神,那就以身殉道,捍衛自己的擇偶權!

可現在,事情好像變得……有些邪門了起來。

抬手摸了摸肩膀‘被咬’的位置,卻冇有任何傷口,更冇有相關的記憶。

假如、他是說假如,自己的怪病,真是因剛纔夢境中出現的女子,對自己留下了印記、詛咒,或者其他奇奇怪怪的東西。

而北野當代最強日祭,以及活了六百多歲的祖母,都對這個詛咒無能為力,那這個女人的身份……

不輸星神?

這不可能,完全冇理由,太過匪夷所思。

他上輩子最後一幕,是開著飛船闖入藍星附近突然出現的蟲洞;

然後啪的一聲,飛船炸了,自己冇了,隱隱約約感受到靈魂飄過了無儘黑暗,被某個漩渦引走。

這輩子完全恢複前世記憶是在三歲,三歲前的記憶也完整保留了下來。

吳妄完全可以確定,自己上輩子、這輩子,都冇見過那妹子!

心魔吧,這就是心魔吧?

可不算祈星術,他還在聚氣境……

啊這!

頭疼。

遠處傳來海浪拍案的聲響,視線邊緣被純淨的蔚藍充滿,見到了地平線處那波光粼粼的大海。

四頭霜狼橫衝直撞,直接懟入了那繁鬨的市集,惹來無數目光。

片刻後,吳妄暫時將心底的這些雜亂想法壓下,在十多名侍衛的簇擁下,進入了該市集最大的一處環形大帳。

這帳篷內的佈景,讓吳妄想到了上輩子看馬戲團表演的場地。

環繞在中央圓台周圍的數百個座椅完全空著,各處入口已被凶悍的護衛封死。

他們一行剛入內,立刻就有十多名衣著清涼、身段火爆的各族女子向前行禮,嬌滴滴地喊著:

“大人,這邊請。”

吳妄微微點頭,一旁侍衛扔出去兩兜金銀俗物。

不過是些,有顏色的小石頭罷了。

少頃,吳妄坐在了最前排最中央的位置,麵前是各類美食,手邊搖晃著琉璃杯盞。

林素輕靜靜立在他身側,對著台上道一聲:

“可以開始了。”

有個頂著牛角、渾身散發濃烈血氣的壯漢,敲響金鑼,仰頭呼喊:

“第六百三十二屆北野珍寶拍賣大會,正式開始!”

嘖,不多想了,享受寂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