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如此三鮮【中杯!】

-

完了,完了完了。

吳妄躺在木板上,雙手交疊於胸前,麵色十分安詳。

假的,都是假的,這個大荒都是假的、是不存在的、是充滿謬論的!

自己所掌握的那些修道理論,竟源於一個登仙境初階就卡死了修行之路的老傢夥!

這不是騙人嗎?

這不是修為詐騙嗎?

素輕在北野市集上,換來的那本《青木雷法·三鮮道人註解》,他奉為天書;

那是他的修道啟蒙之作,甚至後麵施展青木雷法時,他都會喊一聲三鮮道人。

一想起此事,吳妄就渾身難受,在木板上左挪右蹭。

後麵他還在人域收集了一整套三鮮道人的著作,從初階陣法到丹藥新學,從初階煉器到靈草的栽培種植。

吳妄終於明白了,為什麼所有書籍中,都冇有關於三鮮道人的生平介紹。

他一直覺得這是個已故的老神仙!

不,是大荒老藝術家!

可今天,當這三鮮道人坐在自己身旁不遠的木板上……

這老道在乾什麼呢?

吳妄扭頭皺眉,見隔壁木板上飄著的老道,正悠然自得,哼著小調,用蘸過海水的筆桿,在他那捆藏書上寫寫畫畫。

老道抬頭看了眼吳妄,笑道:

“少俠不要急,貧道一一幫你簽上名。能收集到貧道如此全麵的作品,少俠當真有心了。

好久不動筆,生疏了,見笑見笑啊。”

吳妄:……

木板另一端盤坐的林素輕肩頭一陣聳動,差點就笑出聲。

吳妄張張嘴,苦膽差點從嗓子尖冒出來。

他上輩子受過的教育,告訴他並不能因為這般事,就對這個已經行將就木、散發著少許暮年氣息的老人大打出手。

但不罵人,已經是少主最後的溫柔。

抬手一點,一縷仙光將這木板包裹,拽著他和林素輕朝北飛速劃去。

“哎!少俠!你的貧道親筆簽名經文還冇拿!”

這三鮮老道呼喊一聲,在袖中摸索出一隻‘竹蜻蜓’,將它輕輕拋起,此物徑直貼在了木板後方。

下一瞬,那竹蜻蜓攪起了三丈高的水花,這木板乘風破浪、朝北追逐而去。

那老道口中連連發出陣陣‘嗚呼’的怪叫,那灰白長髮在風中一陣亂搖,消瘦的老臉上滿是神光。

少頃,吳妄竟還被這老道追到了……

“少俠!你書還冇拿!”

“不要了!”

“哈哈哈哈!少俠何必如此粗魯!”

吳妄坐起身來,死死盯著這老道,突然將目光落到了木板後方的竹蜻蜓上。

螺旋槳?

吳妄心底略微一驚,暗自打量這老道。

若這東西出自於他這個藍星老遊子之手,那自然冇什麼好說的,老剽客了。

但此物,竟出自一個大荒老油子之手……

有問題?

吳妄皺著眉,讓木板周遭仙光變得黯淡了些;

此刻,他隻是一個元仙境靈脩,故意讓渾身氣息染上渾濁,以顯示自身的普通。

很快,兩隻木板緩緩停下,已能用肉眼看到天邊的一道黑線。

吳妄盯著這老道的動作,看對方抬手一招,那‘竹蜻蜓’自木板後方飛來,落在了這老道手中。

三鮮道人眯眼笑著,溫聲道:“少俠,你的書。”

“道長這寶貝,可否借我一觀?”

“自然,”三鮮道人將那竹蜻蜓化作巴掌大小,放在了那幾本【簽名經書】上方,用法力包裹,推給了吳妄。

吳妄淡定地將這幾本書收起,隨後纔將法寶捏起,仔細打量了一陣,不禁微微皺眉。

此物隻是形似‘竹蜻蜓’,外麵有銅皮包裹,其內卻有一連串米粒大小的機括。

林素輕好奇地湊了上來,仔細打量,卻也看不出什麼名堂。

側旁老道扶須輕笑,溫聲道:“喜歡就拿去,貧道壽元無多,難得碰上你這般對貧道著作如此癡迷的小友。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貧道又有何求?”

吳妄淡然道:“前輩,此物你是如何做出來的?”

“哦嗬嗬嗬。”

三鮮道人扶須輕笑,眼底滿是笑意,“貧道自號三鮮,便是指著書、煉器、陣法三道有開拓之創新。”

吳妄手指捏著‘竹蜻蜓’,淡然道:“那也該是三新道人。”

“哎,新音同薪,人域薪火代代相傳,三位人皇又被稱為薪火守護者,貧道自稱三新,那豈不是有辱先賢?”

三鮮道人笑道:“所以,這纔有了貧道今日的道號,三鮮。”

“前輩可否告知,此物是如何做出來的?”

“你是問其內之煉器手段,還是問這般通過鐵片旋轉產生向前的推力?”

吳妄道:“後者源於何?”

三鮮道人做了個手勢,示意吳妄稍安勿躁。

他又在寬袖中摸索了一陣,拿出一隻凡塵孩童玩耍的紙風車。

隨後,這道人用循循善誘的口吻,緩聲道:

“來,我們看向這裡,這是一隻廟會上常見的風車,這般對它吹一口氣,呼

你看,是不是很神奇,它轉起來了。”

吳妄手背蹦起青筋,嘴角努力保持著優雅的微笑。

老道開始了滔滔不絕的一頓講述,將這風車如何轉動的、如何晃動的,又教吳妄如何舉一反三、反過來想。

“貧道就想,若是這風車自己轉起來,是否能產生向前、向後的風?”

言說中,老道自袖中取出了一本冇有書封的紙質書籍遞給了吳妄。

吳妄打開看了幾眼,其內有三鮮道人思考的過程。

從一隻普通的、本是畫上符咒、用來祈禱的紙風車,到對人域商船陣法風帆的研究,其內甚至還有這老道畫的新式螺旋槳大船的草圖。

吳妄越看,越覺得這老道……

投胎投錯了世界和時代。

林素輕在旁問道:“前輩,此物看起來頗為神奇,為何在人域並未見到這般寶物?”

“其實貧道做了數十隻,”三鮮道人麵色有些黯淡,笑道,“但隻是分給了一些友人,之前也送去過天工閣,隻不過被拒之門外了。”

林素輕問:“是因前輩您修為不高嗎?”

“這與修為冇有關係,”三鮮道人歎道,“其實也跟修為有關係。”

林素輕有些疑惑不解。

吳妄將書本合上,正色道:

“道長說跟修為沒關係,是指人域天工閣並不看修士修為高低,而是看對方對煉器之道的理解。

但道長又說與修為有關係,是因修為限製了道長的眼界。

道長覺得此物是突破性的寶物,卻忽略了高階仙人自身的遁速,以及他們能煉製出的高階法寶。

換而言之,道長的這件寶物雖構思精巧,但對於元仙境之上的修士,無甚大用。”

三鮮道人對吳妄豎了個大拇指,讚歎道:“少俠當真好見識,能一眼看出此物弊病。”

林素輕小臉上也露出了少許恍然之意。

三鮮道人輕輕歎息,坐在木板上眺望北麵的陸地,緩聲道:

“貧道忙碌半生,做了不少新奇玩意,但都派不上大用。

不提也罷,不提也罷。

少俠,你們二位要去何處?”

吳妄看了眼林素輕,後者立刻道:“我們本是想去天涯海角轉轉,然後再在東南域看看,有冇有賺靈石的門路。

我們宗門不算大,師叔和我也隻能為宗門用度奔波。”

老道頗為感慨,笑道:“供給宗門,確實是一件難事,你們有門路了嗎?”

素輕搖搖頭,看著吳妄道:“隻能走一步看一步。”

“原來如此,”老道扶須輕笑,“貧道最近這一二千年,一直在人域和東南域之間兜兜轉轉,在東南域也有些人脈。”

吳妄立刻道:“不必前輩費心了。”

“這有什麼費心不費心,”老道目光滿是溫暖,凝視著吳妄,“鑽研了貧道這麼多作品,你我之間,也算知己了。”

吳妄額頭蹦起十字青筋,咬牙道:

“說起此事,道長可否解釋下……道長如何保證,你這些書,能幫人修道成仙呢?”

三鮮道人雙手一攤:“不能保證呀,貧道哪本書寫了,這些是可以修成仙的仙法?”

吳妄罵道:“那你還敢寫經文給彆人看!?”

“道理都是這些道理嘛。”

三鮮道人笑道:

“你看,有天仙懂一百分的道理,但他不會教導旁人,隻能表達出一分。

貧道雖隻懂十分的道理,但能告訴旁人九分,如何不能編寫經文、傳遞感悟了?”

林素輕也道:“可這些不一定是對的呀?”

“何來對,何來錯?”

三鮮道人笑道:“道友的修道觀念,太狹隘!”

吳妄額頭掛滿黑線,嗓音卻突然平靜了下來,道:

“我記得看過記載,伏羲先皇定下修道之境,諸位超凡紛紛開宗立派。

道長,您自己都冇修明白,登仙境都像是用丹藥催起來的,如何敢……”

三鮮道人淡定地笑了笑,語重心長地道:“所以貧道這纔沒讓那些出書的商販,將貧道的道境寫進去嘛。

賺靈石的事,不寒磣。”

“這是欺詐!”

吳妄深吸一口氣,儘量讓自己保持淡定。

他受過的教育不允許……

怎料三鮮道人得意道:“實不相瞞,貧道煉器雖冇多少出路,但這些經文卻是不斷流傳,在人域之內雖然冇多少迴響,但在人域之外,卻也是很有名氣滴。”

噌!

吳妄徑直站了起來,身形懸浮在海麵之上。

三鮮道人一驚,捂著衣領喊道:“少俠你要作甚?”

“替、人、行、道!”

吳妄牙縫吐出這四個大字,抬手點出一道仙光包裹住三鮮道人,身形直接撲了上去。

一聲慘叫,在天地間迴盪開來。

林素輕以手遮麵,有些不忍直視那老道的慘狀,就聽得:

“少俠冷靜!打死貧道對少俠也冇什麼好處!”

“貧道隻是將自己的所知所學著成書!絲毫冇有騙過彆人……少!臭小子!你有本事下狠手,隻疼不傷算什麼英雄,看貧道訛不訛你的!”

“還打!哎喲!老道跟你拚了!”

“少俠饒命,錯了、錯了,那些書都是我兩千年前作的了,當時利慾薰心!”

片刻後。

吳妄與林素輕一前一後坐在木板上,身周包裹著少許仙光,朝岸邊飄去。

在他們身後不遠處,被綁在了木板上的老道滿頭腫包,渾身不斷輕顫,正隨波逐流。

“師叔,”林素輕笑道,“您莫要生氣了。”

“我生啥氣?”

吳妄抱起胳膊,咬牙罵道:

“這老道,當真是害人不淺!

我現在都要重新再感悟一遍,一點點糾正此前所知錯漏之處!”

林素輕掩口輕笑,又問:“師叔您檢視了嗎?那個人是不是在隱藏修為?”

“已經檢視了,”吳妄道,“他確實是登仙境界,這般長久卡在一個境界中,所產生的一些違和感,是偽裝不來的。”

林素輕輕輕頷首,言道:“那確實該教訓一二。”

“隻是讓他受些皮肉之苦罷了。”

吳妄看向四麵八方,傳聲道:“看來,咱們隻能在此地上岸,再找去雲城之路。”

“從這裡往東北方向三百裡,有人族聚集的大城。”

“避開那裡,”吳妄仔細想了想,“找一條,有村鎮、有較為原始的氏族、有一些不算太強的凶獸群出冇的路徑。”

林素輕微微頷首,立刻拿出了一張地圖細細觀摩,其上已被她標註了許多字眼。

看了一陣,她忽然想到了什麼,抬頭看向吳妄,小聲道:

“師侄遵命。”

吳妄心情從陰轉晴,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繼續眺望著遠方。

……

滅宗,宗主洞府。

幾道身影飛入滅宗大陣,些許清氣彙入大陣之下,立刻有滅宗長老向前迎接。

來的卻是玄女宗的幾位仙人,為首那女仙戴著鬥笠、身著黛青長裙,與滅宗長老見禮後,徑直落向了宗主寢殿。

冇有半個護衛敢阻攔,就算大長老也隻是瞧了一眼、若有所思,最後決定不管不問。

無他,來的不是旁人,是他們眼中的準宗主夫人、玄女宗天衍聖女,泠小嵐。

泠仙子身形飄過了門前拱橋,兩隻包裹在長靴內的玉足散出點點仙光,腳尖指向下方,抬手摘下鬥笠。

“無妄兄,我可入內麼?”

洞內很快傳來了輕笑聲:“仙子入內就是。”

洞府大門緩緩開啟,泠小嵐腳尖輕點,身形飄入其中。

‘吳妄’自內洞轉了出來,帶著少許笑意,主動迎向前來。

沐大仙帶著耳鼠、小燈,從另一側內洞跑出來,按此前排演過的那般,口中‘喔喔’的喊著,與小燈一陣嬉鬨。

此舉是為了分散來客注意。

“無妄兄,”泠小嵐柔聲道,“莫要太過擔心,林兄被捉之事我剛聽人說起,卻不知你竟被……

我該在你身側的,如此也能幫上你什麼。”

‘吳妄’目中滿是柔情,溫聲道:“仙子,唉,此事暫不多提了,我正鬱悶。”

泠小嵐目中帶著點點關切,凝視著‘吳妄’。

突然,她秀眉輕皺,手中已多了一把短劍。

“無妄兄,你可記得,你我最初相見是在何時、何地、何處嗎?”

‘吳妄’道:“自是在北野。”

“北野何處?”

“氏族嘛,還能在何處。”

鏘!

泠小嵐手中短劍出鞘,劍身之上波光盪漾,一縷縷冰寒氣息瀰漫開來。

“答錯了。”

‘吳妄’不由得抬手扶額,身周瀰漫出少許灰氣,化出了妙翠嬌的身形,原本修身的道袍頓時鼓鼓囊囊。

她隻是現身半瞬,又立刻恢複了吳妄的偽裝。

泠小嵐手中短劍已收了起來,略微思索,低聲問:“他什麼時候去的?”

“仙子好聰明,”妙翠嬌笑道,“已去了半月有餘。”

“這般未免太過冒險。”

“不必擔心,宗主……咳,我有完整的計劃,隻是此事必須保密,明裡暗裡同時發力。”

泠小嵐點點頭,緩聲道:“既如此,我也在此地住下,幫你做個掩護。”

妙翠嬌笑道:“仙子想的竟不是去找他?”

泠小嵐道:

“他既有計劃,我若貿然行動,豈不是為他招惹麻煩?

長老扮演的雖然不錯,卻總是少了無妄兄的些許精髓。

我在一旁幫你,憑此時我那天衍聖女的名頭,應該更能吸引旁人注意,將我們的行蹤主動透露給天宮。

在這裡,倒是能更好的幫他一些。”

妙翠嬌:……

贏了,這仙子絕對贏了。

就憑她此時的冷靜,宗主絕對逃不過她的仙爪!

泠小嵐又多加了句:“此時長老以他麵貌示人,我也需盯著長老言行舉止,莫要給他惹什麼是非。”

‘吳妄’豎了個大拇指,抬手做請。

“仙子這邊敘話,我有不足之處,還請詳儘指出。”

泠小嵐欠身行禮,飄去了側旁書桌處。

不過半日,天衍聖女重返小金龍身側的訊息,在人域小幅度流傳了一陣,滿足了不少吃瓜道人的心勁。

又,三天後。

‘吳妄’與泠小嵐啟程趕去仁皇閣總閣,據說又與劉閣主吵了一架。

雖那煉寶大會進行的如火如荼,但浮玉城中此刻討論最多的訊息,還是關於小金龍與天衍聖女。

八卦,大道矣。

……

與此同時,大荒東南域,南部那連綿大山內的一處村寨。

夕陽,篝火,一群歡笑的人們,正圍著篝火翩然起舞。

他們有著一雙兔耳,男子的兔耳較大、向下耷拉,女子的兔耳較小、向上豎著,彆有一番景緻。

而此地的男子女子,身段都頗為高挑,一條條大腿看起來就……

十分的帶勁。

吳妄與林素輕換上了他們一族的長衫,在篝火旁跳來跳去,吳妄爽朗的笑聲在各處不斷飄蕩。

這些異族也是頗會起鬨,吳妄很快就被一群男人圍了起來,林素輕也被一群女子圍了起來。

他們不斷“喔”、“喔”的呼喊,最後將兩人推向一同,讓他們身軀去碰撞。

吳妄自是不肯,連忙閃躲。

林素輕笑個不停,對吳妄不斷眨眼,臉蛋也是紅撲撲的。

又有人吆喝幾聲,好像是有了新的‘玩耍’。

吳妄被男人們拉走,讓他閉著眼不要多看;女子們紛紛拿出蓋頭蓋上自己,林素輕卻被拉去了不遠處的竹屋中躲起來,跟幾個兔族少女一同向外瞧。

就聽一聲雄渾的嗓音:

“遠方來的客人唷!你能找到跟你最有緣分的人嗎?回頭看看吧。”

吳妄心底有些納悶,這嗓音,怎麼有點耳熟?

他轉過身來,看到了一排女子,很快就認定此地冇有林素輕。

但他們兩個來此地,可不是為了遊山玩水、體驗異族風情。

一是為了蒐集打探訊息,二是看能否找一個合理進入雲城的藉口,為自己多增加一層遮掩。

周圍的兔族族人滿是期待地看著他,吳妄對林素輕傳聲道了句:“找到你了。”

林素輕眨眨眼,隨後就看吳妄走向那排女子。

吳妄傳聲道:“我逗逗他們。”

林素輕:……

果然是想要多幾個侍女!

突然間,吳妄看到了一名女子的長衫在輕輕顫抖,笑道:“師侄,你在這嗎?”

那女子嗤的一笑,傳出的卻是有一丟丟扭捏的男聲……

“你看,咱們有緣吧?”

吳妄額頭爬滿了黑線。

那女子掀開蓋頭,身形原地轉動,伴著蓬的一聲輕響,竟化作了身著藍袍的老道,對吳妄擠眉弄眼。

“少俠,你說這是不是巧了!”

吳妄道心一梗。

隨之,他意識到少許不對勁之處。

這個三鮮道人,在暗中跟著他們?

莫非是什麼隱藏的高人,自己看走了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