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九十章 有神天上來【中杯】

-

窮奇被金甲天神召去天宮時;

宗主的幽靜小洞府。

“老師,煉寶大賽的總體流程就此定下嗎?”

“嗯,接下來就是細化各個環節,你儘管去摸索,原則就是公平、公平、還是公平。”

“弟子記住了!”

林祈滿是認真地點頭答應,著實鬆了口氣,將‘公平、公平、還是公平’寫入了記事玉符。

老師要求的大賽標語,這不就有了?

“這幾天累壞了吧?”

吳妄靠在木椅中含笑說著,不等林祈謙虛兩句,又補了一刀:“後麵有你忙的,辦一場大型活動,可不比指揮一場大戰容易。”

林祈的笑容依然充滿乾勁,正色道:“能為人域做些事,弟子自是不怕苦的。”

“不錯,不錯。”

吳妄輕笑了幾聲,目光帶著少許回憶,想到了半個月前喝的那頓假酒。

那天,老前輩冇說什麼話,隻是一杯杯喝著酒,喝完就把他扔回來了。

真·陪酒。

“老師,還有一件事,弟子思前想後,還是覺得該稟告老師。”

林祈的表情帶著一二分遲疑。

吳妄笑問:“說就是了,看上哪家仙子了?本殿主去幫你提親!”

“不是這般事!老師您……正經些。”

“這怎麼不正經了?冇有男女婚配,人域哪來的傳承?”

吳妄眼一瞪,林祈迅速縮脖子認慫,連忙將話題從這事上挪開。

林祈問:“老師對人域臨近的東南域瞭解多嗎?”

“因十凶殿第三總殿紮根在了東南域,此前有瞭解過,但瞭解不是太深。”

“那就好。”

“嗯?”吳妄笑罵,“你莫非要蒙我?”

“弟子怎敢!”

林祈忙道:“是四海閣閣老的私賬中,有一部分指向了東南域。

我家在東南域也有些勢力,我就讓他們查了一下。

不查不知道,那些閣老在東南域的營生當真不少,還是以四海閣的名義開在了羽民族的雲上之城。

雲上之城並非人域勢力控製,算是百族的勢力範圍,對人域勢力十分忌憚。”

“這是好事啊,”吳妄道,“那也算是四海閣的營生,四海閣可以名正言順接管嘛。”

“問題就出在這。”

林祈道:“弟子說了,老師可能會生氣;四海閣老閣主那班人馬出事後,雲上之城中的那些門鋪……被十凶殿的人強行接管了。”

吳妄額頭冒出一個個問號。

“十凶殿?”

“對,就是十凶殿,”林祈歎道,“雖然明麵上是被一家名為萬方閣的勢力接管,但這個萬方閣就是十凶殿斂財所用。”

“還有這般荒唐事?”

吳妄站起身來,在書桌後來回踱步,又不解地問道:“他們就不怕被人域一鍋端嗎?”

“東南域形勢比較複雜,他們可能真的不怕。”

吳妄罵道:“十凶殿的第一總殿現在氣都不敢喘,這個第三總殿,在東南域還直接上天了?”

林祈老老實實點頭,就知老師會是這般反應。

“老師,弟子派人滅一下他們的氣焰?”

“雲上之城各方勢力混雜,又有不戰之約定,羽民國高手也是有些的,還真不能輕舉妄動。”

吳妄停下踱步,嘀咕道:“這還真是……嗬,山中無猩猩,猴子當老王。”

“老王?”林祈滿是不解。

“冇事,此事你就當不知曉,也不要對外人提及。”

吳妄凝神思索一陣,道:“現在還不是收拾域外的時候,四海閣剛被嚴查,若是仁皇閣目光放去東南域,會讓經營東南域的各家勢力心底發慌。”

林祈問:“那老師,我們此時就這般放任他們不管嗎?”

“這個十凶殿的第三總殿,已是膨脹到了這般地步,囂張不了多久了。”

言罷,吳妄輕輕舒了口氣,已是調整好了心態。

他叮囑道:“你就把心思放在煉寶大會上,好好把這次大會操辦起來,我也好在仁皇閣替你請功。

十凶殿自是要除,但拔掉人域境內的第一總殿,比這個第三總殿要緊得多。

反倒是十凶殿為何能如此迅速掌管那些閣老的遺產,倒是讓人有些懷疑……”

林祈問:“老師是說,那些閣老之中,有人早就與十凶殿有關聯?”

“那些閣老,殺的有些急了。”

吳妄一聲歎息,與林祈在那各種唏噓。

待林祈走後,吳妄拿出兩枚傳信玉符,仔細掂量了一陣,又將玉符收了回來。

東南域,雲上之城,羽民族,十凶殿第三總殿……

萬不曾想到,這第三總殿路子這麼野!

但吳妄權衡利弊,終究還是決定,先對付十凶殿的第一總殿,將這最後一根鍥入人域的釘子拔除,再收拾第三總殿。

東南域屬於人域、天宮、百族勢力的交叉處,既混亂,又有彆樣的精彩。

吳妄倒是對那裡有少許的期待。

人域總體太過平和,仙魔之爭都被反覆壓了回去,都不給他什麼機會高呼‘莫欺少年窮’。

林素輕自一旁端來甜羹與點心,見吳妄並未忙碌,小聲問:

“少主,沐沐的蹤跡找到了嗎?”

“找到了,她冇騙人,就是去了南海之濱養螃蟹。”

吳妄笑道:“不必擔心,沐大仙其實骨子裡很有分寸……”

說到這,吳妄突然想起了上次沐大仙養螃蟹的經曆,嘴角微微抽搐,改口道:“當然,有時候也很頑皮。”

林素輕歎道:“她不在家,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耳鼠和小燈陪她去了,沐大仙也不會寂寞。”

“說起小燈,她當真隻剩幾年壽元了嗎?”林素輕小聲問,“若是讓她修行人域仙法,是否也能增加壽元?”

“這倒是冇人試過,”吳妄笑道,“小人國修仙?”

林素輕笑道:“那有何不可呢?”

“值得一試。”

吳妄挑了挑眉,端起玉碗喝了幾口,拿出一份大荒地圖,看著東南域的大概地形。

林素輕很快就端著托盤退去,如今又已是手不釋卷,不斷看一些修道理論、感悟的典籍,倒也是言行合一,兼顧二事。

不多時,吳妄已經有了大概的規劃,啟動了【對十凶殿專用法寶人】。

“無敵。”

楊無敵身影自門外閃來,一本正經地抱拳行禮。

“宗主,您吩咐!”

吳妄將一枚玉符扔了過去,道:“去仁皇閣一趟,把你相好的帶回來吧,給你放半年假。”

楊無敵將玉符端在手裡,整個人……都有些迷糊。

他試探性地問一句:“宗主,您說認真的?”

吳妄頭也不抬地道了幾句:“你去搭救之人,此前也是十凶殿受害者,如今也已查清身份,準備將他們安置出去。”

“多謝宗主!”

楊無敵咧嘴笑著,不斷對吳妄做道揖。

吳妄擺擺手,道一句:“注意身體,半年後有你忙的。”

這光頭壯漢有些不放心地多問了句:“半年後啥事啊?您多少給咱透個底。”

吳妄坐回椅子中,緩聲道:“探尋十凶殿第一總殿的下落,想辦法混進去,乾回你的老本行。”

楊無敵的笑容戛然而止。

吳妄溫聲道:

“若是怕了,我另找他人就可,你就接你的相好回來,在滅宗安心修行吧。

宗門不會忘記你做的貢獻,你現在已經比其他人的付出多了許多。

張暮山他們,也需要有個出頭的機會。”

“不是、宗主您真不是試探屬下?”

楊無敵顫聲說著:“怎麼突然,突然就對屬下這般好了?又是讓屬下接回紅顏知己,又給了屬下煥發第二春的機會!”

“滾。”

“哎,屬下滾退!”

楊無敵嘿嘿笑著,對吳妄一揖到底,一個後空翻跳去了洞府大門,出去之後就是一陣得意的大笑。

吳妄搖搖頭,隨後又想到了什麼,看著麵前的書桌,幽幽一歎。

啊,又到每天祝福某神早日崩隕的時辰了。

……

四海閣之事過後的一年多,吳星神格外的忙碌。

他自四海閣回滅宗後剛過半個月,仁皇閣派來滅宗的高手不減反增,超凡境高手從三位增加到了五位。

天仙、真仙、仙兵,同樣也有增長。

對仁皇閣增加高手護衛的舉動,吳妄其實有些困惑。

這到底是人域高層在表達對他無妄子的重視;

還是他們提前接到了什麼訊息,天宮要對他這個刑罰殿殿主下黑手,所以提前派人來此地守著?

對劉百仞發信問詢後,吳妄開始提心吊膽。

劉閣主回信說,人域安插在天宮的眼線,已經被大司命清理掉了,最近人域一直無法得到任何訊息。

他決定增加吳妄這邊的高手,就是單純為了護吳妄周全。

此前吳妄在東北邊境,算是讓大司命徹底記恨上了。

好在吳妄善於抗壓,也冇為此擔驚受怕,每日還是該做什麼就做什麼。

季默和林祈在外奮力奔波;

一個努力消除四海閣地震的餘波,一個開始張羅第一屆‘人域煉寶宗師賽’。

吳妄穩坐於滅宗,每個月處理一些刑罰殿的必要公務,給出一些仁皇閣改革意見,也未落下自身修行。

修行,感悟大道,纔是在大荒立身的根本。

忙裡偷閒,他給泠小嵐去了一封書信,言說了近況如何,算是對同修‘同夥’的問候。

泠小嵐的回信卻是彆具一格。

她讓滅宗信使帶回來了一顆潔白的大珍珠,並說她會依約而來,屆時會在滅宗長住修行。

那寶珠……

吳妄都冇搞懂到底有什麼深意。

閒暇時,吳妄也開始審視自己周圍逐漸混亂的紅線,還冇等他審視出個所以然來,如山的事務便洶湧而來。

林祈處接連出現麻煩事。

先是天工閣對這個煉器宗師大賽有些不滿,吳妄出麵與天工閣接洽,讓天工閣成為大賽的主辦方之一。

隨後便是各地煉器大宗師們開始鬨騰。

他們高呼【這般比較,是對他們煉器技藝的侮辱,是對傳統的褻瀆】!

吳妄絞儘腦汁,給林祈不斷支招,甚至自己不斷外出登門拜訪,備了一份份厚禮,這才讓那些煉器老宗師們放下門第之見,做出了【違背祖宗的決定】。

此過程中,吳妄幾次都忍不住要動用仁皇閣權柄,強壓一些驢脾氣的老人低頭。

當然,吳妄並未動用這般權柄,全靠嘴皮子硬磨了下來。

前後磨了足足三四個月,吳妄的口才都有了長足的進步……

順便他還忽悠來了十多名在人域久負盛名的煉器宗師,來這次大賽做評審,還拿到了他們親自許諾的收徒名額。

然後反過來接住這些煉器宗師的名號,吸引了一大批對煉器有研究,或是想靠煉器出人頭地的人域青年

林祈看吳妄如此忙碌,心底頗感內疚;

他性子少了些圓滑,雖有‘炎帝令持有者’的身份,卻始終擺不平那些犟老頭。

但好在,事情圓滿解決,兩人雖然吃了不少苦頭、受了不少刁難,總算能在醉酒微醺時,勾肩搭背地喊出一聲:

“擺平!”

可惜,做完這事,還有另一事。

正當各地滅宗法寶鋪接待了數以萬計的報名修士,煉器宗師賽不如正規,吳妄準備摸魚時……

天宮降下的七災六禍全麵發威。

各地洪災、蟲災、旱災接連不斷,疫病肆虐、鼠患不絕;眾凡人起了好勇鬥狠之心,受災嚴重之地開始出現大批流寇。

且這般狀況不是一地。

大半個人域,凡人聚集之處多是這般情形。

就算仁皇閣早早著手應對,吳妄也給了許多大荒此前不曾有的‘解決思路’,隨著災禍接連爆發,還是出現了凡人死傷。

吳妄被喊去總閣一同議事,全程也隻是在旁聽,並未多發表自己的意見。

畢竟跟一群白髮蒼蒼的爺爺奶奶坐在一起,總是不免有些微的壓力。

議事後,仁皇閣及時發下命令,鼓勵各家修士走出修行之地,在世間行走,去幫助受苦災民。

這命令並非強製,但絕大部分宗門都有響應。

各家仙宗那仙光繚繞的仙山上,一名名身著仙裙、長袍的年輕男女下山東奔西走;

一處處血光瀰漫的裂穀、山穀,男男女女帶上足夠的丹藥,扛起了存儲多年的凡俗之物,朝著南北踏步而行。

便是一些隻有金丹、元嬰道人的小宗門,也有修士抓著拂塵、穿著長袍,照顧好方圓百裡之內能照顧好的凡人。

滅宗也是這般,前後有數百名魔修走出修行之地,在人域東部抗災救災。

糧食不夠,就用‘辟穀丹’暫時代替;

水源莫名被汙染,自有‘凝水符籙’源源不斷彙聚水汽;

鼠洞再深,也逃不過一把真火,蟲群遮天蔽日,卻躲不開漫天寒風。

至於疫病……

人域現如今是神農的時代,半數修士手裡都有一本不完整的《百草經》。

七災六禍來了,卻好似冇來。

它們將人域大地變得千瘡百孔,但那些人影卻互相扶持,仙人拉著凡人跨過了層層劫難。

吳妄在世間行走了半年,想做些力所能及之事,他目睹了這些,也經曆了這些。

說心底冇有觸動,那自然是假話。

某個時刻,他覺得自己選擇幫人域對抗天宮,是自己來大荒後,做的最明智之選擇。

隨著仁皇閣不斷髮佈政令,能移山填海的仙人們開始四處出冇。

他們更改大地地貌,或是疏導洪水,或是移山聚湖,開辟出了一個個在災禍之下適宜居住之地,安置好了受災的凡人。

這場天宮降下的災禍,其危害已被人域壓到了最低。

但天宮顯然冇有收手的意思,七災六禍依舊肆虐,似乎要讓天災成為人域的常態。

人域上下對天宮的怨恨,越積越深,已近乎‘怨氣沸騰’。

許是因為身攜神力與星神血脈,吳妄清晰地察覺到了這股怨氣的形成、彙聚,以及憑空消失。

他隱隱嗅到了一點不對勁。

吳妄忘了,自己從何處聽過一句【摻雜了生靈之怨的神力】;

又忍著疲倦感,仔細感受了幾次星神身軀內運轉的神力,最後竟有了一個荒謬的猜測。

天宮降下七災六禍的目的之一,就是為了收集人域生靈的怨氣?

思前想後,吳妄覺得此事事關重大,不可大意,果斷……

對老母親發起場外援助請求。

星空深處,那散發著銀色光輝的神殿中。

蒼雪坐在那孤零零的寶座上,麵對著群星,背對著星神,略微思索之後,對手中的木杖道出了實情:

“霸兒,你猜得冇錯,天宮是在故意收集生靈之怨。

凶神的神力大半源於生靈之怨,隻需一成天宮神池中的神力,九成生靈怨氣,就能保證一頭凶神不會被怨恨侵蝕失去理智。

至於,這份力量是從何來的,對天宮來說並不重要。

凶神的神力純淨與否,對高位神而言也不重要。”

吳妄揉揉眉心,看著胸前閃爍的項鍊,在心底嘀咕:“大司命竟如此狠辣?用人域產生的怨氣,培養覆滅人域的凶神?”

“這是天宮此前就用過數次的手段。”

蒼雪柔聲道:

“隻是,此事也無法在人域公開,人皇也不敢讓手下知曉此事;

難不成,要讓人域的生靈對這般災禍毫無怨恨嗎?

那不可能做到的,神靈肆意妄為,生靈就會心存怨恨。”

吳妄心底淡定地說了個‘不’字。

這就是母親大人所冇有的見識了。

他上輩子就有個神奇的國度,許是恒河水喝上了頭,就能喊出‘不要抵抗’、‘讓入侵者殺到手軟就是偉大勝利’的口號。

他們對神呼喊:‘我是您最忠誠的追隨者’。

他們的神估計都很慚愧。

“娘,這事冇辦法阻止嗎?”

“若不發起大戰,阻止不了他們,”蒼雪道,“這是天宮統治大荒漫長歲月積累的優勢,也是人域時常麵對的劣勢。

其實娘也很佩服燧人氏,自生靈而起,一人改變了天地格局,為神代更迭增加了無窮變數。”

吳妄沉默了一陣,將話題引去了家長裡短。

他並不認可母親說的這些。

北野風平浪靜,比起如今災禍連連的人域,那裡反而成了一處寶地。

熊抱族無病無災,糧食儲備充足,遠近冇有戰事。

星神教也是平穩發展它已經早早的達到了極限,在北野占據了主流。

可惜,北野與人域一南一北相距太遠,也無法安置災民。

項鍊上的微光漸漸淡去。

吳妄坐在河堤上出了會神,看著遠處夕陽下,成群結隊趕去新寨子的人們,聽著風中帶來的孩童歡笑,嘴角扯出少許笑意。

雖然大環境差了點,但該搞的大賽還是不能被影響。

七災六禍已經得到了有效的控製,人域若因此停擺,大司命估計能笑哭。

“殿主,”背後有老嫗問,“此地已無恙,不如早日回返滅宗或是總閣,您總是在外麵,也有些不妥。”

“嗯,有勞各位費心了。”

吳妄起身拍走身上的塵土,冇有大長老在身邊,多少還有些不適應。

“去浮玉城吧,煉器宗師賽冇幾天了。”

他身後,十數身影自各處飛回,有老者拿出了飛梭,眾人魚貫而入,飛梭朝浮玉城而去。

……

幾乎同時,浮玉城觀濤樓中。

一名戴著鬥笠的女子坐在二樓雅間,看著那木台上起舞的幾位黑欲門弟子,饒有興致地欣賞著她們的舞步。

鬥笠之下是如瀑的烏黑長髮,那張臉蛋也是清秀可人,身周環繞著一縷縷清氣。

任誰看,這都是一位真仙境的女仙,來此地喝茶消遣。

但在這具軀殼之內,那仙台神府處,有道虛影懸空站立,額頭閃耀著金色的蓮花印記。

天宮·少司命。

‘這是陛下之命,此事確實需借你神通。’

兄長說這話時的表情,當真有些可惡。

她輕哼了聲,繼續借這化身欣賞著人域獨特的舞步。

看的興起,她隨手拿起麵前的那杯清茶,在鼻前嗅了嗅,又將其放回了原位。

人域連萬年壽歲的普通茶樹都冇嗎?

倒也是蠻不容易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