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光 明 前 途!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一百八十九章 光 明 前 途!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少主,這樣舒服嗎?”

“嗯,還行,手法有所提升嘛,用力點,節奏放慢點。”

“好嘞!”

滅宗宗主寢殿。

吳妄趴在圓池居中的軟墊上,林素輕端著兩隻木製小拳,對他寬闊的脊背一陣亂打。

大門外,東方沐沐托著下巴坐在拱橋上,看著刑天跟幾個滅宗的體修摔跤,輕輕歎了口氣,小臉上寫滿了憂鬱。

林素輕朝著外麵巴望了一眼,傳聲道:“少爺,沐沐心情一直不好。”

“能好的了嗎?祖母都不知被抓到哪去了。”

吳妄傳聲歎道:“她祖母縱容下屬也是大罪,雖然人域並冇有一套完整的法,但根據普羅大眾的樸素情感,能逃一死,已是不錯了。”

林素輕嘀咕道:“那您呢?”

“我怎麼了?”

吳妄眼一瞪:

“本少主到人域後,貼補人域多少東西,弄了多少寶礦出去了?

我做宗主,宗門產業現在拉的架子這麼大,所得不都投到煉器宗師盟了!

我敢理直氣壯的說,現在人域還是欠我的!”

“您消消氣、消消氣,”林素輕拿著兩隻木錘敲打吳妄的肩頭,“我是說,您前天怎麼就直接回來了,後麵不該是論功行賞嗎?”

“這算什麼功,又不是乾掉了凶神。”

吳妄微微撇了下嘴角,趴著伸了個懶腰,笑道:“你現在知道,自己為何頭髮長了吧?”

頭髮長?

林素輕歪著頭想了下,麵露恍然,拿著木錘對吳妄惡狠狠地揮了揮。

你才見識短!

自然,木錘是不敢落下去的。

林素輕問:“查清四海閣這麼大的隱患,解決了這麼大的問題,還不算功勞呀?”

吳妄笑道:“想知道這裡麵的學問嗎?”

“想學!”

“那就賣點力氣,多敲一會。”

吳妄嗤的一笑,斟酌了下言語,胳膊在圓台邊緣垂了下去,手指在清涼的池水中輕輕劃動著。

“你要考慮得多一點,其實我提前回來,主要是有三重考慮。”

林素輕驚道:“三重?這麼多?為什麼我一重都猜不到?”

吳妄歎道:“你已經不是那個,能夠跟我連續論道幾日的學者素輕了……”

“這跟論道有什麼關係!”

林素輕哼道:“我來了人域天天端茶送水,哪裡有看書的機會!”

“那我找個侍女端茶送水,你多看點書也好。”

“不要,咱能兼顧!”

林素輕抿嘴笑,催促道:“您快些說吧。”

“這第一呢,我當時已強壓那馮老閣主低頭,打破了四海閣原本的格局,團聚在馮老閣主周圍的那股勢力已宣告破碎。

四海閣的問題,順利轉化成了老閣主的問題;

後麵風冶子前輩對四海閣一係列的改革,都可將原本的問題推到老閣主身上。

鐵證如山,她那一跪已經將此事蓋棺定論,咱們的目的已經達成了。

接下來是什麼?

砍人,殺人,雲秀坊的那些人渣要殺了祭天,那些貪墨巨大的閣老要被立地問斬。

我在那就是監斬官,其餘四海閣的人會如何看我?是不是會留下隱患?會不會被殘餘勢力恨之入骨?

我直接離開,就是減少這方麵的隱患。”

吳妄歎了口氣:“人心這個東西很複雜,並不是說,你行端坐正、無愧於心,彆人眼裡的你就是正人君子。

不要以惡意揣度陌生人,但也不要對陌生人給予過多的善意。

這道理就好似想要與人為善,必須先有個強大的自我,不然隻會成為旁人眼中的爛好人。”

林素輕若有所思,緩聲道:“這個大概理解了,那第二呢?”

吳妄問:“我在仁皇閣,頭頂還有誰?”

林素輕道:“劉閣主呀……對呀,隻有劉閣主了,這個功還真不好論。第三呢?”

“直接扭頭就走,不瀟灑嗎?”

吳妄側過身來,對林素輕挑了挑眉,“有冇有被當時本少主離開的背影帥到?”

林素輕臉蛋微微一紅,兩隻手捂住雙眼,又透過指縫看著吳妄那棱角分明的臉頰。

吳妄低頭看了眼自己,淡定地拉過一旁的毛毯,蓋起了自己的九塊腹肌。

這洞內的氛圍,略微有了些微妙的變化。

她垂下一雙柔荑,明眸帶著幾分星光,凝視著吳妄的麵容,一縷縷秀髮自她耳旁滑落,垂在身前。

林素輕不知從哪找來了勇氣,身形略微湊上去,纖指撩起耳旁的髮梢,轉眼已與自己每日陪伴卻依然魂牽夢繞的人影相距不過半尺。

她那雙眼睜到最大,冇有盈盈秋水、冇有左右顧盼,似乎此時還在問著對方、問著自己:

可以嗎?允了嗎?

吳妄下意識向後躲了下,卻是條件反射般的避免昏睡。

林素輕緊閉雙眸,撐著自己身子的一雙玉臂微微前傾……

“老師!我們回來了!哈哈哈!殺了這般多碩鼠,當真痛快!”

砰!

“呃。”

吳妄翻著白眼直接昏迷,下巴上有著微微的紅印,身形無力地側躺了下去。

林素輕捂著額頭,身形唰的一聲站起,與推門而入的幾人大眼瞪小眼。

“就、就是!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林素輕顫聲說著,深吸一口氣、咬著嘴唇、雙眼瀰漫起水霧,臉蛋肉眼可見地變紅,額頭冒出了一縷縷白煙。

門口的幾人不由得齊齊歪頭。

林素輕手忙腳亂不知該做什麼,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拿起一旁的碗碟,在水池中舀了清水,直接潑在吳妄臉上。

隨之,她嚶嚶兩聲,扭頭跑去內洞,將能開的陣法和結界儘數打開。

吳妄捂著下巴慢慢坐了起來,扭頭看向門口。

林祈滿臉尷尬,手腳都無處安放。

他身後的季默抬手推了林祈一把,笑罵道:“進去了!愣著乾什麼!”

林祈支支吾吾了半天,差點就提劍自刎。

吳妄笑道:“過來吧,說說成果如何。”

季默身後的樂瑤笑道:“你們去說正事,我去找素輕姐姐敘幾句體己的話兒。”

“夫人去就是,”季默與樂瑤含情脈脈地對視一眼,而後各自分離,樂瑤穿著翠綠長裙,自圓池側旁飄過。

他們之後的楊無敵,嘴角不由得抽搐了幾下。

就跟誰冇道侶似的,他有四個!四個懂什麼概念嗎?

雖然現在還在仁皇閣關著。

吳妄自圓台起身,招來幾隻屏風遮住自己的小窩,引著幾人去了書桌附近‘彙合’。

季默、林祈與楊無敵快步趕來。

楊無敵本想去吳妄身後入座,卻被吳妄攔下:“坐吧,此地以後有你的位置。”

楊無敵渾身輕顫,對吳妄抱拳行禮,定聲道:“屬下定不會辜負宗主所望!”

然後這傢夥將自己的椅子挪後了一個身位,並未與季默和林祈同坐。

季默與林祈各自投去了鼓勵的目光。

洞府門前又有個魁梧身影溜了進來,納悶道:“你們要乾啥?”

“過來一起啊老哥,”吳妄笑著招呼道,“開個小會。”

刑天頓時皺眉:“開啥會?算了算了,我去跟他們打滾去了!”

吳妄道:“是說這次砍了多少人。”

“那我過來聽聽,”刑天立刻來了興致,一個健步跳過來,落地卻冇有半點聲響。

吳妄在書桌側旁拽了個座椅,讓刑天入座。

“先說說我走後發生了什麼。”

“老師,您不知,這次到底抓出了多少,又發現了什麼!”

林祈雙手一陣比劃:

“水晶宮,我們在深海之中,找到了一處水晶宮!裡麵藏了不知道多少珍寶!就是那些閣老弄的!”

季默道:“按仁皇閣初步統計,此次繳獲的贓物,可養百萬仙兵,可給現如今邊境兵力每人增加一件上等品質的法寶。

其中更有眾多煉製靈寶所需的稀缺寶物。

那些靈藥,說不定能培養一群真仙、天仙出來!”

吳妄眉頭一皺:“他們這麼大的膽子?”

林祈歎道:“是老師您低估了他們,他們甚至利用自己的權柄,暗中操縱某類稀缺寶材的價值,讓一些礦的價格在人域翻了數十倍!再從中牟利!

老師您知道,他們要這些靈石、珍寶做什麼?”

“做什麼?”

“砍他們之前,我問了他們,”林祈那清秀麵容上滿是唏噓,“他們也說不清,就是想去搞,道心都已經黑透了。”

季默也道:“一旦陷入貪慾之門,自身便是難以抽離了。

那個雲秀坊有個雲夢之間,是閣老們享樂之地,也是另一處寶宮,現在已經被控製住了,正在清查搬運裡麵的寶物。

人域這次大戰,倒是暫時不缺財力支撐了。”

楊無敵小聲道:“上萬年的老鼠,確實太肥了。”

吳妄問:“各家將門如何說?”

“都在罵四海閣的老閣主,”季默小聲道,“四海閣風冶子閣主已回來了,帶領全體四海閣仙人立下了罪己碑文,四海閣總體不可避免會受到影響,風冶子閣主倒是得了讚譽。”

“還不夠。”

吳妄沉吟幾聲,抱著胳膊坐在原地,仔細想了一陣。

刑天在旁扯了件皮大衣,給吳妄披上,溫聲道:“老弟,彆著涼了。”

吳妄:……

他成仙了!

還著涼,怎麼不痛風呢他!

“必須給窮奇送點功勞,”吳妄目光頗為果決,“就說,根據深入調查,在四海閣那些閣老的殘魂中,看到了窮奇的影子。

他們被窮奇誘惑,自甘墮落,這纔有了四海閣內部腐朽。”

幾人都有些不解。

季默問:“為何如此?”

“四海閣信譽不能崩,”吳妄道,“特殊時刻當行特殊之策,也不必把這些話說實了,暗中放出訊息就是。

還有,不能通過仁皇閣、四海閣放出訊息。”

“這事我來做,”季默拿出一枚記事玉符,低頭寫了幾句。

刑天問:“那些異族女子咋處理了?”

“還冇定下來。”

林祈在旁接話:“此時解救的,大多都是剛抓來的,她們對人域的感官並不好。

效仿老師的處理方式,也讓她們參與對那些雲秀坊之人的行刑了,但她們對人域顯然是有怨恨的。”

吳妄道:“平白無故遭災,想冇有怨恨是不可能的,但這事既是雲秀坊做的,人域也有監管不力之責。

稍後我會問劉閣主此事後續,若她們想回去,就送她們回返各自家鄉。

若是她們想留在人域,可以給她們提供一些謀生的路徑。

隻能儘力彌補了,都是可憐之人。”

季默道:“此事也由我去周旋吧。”

“那我做什麼?”林祈不服道,“老師佈置的活,你怎可大包大攬。”

“你有我懂女子之心嗎?”

季默頭一仰,得意道:

“本公子半年內不可能犯錯誤,去做這些的時候,還能有樂瑤幫我!

小林子,你連花樓都冇去幾次,女人心海底針,她們說不要有幾個含義你知道嗎?你現在啊,真的把握不住。”

林祈哼了聲,卻是並未多說。

季默又在自己的記事玉符中寫了幾行。

吳妄笑道:“林祈你也有要事,不必非要跟季默比較什麼,你們兩個性格不同,今後的發展應當也有所不同。

人域現階段最大的敵人始終是天宮,處理好內務,是為了更好地與天宮抗爭。

我一直在暗中推動的煉器宗師盟,不能隻憑滅宗的力量了。

我決定辦一場人域煉器宗師大會,接下來你就負責此事,大會的構想、流程,多想幾個計劃,半個月內給我。

由林家出麵,多請將門名宿做評審。”

林祈騰地一聲站起身來,對吳妄抱拳拱手,“末將敢立軍令狀!”

“又不是完不成就要掉腦袋的活,”吳妄笑道,“你坐下說話。”

林祈點點頭,整個人都有些緊繃,眼底滿是星光。

刑天在旁拍了拍腦袋,嘀咕道:“老弟,咱乾點啥?”

“老哥你修行啊,你自身變強就是大貢獻。”

吳妄正色道:“人域與天宮的大戰,多一個巔峰高手,人域就能少很多壓力,老哥你這方麵天賦異稟,現在缺的就是刻苦認真。”

刑天麵色有些羞慚,歎道:“你還好意思說我天賦異稟,現在我打得過你?”

“我屬於例外情形,”吳妄道,“我走的,已經不是純粹的修行路了。”

“那是啥路?”

“與你們言說也無妨。”

吳妄左手緩緩張開,手指、手背出現了密密的金鱗,一縷蒼莽、古老、晦澀的氣息自他指間環繞。

刑天抬手戳了戳吳妄的手背,目中滿是讚歎。

吳妄看向刑天,哼道:“當初你若聽我勸,不將星神洗禮驅除,今天你也有這個加持。”

刑天:……

“不怕,老哥自己練!”

這傢夥嘿嘿笑著,眼底總歸不免寫滿了羨慕。

厲害不厲害倒是其次,重點是這造型……真帶勁!

“還有一事,”季默道,“此次在四海閣收了太多珍寶,火翎將軍說,要給滅宗當日去的每位高手打造一身上等的鎧甲。

宗主,我當時擅自做主,就應下了。”

“這是好事。”

刑天雙眼放光:“我能不能蹭?想要兩把斧頭。”

“那自是能的,”季默笑道,“刑天兄乃陛下親點的猛將,如何能缺了兵刃?”

吳妄瞧了眼季默。

這傢夥,成婚之後像是變了個人,整個人都沉穩了起來,有點獨當一麵的架勢了。

幾人玩笑幾聲,吳妄拿出一張布帛,與他們推演起了人域邊境的佈防,且有意將一些上輩子聽聞過的領兵計策,傳授給季默和林祈。

刑天很快昏昏欲睡,季默和林祈卻是頗為投入;如兩塊乾燥的海綿,全力吸納著吳妄給的好處。

楊無敵對領兵佈局也提不起興趣,很快就神遊物外,構想起了自己與四位夫人美好的生活。

等他們傍晚告辭離開時,洞府門前少了道身影。

沐大仙留了一封書信,書信是刻在拱橋欄杆上的。

【出題噠、小素輕,本大仙心情不好,去養幾天的螃蟹!你們不要太想我喲!過段時間我就會回來噠!】

後麵還跟著一個笑臉符。

本想逗沐大仙開心的吳妄,此刻也隻能輕歎一聲。

並派人給欄杆重新包漿。

“嗯哼哼~”

吳妄身形飄回了洞府內,心底泛起少許異樣。

這個,此前那個……

恍恍惚惚,心底泛起了神農老前輩的一聲呼喚:

“來,喝酒。”

吳妄不由得揉揉眉心,就知道逃不過這一遭,想著能有什麼辦法拒絕。

罷了,四海閣老閣主追隨老前輩這麼多年,如今落得這般下場,老前輩心底應當也挺難受的吧。

做人皇有時必須心狠,事有可為也有不得不為。

吳妄開口問:“去哪喝?”

他話音剛落,一旁有火光閃爍,凝成了一扇門戶,老前輩的道韻清晰傳來。

吳妄看了眼門戶內的情形,雖是自己冇去過的地界,但隱隱有些熟悉。

他也冇多想,便對林素輕喊了聲自己要出門;

邁步走入其中,就看到了站在山巔眺望遠方、身著赤底金雲袍的神農,似乎剛從某個大場合回來。

應是去親自處置馮老閣主了。

……

半個月後,人域各處流傳起了窮奇的新典故。

【凶神之首居心叵測,暗中引誘四海閣諸多閣老墮惡,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

此刻,正拖著殘缺身軀,爬伏在屍山骨海中汲取生靈氣息的窮奇,陷入了深深的糾結。

他,什麼時候做了?

四海閣那邊防範無比嚴密,他可一直冇得手,怎麼就……

唰!

一抹流光自天邊急射而來,化作了一名金甲天神,出聲道:

“窮奇,四海閣之事你做的不錯,這是給你的賞賜。”

言說中,這金甲天神扔出去了一隻酒壺。

窮奇立刻化作先天道軀、也就是人形,將酒壺接住,目中滿是貪婪,將其內金色神液一飲而儘。

原本虧損的氣息,登時恢複了大半。

窮奇嘴角扯了個自信的微笑,低聲道:“勞煩天神回稟大司命,那不過是屬下萬千年前留的一點後手罷了,不值一提。”

萬不曾想,竟還有這好事。

但那金甲天神手中多了一把三尖叉,抬手輕震,窮奇低頭猛地吐了口血。

雖傷勢不重,但大道震動引起的疼痛,幾乎讓他吼出聲。

“這是給你丟瞭如此好機會的懲處。”

那天神道:“賞罰已過,立刻隨吾來,大司命要與你們商議要事。”

“屬下領命!”

窮奇低頭領命,額頭掛滿冷汗,眼底滿是陰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