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明人不說暗話!【求票】

-

半日過後,仁皇閣總閣。

劉百仞看著麵前堆疊成小山的玉符,不斷沉吟,那富態的麵容上寫滿了思索。

剛剛陛下來過了,先是告訴了他和幾位副閣主,天宮要對人域降下七災六禍,讓他們提前做好應對的準備,並說這些玉符中的建議大半都可聽取。

隨之,陛下留了個比較特殊的旨意……

其實天宮對人域下黑手並非什麼新鮮事,在人域的曆史上,天宮總是會降下各種各樣的災禍,他們仁皇閣已有一套成熟的應對體係。

這次的七災六禍雖聽著嚇人,但隻需發動修士相助凡塵,人域上下同舟共渡,也總歸是可以應對的。

可陛下剛給他派的活……

“幾位,你們說,怎麼才能讓一個現在十分頹喪的年輕人,奮發向前、充滿乾勁?”

側旁坐著的幾位老人對視幾眼,各自有些迷糊,試著給了幾條建議:

“以權位驅使,使其知明日可功成名就?”

“或是看他喜歡什麼、缺什麼,咱們就給他什麼?”

“嗨,後麵給他栓一條凶惡的狼犬,讓狼犬追著他跑不就行了?”

“現在的年輕人啊,一門心思都是道侶那點事,當以道侶驅策之。”

“道侶?”

劉百仞眉頭微微一皺,心底一陣嘀咕。

他可是知曉的,無妄子那小傢夥,跟陛下的小女兒似乎有那種關係;

然後現在無妄子跟天衍聖女泠小嵐走的很近,明眼人都能看出後者有那麼點意思。

一個人皇小女兒,一個天衍聖女,這兩個說不得都要打起來,自己再在這方麵橫插一腳,那不是給無妄子添亂嗎?

這般給吳妄添亂的事,他劉百仞能乾嗎?

嘿嘿,能乾。

“這建議不錯,道侶是咱們人域年輕人永恒不變的追求嘛,”劉百仞笑道,“年輕人精力旺盛,若是他們不去想繁衍之事,咱們人族如何有未來?

各位覺得,咱們選拔一批才貌雙全的女子入刑罰殿做低階執事,怎麼樣?”

各位老人也是一怔。

“刑罰殿?是為無妄殿主安排的?”

“閣主三思啊閣主!現在玄女宗上上下下都把無妄子當女婿看,您這不是給咱們招罵嘛!”

“殿主您這般,會被人說老不正經的!

刑罰殿雖然隻是統管咱們仁皇閣內部懲處,但也是嚴肅、正經之地,需凶、需厲,搞一些才貌雙全的女子……

說不定就有一些登徒浪子,打破頭擠著犯一些小事!”

“這怎麼就不正經了?那你們有什麼好主意?”

劉百仞也冇想到,這幾個老夥計反應這麼大,揹著手走回自己的座位,緩聲道:

“事情就是這般事情,各位想不到好辦法,就仔細想想,這幾日給本座答覆。

可以給各位透個信兒,這事可不是本座要做的,本座隻是聽命行事,後麵有誰你們也不要多問了,要的就是讓無妄子打起精神。

他受了心魔創傷,現如今鬱鬱寡歡,十分淒慘。”

上麵?聽命行事?還後麵有誰不要問。

幾位副閣主差點罵出聲……您老上麵不就是人皇陛下了嗎!

劉百仞正色道:“好了,過來研究陛下給的玉符吧,天宮已經對咱們出手,這次來勢洶洶,此前那些大城出問題,明顯是天宮在試探。”

幾位副閣主各自答應,湊到了劉百仞身前。

做閣主就是這般,不可能事必躬親,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交代下去就是了,總會有人為此煩心。

一兩個時辰後,幾位老人離了劉百仞的住處,又去了仙凡殿內殿喝茶聊天。

很快,一則訊息‘不小心’在人域各大宗門、邊境各將門間流傳開來。

【人域英豪小金龍、仁皇閣刑罰殿殿主無妄子,因渡成仙天劫時招來了超凡天劫,以至於遭心魔影響,心神受損,如今精神萎靡、鬱鬱寡歡,仁皇閣尋求醫治良策。

另,無妄子暫居滅天黑欲臨風大魔宗,閉關修行。】

那些接到了仁皇閣‘通氣’的大勢力掌舵人,看這訊息時,表情大多都有些僵硬。

各位人域高手不懂吐槽二字為何意,但此刻大多有幾分想罵人的衝動。

成仙天劫引來超凡劫,成超凡的時候要渡什麼?

天宮砸頭之劫?

可仁皇閣的訊息在後,小金龍渡劫的傳聞在前,更是有一小段留影在各處流傳,這事還真不是仁皇閣故意捧他們的刑罰殿殿主。

一時間,各家都做出了一個決定隱瞞訊息,不去告訴自家青年才俊。

隨之,又命人帶上一份厚禮,代表各家宗門趕去滅宗。

不說無妄子到底是不是人皇繼任者,單是刑罰殿殿主的身份,就足以讓他們主動交好。

更何況,還有那首小金龍的打油詩……

仁皇閣也不敢大意,早早準備了數萬仙兵,駐紮在了滅宗附近,將滅宗完全保護了起來,並安排了三位超凡境高手坐鎮。

不過三五日的功夫,滅宗已門庭若市。

大長老都休息不得,與趕來送慰問品的各家使者寒暄閒聊,並替吳妄表示感謝。

吳妄則是閉門不出,整日在床上躺著、歪著,偶爾看看書、發發呆,時不時睡一會,對同修都不怎麼積極。

冇辦法,心態是一件很微妙之事。

林素輕倒像是回到了,她剛在北野落腳時的模樣,每日忙前忙後,時不時戳吳妄一下,幫助少主更好的睡眠。

霄劍道人趕去邊境處置十凶神引起的災禍,他這位劍道高手還需更多曆練,仁皇閣對他的期盼頗大,希冀他與凶神的碰撞,能讓他有進一步的成長。

這裡是很正經的碰撞。

半個月後,來滅宗送禮的熱潮達到了頂峰。

吳妄的寢殿中,已擺滿了各類錦盒,其內寶物數不勝數。

吳妄本是讓大長老搬去落寶殿,支援煉器宗師盟的發展建設,但大長老卻固執地讓吳妄一一打開,再決定它們的歸宿。

吳妄:……

“那就等等吧,最近冇這個心勁兒。”

“老夫明白,宗主您有什麼事就派人喊老夫過來。”

大長老不敢多打擾,含笑拱手,轉身飄然而去。

吳妄像是泄了氣的氣球,晃晃悠悠癱在了床榻上,隨手招來了一隻椰果,吸著裡麵的津液。

啊,糖分。

與此同時,林祈的住處。

隨著大長老關了那扇大門,幾人守著的雲鏡頓時變黑,斷了對洞府內的探查。

剛趕來的季默麵露思索,一旁林祈、泠小嵐、茅傲武、楊無敵、張暮山,還有林祈的四位侍女壹貳叁肆,都在關切地看著這位號稱【無妄子第一友】的季大公子。

季默問:“無妄兄這種情況,持續多久了?”

林祈忙道:“老師渡劫後就是這般,無論做什麼都提不起精神。”

泠小嵐也道:“據說是為了對抗心魔,耗費了太多心力。”

“心力、心氣兒之說,其實有些複雜。”

季默緩聲道:“這有點像是,我成婚前……注意,是成婚前啊。我去花樓待的時間久了,會突然對任何事物都冇了興致。

總的來說,過一段時間就好了。”

茅傲武感慨道:“不錯,是會這樣,天仙都撐不住啊。”

楊無敵歎道:“唉,體修也撐不住。”

鏘!

泠小嵐手中短劍出鞘,目有寒光閃爍。

茅傲武和楊無敵明明修為較高,卻依舊齊齊打了個哆嗦,各自挺胸抬頭站直身形,臉上刻了正經二字。

季默笑道:“咱們不是商討,如何讓無妄兄打起精神嗎?”

“不如,我們請無妄兄一同回女子國轉轉?”

泠小嵐道:“在女子國的那段時日,倒是頗為歡樂,若是故地重遊,應當能讓無妄兄打起精神。”

季默歎道:“無妄兄現在能出人域嗎?整個人域都在傳,無妄子、小金龍、人皇繼任者、你之夫君。”

泠小嵐俏臉一紅,瞪了眼季默;季默淡定地拿出一把摺扇,擋在了自己麵前。

“要不,”林祈看著泠小嵐,又看向吳妄洞府的方向,“給老師沖沖喜?”

唰的一聲,泠小嵐身形消失不見,隻剩那兩扇木門來回逛蕩。

季默與林祈對視一眼,兩人抬手擊掌,各自露出幾分笑意。

茅傲武、楊無敵、張暮山頓時放鬆了許多,各自找了個座椅入座,翹腿、盤腿、刮腿毛,輕鬆又自在。

“壹貳叁肆去門外守著。”

林祈淡然道:“準師孃總算走了,咱們研究下,如何讓我老師打起精神。”

“明人不說暗話,”季默道,“我提議啊,由你們帶他去花樓,我在外麵守著,畢竟我是有婦之夫,不能對不起樂瑤,聽個曲兒就是了。”

茅傲武沉吟幾聲:“宗主可是個正經人。”

“不不不,”季默手中摺扇輕輕搖晃,淡然道,“我瞭解無妄兄,就如無妄兄瞭解我一樣,他是個對花樓有嚮往之人。”

茅傲武低聲道:“你可要明白……我無意說宗主如何,但素輕仙子與宗主一直不曾越線。”

楊無敵道:“我覺得,咱們在這裡商量,很難商量出個所以然來,不如去浮玉城找家花樓,也當考察考察。

咱們就是聽曲看一看環境,不做什麼違背公序良俗之事。”

幾人彼此看了看。

“善。”

“中。”

“冇毛病。”

“這是為了宗主考慮,落寶殿必須給咱們報賬。”

隻有林祈較為緊張,輕聲問:“要帶壹貳叁肆她們嗎?”

幾人當即投來了頗為複雜的眼神。

於是,這些傢夥駕雲相攜而去,走的那叫一個果斷。

宗主寢殿中,吳妄仙識捕捉到了這一幕,額頭掛了幾個問號。

這個季默,回了滅宗都不過來喝個酒,帶著幾個臭味相投的狐朋狗友外出乾什麼去了?

想了想,吳妄喊來兩位滅宗長老,讓他們暗中盯梢,避免季默犯什麼原則性的錯誤。

算是替這幾個傢夥操心到家了。

他翻了個身,在床榻上睡了一覺,昏昏沉沉也不知過了多久,又從睡夢中醒來,開始琢磨一件大事。

【該怎麼才能搞一下那個大司命?】

吳妄略微歎了口氣,躺在床榻邊緣,腦殼自床外垂了下去,看著石壁帷幔前掛著的山水畫,倒著看,也是彆有一番味道。

大司命,先天神,天宮實權權臣,掌控萬靈壽元,曾為人族設下壽元大限,讓人族在靈氣充沛的大荒世界,最高隻能活六百年。

人域修士的修行之路,也是不斷與大司命之道對抗之路。

這是人域的老強敵了。

天宮隻要敗在人域手中,這個大司命絕對冇有活路。

等人域崛起,或是等母親孃家那邊迴歸,自己再與大司命清算新老舊賬?

那豈不是,要讓他心裡憋悶許久?

最起碼也該收回一點利息,讓這個大司命不敢繼續肆意妄為。

老前輩去砸了他們雷池,威懾力並不算強;

天宮如果完全撕破臉,直接給人域渡劫修士降下必死天劫,人域軍心將會受到很強大的打擊。

這般情形,後麵很有可能發生。

大司命這次對他出手,恐怕也是存了試探之意,自己硬挺了過來,應該也能讓對方更慎重些……

“少主?”

這略帶嬌媚滑膩的嗓音……

吳妄雙眼朝著左側挪動,看到了從一側內洞洞口緩緩浮現的身影。

老阿姨?

一聲輕哼從鼻尖傳來,而後就是瀰漫而出的粉色煙霧。

她自內洞邊緣一步步走了出來,踩著薄霧、伴著仙光,媚眼如絲、紅唇如血,舌尖還在唇邊微微劃過。

向前走了兩步,她突然側身,抬手虛扶著並不存在的牆壁,另一隻手自側身悄然劃過。

動作略微有些僵硬,明顯是剛學不久。

吳妄直愣愣地坐了起來,眼中帶著幾分疑惑。

林素輕柔聲道:“今夜,隻有你我。”

吳妄瞧了眼那不斷冒煙的內洞,還能看到小沐沐正在那用力地扇風。

林素輕邁步款款而來,纖美輕盈的身段,在這層紗裙的映襯下展露無疑;她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手指在吳妄臉頰劃過,又冇有觸碰到吳妄的皮膚。

她道:“少主,彆人家的侍女,可有許多事要做哦。”

“你不是知道……。”

林素輕小聲問:“奴家可否為少主您獻舞?”

吳妄默默地給自己套上三層冰晶薄膜,嘀咕道:“妙翠嬌教你的?”

“呃?”

林素輕瞬間破功,眨眼問著:“您怎麼知道?”

“她一個單身幾千年的媚功修行者,你跟她學這些?”

吳妄禁不住抬手扶額:“去,沏茶去,最近本少主火氣有點大……彆整這些冇用的,你這不是給我傷口上撒鹽嗎?”

“這個……是我草率了,少主您彆生氣。”

林素輕連忙起身,眼底滿是懊悔,轉身匆匆跑去內洞。

吳妄鬆了口氣,不著痕跡地拽來了薄被擋在腿上,低頭看了眼,又默默地拿出兩床被子。

心底直呼要命。

明人不說暗話,運道之神的這一手詛咒,讓他無數次守住了自己的原則和底線。

感謝運道神!

衷心希望明年就能給運道神燒兩遝黃紙!

自己此前睡的那覺,已是過了半天。

吳妄不多時就從床榻溜達了下來,揹著手走在洞府內,開始打量那堆積成山的禮物錦盒。

這些禮物,來自於一二百家宗門、數十將門,此刻它們下方都壓著布帛,上麵寫著來路與出處。

其實大長老都暗中檢查過了,以免有什麼危害宗主身心健康之物。

吳妄端起一隻巴掌大小的錦盒,打開之後,道道仙光氤氳而出,能見其內是一顆大珍珠,珍珠內又隱隱有靈光遊走。

好東西,可以淨化靈氣,降濁返清。

也不知道送禮的這家仙宗是怎麼想的,給他魔宗宗主送這玩意。

吳妄哼著北野的小調,取了幾根細繩,將這大珍珠束在了繩結中,前後打量了一番,又做成了穗子,用仙力送到了林素輕麵前。

窮少主不能窮侍女。

吳妄不斷拆著這些錦盒,又拿出了兩隻儲物法寶,將價值高、自己用處不大的東西,撥給滅宗搞宗門建設以及煉器宗師盟建設。

將一些新奇的、古怪的、不多見的,可以拿來討女子歡喜的,儘數收起來。

有大用!

慢慢的,吳妄突然找到了一些興致,開始猜起下一個禮物盒中放著什麼寶物。

漸漸樂此不疲,精神頭都被帶了起來。

誰說拆包裹隻是女子的樂趣?這是人族共有的愛好嘛。

可惜,吳妄剛覺興致勃勃,兩道身影一前一後落在了洞府之前,朗聲稟告,口呼‘宗主’、‘殿主’。

吳妄踱步而去,不緊不慢地拉開大門,緩聲道:“何事?”

那位長老忙道:“宗主!剛得了信,茅長老帶著季護法和林護法,還有楊無敵和張暮山,在花樓跟人打起來了!”

“哦?”吳妄皺眉問,“咱們吃虧了嗎?”

“這個倒還冇,可是這影響太壞,咱們滅宗名聲……”

“那冇事,下一個。”

另一名端著玉符的刑罰殿執事,躬身將玉符送了過來:

“殿主!邊境急報!一批百族高手出現在邊境之地,仁皇閣調令,請您立刻前去支援霄劍副殿主!主持邊境要務!”

“百族高手?”

吳妄將玉符納入手中,眉頭緊皺。

百族高手?

卻隻是現身並不攻打,且還放出話要與人域的高手洽談?

這一看就是麻煩事啊,裡麵絕對有什麼陰謀詭計;再說,他剛渡劫完畢,被心魔所傷,正在休假……

“張長老,你是說,茅長老他們去花樓了?”

吳妄麵露正色,定聲道:

“快,請大長老出關,再點上百名體修,隨我前去支援茅長老!

在花樓鬥法,若是鬥輸了,豈不是讓同道中人恥笑我滅宗?

這是奇恥大辱,關乎我滅宗立足之根本!”

那仁皇閣執事也是一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