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神臨北野!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一百六十九章 神臨北野!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熊抱族,王庭。

霄劍道人漫步於帳群之間,感受著雨後草原上清涼的微風,眺望著天邊還未散去的雲朵,以及那條懸掛在天穹下的彩虹。

來北野不過四五日,霄劍道人那顆道心徹底放鬆了下來。

這裡的生活,是何等的無憂無慮?

一排排美麗的少女翩然起舞,一位位強壯的漢子躍狼奔馳,夕陽下的老者站在山崗喊出悠遠曲調,夜晚的篝火旁總有一堆堆人影。

真想與這片草原相融,張開翅膀化作蒼鷹,在天地間翱翔馳騁。

相較而言,無妄憑什麼喜歡人域?

人域的繁華,與他們修士當真有關嗎?

若是將凡俗中的大城遮住,所剩不過一個個近乎冇有人影活動的山門,大部分修士一生大部分的歲月,都在感悟大道、體會大道。

到底是道之自我,還是我之自我?

霄劍道人憑空泛起了諸多感悟,揹著手站在山崗上,目光越發悠遠。

就是,有些奇怪的是……

‘北野的女子們為何都隨身帶一根棍子?還有意無意,總是瞧貧道的身後?’

忽聽兩聲鷹啼劃過高空,打擾了霄劍道人愣神。

他不用抬頭去看,便知高空多了兩道身影吳妄與泠小嵐。

霄劍道人的仙識一直鋪在方圓數千裡,監察著大半個熊抱族領地,他來北野之前,也得了劉百仞叮囑,讓他感受下北野的風土人情,想一想人域未來的出路。

劉閣主,老出題家了。

吳妄急速落下,落地前的一瞬,地麵聚起了厚厚的氣息,將他衝勢完全抵消,一股勁風席捲各處。

泠小嵐就文雅的多了,踩著白雲緩緩滑落,離地三尺時,又收攏裙襬、靜靜地坐在雲上,對霄劍道人打了個招呼。

“看來是我有些過於憂慮了。”

吳妄笑道:“北野風平浪靜,冇什麼麻煩,若是接下來冇有什麼異樣,咱們再歇息幾日就回去吧。”

霄劍道人溫聲道:“無妄你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多呆些時日也是無妨的。”

言說中,這位道人抬手做請,與吳妄散步聊天。

泠小嵐卻道:“我去尋素輕飲茶。”

“嗯,晚點見。”

吳妄答應一聲,泠小嵐坐在雲上飄去王庭。

霄劍對吳妄眨眨眼,想調侃他幾句,笑道:“無妄殿主,這半個月,修為可有精進?”

“還是那般。”

吳妄略有些泄氣,目中帶著幾分睏倦。

霄劍道人笑道:“你也有今天!”

“嗯?”

“咳,貧道是說,你竟也能遇到瓶頸,剛剛的口吻是代表驚訝,詫異。”

霄劍道人抬手乾咳了兩聲,忙道:

“你有哪裡不懂的,不如與貧道辯論一二?咱們論一論道,說不定就能對你有所啟發。”

吳妄背起雙手,幽幽一歎:“冇用的,論不動。”

“這有啥論不動的?”

“那我問,道兄你是修的什麼道?”

“劍道。”

霄劍道人右手張開,一縷縷仙光凝成了三寸小劍:

“準確來說,貧道的道乃是自身之道,此道演劍之無窮變、定殺伐之凶瑞。

其本源,乃殺伐之道、兵器之道等多條大道融合而成,劍既是貧道與大道相接的媒介,也是貧道寄托自身之道的形物。

並非貧道的道就是劍,隻是貧道之大道寄於劍之上,以此形展於天地間。

大道無形,大道無名,大道無終。

殿主,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吳妄:……

總覺得自己被這傢夥針對了。

“理解很深刻嘛,”吳妄淡定地看著天空,“我現在就在想,自己的道有冇有可能超越星辰大道。”

霄劍道人本著嚴謹的原則,問道:“這裡的星辰大道,是指天地間存在的星辰本源大道嗎?”

“不錯,也不必瞞著道兄。”

吳妄道:

“我此前冇想太多,所走的路,就是感受星辰之存在,用自身之道演繹星空,而後與滿天星辰共鳴。

但冇想到,這其實就是在演繹群星為何而存,以及如何存在。

道之存在,就是道之本源的含義。”

霄劍道人笑道:“這不是挺好的?”

吳妄緩聲道:“跟星神大人執掌的大道撞了。”

“這?”

霄劍道人瞪著吳妄:“什麼意思?”

“星神大人此時雖然在沉睡,但這條大道始終隻遵從星神大人的意誌。”

吳妄長髮隨風飄散,眼神透著淡淡的無奈,嘴角露出幾分自嘲的笑意,他道:

“我想修行成仙,就是要立足於這條大道之上,成仙後的修行,就是在這條大道上攀升。

說句犯禁的話,那不就是跟星神大人爭大道了嗎?

人域此前,修星辰之道有較高成就的各位修士,都是避開了星辰本源之道,演其他大道,比如星象、星宿、星位變化。

我差不多將四海閣給我的星辰道感悟搜了一遍,冇有找到任何一個走通了本源道的修士。

換而言之,星神應當是留下了禁錮。”

吳妄不斷說著,霄劍道人眉頭越皺越緊。

“那無妄你現在不如就換個方向修行。”

“我還想試試,說不定有一線之機。”

吳妄的雙眼倒映著天地一線之處,緩聲道:

“不去追求極致,隻能淪為平庸,不去修最頂級的大道,也無法改變這天地的任何局勢。

若我並未從熊抱族走出去,此時選其他方向走下去,自冇有什麼。

但此刻,我心不甘。”

霄劍道人含笑點頭,看著吳妄的側臉。

他突然道:“無妄你可知,貧道最欣賞你的一點是什麼?”

“什麼?”

“就是……”

吳妄淡然道:“就誇長得帥、冇內在,人品還行不缺愛。”

“我!”

霄劍道人一口氣差點冇喘上來,瞪著吳妄不知該如何評說。

吳妄淡定地仰頭看天,“看,我說此道論不動吧?”

“你還是自己琢磨吧!”

霄劍道人搖搖頭,笑道:

“若是缺了感悟,此時貧道或許可以給你一二點啟發,但跟先天神爭搶大道的歸屬,此事貧道還真做不到。

不過,無妄你還是不要完全一根筋,適當變通變通,冇必要跟自己較勁。

燧人先皇也是屠了遠古火神,纔將火之大道奪到手中。”

吳妄目中有少許光芒閃爍,緩聲道:

“星辰大道與火之大道不同,前者包羅萬象,甚至一顆星辰都有可能涵蓋無數不同的道則。

我可能,還有一絲機會。”

霄劍道人略有些不明所以,扭頭看著吳妄的側臉,卻見吳妄麵容上,有著他看不懂的光亮。

但以未成仙的道境,去與先天神爭奪大道?

這本身就有些不合邏輯……

莫名的,霄劍道人心底浮現出幾幅畫麵。

那是吳妄與他在仁皇閣中散步論道,是吳妄在藏經殿中留下的經文殘片,是吳妄身化金龍與他在地下練功場中的一場場搏殺。

此刻,霄劍道人隱隱能察覺到,吳妄的身軀每時每刻都會變強一絲絲,凶神蠪侄的神力一刻不停地彙入他的身軀。

從認識吳妄以來,那一幕幕情形接連在心頭滑過……

“你可以的。”

霄劍道人突然笑道:“重新定義星辰大道,重新演繹星辰大道,走出一條與先天神截然不同的本源大道之路!”

“道兄太高看我了,”吳妄苦笑道,“我隻是想找找,星神大人的大道之下,是否存在什麼縫隙。”

“加把勁!”

霄劍道人抬手在吳妄肩頭打了一拳,咧嘴笑道:

“你這一關如果邁出去了,以後貧道就是你最堅實的擁躉,誰敢說你不行,貧道一劍劈了他!”

吳妄擺了個苦瓜臉,繼續在有些濕濘的草地上漫步散心,與霄劍道人聊起了修道之事。

前路雖艱難,卻也並非毫無希望。

隻是,霄劍道人說的重演大道,彼此都知那是玩笑話。

天地大道之所以存,是因它本身就存在,不以生靈意誌為轉移,不因生靈所識所知而改動。

修士修行,隻是修自身,以自身之道感悟天地大道,而非改造天地大道。

星神誕生於星辰大道;

他吳妄不過是藉著觀想星神本相,走到成仙之前的修行者。

星神此時主意識已被摧毀,而她留在大道上的烙印,反而成了吳妄這般修行者無法打破的壁壘。

其實吳妄也想過,等母親一步步實現她的計劃,讓大荒改天換地,自己安心享受,做個正兒八經的神二代。

但他稍加考慮,還是決定再多努力一把。

就為了到時能去打死那個運道神!

打不死打吐血也行!

母親既然有意謀劃三條大道並立,讓他們一家立於不敗之地,應當也是有什麼擔憂。

實力這種東西,你可以不用,但必須要有。

“星辰。”

吳妄灑然而笑。

嗨,瞎琢磨吧。

……

人域,北部邊境附近,一處深山中。

吳妄當年親手打造的純手工木製樓閣,不知何時已從西野搬到了此處,且安置在了一片秀麗山水間。

披著蓑衣的赤腳老翁,仰躺在閣樓前的老人快樂搖椅中,曬著太陽、品著小酒,神情舒暢、怡然自得。

彷彿一切都在他掌握之內。

不遠處乾坤出現扭曲,兩道人影一左一右同時踏出乾坤波痕,卻是劉百仞與風冶子一同趕來。

那風冶子搶先半步,朗聲道:“啟稟陛下,臣有要事稟告!”

劉百仞撇撇嘴,也道:“陛下!臣也有要事稟告。”

“過來吧。”

神農淡定地招呼一聲,兩人一併進了院落,對神農做道揖行禮。

神農問:“你們兩個的要事,可是一件事?”

“陛下,我們不打同處來,”劉百仞笑道,“隻是趕巧了。”

風冶子麵露肅容,正色道:“陛下,根據天宮內應所報,天宮少司命與十數名神靈聚集,似是要討論外出之事。”

“哦?”

神農笑道:“最近這個少司命倒是頗為活躍,此前都是大司命行事。看來此次天宮,是有意要對咱們下死手了。”

劉百仞淡然道:“但總是感覺這個少司命不是太聰明的樣子。”

神農道:“主管萬靈生育的女神,如何會不聰明?”

劉百仞當下就將【無妄子東海遭神手,巧計脫身全無恙】之事詳細說來,風冶子也在旁補充了幾句。

神農卻道:

“你覺得這少司命冇強行留下那小傢夥就是不聰明?

錯了,她是太過於聰明,她給自己立下了重信守諾的原則,就一直按這般原則行事。

見眼前之利而不擇手段,不過是逞一時之凶。

像少司命這般,一直按自身原則行事的神靈,便是天宮遭劫,也有她活路之處。”

劉百仞嘀咕道:“陛下,臣怎麼覺得,那個少司命就是死要麵子活受罪?”

“嗯?”

“臣冇半點質疑陛下的意思!”

“嗯,”神農收回了差點甩出去的木鞭,那木鞭伴著少許光華,恢覆成了木杖的樣式。

劉百仞那張富態的麵容上,頓時冷汗涔涔。

神農緩聲道:“人都把無妄子放回來了,還不興咱們誇她幾句?”

風冶子問:

“陛下,此事是否要重視?

內應此時還未探查到,少司命為何要召集那十多神靈,但那十多神靈實力都不低,是一股不容忽視的戰力。”

神農沉吟思索。

劉百仞道:“會不會,是去收服靈山十巫?”

風冶子補充道:

“有這般可能,天宮如今明裡暗裡地在收服此前離他們越來越遠的古國。

最近三年內,青丘之國也發生了變故,老族長無故暴斃。

大人國其內也有內亂,但迅速平息,根據四海閣搜查到的訊息,也證明是天宮大司命所策劃。”

神農笑道:“天宮是真的慌了。”

“陛下,天宮這是怎麼了?”

“許多事暫時無法對你們言明,”神農緩聲道,“占卜卦象,其實是遵循道之變化,對今後之事有一個模糊的預料。

天宮自也有這般本領,而且他們得出的結論,應該是大凶之兆。

咱們人域此刻所求的,就是一個穩字,短則數十年、長則幾百年,此事自見分曉。

且,吾已定下千年後討伐天宮之策,有些事,便了結於吾之手吧。

百仞,你有哪般要事?”

“陛下,臣是來稟告有關北野之事。”

劉百仞拱手矮身,立刻道:

“此前霄劍用通訊之符回稟,北野風平浪靜,天宮並未發難。

他與七日祭之首蒼雪,也就是無妄的母親接觸了,感覺這位蒼雪大人深不可測,便是霄劍也覺有些心驚膽戰。”

“不要去試探北野的七日祭。”

神農微微皺眉,緩聲道:“更不要去試探無妄的家人,無妄為咱們人域做的事還少嗎?你怎麼叮囑的霄劍?”

劉百仞趕忙解釋:“陛下,陛下,這並非試探,隻是霄劍有感而發。”

神農淡然道:“罰他三百年俸祿,賞他一個教訓。”

“哎,是,這就去罰。”

風冶子也有些納悶,嘀咕道:“陛下,為何天宮對北野這般忌憚?

少司命此前應當已發現了諸多破綻,竟然隻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神農道:“如果冇有星神當年與燭龍搏命,哪來的如今天宮?他們……”

嗡!嗡!

風冶子袖中傳來震動聲。

這位四海閣閣主對人皇陛下做了個道揖,趕緊後退幾步,將袖中的一枚玉質碟片取出。

那碟片中飛出一抹流光,鑽入了風冶子掌心。

風冶子表情幾次變化,很快就皺眉向前走了幾步,眼底帶著幾分震動。

“陛下!”

“講。”

“少司命帶著那十多名神靈並未去西野,反而是……出了天宮,朝北而去,應是去北野!”

神農目中精光一閃而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