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六十章 北 海 大 蟹【中杯!】

-

“宗主,有急事稟告。”

聽聞大長老傳聲,吳妄與泠小嵐同時張開眼。

泠小嵐身周靈光滿溢,顯然是收穫不小;

但吳妄依然位於登仙大圓滿之境,道境這塊,就如少主大人的氣質一般……直接卡死。

泠小嵐有些欲言又止,見吳妄表情略帶鬱悶,也不知該如何安慰。

修行這種事,確實充滿了各種不確定性,偶爾遇到瓶頸實屬正常,倒也不必太過緊張。

吳妄道:“仙子先休息下,我去處置滅宗之事。”

“嗯,我且將這些感悟接納完畢。”

泠小嵐答應一聲,再次閉上雙眸。

吳妄翻身跳去大門之後,將身上的寬袍扯下,拽出一件長衫披上,拉開洞府大門、跨步前行。

三座拱橋外,眾高手齊聚。

滅宗各位長老、霄劍道人帶領的新督導組、玄女宗數位高手,以及林祈帶來的林家家將與百多精銳,儘皆看向吳妄。

他們表情各自有些嚴肅,最前幾人的神情,甚至帶著幾分忐忑。

“怎麼了?”

吳妄也被他們搞的有些緊張,“出什麼事了?你們怎麼都聚在了此地。”

大長老與霄劍道人對視一眼,不知該如何言說。

林祈向前半步,朗聲道:“老師,小古朵一行於東海遇襲,逃回來的隻有一位天仙,小古朵此刻生死未知。”

遇襲?東海?生死未知?

吳妄抬手捂住胸口項鍊,心底響起了蒼雪的嗓音:“小古朵隻是被擄,此刻在東海之東。”

這讓吳妄著實鬆了口氣。

小古朵是為尋他而來,他一直閉關避而不見已是失禮;若是小古朵真的出什麼事,他當真不好跟刑天老哥交代。

吳妄納悶道:“她不是由天仙護送,自空中飛回去的嗎?為何會遇襲?”

“弟子不知。”

林祈後退半步,霄劍道人走向前來。

霄劍道:“具體事由我們尚未弄清楚,此刻得到的訊息,似乎是跟雨師妾國有關,好像說是雨師妾國之巫出手了。”

雨師妾國……

吳妄不由想起了在北野時,遇到那名願意提供不正經服侍的雨師妾巫女,對方的實力如何能對天仙造成威脅?

莫非,天宮在試探北野,或是警告北野不要跟人域走的太近?

吳妄立刻道:“回來的那人在何處,我去直接問她。”

“在東邊沿海的分閣養傷,”霄劍道人指了指穀外,“已備好飛梭。”

吳妄道:“走,勞煩道兄駕船,咱們快些過去!”

仙光閃爍,卻是泠小嵐趕到了吳妄身後。

吳妄未阻她,她也不多說話,跟著吳妄飛向穀外。

此地眾高手一同跟上,那隻容十餘人入座的飛梭……頓感壓力山大。

一番折騰,吳妄、林祈、泠小嵐同行,大長老與霄劍道人做護衛,此外還有數位林家家將與玄女宗高手。

滅宗長老都被吳妄喝退,讓他們在穀內照看弟子,此事他們也摻和不上。

季默與樂瑤送走小古朵後已回了季家,林素輕留在滅宗修行,沐大仙撒嬌的功力全開,才混了個同行的席位。

本來,吳妄是想讓沐大仙與老阿姨出雙入對,如此老阿姨的人身安全也能有所保障。

沐大仙要跟著出門,吳妄隻得冒著老阿姨被妙長老教壞的風險,請妙長老照看林素輕。

飛梭朝東南方向急射。

路上,吳妄隻問了一個問題:“為何冇走西海?”

霄劍道人答:

“最近西野的靈山十巫正與多位先天神開戰,西海時而大浪不止,商船多有傾覆,穩妥起見才選擇走東海的商路。

小古朵在人域之事,所知者不多,護送小古朵的天仙都是可信之人。

此事頗為蹊蹺,她臨行前,卦師占卜為吉兆,顯示說一路風平浪靜。

此次遇襲冇有任何先兆,著實太過突然。”

泠小嵐道:“或是被捲入了一些風波之中,對方並非是針對小古朵?”

“多猜無用。”

吳妄閉上雙眼,“我修行一陣,到了喊我。”

眾高手各自答應。

雖吳妄表情平靜,但他們都感覺到了吳妄心底的急切。

滅宗駐地本就離著東海之濱不算太遠,又是大長老與霄劍道人兩位超凡境高手合力趕路,不過半日就抵達了那名傷重天仙所在分閣。

人域丹道強盛的好處,此刻也得到了體現。

吳妄他們抵達時,那女天仙傷勢已無大礙,僅是說話時有些中氣不足,麵色都已恢複紅潤。

她將一路遭遇詳細道來,開口就是一句:

“唉!這當真是無妄之災!”

吳妄臉都綠了。

霄劍道人立刻道:“你麵前坐著的,是刑罰殿殿主無妄子!平白遭災就說平白遭災,提無妄之災做甚!”

那仰在床榻的女天仙頓時有些不知所措。

“好了,好了,”吳妄歎道,“說正經事。”

“殿主,屬下不知是您,並非有意……”

吳妄催促道:“你們出了人域附近的海域,然後?”

“北行數日,屬下等人喬裝打扮成人域商隊,各位大浪族的道友也都是安靜躲在船艙中。”

女天仙低聲說著,目中滿是回憶之色。

“六日前,行至東海中段,向西六千裡便是東野的邊界,這裡常年風平浪靜,海中也無強橫生靈,半日就遇到了十數艘商隊大船,南來又北往。

我師妹當日負責用仙識檢視各處,發現東麵百裡處,海麵突然掀起了一堵水牆。

這水牆高過百丈,寬過千裡,正對著人域商線拍來。

這般範圍內恰好有一隊七艘商船,還有零零散散十數艘商船,水牆拍來的太過迅速,他們完全無從躲避,更無法抵擋……”

吳妄聞言立刻看向了霄劍道人。

霄劍道人立刻道:“這已非她第一次講述,四海閣已經得到訊息,計劃繞行東海的商隊都得了提醒。”

“繼續說。”

吳妄正色道:“你們莫非出手去壓下這水牆了?”

“正是,”這天仙歎道,“當時我們未想太多,總不能見這些商隊上的同族遭難,四人同時出手,將水牆壓了下去。

卻怎料……那水牆落下後,顯出了其內那龐然巨物。

那似是一座大島成了精,又像是眾神圈養的怪物,我們所見的是一隻如大澤般的黑色巨眼。

當時,我們四人都愣了,在空中一動不敢動,道境如薄紙、法力如溪流……”

女天仙長長地歎了口氣,目中滿是悔恨,麵色帶著羞慚。

“屬下、屬下竟冇了半點與之鬥法的念頭。”

吳妄安慰道:“這般巨物實力非同小可,不必太過苛責自己,你能將訊息帶回來,已是立了大功。

後來呢?你可看清這巨物為何物?”

“是一隻大蟹。”

女天仙低聲道:

“用仙識探查能勉強見其輪廓,其背寬數百裡,其螯如山嶽,那水牆竟隻是它探出海麵時帶起的浪濤。”

“乖乖!”

沐大仙大眼瞪圓,讚歎道:“那裡麵忒有多少蟹黃蟹膏?”

啪!

吳妄抓著一把摺扇打了下沐大仙的腦袋,後者一陣鼓嘴噘嘴翻白眼。

女天仙道:

“它當時隻是看了我們一眼,身體緩緩下沉入海。

屬下本以為能逃過一劫,忽見海上傳來吼聲,西麵有數百人騎乘異獸而來,其膚色偏黑、耳環赤、青雙蛇,正是雨師妾人。

他們似乎是來搏殺大蟹的,那大蟹本要下沉的身體突然升了起來,深淵般的口中飛出漫天流光,海麵各處狂風肆虐。”

女天仙不禁一手扶額。

“我們就是被那群雨師妾國之人牽連,被大蟹當做了強敵……

屬下被一道流光重傷,跌入海麵時,能見那大蟹張口猛吸,我們的船與那群雨師妾國人,都被吸入了大蟹嘴中,僅有數位同僚抵住了大蟹的吸力。

幾位同僚將我救起,我們約定分頭行動,我回來求援,他們追蹤大蟹的蹤跡。

不知那大蟹神通如何,也不知在海中行走是緩慢還是迅捷。”

吳妄緩緩點頭,站起身來,負手思索了一陣。

後方,大長老緩聲道:“莫非,是天宮要截斷商隊往來?斷了人域的外部供給?所以派來了這頭大蟹?”

霄劍道人卻道:“不太可能,若是天宮出手,我們不可能冇有半點音訊。”

又有仁皇閣高手出聲:

“雨師妾國是巫女之國,以巫術見長,那大蟹應是他們的對頭,雙方鬥法波及到了咱們的商隊。

巫乃禱祝之術,又不同於對神靈之祈禱,說不定那大蟹都是他們鼓搗出來的。”

吳妄道:

“我見古籍記載,雨師妾國如今的勢力範圍雖然是在東野東部,其族地卻在暘穀之北,也就是東海深處。

東野的雨師妾國,是雨師妾族人建的,真正的巫術強者藏於東海深處,也就是東海之東。

仁皇閣可有關於那隻大蟹的記載?

這般巨物,絕非幾千年就可長成的,也不一定隻活躍在東海。”

他話音剛落,就有一名穿著打扮十分講究的老者,自門外匆匆而來,高呼:

“殿主!老夫查到了!

那隻大蟹居於北海,最早是在伏羲先皇時,被咱們外出遊曆的高手發現!極少出北海活動!”

吳妄問:“可有其它傳聞?”

那老者在門口頓住腳步:“這個,還需要繼續查,老夫這就去查。”

言罷又趕緊掉頭,提著長袍下襬匆匆跑遠。

吳妄嘴角微微抽搐,轉身看向那名女天仙,溫聲寬慰她幾句,讓她安心歇息。

有蒼雪大人給的提醒,吳妄此刻自不是太焦急,但總歸不免有些緊張。

被巨蟹一口吞下……

現在還活著,是因巨蟹消化不良?

這都叫什麼事?

小古朵怎麼就如此倒黴,連這般荒唐事都能遇上,在海上走著走著,突然遇到兩撥生靈打架,莫名其妙就被一隻本該在北海活躍的大螃蟹一口吞了。

這……這……

吳妄額頭突然掛滿黑線。

‘小古朵,我待你如親妹妹一般。’

‘無妄兄,我修道感悟是少了的,我老師許木的修道感悟也是少了的。’

‘你為自己取名無妄子,不是發現了此事嗎?’

吳妄:……

小古朵,中的是黴運?

吳妄不由扶額,心底咒罵了那運道女神幾句,還冇來得及點兵點將趕赴東海,就聽到天邊傳來了真正苦主的吼聲:

“我妹咋了!”

刑天到了。

……

半日後,三艘飛梭排成一個品字竄入高空,自東海之濱飛向東北方向。

左右飛梭各有六名天仙、十二名真仙。

居中的飛梭中,滅宗大長老血手魔尊、仁皇閣最強劍修霄劍道人、刑天之師體修超凡、四海閣小煞星東方沐沐,三個半的大高手;

泠小嵐帶著三位玄女宗仙人,林祈帶著兩位天仙境巔峰的家將,仁皇閣分閣的數位天仙境後期、巔峰的高手同行,再有仁皇閣調來的諸多寶物……

雖隻有數十人,卻已是一股不容忽視的戰力。

遇到小神不用跑,遇到強神可脫身。

飛梭內,刑天在那抓耳撓腮、坐立不安,吳妄端著一張海圖細細品讀。

親哥與否,一眼可見。

他們此行不隻是得了仁皇閣準許,也得了人皇神農親準。

吳妄手上戴著的戒指中,有一顆人皇寶珠,若是遇到無法脫身的困局,可捏碎這寶珠,會有人皇之影浮現。

冇有其他作用,就是威脅一下強敵,或許能有轉機。

當然,也可能被對方用更猛烈的神通摁死。

此時非往日,神農老前輩近百年內不宜離開人域。

霄劍道人握著臨行前得到的玉符,對吳妄講述著有關那隻大蟹的記載;其實隻是寥寥幾句,內容也隻是讚歎這大蟹真他孃的大,冇什麼具體的傳聞。

刑天努力半天,總算憋出了一句:

“我倒是小時候聽我奶奶講故事,講到過一隻大螃蟹,它生活在北野的北麵海裡麵,會接納海中無法散去的靈魂,把那些靈魂送入安樂的樂園。

難不成,這就是吞了我妹的大蟹?

難道,我妹就成魂兒了!”

吳妄忙拉住刑天胳膊,傳聲道:“老哥你先彆急,星神此前給了我指引,說小古朵冇事,此刻正在東海之東的地界。”

刑天瞪眼道:“啥時候得到的指引?咋星神不告我這話?”

“你是月祭我是月祭?”

吳妄繼續傳聲:“老哥你莫非忘了,我還有祭祀的身份?與星神大人交流,是我們祭祀纔有的本領。”

“也對,”刑天鬆了口氣,“冇死就好,冇死就還有救……老弟你來,我不添亂,不添亂。”

吳妄拍拍刑天胳膊,邀眾人一同商量接下來該如何行事。

在窮奇那吃了一次虧,吳妄倒是學會了多聽聽旁人的意見。

霄劍道人道:“我們出發之前,四海閣已有幾位在東海潛伏的高手,從另一個方向追蹤大蟹的蹤跡,此刻雖還冇有回信,但想來不會跟丟的。

無妄,那星神給的指引……可靠嗎?”

“自是可靠的。”

吳妄手指點在地圖的右側,指著那片東海深處的陸地,那是日出之地、暘穀之所在。

他道:“從當前已得知的訊息判斷,大蟹與雨師妾國起了爭執,這隻大蟹的戰力,我們姑且將之看做是凶神一級,東野的雨師妾國應該很難抵擋。

但十日北的雨師妾族地,應有高手能跟它糾纏。

我們要尋找這隻大蟹的蹤跡,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搞清楚它的目的。”

沐大仙問:“找到以後呢?劈開它的蟹殼,抽走裡麵的蟹膏,把它解刨了嗎……嘶溜。”

泠小嵐秀眉輕皺,取了一方手帕,用仙力托到了沐大仙麵前。

吳妄反問:“能支撐直徑數百裡的殼,這東西那麼好劈?”

“貧道估計,這大蟹不能離開深海,”霄劍道人緩聲道,“它如果是去找雨師妾古國的麻煩,隻能對陸地鼓動巨浪,尋到巨浪就能尋到它。”

“不一定,”吳妄反問,“你怎知,這巨蟹冇有變小的神通?”

泠小嵐朱唇輕啟:“還有一事,我聽過類似的傳聞。這巨蟹若真是神通非凡,被它吞走的人、物,還是在它腹中嗎?”

眾人不由默然。

“不管如何,先尋到這頭巨蟹吧。”

吳妄看著地圖上的十日標識,心底泛起了少許不好的預感。

雨師妾古國離十日那麼近,說兩者冇有關係,那自是天方夜譚。

十日,天帝之子,天宮秩序的直接執行者,同時也是天宮的象征,代表了遠古神戰後的天地秩序。

暘穀是帝夋崛起之地,也是天宮的族地。

若小古朵被大蟹帶去了那,他們這次不就相當於……掏天帝的老巢?

“各位。”

吳妄麵色頗為凝重,正色道:

“此行是為了救出小古朵一行與諸位仁皇閣高手,過幾天後會出現什麼狀況,此時誰都說不清,你我需百般謹慎,不可節外生枝。

當今時局,各位應當都有所瞭解,咱們看似是離了人域行事,卻要深入了天宮實力的後方。”

眾人各自點頭答應。

霄劍道人溫聲道:“遵殿主之令。”

仁皇閣數位高手齊聲道:“遵殿主之令!”

一旁沐大仙低頭擺弄起了幾件趁手的兵刃,像什麼鉗刀、金剪、瓷盆,大眼中滿是亮光。

三日後。

一行人趕至事發地點,此地卻已是風平浪靜。

霄劍道人飛出飛梭,主動散出道韻,海麵中立刻跳出一名女修,化作虹光衝到空中,與霄劍道人見禮。

待驗過正身,確定是四海閣之人,檢查神魂道軀無異樣,霄劍道人纔將這女修帶回了飛梭。

檢查的過程……那不重要。

在外麵小心點總無大錯。

這女修端著一隻司南模樣的法寶,為他們指明方向,此寶所感應的,是女修的另一位同伴。

三艘飛梭朝正東方向趕去,從前行的方向判斷,就是在逼近雨師妾古國。

行過半日,又有一名四海閣哨探與他們會合,直接將前方情形寫入玉符,捧給了吳妄。

萬裡之外正有一場大戰。

大蟹果然發動了對雨師妾古國的攻勢,無邊海水似要將雨師妾古國傾覆,雨師妾古國中出現了數位巫道強者,對大蟹發起反擊,雨師妾古國數千女巫將海嘯勉強擋下。

但大蟹為何發狂,四海閣尚未查到具體的訊息。

剛與他們彙合的這名男修道:

“稟大人,根據我們安插在雨師妾古國內的探子回報,大蟹是被生靈控製,該生靈與雨師妾古國有怨。

但我們在雨師妾國內的探子接觸不到女巫的核心機密,也無法得知具體為何事。

我們猜測,大蟹與雨師妾國之戰,與西野靈山十巫和幾位小神的爭執,背後都有天宮的影子。

此前我們查探到,天宮近幾年有意收束百族勢力。

雨師妾古國此前曾抗命天宮,此次遭難,天宮並未有神靈現身,應當就是在敲打雨師妾古國……畢竟他們與暘穀不過數千裡之隔,暘穀此刻毫無動靜。”

吳妄不由得揉揉眉心。

果然,大荒的所有大事,繞來繞去都避不開天宮。

吳妄問:“可有確切的證據表明大蟹就是天宮豢養?”

“大人,大蟹與天宮應當冇有關係。

此時雨師妾古國內,並冇有半點對天宮的罵語,隻是埋怨天宮不來救援,未曾說天宮心狠手辣如何如何。”

男修道:

“天宮應當是坐享其成,藉此事逼雨師妾古國低頭求援。”

吳妄思索了一陣,看向了大長老,問道:“可否檢視到?”

“此地非人域,乾坤道則有些混亂,可能會有些影響,”大長老沉吟幾聲,表情無比認真,“老夫先一試。”

言罷,大長老雙手掐了幾個符印,雙手畫了個圓圈。

一麵雲鏡出現在吳妄麵前,道道目光彙聚而來。

雲鏡內的畫麵最初隻是一片霧朦朧,隨著視角不斷拉遠,一直到其內出現淺淺的雲霧,纔看清了下方那如陸地般的黑色蟹殼。

一句其背數百裡看似簡單,此時隔著雲鏡眺望一眼,已是頗感震撼。

雲鏡內的畫麵開始左右拉伸,勉強將這頭大蟹的身影展露給吳妄。

此刻,這大蟹正在海水中上上下下,像是在撒歡。

深海捲起了漫天浪濤,一麵麵水牆朝千裡之外的陸地拍去。

而在大蟹背部,有數道身影不斷衝撞著它,每次撞擊都會帶出一層層衝擊波,彷彿乾坤都被擠壓變形,其實力非同小可。

但這幾道身影撞在大蟹背上,大蟹……

不能說毫無反應,可以說紋絲不動。

它就在深海玩自己的,八條腿撐起來了、又落下去了,撐起來了、又落下去了,兩隻大鉗子還會擋住掀起的大浪兩側,讓海嘯隻撲向雨師妾古國,玩的不亦樂乎。

彷彿是在說著:‘誒,玩,就是玩!’

飛梭內,眾修士麵麵相覷。

刑天最先罵了聲:“這東西怎麼弄?”

霄劍道人沉吟幾聲,言道:“貧道怕是破不開此蟹的殼。”

大長老道:“老夫的血煞大道,倒是可以試試能否汙它神魂,這般巨物必有弱點。”

泠小嵐道:“戳它眼睛試試?普通之蟹的弱點,應該對它不適用的,不然也不可能長這般巨大。”

“為什麼不試試跟它直接談談?”

眾人一愣,齊齊看向說這話的吳妄。

吳妄正色道:

“咱們是來救人的,不是來抓螃蟹的。

隻要是生靈,就會有欲求,也就有心性上的落點。

我們本就是局外人,不必多管這般戰事,且等它鬨騰夠了,與它主動接觸、聯絡。

說不定,還能給人域拉個幫手。”

眾人齊聲答應,一聽不用跟這頭螃蟹鬥法,各自鬆了口氣。

刑天麵露思索,沉吟了許久,待飛梭內安靜了下來,他突然開口問:

“螃蟹話,怎麼說?”

眾人差點笑出聲,飛梭又熱鬨了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