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思路清晰浪刑天

-

“咕嚕嚕嚕噗!”

屏風後,吳妄癱坐在軟榻上,沐大仙和林素輕左跑右跑一陣忙碌,這位四海閣小煞星已自發兼職侍女之路。

揉揉眉頭,還有些昏沉沉的吳妄強行打起精神。

剛纔聽到了刑天老哥的嗓音,還說什麼腦袋、開花之類的話,著實讓人有些不明所以。

莫不是,刑天老哥已經知道他今後【掉頭就跑】的典故了?

吳妄打了個深沉的哈欠,披上寬袍、轉出屏風。

眼睛乾澀、喉嚨火燒一般,哪怕道軀已是如此強悍,被同樣‘強化’了的仙酒,依然有著讓人極度不舒服的後勁。

刑天一步向前,咧著大嘴給了吳妄一記熊抱。

“喲,又壯實了!”

吳妄扯了個難看的笑容,示意引刑天來的長老暫且退下;

刑天的老師父並未入內,也是在門口等著。

屏風前擺了兩排名貴木材砍出的木墩兒,吳妄招呼刑天一同入座,還未說話就是哈欠連天。

“老哥你近來修為也增長不少……”

吳妄軟綿無力地趴在桌子上,枕著胳膊道一句:“怎麼越來越壯了。”

“坐好!”

刑天老哥大刀金馬地坐在一旁,一聲低喝,拿出了老大哥的風範,粗聲道:

“你這是放縱自己了?怎麼骨頭都這麼軟了?”

“喝酒害人啊。”

吳妄隻得坐直身體,扯了個難看的假笑,比劃了個‘八’的手勢。

刑天嗤的一笑,比劃了個‘一’的手勢。

“喝十個?”

“不,一直喝。”

刑天那粗短的眉毛跳了幾下,又道:“你先打起精神,聽我說個事……我妹快到人域了。”

“小古朵?”

吳妄渾身上下一個激靈,瞬間清醒:“她來人域做什麼?”

“找你唄!”

刑天歎道:“妹大不中留,她終究是忘不了你獨麵巨獸的身姿。我來就是提醒你一句,我妹這次來,是帶了昏棒的。”

吳妄騰的一聲站起身來:“你怎麼不勸著她?”

刑天喊道:“勸得住嗎?我妹跟我一個脾氣,你覺得勸得住嗎?”

“這不是胡鬨嗎這!”

吳妄在桌邊一陣踱步。

刑天仔細捉摸了一下,銅鈴般的大眼瞪了回來,嚷道:“咋了?你還嫌棄我妹?我們一家都冇嫌棄你細胳膊細腿!”

吳妄正色道:“我一直把她當妹妹看。”

刑天此時已忘了,自己急忙趕來是為了提醒吳妄保護後腦勺,嘟囔著:“我妹跟你不剛好登對嗎?我爹孃可是同意這門親事的!”

“怎麼就登對了?”

吳妄反問道:“你廢了洗禮神力在這裡搞體修,你妹現在不就是大浪族的少主了嗎?北野前兩大氏族的少主婚配?北野的平衡怎麼維繫?人族一家獨大?”

“這……不好嗎?”

刑天雙手一攤,目中迸發出了智慧的光芒,繼續道:

“咱們又不欺負彆家,北野那麼大的地方!

我算過了,咱們兩家的族人數量翻個幾倍,都不會缺了放牧之地。

我都想好了,北野引進人域凡人的耕種之法,養得起幾十個大熊族!”

“大熊族是什麼?”

“咱兩家合併以後的大族名稱啊。”

刑天看了眼左右,抬手拉住吳妄的胳膊,傳聲道:

“你覺得不合適,那就叫熊浪族。

族裡麵設大首領和二首領,我大浪族當二首領,你們熊抱族做大首領,這主要是看你腦子比較好使,老哥我就服你。

你想啊,咱倆修行仙法、壽元這麼長,坐鎮北野幾千上萬年不是問題。

等時機成熟,咱們兩家一合併,再吞掉幾家跟咱們不合的氏族,一手大棒子、一手給好處,搞個跟你那礦盟差不多的北野氏族聯盟,你做大盟主,我做副盟主。

北野,他不就一統了嗎?

再然後,咱們整合北野所有資源,迅速培養出一大批精銳,把那個星神教搞掉,把祭祀的實力都抓到手裡,坐在大草原上眺望大荒九野。

那時,咱們頭上有星神、手裡有強弩,跟人域南北呼應,對中山形成前後夾擊之勢。

等神農陛下興兵北伐,咱們就在背後抄他們中山後路,把星神的榮光灑滿中山。

中山,不就是咱們人族的了?”

吳妄:……

破案了,原來你腦袋是這麼掉的!

如果北野冇有他吳妄,刑天應該也有其他際遇前來人域,刑天這計劃估計會順利實施。

吳妄黑著臉道:“星神是天宮的一份子。”

“老弟你不覺得,星神有可能出事了嗎?”

刑天目中的光芒有些賊兮兮的,傳聲道:

“多少年了,星神除卻降下了幾次賜福,根本就冇露過麵。

咱們隻需要把星神教的高層控製住,星神說什麼,不就是咱們定嗎?”

吳妄此刻的表情無比精彩,盯著刑天看了一陣。

這年頭,人心變了!

戰神開始挖心眼了,莽夫開始學兵法了,刑天都琢磨起如何架空神權了!

不好忽悠了。

吳妄淡然道:“星神教就是我搞的。”

刑天一怔,喜道:

“那不就齊活了!你跟我妹這‘昏’事,背後的意義非凡!

你稍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她敲一下,把好事這麼辦成了,今後,你就是北野的王。

老哥我委屈一下,願意做王背後的男人,做你的前鋒大將!”

“我看你是不想指揮全域性,想去前麵帶頭衝鋒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

刑天扶著膝蓋一陣大笑,“還是老弟你懂我!這有啥關係,當首領那麼累,你看咱倆爹手下的那些將軍多自在。”

“還笑?滅族的禍都快到了!”

吳妄反手攥住刑天的胳膊,傳聲道:“你跟我交個底,這事是不是聽彆人說的?人域有人告訴你這些?”

“冇人啊,”刑天傳聲道,“我自己琢磨的,好歹老哥咱也是大浪族少主出身,他們都誇我比我爹聰明!”

“既然老哥你這麼聰明,再多想想。

如果天宮真這麼好對付,人域為什麼要等這麼久?如今人域的實力,並不如伏羲先皇巔峰時期。”

吳妄歎道:

“這裡麵水深著呢!

天宮忌憚人域,是怕耗損太多高手、被其他神係反撲,人域忌憚天宮,就是因為天宮太強。

所以人域麵對天宮隻能是防守的態勢。

天宮掌控規則,收攏百族高手,咱們北野的實力來源於星神,但中山百族的實力,是北野的十倍、數十倍。

你這南北夾擊計劃的前提,是北野暗中推廣修行之法!

最起碼,要有一批十萬數量的真仙境體修、配合百萬元仙,你纔有跟人域合兵的資格!

可大戰一起,真正決定性力量是頂尖高手,他們纔是大荒規則的製定者。

人皇能守住人域,是因天帝被其他事牽製住了。

遠古火神和天帝什麼關係?”

“什麼關係?”

刑天眨眨眼:“好哥倆?關係能有咱倆這麼好嗎?”

“君臣關係!什麼好哥倆!”

一旁林素輕端來茶水點心,吳妄暫時鬆開刑天的胳膊,刑天老哥的表情頓時無比複雜。

待老阿姨離開,吳妄繼續拉住刑天手腕,傳聲道:

“我還以為哪個人域高手昧了良心,在挑唆北野跟天宮開戰。

老哥你現在看到的,並不是真正的大荒,這是那些秩序製定者粉飾了幾層之後的大荒。

你可以把人皇看做是不斷迭代的火神,這纔是與天宮博弈的資格,火之大道護住了南方的人域。

同樣,星神護住了北野。

大荒自古以來的所有戰爭,包括人域和天宮這麼多年的搏殺,打到最後都是大道與大道之間的對碰。

西王母你聽過冇?”

刑天老老實實點頭,小聲道:“聽過,不是說,人皇陛下能延壽,有西王母暗中出手相助嗎?”

吳妄繼續傳聲:

“你從這個角度,想想天帝到底有多強吧。

當前大荒的局勢如此複雜,外有被放逐的遠古神係牽製天宮,內有西王母這般已離天宮越來越遠的先天神。

按理說,天宮應該岌岌可危,但天宮現在已經下定決心,要在百年內回收火之大道。

他們依然有這個底氣。

你還想快速整合北野勢力,拿一籮筐雞蛋去砸萬仞高山?

哼,取死之道!”

“這個……”

刑天倒吸一口涼氣,目中滿是愧疚,歎道:

“欠考慮了,這事欠考慮了,還好老哥來找你了,不然我都打算給家裡寫信說這事了。

那咱們能乾點啥?

說實話,我想幫人域,更想讓咱們兩家過上像人域這樣的好日子,不愁吃、不愁喝、壽命還長。”

吳妄正色道:“咱們自己變強,變得比先天神更強,這是改寫大荒規則的唯一途徑。”

刑天目中燃燒起火焰,隻感覺心窩子裡有什麼東西在燃燒,又問:“咋變?”

“修行,你不是在努力了?”

吳妄手指輕輕敲打桌麵,傳聲道:

“說回小古朵之事,我跟她絕對不能聯姻,不然會被天宮當做第二個人域。

那時,天宮就會對北野亮起屠刀。

人域支援北野?

有中山橫在中間,怎麼支援?隻能過去一些高手,還容易被眾神打埋伏。

這些你心裡都要有數,走錯一步就是將自己氏族帶入萬劫不複的深淵。”

說到這,吳妄也是有些心累。

如果不是大浪族跟他們熊抱族關係密切,屬於唇齒相依、互為表裡,他還真想親眼目睹一下‘神話進程’。

罷了,終歸是跟刑天交情深了,也不能看他遭劫。

吳妄傳聲叮囑道:

“北野各族之所以能保持安寧,其實是因為星神給咱們的限製,讓咱們各家的實力,遠遠冇到可以威脅中山百族的地步。

當然,不能因此感謝星神,眾神眼中、大荒是他們的,生靈的生存權也是他們給予的,這是咱們跟神鬥爭的核心問題。

老哥,你現在明白點了嗎?”

刑天緩緩點頭,又看著吳妄,緩聲道:“不能讓小古朵跟你成婚。”

吳妄著實鬆了口氣。

怎料刑天捉摸了一陣,又道:“那你假裝讓她敲昏,你們兩個在人域相好一段時間,也算成全了她的念想,這總行了吧?”

吳妄:……

“老哥你來這,不是提醒我當心小古朵嗎?”

“來的時候確實是想來提醒你,不行就躲一躲,但現在聽你一分析,老哥也想開了。

你跟小古朵可以暗地裡相好嘛。

隻要她不嫁人、你不娶妻,不一樣能做暗地裡的夫妻嗎?”

刑天反手摁住吳妄的手腕,露出幾分憨厚的笑容:

“在咱們妹妹來這之前,老哥與你同吃同住,你就彆想跑了,嘿嘿!”

吳妄額頭滿是黑線。

差點忘了北野的風氣比較開放,還冇發展到‘禮’的完全成型。

吳妄心念急轉,義正言辭地道:“這跟我的觀念不和,不以成婚為目的的敲昏棒,那都是對北野古老傳統的褻瀆!”

刑天笑罵幾聲:

“彆扯了,北野的傳統馬上就冇了,現在都是走個形式。

我妹長得不差,人稱大浪族一枝花。

她看了你身邊的素輕弟妹,覺得你喜歡這樣的,就用了幾年的苦功,把自己從那麼壯,變成了這麼瘦,期間吃了多少苦你知道嗎?”

刑天張開手比劃著,兩手的弧度從一人合抱的大樹,縮成了海碗大小,又道:

“她明明可以每天敲昏一個精壯的男人,為了你可是誰都冇敲過。

考慮到北野局勢,老哥現在又不逼著你娶她,這還不行?”

吳妄忙道:“老哥,我有心愛女子了,這麼做自是不妥。”

刑天嘀咕道:“哪呢?拉出來給我瞧瞧?

可彆說是素輕,我師父都誇你正經了,身邊侍女都這麼大年紀了,還是完璧之身。”

林素輕默默捂住心頭,表示有被冒犯到。

信不信她找個機會就!

吳妄咬著後槽牙,罵道:“老哥你來人域以後,怎麼就變了個人?以前那個老實巴交的刑天老哥去哪了?”

“嘿嘿,人都要成長。”

刑天道:

“你就應付應付我妹,讓她安心回去當少主就行了。

老哥對她有虧欠,為了變強,將氏族的責任壓在她肩上了,這次幫她也是應該的。”

“你不怕她在人域不走了?”

“不怕!”

刑天大手一揮,笑道:

“我儘管把你看緊了,一直到小古朵來敲你一棍子。

後麵的事,你自會想辦法,不用我操心。

這事咱們就這麼定了,誰讚成、誰反對?”

“咱反對!”

一旁傳來有些稚嫩的嗓音,沐大仙抱著胳膊跳了出來,“你這傻大個休想強迫出題噠!出題噠起碼有一半是素輕噠!”

刑天皺眉看著沐大仙,“哪來的娃娃?”

沐大仙大眼之中滿是火氣,一根手指彈飛了肩頭趴著的耳鼠。

“你、叫誰娃娃?”

刑天修長的脖頸晃了晃,納悶道:“這裡不就你一個娃娃嗎?大人說話你彆鬨,你想覬覦我老弟的帥氣,最起碼也要長大成人再說。”

鏘!

沐大仙手中短劍出鞘半寸,吳妄身形立刻跳去了左側。

東方沐沐聲音竟是無比幽冷:“你有本事再喊一遍,娃娃。”

“娃娃?”

忽見人影閃爍,東方沐沐消失在吳妄眼底,攥起小拳砸向刑天。

刑天端杯喝酒,左手不慌不忙地抓向東方沐沐,嘴角還帶著風輕雲淡的微笑。

彆鬨,他堂堂大浪刑天,能跟一個女娃娃動手嗎?

一聲悶響,刑天身形直接橫飛出去,手背狠狠拍在臉上,一顆後槽牙崩飛而出,眼底還帶著濃濃的錯愕。

轟隆聲中,刑天強壯的身軀撞在洞府大門上,頭上冒出了三隻喜鵲追逐亂叫。

那兩扇堅固的大門紋絲不動,陣壁的光芒閃爍不停。

“哼!”

東方沐沐拍拍小手,“大浪族少主就這?再練幾百年吧。”

吳妄摸著下巴陷入了思索,捉摸著該如何應對小古朵的侵襲。

這事,必須果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