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輸贏》【大杯!】

-

這些修士還真能吵。

吳妄已停止擺譜,中規中矩地坐在座椅中,吸著神力、喝著熱茶,時不時與泠小嵐聊幾句,享受著兩個壯漢的小木槌敲打服務。

林素輕和沐大仙另有任務,兩人正帶著吳妄給的水晶球,在天火門眾人附近轉悠。

季默和樂瑤此時已現身破日魔宗處。

季默腰間墜了一隻繡著鴛鴦鳥的荷包,在破日魔宗人群中行走,但凡是他想談,不管對方男女老少、修為如何,都能攀談一番。

談之仙,不虛傳。

如此,兩個時辰後。

幾名天仙境巔峰的仁皇閣執事被吳妄招來,吳妄拿了兩枚玉符遞給了他們,簡單叮囑了幾句,這幾人匆匆離去。

又過半個時辰。

一張張訴狀遞到了吳妄麵前。

吳妄神情肅穆、端著訴狀認真看了起來,並不斷邀仁皇閣老前輩們一同湊過來商議。

其態度之認真,讓不少老修士對他的印象有所改觀。

如此又拖延了整整一個時辰,吳妄批了二十七件需解決的‘恩怨’,都是雙方有過流血衝突的事件,並要求雙方一件件挨個處置。

本來半天都不用的生死擂台,硬生生被吳妄拖成了最少兩天纔可落幕。

很快,天火門與破日宗開始了第一場‘案件辯論’。

雙方各有兩人出列,一人是此事的直接參與者,另一人是仁皇閣提供的‘狀師’。

他們先就這次傷人事件展開陳述,兩邊自是都說己方受了委屈。

隨之,出示證據,提供第三方人證,弄清楚誰理虧、誰占了便宜,雙方再進行答辯,商議此事的處置方式。

吳妄聽的正帶勁,一男一女兩名執事出現在吳妄身後。

“殿主。”

吳妄傳聲問:“此前標記的,都盯上了嗎?”

“盯好了,大人您放心就是。”

“嗯,他們隻要有一人想逃,就直接出手將所有人都摁住,”吳妄道,“寧可殺了,也不要放他們逃了。”

“是!”

兩名執事定聲應答,吳妄又遞來兩麵玉符,其內標註了第二批需要盯梢的十凶殿凶人。

這玉符中,不隻是有十凶殿凶人所處的方位、實力等文字描述;每個神魂有異的十凶殿凶人,都被吳妄畫下了簡單的畫像,以免錯放了誰。

但這些,也隻是神魂有異,最好抓的那批十凶殿凶人。

吳妄目光掃過各處,這其中定然隱藏著十凶殿‘高階’奸細;稍後煽風點火、陰陽怪氣之人,自是要全都抓起來,再詳細調查。

第一場辯論過後,已能明顯看出,此事上雙方都有些理虧,但兩邊修士依舊挺著脖子硬撐。

吳妄對霄劍道人傳聲叮囑幾句,霄劍道人負手向前,用劍氣畫了個圓圈。

這位劍修超凡朗聲道:

“此事已明瞭,破日魔宗傷人在前,天火門報複過了頭,導致雙方門人弟子數人死傷。

罰最先動手的破日魔宗三萬靈石,以示懲戒。

雙方可要進行生死擂台?

若要進行,各自出一名此事件相關者,修為不可超過天仙境中期,以免折損人域戰力。”

兩邊同時有一名天仙站了出來。

霄劍道人問:“你二者要一戰?”

“一戰!”

“當為師兄師弟報仇!”

霄劍道人溫聲說著:“生死擂,雖說是為決出生死,但你們還是要記得,冤冤相報何時了,此身留待護人域……開始吧。”

這道人身形後撤,兩名天仙氣息高漲,四目相對,近乎同時沖天而起。

吳妄坐正身形,抬頭看著這場大戰,隻見雙方拚儘全力於高空搏殺,打出去的道道流光都可將對方重傷。

鬥不過片刻,戰不過盞茶,一道身影自空中砸落,地麵立刻現出陣法,將此人帶著的衝撞之力化解。

那人摔在地上,張口噴血、雙目瞪圓,已是身受重傷、無法再動彈。

天火門一方已儘數站起身來,帶著幾分急色。

血光閃過,另一名鬥法者出現在地麵。

這壯漢身上的紅袍破損大半、頭髮也有些燒焦的痕跡,他提刀向前,目中滿是怒火,直接衝向地上躺著的道者。

破日宗一方數千人影齊齊起身,已有人準備歡呼。

舉刀!

這破日宗門人一聲大吼,一雙手臂青筋暴起,目中火光幾欲噴射!

但手中長刀,卻遲遲不能落下。

破日宗、天火門,以及天火門周遭的十數家仙宗來人,此刻儘皆安靜了下去,注視著這一幕的結果。

忽聽遠處傳來一聲吆喝:

“這怎麼還下不去手了?生死擂台就這?”

眾修也是紛紛開口,半數是在調侃,半數是在討論究竟會不會殺。

不必吳妄提醒,立刻就有仁皇閣高手仙識成束,將最開始說話的那人暗中盯上。

舉刀的破日宗門人手臂落下,長刀插在了天火門天仙的耳旁。

“你的命,我放的,今後去邊境鎮守!彆讓我再看見你!”

言罷,破日宗的壯漢收回長刀,低頭看了眼這個仇家,麵露倦色,轉身踏步而去。

那天火門天仙閉目歎息,過了一陣方纔爬起來,對著天火門眾修做了個道揖,又對著老門主跪下磕了個頭。

這人冇說什麼,徑直去了仁皇閣高手身後打坐,卻是不再回返天火門。

霄劍道人身形出現在場中,朗聲道:“雙方門主宗主向前。”

天火門老門主與破日宗主樂田湃閃身入場。

霄劍問:“第一件事到此為止,可能結了?”

“結了。”

“就此作罷。”

“請兩位喝杯酒,”霄劍道人招呼一聲,兩名仁皇閣女仙捧來兩碗清酒。

兩位大當家的也冇多說什麼,端酒一飲而儘。

樂田湃甩手將大碗摔砸,天火門門主直接將大碗震碎,兩人各自抱拳,轉身飛回各自宗門。

霄劍道人高呼:

“此事已了,破日魔宗三萬靈石暫且記下,最後查算。

向下進行第二個案件,雙方入場!”

當下,又是四人向前,開始了一輪唇槍舌戰。

第二案按流程平穩推進,進行的如火如荼。

此次天火門明顯占理,鬥法的兩名天仙打到頭破血流,卻是天火門的天仙最終贏了。

這名天火門的女仙揹著數把長劍從空中落下,凝視著已受重傷的魔宗老者。

她冷然道:

“我徒兒已是無法活過來,殺她之人也早已償命,你且邊境去吧!

我天火門自有氣量!”

吳妄心底略微鬆了口氣,與躲在破日宗人群中的季默目光相接,兩人默契地一笑;季默繼續與身周老前輩熱切交談。

第三場、第四場……

仙門魔宗兩相罵戰,天仙修士正麵交鋒。

本該高手捉對廝殺的生死擂台,此時倒是不再分生死;取而代之的,是敗了的修士‘發配邊疆’。

鬥法贏了的修士,都主動彰顯著自家宗門的氣度。

生死擂台少了血腥,但因文戲武戲交錯、整體節奏把持的不錯,周遭那些看熱鬨來的修士們,依然看得津津有味。

更多修士源源不斷地從四麵八方趕來,而這其中,就夾雜了不少十凶殿之人。

吳妄很快就發現,自己有些低估了十凶殿的決策者。

這些十凶殿之人竟開始暗中煽動仙魔兩道的對立,話術高明、言語精湛,無論話題如何開始,都會迴歸到仙魔兩道的分歧上。

顯然,這些十凶殿凶人此前都有過‘集中培訓’。

像什麼【仁皇閣的中高層明顯是仙宗出身的居多,今日天火門必然是吃不了虧】。

又或是【天火門就該請排位較高的仙宗出麵,與破日魔宗正麵交涉】。

這群人挑唆的效果也是不錯,天火門後方漸漸都是仙道修士,而破日魔宗後方大半已都是魔修。

當這些修士開始預設立場的發言,已是把天火門和破日魔宗抬到了火架上烤。

這場衝突,雖然還未死人,但已開始朝仙魔衝突悄然轉變。

吳妄不敢大意,又給出了幾枚玉符,前後總共標記了三百餘人,十凶殿的高手都開始有些不夠用了。

一直到日頭西斜,案件處理了過半,仁皇閣要求雙方‘暫且休戰’。

中場休息兩個時辰。

天火門與破日魔宗抓緊時間開始排兵佈陣、商議明日如何辯論;兩邊都有高手為了明日上場辯論鬥法的人選吵得麵紅耳赤,甚至於大打出手。

燈火透亮的會場中,吳妄將仁皇閣十數位高階執事招到身前。

他們看似是在討論明日之事,實際上卻是在研究何時收網。

眾人都說可以再等等,說不定能釣來更多‘凶魚’;

吳妄卻當機立斷,定聲道:

“釣來的十凶殿凶人已不算少,其中還有數名天仙境初期的高手,收穫已超過了咱們預期。

直接收網,不能再放任他們到處蠱惑修士。

抓了之後立刻審訊,不要忘了我們的目標是找出第四總殿之所在,這纔是最為緊要之事。”

“是!”

這十多位高階修士齊聲應答,各自風風火火的離去。

不多時,方圓百裡仙光四起,人群各處出現了騷亂,數萬仙兵嚴陣以待、數百仁皇閣高手在瞬息間同時出手。

超凡境修士的威壓鎮壓全場!

“仁皇閣捉拿十凶殿奸細!各位不必驚慌!在原地坐好!”

“各位莫慌,此地混入了十凶殿之人,挑撥離間、鼓唇弄舌,意圖不軌。”

“貧道如何會是奸細?貧道正八經的仙人!”

“閉嘴,若查明你非奸細,我仁皇閣自會賠禮道歉!”

各處喧鬨了一陣,卻又很快安靜了下去。

天火門與破日宗各有十數人被仁皇閣帶走,而那十多家參與此事的仙道宗門,卻有數十人被仁皇閣捉拿。

數百凶人無一漏網,那些可疑之人也暫且收押;他們被押去了重兵把守的仙船,開始了連夜審訊。

兩個時辰後,天火門與破日宗的生死擂台再次開啟,又是一輪輪唇槍舌戰、捉對鬥法。

後半場的鬥法中,會場外圍已冇了聲響。

看熱鬨的依然在看熱鬨,不和諧的聲音偶爾會有,但已不是那麼刺耳。

……

拂曉時分。

太陽星東出暘穀,太陰星隱於天陲。

一張方桌擺在會場中,霄劍道人坐在正中,兩家門主、宗主坐在左右,他們身後各自站了數百高手。

二十七場鬥法,二十七次恩怨,二十七位重傷要趕去邊境、永不回返各自宗門的天仙。

霄劍道人道:“雙方恩怨清算結束,破日魔宗被罰三十六萬靈石,天火門被罰二十四萬靈石,雙方上繳靈石。”

兩邊並未多說什麼,各自拿出一堆儲物法寶,交到了仁皇閣執事手中。

這般數量的靈石,對這兩家大宗門而言,也是傷筋動骨、損了元氣。

仁皇閣仔細清點,確認無誤後,霄劍道人擺擺手,將這些靈石儘數收了。

又按照吳妄的要求,仁皇閣點出五十四萬靈石,按每家鬥法失利的場次、每位前去邊境的天仙兩萬靈石,補給了兩家。

跟隨天火門而來的十多家仙宗,因此前冇有派人向前鬥法,自是半點都冇撈著。

天火門敗了十七場,十七位高手趕赴邊境,竟收回來了三十四萬靈石。

“都說說吧。”

霄劍道人調運氣息,冷著臉開始喝罵:

“兩家宗門,哪個不是人域支柱,哪個不是修道名宿?最開始時不約束弟子,現在鬨成了這般德行!

我看你們就是膨脹了、不清醒了!覺得人域就冇敵人了!

天宮還在看著咱們!

尤其是你們幾個,都經曆過超凡劫,都感受過那股要抹殺你我的意誌,真就覺得那是擺設是嗎?

那是要誅除人域的強敵,是要抹殺修行之法的天帝!

仁皇閣在你們各家抓了共六十二個十凶殿奸細……六十二個!你們宗門都被人透成篩子了!”

各家高手儘是麵色黯淡,卻是不知該如何反駁。

樂田湃歎道:“此事是本座失職,回去後封山二十年內部自查。”

“我天火門也是如此,封山二十年。”

那天火門老門主麵露慚色,低聲道:“此事,是貧道最初未能及時阻止,本是由小事引起,最終卻釀成了連綿數千年的爭執。”

樂田湃正色道:“今日之後,再無恩怨。”

天火門老門主道:“兩家互避,各不相見。”

“請!”

樂田湃起身做了個請的手勢,天火門老大爺起身抱拳拱手,道了聲‘走吧’,率眾高手緩緩飛起,趕去了西側空中那數十艘大小不一的禦空法寶。

他們的門人弟子已早去等候。

樂田湃起身對吳妄拱拱手,也帶人飛往了東側,那裡也有十數艘大船。

顯然是破日宗的財力更勝一籌。

待兩家同時離開,各處的修士也漸漸散了,各自說著這場‘彆開生麵’的生死擂台。

此事必然會在人域流傳開來。

雙方看似冇有死傷,實際上又損失了不少高手,人域本身冇折損戰力。

將兩家恩怨一件件理清,講出來、辯一辯,是非曲折明眼可見,誰錯誰對自有分說。

各自封山二十年,今後見麵互相避讓,再起爭執就會招來仁皇閣嚴懲。

如此處置,自能服眾。

已經空了的會場中,吳妄負手而立,眺望著天火門眾修士離去的身影,一艘艘禦空法寶已去了天邊。

“宗主。”

大長老在旁笑道:“此事已圓滿解決了,一切又在您計劃之中,著實讓老夫開了眼界。”

“大長老你說,這件事是不是太順利了些?”

吳妄低喃了聲,目中帶著幾分思索。

大長老溫聲道:

“宗主其實不必自疑,無論是您定下的訴狀之法,還是拆分雙方恩怨的思路,都是十分高明。

更彆說,還有那位樂田湃宗主暗中配合,破日宗第一個上場之人,也是季默公子精心挑選。

能有這般結果,實為情理之中。”

吳妄伸了個懶腰,道:

“我是說十凶殿之事……罷了,結果終究是不錯的。

大長老,借你雲鏡之法盯緊這兩家,一直到他們回返各自駐地,小心無大錯。”

“宗主放心,老夫自是盯緊他們。”

“辛苦。”

吳妄心底安穩了許多。

他身周已聚起了仁皇閣高手,等殿主大人說句“回了”,眾人一同駕雲而起,漫天仙兵歸於空中的樓船、飛梭。

仁皇閣船隊同樣踏上歸途。

吳妄所在的大船中,那幾名天仙境的十凶殿凶人正被嚴刑拷打,但第四總殿的具體位置依然冇有到手。

吳妄瞧了眼身旁的泠小嵐,冇有著急動用這般殺手鐧。

畢竟泠小嵐身份不同了,天衍聖女,玄女宗的寶貝疙瘩,這要是‘審訊之王’的名聲傳出去了,玄女宗怕是要找他算賬。

仁皇閣自有審訊高手,也要給他們一個表現的機會。

吳妄回了頂層雅間,剛在軟榻上坐定,霄劍道人快步而來,輕聲道:

“殿主,季公子攜夫人趕來道謝。”

“請他們進來,”吳妄道,“都是我好友,不必避嫌。”

霄劍道人當下會意,派人將季默和樂瑤光明正大地接來此地。

幾人喝茶聊天,言語多是歡暢。

季默明顯是放下了心中的大石,笑聲逐漸放蕩。

吳妄在聊天時卻總是走神,他隱隱覺得哪裡不太對,但仔細推敲此次行動,各處冇有任何錯漏,都是按他的計劃進行。

‘是我多慮了嗎?’

吳妄心底沉吟一二,也是打起精神,與季默、泠小嵐聊天喝茶。

與此同時;

千裡之外。

天火門一行數十艘大小不一的禦空法寶,正緩緩滑過蔚藍的天空。

已有數家宗門離去,算是不歡而散。

各船之上的氣氛也有些壓抑,眾修士或是打坐修行,或是相聚聊天,言談中多有不忿。

二十七場鬥法,他們輸了十七場,實際上還是輸了。

“仁皇閣若是真的秉公執法,就該重罰破日宗!”

“哼,終究是因為季默季公子的關係,那季公子與無妄殿主是摯友的訊息,你們都冇聽過嗎?”

“好了,這次仁皇閣的處置總體並冇有什麼問題,每件事都是攤開了講,是非曲折也理清楚了,鬥法冇打過,咱們也不能怨彆人。”

路過的長老嗬斥道:“自己修行,亂說什麼!此事已經過了!”

幾名修士趕緊閉眼打坐,不敢再多開口。

忽然間,外麵傳來噪雜的喊聲,似是有名女修被人追逐,正朝著他們船隊飛來。

不少天火門的修士散出仙識,注視著船隊左側出現的幾道身影。

那裡,一名渾身包裹著清氣的女修士,正被四名包裹著血光的修士追趕。

仙道、魔道一眼可見。

立刻有天火門長老道:“護住那女修,問清楚發生了何事。”

船隊邊緣的兩艘大船飛出數十道身影,將那渾身是傷的女修護在身後,攔住了那群修士。

而誰都冇能注意到的是,那女修倉皇的表情下,眼底卻閃爍著詭異的光芒。

她身子似是支撐不住要向下滑落,立刻有兩名天火門仙人向前攙扶。

“多謝恩人。”

她顫聲應著,麵容楚楚可憐,兩縷灰、紅、黑摻雜的氣息從她玉臂飛出,鑽入了這兩名修士的手腕;

這兩名修士雙目有灰色光亮閃爍,愣在原地幾瞬,又對著女子含笑致意,轉身朝前方走去,抬手拍了拍相熟之人的肩膀……

三色氣息悄然在人群中散開。

片刻後,那幾名魔修被製住,押回了邊緣兩艘大船。

而那名女修,連同她氣海中包裹那顆血色寶珠一同,被送去了天火門門主所在的禦空大船。

又過片刻,那兩艘船上飛出了幾名修士,去其它大船走動訪友。

半個時辰後,這數十艘大船突然安靜了下來,各處冇了討論聲,大部分修士似都在暗中修行。

就連船上那些高手都冇注意到,這些大船略微偏離了原本的航向,朝前路一家大魔宗駐地飛去。

那些天仙境的長老們,自不會去開船。

……

‘怎麼老是心神不寧?’

仁皇閣船隊中,吳妄離了熱鬨的雅間,扶著欄杆眺望前方雲海。

哪裡還有不妥?

捉了這麼多十凶殿凶人,兩家的恩怨也暫且壓下。

兩邊修士會有情緒?

這個自然是不可避免的,畢竟是長達數千年的仇怨,也無法做到一杯酒就算了。

瞧一眼楊無敵的所在,見這傢夥正在被窩裡睡覺,被窩裡麵明顯不隻他一人。

呸!

就浪吧,回頭就收拾你!

‘不能再等了。’

吳妄輕輕吸了口氣,豁然轉身衝回雅間,道一聲:“押兩名天仙境凶人來此,我來審問!”

立刻有刑罰殿執事高呼領命。

略顯匆忙的腳步聲中,兩名已渾身是傷的凶人被扔到了吳妄麵前,他們身周已被重重鎖鏈纏繞。

吳妄也不含糊,隨手招來一把長劍,立刻就要向前砍了這兩人,將他們的元神抓出來塞入水晶球,由泠仙子出手審問。

正此時,左側血光一閃,大長老麵色凝重地站起身來。

“宗主,有些不對。”

“怎麼?”

吳妄立刻來了精神,“哪般不對?”

大長老道:

“老夫按宗主您的叮囑,用雲鏡之法檢視天火門、破天宗的行跡,破天宗一切無恙,因離著山門不遠,已順利回了他們山門。

但天火門一行數十艘禦空法器,已經偏離了他們要走的方向,偏出了差不多百裡。”

百裡?

吳妄右手提著劍、左手背在身後,幾乎冇有猶豫,立刻道:“前路有什麼?”

大長老攤開手掌,掌心有流光閃爍,連成一片光幕。

“回稟宗主,他們正前方的五百裡外有家魔宗駐地,其內魔修眾多,似乎是……魔道宗門排位第二十九的煉天宗。”

吳妄不由嘀咕:“怎麼宗門名字都這麼霸氣,不是滅天就是煉天的。”

一旁季默搖著摺扇,沉聲道:“會不會,是天火門心中不服,想再起事端?”

“不太可能。”

泠小嵐輕聲道:“天火門若是在這個節骨眼上再生事,自家宗門的名聲便是毀了,還會落下故意挑撥仙魔對立的罵名。”

“不管如何,此事決不能大意。”

吳妄定聲道:“霄劍執事,立刻帶兵向前攔截!檢視天火門一行是否有異!多帶些高手!”

“是!”

霄劍道人立刻領命,剛要轉身,卻又頓住身形。

霄劍目光如劍,刺向了那兩名十凶殿凶人,身形一閃卻將吳妄護在身後。

“殿主小心!”

“嘖,嘖嘖,哈哈哈!”

左側那凶人道軀輕顫,卻發出一陣陣怪笑。

大長老舉掌就要拍下,吳妄抬手示意,沐大仙護住林素輕,季默立刻站在樂瑤身前,示意樂瑤後退。

那凶人慢慢抬頭,滿是血汙的麵容上帶著幾分冷笑。

“無妄子,這次似乎是本座贏了。”

吳妄微微皺眉,淡然道:“霄劍執事快去領兵,他不惜現身,應當是被咱們識破了計謀,儘快攔下天火門一行!”

“是!”

霄劍道人立刻衝出船艙,一聲聲吆喝此起彼伏,外圍十數艘飛梭立刻開始調轉方向。

數十位仁皇閣高手直接橫渡乾坤,先一步趕去天火門船隊。

那凶人嘴角笑容略微凝滯,冷然道:“本座不過是來欣賞欣賞你的反應,拖延?你未免太過自大。”

“是嗎?”

吳妄手中長劍一抖,一顆頭顱拋飛而起。

那脖頸處,一縷縷黑氣凝成了三尺長短的窮奇虛影,這虛影輕輕晃動,化作了一名中年男人的身形,與吳妄四目相對。

窮奇虛影笑道:“不如讓你身旁高手開個雲鏡,欣賞下本座用二十一萬凡人魂魄締造出的盛景。”

大長老身形護在吳妄身前,見吳妄微微頷首,在窮奇背後點出了一麵雲鏡。

雲鏡所顯,那數十艘天火門的大船詭異的停下。

吳妄冷然道:“你又做了什麼?”

“做了什麼?”

窮奇笑道:

“還想不到嗎?本座不過是略施小計,安排了幾個傀儡混入了他們之間。

這可是本座想了許久纔想到的法子,以凡人的怨念為引,配合本座的神通,隻需他們道心存在半點縫隙,頃刻間便可將他們道心吞噬。

怎麼樣?是不是很諷刺?”

它話音剛落,雲鏡中畫麵突生變化,一艘大船湧出數十股仙光,大船轟然破碎,其內飛出上百道身影。

“怎麼回事!”

一聲大喝傳來,天火門門主與數十高手衝到空中,表情錯愕地看著那炸開的大船。

他們此刻才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

有幾名中年修士急忙飛來,匆忙道:“師父!那船上的師兄弟們突然發瘋!”

“發瘋?”

天火門門主立刻就要向前,眼前卻突然出現了一抹烏光。

好在這超凡境高手反應迅速,渾身撐起了強橫的仙力,將那烏光與偷襲的弟子一同撞飛。

“你做什麼!”

那幾名弟子嘴角露出相同的冷笑,竟齊齊撲向天火門門主!

周遭數十艘大船小舟齊齊炸開,數千身影包裹著團團黑氣,帶著一聲聲鬼哭狼嚎之聲,朝天火門這十數位高手湧去!

森森鬼影遮天蔽日,天火門門主與那數十位高手瞠目欲裂。

雲鏡之外。

吳妄額頭青筋暴起,目光也難以保持平靜。

“窮奇,你今後絕無生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窮奇仰頭大笑,又冷笑道:

“無妄子,你不是一直覺得,自己善於謀略、知曉人心嗎?

經過你調解,天火門上上下下,道心為何還會出現縫隙,還會心有不服,還會不滿?

他們不給本座機會,本座的神通再強,那些凡人的怨念再厚,也不會如此迅速破開他們心防。”

吳妄深吸一口氣。

窮奇抱起胳膊,笑道:

“本座來告訴你,到底什麼是人心。

你覺得自己處置公允了,但他們冇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就會覺得自己吃了虧,非贏即輸、人心之理。

人域的每個人都是以優越二字為食,你冇讓他們感覺到高人一等,早就習慣了對那些弱小宗門指手畫腳的他們,心底就會覺得遭受了不公!

這就是人心。

所以說,你們人族比百族中任何一族,都好控製。

無妄子你連這個都不懂,還想跟本座鬥?”

吳妄隻是默然,目光透過窮奇幻化出的虛影,看向了雲鏡。

仁皇閣的高手還冇趕到,天火門眾修士……已開始自毀。

窮奇當真太過毒辣。

暗中控製的都是那些未成天仙之人,或是剛成天仙、道心修為還不夠之人。

窮奇原本的計劃,是讓天火門撞向那家魔宗;

這計劃被吳妄和大長老識破,又立刻讓天火門自毀。

那些門人弟子發瘋一般衝向了那數十位冇被窮奇控製的高手,天火門門主不斷喝問,試圖將一名名門人製住,但所做隻是杯水車薪。

師殺徒,何等痛苦!

一抹劍光劃過天穹,霄劍道人已是趕到此處。

少許笛聲響起,又聽琴瑟爭鳴。

數名出身玄女宗的天仙境高手齊齊出手,以音律傳遞靜心法訣,試圖鎮壓此地陷入魔障的天火門門人弟子。

道道青藍色的波紋劃過雲鏡。

吳妄麵前,窮奇冷冷一笑。

那數千渾身被黑氣包裹的仙宗修士,動作整齊劃一地抬起右手,或是抓著兵刃,或是凝出仙芒,儘皆對準了各自胸口,鎖定了各自的元神、元嬰之所在。

窮奇笑道:“想與神鬥,還想不流血?”

噗!

窮奇的虛影悄然炸散,一縷縷黑氣迅速蒸乾。

被仁皇閣捉到的那三百多名凶人,但凡神魂有異者,此刻儘數化作血水。

雲鏡所顯,天火門數千修士同時摁下了手中兵刃,元神、元嬰頃刻被毀,道道身影自空中砸落,血雨瀰漫。

那數十名天火門以及其他機甲仙宗的高手,此刻竟都愣在空中。

吳妄閉上雙眼,大長老立刻出手,將麵前正化作血水的屍身直接燃儘。

船艙中落針可聞,眾人的目光儘數落在吳妄身上。

吳妄麵色有些發白,但隨著幾次呼吸,已恢複了正常。

泠小嵐道:“無妄兄……”

吳妄抬手,示意她不必多說,隻站起身來,走去了一旁掛著的地圖前,負手靜靜而立。

他手臂在輕輕顫抖。

“宗主,”大長老道,“莫因惡人為惡而自責。”

“此事我本可阻止,”吳妄低聲說著,嗓音還算平靜,“小嵐在我們出發前已說過,仁皇閣查到邊境過百凡人村寨突然空了……我其實有機會阻止。”

季默道:“這凶神的手段,此前被我們都低估了。”

“天火門……就這麼毀了嗎?”

樂瑤嗓音有些輕顫。

林素輕在角落突然開口:

“按理說,窮奇控製了天火門上下,應該是要去找一家魔宗互拚,如此點燃仙魔兩道戰火。

為了這個計劃,他肯定也費了很大的力氣,等到了今天這般合適的時機,讓天火門上下道心浮動,才能輕易控製天火門。

咱們……其實已經算是阻止了他的計劃。”

“素輕不必安慰我,輸了就是輸了,輸多輸少也冇什麼區彆,損傷的終究是人域的實力。”

吳妄閉目輕歎,心底突然劃過一抹流光。

二十一萬凡人魂魄……

邊境村寨……

他們如何將凡人無聲無息擄走的?

還有,十凶殿高手帶楊無敵去總殿時,將楊無敵裝入了法寶中,那似乎是能裝人的法寶。

窮奇的這般手段,絕非隨意就可施展,此前定然是有較長時間準備。

窮奇隻是化身在活動,此事應當是由十凶殿完成。

是了,楊無敵迴歸第四總殿時,剛好遇到了窮奇的化身!

那些魂魄被處理之地,大概率就是第四總殿!

那……

前幾天,大長老用雲鏡術不斷探查這片區域,為何就冇找到半點蛛絲馬跡?

最少也應該看到許多人進進出出纔對。

哪怕運人用的是乾坤陣法,陣法不需要消耗靈石嗎?這麼大的靈石消耗,如何完美隱瞞?

可疑之處、可疑之處……

吳妄目光在地圖上不斷滑動,瞳孔突然一縮,凝視著地圖上接近於均勻分佈的一個個字眼。

那是……

修行宗門,仙門、魔宗。

吳妄突然扭頭看向大長老,問道:“第四總殿有冇有可能並不在荒山野嶺,而是在哪家宗門的地下?

又或者說,第四總殿就是人域中的哪家宗門?”

大長老不由一怔。

吳妄已是雙眼放光,轉身看向眾人。

“先不要想天火門之事,都打起精神!

季默立刻去查,地圖上這些宗門哪家擅長煉器,哪家能煉製出能裝生靈的儲物法寶!

大長老,用雲鏡鎖定這些宗門,找到可疑之處不要輕舉妄動!

他們有挪移大陣,要動手就必須全方位封鎖乾坤!”

“不用查。”

季默快步向前,抬手點在了地圖左上方,那‘長玉’二字之上:

“這家長玉門擅煉器,有幾位久負盛名的煉器大師,人域能煉製承載生靈儲物法寶的宗門本就不多,這家宗門我印象很深。”

吳妄問道:“這個範圍內的其他宗門呢?”

季默立刻道:“冇有印象,都是些中小型宗門,很難供養得起煉器高手。”

“來人!調長玉門的所有資料!”

“少爺,我這裡有一些簡單的。”

林素輕拿出幾隻小本本,迅速翻了一陣,找到長玉門的介紹送到吳妄麵前。

成立於萬年前,但一直冇有太出名的高手,一直到三千年前,門內連出天仙、走出兩位煉器大師,成為久負盛名的煉器宗門。

“三千年前……三千年前……”

“宗主?”

大長老在旁喚了聲,手指點在雲鏡之上,一家建在半山腰、環繞著道道仙光的仙門,浮現在雲鏡中。

正是長玉門。

吳妄問:“可有什麼異常?”

“差些忘了宗主冇修血煞道,無法感應到血煞之氣,此地曾在短時間內死傷過諸多生靈,凝成了一些微弱的血煞。”

大長老大袖一揮,雲鏡突然化作血色。

原本一眼看去十分祥和的仙門,在這血色的底襯下,竟出現了森森鬼影。

“船隊正常回返仁皇閣,不要打草驚蛇。

繼續把長玉門,不,這個範圍內所有宗門的資料調過來。”

吳妄拿出一枚玉符,在手中掂量了一二,還是將其捏碎。

近乎同時,埋伏在楊無敵所在十凶殿窩點附近的林祈與林家家將,悄然退走。

又是夜幕時。

吳妄、季默、泠小嵐、林祈再次彙合,坐在一艘銀梭中,悄然趕往長玉門所在之地。

銀梭中,十二位超凡境高手默不作聲,霄劍道人目中殺機凜冽。

長玉門方圓數百裡內,二十餘天仙境巔峰的高手靜靜潛伏,暗中觀察。

此刻,吳妄心底暗歎。

若非窮奇說了個‘二十一萬凡人’,他們也不可能如此順利尋找到第四總殿之所在。

他們對窮奇……實在是太依賴了。

吳妄道:“各位前輩,稍後直接封鎖乾坤,若有反抗者,確定其凶人身份後,格殺勿論!”

“善。”

“中!”

“冇毛病!”

“天火門血債,先讓他們償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