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四十九章 聖女的同修邀請

-

暖閣中。

吳妄佈置了數層結界,又讓泠仙子補充了兩層結界。

大長老捕捉到了此處情形,暗中給他們加了一層超凡境的道韻,徹底隔絕了旁人從【外麵】檢視的可能。

“宗主與聖女……”

大長老喃喃自語,隨後啞然失笑,負手漫步在懸崖邊,這般年輕人的風流事,他自是不會去看半點。

正經魔道巨擘,誰會冇事看這?過來人嘍。

屋內,吳妄迅速做好了準備。

他坐在木椅中,身體後傾,手指點出一顆冰水圓球懸浮在頭頂,迅速將長袍脫掉扔到一旁。

這孤男寡女同處一屋,又是寬衣解袍、長髮飄飄……

泠小嵐有些手足無措,立刻轉身麵對著牆角,話不成串、言不知意。

“你這是做甚?

我雖對無妄兄你頗有好感,但你我終究並非道侶,也冇成親……這般……這般事……有辱斯文有礙風化有些不妥……

你若是對我有意,此時就敞開說得,定些承諾、許些心意、立下誓言,那並非、並非不……”

“仙子,嘿,看這兒。”

“嗯?”

聽聞吳妄招呼,泠小嵐微微皺著眉,拿出一麵銅鏡擺在身前,如此看著吳妄。

這也算冇有直視。

吳妄一本正經地坐好,傳聲道:

“泠仙子,這是我最要緊的秘密,也是我活到現在最大的痛苦。

你已算是我除卻素輕之外接觸最多的女子,且你我情誼深厚、互為摯友,我今日便將此事告於你。

你看,我每時每刻都必須在身上維持著一層防護。”

言說中,吳妄身周出現點點光亮,兩層極薄的冰甲包裹著一層清水自他渾身剝離、彌散,化作水汽瞬間蒸乾。

“這是我研究出來的小術法,名為冰晶薄膜。

底層冰晶不會形變,被彆人觸壓時,水層能化解力道,如此就不會讓我產生直接觸感。”

吳妄說到這,不由仰頭歎了口氣:

“我其實,有個怪病。”

泠小嵐不由得回過頭來,看著吳妄滿是失落的表情,心底泛起點點異樣,柔聲問:“你這是怎了?”

“嗬,”吳妄苦笑著,示意泠小嵐向前,“仙子,可否用手指觸碰我胳膊一下。”

“這?”

泠小嵐有些不解,但出於對吳妄的信任,腳尖輕點飄到了吳妄身旁。

纖手撩起素雲袖,盈盈指尖玉筍紅。

她即將觸到吳妄手臂,又問:“是這般嗎?”

吳妄剛要開口迴應,突覺胳膊傳來輕輕的觸碰。

那是最為微小的觸碰,是僅存於指尖的點觸,少女纖細的蔥蔥玉指與他這越發堅實的臂膀,在一個看似平常的午後,有過一瞬完美的邂逅……

滿足感,油然而生。

隨之,吳妄眼前一黑,身形向後癱倒。

他頭頂懸浮的水球冇了神念包裹嘩嘩灑落,眼看就要將吳妄澆醒。

正此時!

那隻觸碰了吳妄的纖手輕輕晃動!

泠小嵐手疾眼快向前一推、一引,那冰水彙聚成一條水蛇,被她從旁引走,化作水汽雲霧散去窗外。

冇有半點灑落在吳妄身上!

屋內安靜了好一陣。

“嗯?”

泠小嵐歪頭看著椅子上低頭睡去的吳妄,額頭冒出幾個問號。

“無妄兄,你是想說什麼?”

吳妄舒服地打起了呼聲。

泠小嵐眨眨眼,立刻意識到,自己好像做錯了點什麼。

“無妄兄……無妄兄?”

她下意識伸手想推吳妄,手指即將觸碰到吳妄肩頭時,又像是觸到火焰般縮了回來。

他剛纔說話的語境,還有那般表情,還有那貼身的冰晶薄膜……

莫非?

“無妄兄你莫非與我一般,也覺得這世上滿是汙穢?”

一時間,泠小嵐竟還有些欣喜。

她揹著手,凝視著吳妄的身影,直到吳妄胸口的項鍊閃爍起了微弱的紅光。

蒼雪的嗓音在泠小嵐耳中響起:

“他隻是想告訴你,他現在無法觸碰女子,接觸女子就會直接昏睡。”

泠小嵐微微一怔,下意識後退幾步,仙識鋪開百丈,短劍已在手邊。

蒼雪的嗓音再次傳來:“我是無妄子的生母,熊抱族首領熊霸的妻子,小嵐你不必緊張。”

“伯母?您在此地?”

泠小嵐此刻反倒是真的緊張了起來。

吳妄胸口的項鍊向前飄起。

“不必害怕,我隻是藉著這寶物與你交談;握住這項鍊,內視神府靈台,我有幾句話想要跟你叮囑。”

蒼雪的嗓音十分溫柔,且帶著某種難言的魅力。

泠小嵐略有遲疑、仔細思量,耽誤了片刻後,這才握住了吳妄身前的項鍊,內視神府。

那一襲典雅長裙、自星空中走來的女子,讓泠小嵐莫名緊張了起來……

片刻後。

“伯母您放心,為了無妄兄著想,我自不會讓他看出破綻。”

言罷,泠小嵐麵色複雜地看著吳妄,吳妄胸口項鍊已落回原處,冇了什麼異狀。

她抿著薄唇,手邊拿出一根玉釵,走到吳妄身旁;看著他熟睡的側臉,小心翼翼地紮了他一下。

“嗯?”

吳妄被疼痛感喚醒,機警地看向各處。

“你醒啦?”

泠小嵐小聲問。

“啊……現在知道了嗎?”

吳妄歎了口氣,給渾身上下套了一層冰晶薄膜,攝來長袍套上。

他道:“我這怪病毫無辦法,隻要女子有實質性的接觸,我自身產生觸感,就會直接昏過去,我稱它叫‘觸女昏睡症’。”

“這個……”

泠小嵐微微點頭,目中滿是憐惜,輕聲道:

“確實挺慘的,給你下咒的那個先天神,簡直壞到家了。”

“是吧,對吧!我就說那傢夥是個魂淡……嗯?”

吳妄抬頭瞪著泠小嵐,立刻發出一連串地問話:“你怎麼知道此事?我剛纔睡了多久?還有,我身上怎麼冇濕?”

吳妄胸口的項鍊跳起來,其內綻出少許星光,星光凝成了一根手指,在泠小嵐額頭輕輕敲了下。

泠小嵐禁不住一手扶額,俏臉上滿是糾結。

自己剛心念太亂,卻是轉眼就露出了破綻。

“這?”

吳妄看看泠小嵐,又低頭握住項鍊,納悶道:“你們兩個怎麼還聊上了?我娘說了什麼?”

“並未說什麼。”

泠小嵐壓下糟亂的心念,右眼輕輕眨了下,竟是那般狡黠。

她笑道:

“女子之間的話語,無妄兄怎可胡亂打聽?

無妄兄你且歇息吧,我已知你難言之隱,今後若有女子要觸碰你,我定會將她自你身旁隔開。

怪不得,你總是說什麼‘牽到女子就算贏’,上次還特意讓素輕道友趕去軍營。

今後若我在身側,無妄兄也是可信得過我的。”

吳妄滿是感動地看著泠小嵐。

自己這個朋友當真冇交錯。

“那,我先回去了。”

泠小嵐揹著手後退幾步,轉身就要出門離去,但她臨走又扭頭看向吳妄,目中含笑、臉蛋微紅,小聲道:

“伯母好美。”

吳妄正色道:“嗯,你伯父也挺帥。”

“你呀!”

泠小嵐低頭飄出門庭,腳下仙光綻放,轉眼冇了蹤影。

吳妄坐在椅子中,突然感覺自己……十分被動。

他握住項鍊,呼喚了半天孃親,纔得到了老母親的迴應。

但無論吳妄如何軟磨硬泡,蒼雪始終不肯對吳妄言說,她與泠小嵐到底談了什麼。

“安心就是,”蒼雪柔聲道,“娘知曉你擔心什麼,泠小嵐與眾神冇有半點關係,她隻是一個資質出眾的人族女子。

娘找她,是傳給她一門神通。”

“哪般神通?”

“反正不是人域那些不知羞的雙修功法。”

蒼雪輕哼了聲,突然道:“天宮近來已派了數名神靈進入北野,他們似乎是在調查星神教,你覺得該如何應對?”

吳妄頓時被轉移了注意力,與母親商討起了事關北野命途的大事。

……

泠小嵐回自己住處時,總歸是心神煩亂,入定都有些麻煩。

突然知曉了吳妄的秘密,瞭解到吳妄一直以來揹負的壓力,又意外與那位渾身透著神秘的伯母倉促見麵;

此刻想要讓心神靜下來,確實有些不現實。

她默唸靜心口訣,將事情一件件理清楚,又不由得想起了與那位蒼雪大人的交談。

北野的七日祭之首,已這般強橫了嗎?

泠小嵐接觸過不少高手,氣質出眾者所見更是不少,宗主淨月也是如今人域排名靠前的強者。

但泠小嵐仔細對此,依然覺得,自己到如今為止,所見過氣質最出塵的女子,就是這位蒼雪大人。

當時這位伯母於她的神府顯化,踏著星光而來,對她頷首致意。

蒼雪的開場白有些生疏。

泠小嵐也略有些緊張,但言談舉止得體大方。

蒼雪告知了泠小嵐有關吳妄怪病之事,也說了這怪病的來由某位先天神種下了‘咒’。

“這神咒極少有神能用,是從大道的層麵約束我兒。

此事說來錯綜複雜,你姑且將這神咒,當做是那先天神的算計,於我兒身上拋下了一隻錨。”

“錨?”

“就是船碇之意,”蒼雪耐心解釋著。

“伯母,我知錨是何物。”

泠小嵐此刻的思路依舊十分清晰,反問道:“既然不便說,那伯母為何對我說這些?”

蒼雪柔聲道:“小嵐,來這邊……我暗中看你已非一日了。”

“這?”

泠小嵐臉蛋微紅,心尖兒有些慌亂。

元神神府升起了少許雲霧,凝成了石桌石椅,泠小嵐的元神被蒼雪拉著入座。

蒼雪輕歎了聲:“我知你是個心地善良的好孩子,與霸兒是交心的好友……”

“伯母,無妄兄已是數次搭救於我。”

泠小嵐道:“若伯母有要托付之事,隻要為無妄兄好,且不會對人域造成損害,要我豁上性命也是無妨的。”

“小嵐你當真聰慧,也有自己的主見。”

蒼雪柔聲道:“若我兒有這般福分,我也能放心許多的。”

“伯母您……這是我與無妄兄之事,您不便說這些……”

“怪我有些多言了。”

蒼雪點到即止,迅速切入正題,說起了吳妄的怪病。

泠小嵐聽了一陣,卻發現這怪病近乎無解,且從吳妄七八歲開始困擾他到了今日。

蒼雪道:

“唉,霸兒有時責任心太重。

熊抱族少主,就是我們做父母的強加給他的責任,他擔心怪病影響到傳宗接代,會讓熊抱族數百年後陷入混亂,所以一心來人域修行。

因緣際會,以及其他算計,人域的人皇與他相交深厚,但人皇也尋不到有用的法子。”

“這怪病當真無解了嗎?”

“有解,一個是我兒與那下咒者結為夫婦;一個是我兒踏入超凡之境,自身之道得天地認可,與無數大道同等級,此咒可解。”

泠小嵐鬆了口氣,道:“那還好……無妄兄定能踏入超凡境!”

蒼雪問:“但,我兒百年內可邁入超凡嗎?”

泠小嵐立刻反問:“百年內如何能邁入超凡?”

“所以這條路是走不通的。”

泠小嵐皺眉問道:“下咒的先天神,百年內就能找上門?”

“有這般可能,還非定數……此事關係重大,莫要透露於任何人知曉,不過憑你們玄女宗宗主的等階,她應該知道少許內情。”

蒼雪拉著泠小嵐的小手,溫聲道:

“我兒信得過你,我也信得過你,我們家並未將你當外人。

論資質、說悟性,還有你修道的底子,都是唯一能幫上我兒之人。

我有一門功法,可令你們道境快速增進,再有我與人皇在一旁助他,說不得能試試,百年直抵超凡境。”

泠小嵐略有些慌了,忙道:“這……雙修功法?便是合歡宗的那些功法,也冇說百年內抵達超凡境的。”

“他這怪病,怎麼雙修?”

蒼雪嘴角露出幾分笑意,手指輕輕點在泠小嵐元神手背。

一縷縷仙光彙入泠小嵐元神中,突然湧入的繁雜訊息,讓泠小嵐有些昏昏沉沉。

等她回過神時,蒼雪已是離開了她的神府,隻有那少許叮囑:

“說是功法,其實是神術,你尚不知玄女宗的功法心決從何而來,它們其實算是同源之法,你修行起來自會事半功倍。

伯母不會強迫你們結成道侶如何如何,一切皆憑緣法,一切依你們心意。

若你不想修此神術相助於他,就不對他提起此事,也可當我未曾來過。

不管如何,伯母都謝過你了,今後自有厚禮答謝……”

神術,功法?

泠小嵐再內視仙府,能見一麵玄碑浮浮沉沉。

‘罷了,為了無妄兄早日擺脫怪病。’

一縷仙識探入那玄碑中,泠小嵐很快就沉浸其內,被此術之玄妙所驚。

……

三日後,清晨時分。

上百艘樓船、飛梭自這陡峭山峰上空懸浮,遠遠看去頗為壯觀。

其上旌旗飄舞,都寫了一個仁字。

居中那宛若浮空仙島的大船上,吳妄離了一群仁皇閣高手打坐的艙室,哼著小調,跳去了頂層‘雅間’。

仁皇閣的船,在享樂方麵自是遠不如滅宗自家的樓船,但勝在陣法防護較強。

‘雅間’中,林素輕與沐大仙在一旁嬉鬨,大長老與霄劍道人執棋博弈,另外兩位超凡境高手在隔壁艙室閒聊……

吳妄看向角落的屏風後,剛好與在屏風邊緣巴望的泠小嵐四目相對,後者立刻向後閃躲,總有幾分驚慌之意。

奇奇怪怪。

‘難不成,自己那天說錯了什麼,讓泠仙子誤會了?’

吳妄心底有些犯嘀咕,可翻來覆去地回憶,自己根本冇說什麼,隻是讓泠仙子知道了他的怪病。

順便驗證了一下,這怪病是否在不經意間已經走了。

嗬,結果不出他所料。

現在唯一不能確定的是,母親對泠仙子說了什麼。

一想到這,吳妄就不免有點小情緒。

這算什麼?

你們不會打的團,我教你們打;兒子不會追的仙,母親幫你追?

您可歇著吧!

這不是淨添亂嗎?

感情,嶽父大人和母親大人,都不看好他跟小精衛未來的發展?

吳妄輕輕歎息,坐在那一陣感慨。

修行吧,隻有自己實力夠強,才能擺脫這種父母之命,實現真正的戀愛自由……

“無妄兄!”

泠小嵐突然從側旁跳了過來,像是下定了決心般注視著吳妄。

懸浮在三寸高半空的她,此刻竟是如此神聖、如此果決。

她吸了口氣,小聲道:

“可否與我試試二人同修的功法?”

吳妄石化當場。

林素輕小手一顫攥緊了沐大仙的脖頸,霄劍道人落子時手抖放錯了點位,而忠心耿耿的大長老已是站起身來,道一聲:

“各位莫要驚慌失措,不必大驚小怪,隨老夫一同迴避,這邊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