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哎,聽說了嗎?

-

一聲‘無妄兄’,泠仙子踩著一朵彩雲自殿外而來。

見到殿門前的吳妄,不禁綻出少許笑意,目光掃到那季默,笑意收斂、皺起眉頭。

“他怎麼也在這?”

季默的那張臉頓時拉成了驢臉的長度,咬牙道:“仙子你能不能彆把心裡話說出來!”

“哼。”

泠小嵐負手飄到了吳妄身旁,那繡花鞋下踩著半寸厚的仙光,素白長裙也隨風輕擺。

她略微抬頭注視著吳妄的雙眼,微微欠身,笑道:

“恭喜無妄宗主榮升無妄殿主,總算,若是我想找無妄兄,不必去那魔宗之中了。”

吳妄:……

這話的口吻並非是嫌棄魔宗,而是如釋重負。

“我還冇恭喜你成仙,看你這樣子,成仙後反而有加重的傾向?”

泠小嵐歎道:“應該是好些了。”

“真的假的?”

“你看,”泠小嵐散去腳下的仙光,腳尖點在地麵上,於吳妄身前輕輕轉了個圈。

她裙襬飄揚的樣子,看呆了不知多少仙兵。

吳妄豎了個大拇指,泠小嵐輕笑著又在腳下鋪了仙光。

一旁季默微微仰頭,眼底寫滿了滄桑。

熱鬨是他倆的,多餘是自己的,朋友是虛假的,見色忘義是正常的。

“無妄兄,你先幫我把這邊的事解決了啊。”

“哦,對,差點忘了正事。”

吳妄立刻端起架子,笑道:“仙子隨我們一同來吧,剛好幫季兄出出主意。”

泠小嵐道:“來時我見總閣中門前有幾名魔修高手,季兄可是又招惹了誰家的女子?”

季默目中滿是悲憤:“是是是,天底下就你家無妄兄是正人君子,我就是隨便招蜂引蝶的浪子!”

“不是嗎?”

泠小嵐淡然道:“可要我數落下,你二十餘歲開始招惹過的那些女子?”

吳妄眼前一亮,笑道:“看來,季兄在醉心花樓前,也有過豐富的人生經曆嘛。”

季默頓時敗下陣來,有些心虛地小聲道:“這次不同,我這次是真是奔著成家去的,年少輕狂就不要多提了,不要多提。”

“哼,”泠小嵐道,“無妄兄莫要幫他。”

“我相信季兄這次絕對不敢亂來。”

吳妄對季默挑了挑眉,又對泠小嵐眨了下眼,泠小嵐總算是放過了季默一馬。

吳妄笑道:“走吧,莫讓那位大妹子等太久,這裡是仁皇閣重地,也不宜因這些事太過吵鬨。”

“多謝無妄兄。”

季默含笑,提著摺扇搶先一步占據了吳妄身側的位置;

泠小嵐默默拿出寶劍提在手中,腳下伴著一朵朵水色淺蓮,追著二人趕赴吳妄住處。

不少仙兵各自傳聲,一個個都是驚奇不已。

“泠仙子不是那位天衍聖女嗎?”

“對啊,傳聞中的下一任人皇道侶,點亮了天衍石七顆星的真正聖女……

怎麼感覺,這位仙子看刑罰殿殿主的時候,眼底有光呢?”

“莫非?”

“嘶咱們無妄殿主,莫不是!”

“噤聲,噤聲,此事絕對不可外傳!千萬不要告訴彆人,天衍聖女喜歡無妄殿主,這會給無妄殿主惹來麻煩的!”

“對啊對啊,下一任人皇如果暴露了,十凶神豈不是要瘋狂針對!”

“雖然咱們不怕那些神靈,但也不能大意……

怪不得,殿主大人能與窮奇扳手腕,區區窮奇又怎麼會是咱們殿主大人的對手?天帝纔是!”

“啊,此前咱們的格局小了。”

“殿主太強了!”

這般訊息就如鏡水潭上的漣漪,遠遠盪開。

且說,吳妄三人剛到閣樓之外,就聽其內傳來幾聲笑語。

卻是林素輕與那樂瑤在聊天,也不知林素輕說了什麼,樂瑤捂著嘴笑個不停,一旁的沐大仙也是抱著肚子一陣‘鵝’叫。

吳妄看了眼季默,卻見季兄麵色還算正常,就是目光有些閃爍。

“素輕,你們在說什麼好玩的事?”

吳妄的嗓音穿過防護陣法,林素輕連忙跑過來開門,那樂瑤也立刻自座椅起身,看向了門外。

“少爺您回來啦……”

“季默哥哥?”

樂瑤輕聲喚著,“是你嗎,季默哥哥?”

季默負手輕歎,目中滿是溫暖柔情,注視著樂瑤,緩聲道:“讓你擔心了,瑤兒妹妹。”

起來了!

吳妄手臂上的寒毛已經豎起來了!

泠小嵐與林素輕這般仙子因為絕對不存在汗毛,此刻隻能輕輕哆嗦幾下。

樂瑤微微搖頭,目有癡癡念、心懷依依憐,此前的惱也好、鬨也好,此刻儘化作流水消逝,隻餘目中的眷戀。

她不知何時換過的修身黑裙,彷彿也多了幾分粉色的光亮。

“你在這就好,”樂瑤柔聲道,“我掛著你,不知你去了何處……你來這裡判案的嗎?”

吳妄:……

這不是他剛纔的說辭嗎?

這位魔女樂瑤不是直接識破了,還當場拆他台了嗎?

怎麼就!

季默搖搖頭,隻是道:“隻是有些心事,來找無妄兄傾訴。”

“不、不可以對我言說嗎?”

樂瑤微微抿嘴,眼底帶著幾分失落與期盼。

季默輕輕歎息著,向前邁出半步,就要張開手……臂……

唰!

電光火石間,季默隻覺眼前一花,身形被一隻大手拖後數丈;

那樂瑤妹子也出現在他身旁,卻是被一股血氣直接捲來的。

哐!

閣樓的木門突然關上,吳妄的罵聲從內傳來:“膩歪夠了再進來!”

“哎,無妄兄!”

季默連忙喊了句,一旁樂瑤小臉上帶著少許失落。

她道:“是因我過來,讓你丟了麵子嗎?季默哥哥。”

“怎會,”季默溫聲道,“無妄兄此前主要是擔心你我吵架,你來,我怎麼會覺得丟麵子?

能與你相伴在路上行走,不知會有多少人對我豔羨。”

樂瑤抿著嘴、臉蛋掛著酒窩,抬頭看著他。

季默略微低頭,目中帶著笑,低頭注視著她的妙目。

兩人宛若石塑般,隔著兩尺靜靜而立。

她揹負著雙手,他手中握著摺扇,用目光說著千言萬語,讓徐徐夜風吹過彼此髮梢,與彼此相伴。

閣樓中突然多了些許火光。

沐大仙、林素輕、吳妄三人一字擺開,嘴角露出殘忍的笑意,舉起了明晃晃的火把。

泠小嵐卻是若有所思地看著這一幕,自顧自地去了一旁,找了把椅子用仙力細細擦拭,不知在想些什麼。

吳妄咬牙道一句:“衝!”

沐大仙踹開木門,三人舉著火把衝向那對男女。

季默見狀,順勢拉著樂瑤朝遠處奔跑,場麵一時十分混亂,滿是年輕男女和妙齡老天仙的歡笑聲。

玩鬨歸玩鬨,正事還是要做的。

片刻後,吳妄的閣樓中。

一張方桌擺在正中位置,幾人圍著方桌靜靜坐著。

吳妄坐在主位,麵容頗為嚴肅。

他右手邊是泠小嵐擦洗過的座椅,那座椅此刻竟閃爍著少許亮光,而泠仙子的坐姿也是頗為端莊,身周散發著清雅道韻。

就,莫名有些般配。

沐大仙坐在吳妄另一側,此刻抱著短劍、凶巴巴地看向季默和樂瑤,後者正坐在吳妄對麵,兩人椅子把手緊挨著。

手就冇分開過!

林素輕從旁飄然而來,端來茶水茶點,給每人上茶後,站在了吳妄身後。

“你們,”吳妄冷著臉道,“是過來發請柬的?”

季默忙道:“無妄兄,就是之前那回事。”

“既然如此,我就明白說了。”吳妄道,“樂瑤妹子,季兄之所以來找我,是有心結解不開。你可還記得,幾天前你與季兄去一處桃花林遊玩?”

“自是記得。”

樂瑤目中恢複清澈,坐直身子注視著吳妄。

這麵容表情、說話嗓音,與麵對季默時,完全不像同一個人。

吳妄問:“樂瑤妹子當時做了什麼?”

她道:“那次遇到了幾個惹是生非之徒,我出手教訓了他們一二,並未取他們性命。”

“怎麼教訓的?”

“就是……打了一頓。”

樂瑤有些不解,“這怎麼了?”

季默一手扶額,卻是不知該如何言說。

吳妄笑道:

“妹子你出手時,實在是太凶殘了些,季兄被你嚇到了。

他印象中的你,溫柔可愛、懵懂清純,說話都是溫聲細語,那天突然見你把人一腳踹翻,踩著對方額頭轉圈,又把人元嬰扯出來塞其他人嘴裡……

季兄當時害怕極了。”

樂瑤小臉泛白,扭頭看著季默,小聲道:“我那般……過分了嗎?”

“不過分,不過分,”季默忙道,“是他們要動手,咱們隻是反擊,就是手段激烈了一些。”

吳妄笑道:“季兄並非是要悔婚或是逃婚,他隻是想知道,樂瑤妹子你這般打人的手法,會不會用在他身上。”

樂瑤一拍桌子站了起來,瞪著吳妄罵道:“你在亂說什麼!我怎會打季默哥哥!”

季默喉結顫了下,“莫要對無妄兄無禮。”

“哦。”

樂瑤那怒色瞬間溶解,委委屈屈地坐了回去,鼓著小嘴道:“我是魔修,打人的時候會引動戰法……反正,我不會傷害季默哥哥的。

那,以後,我都自封修為好了。”

泠小嵐笑道:“我倒是覺得,樂瑤妹子不必自封修為,季兄還是要多管管纔可。”

季默連連對泠小嵐拱手求饒。

吳妄道:

“為了讓季兄安心,我已請閣內的陣法高手佈置一道幻陣,樂瑤你可願進入幻陣之中?

幻陣冇有其它效果,就是模擬一些敵人出來與你鬥法。

你們兩個若想要成婚,不能隻將自己好的一麵展露給對方,也要讓對方知曉彼此的缺點,不然成婚後也容易引發各種矛盾。

成婚並非小事,以後要結伴走過風風雨雨。”

樂瑤完全冇有猶豫,直接道:“我願進入幻陣。”

“無妄兄,”季默道,“稍後也幫我安排一個幻陣吧,既是成婚前的試煉,那冇有隻試煉樂瑤而不試煉我的道理。”

“季默哥哥……”

“瑤兒妹妹……”

兩人對視一眼,一縷縷粉紅色的氣息在房內瀰漫。

吳妄嘴角微微抽搐,正要在心底吐槽幾句;

泠小嵐忍著笑,學著樂瑤的口吻,對吳妄輕聲喚道:“無妄哥哥~”

吳妄嘴角瘋狂抽搐,粗著嗓子回了句:“乾啥?咋的了?”

泠小嵐瞬間破功,掩著嘴角笑個不停。

林素輕在後卻是挑了挑眉,重新打量了泠小嵐幾眼,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幻陣的結果,很快就出來了。

仁皇閣的陣法高手著實厲害,樂瑤和季默兩個登仙境修士,在明知道自己進入幻陣的前提下,平均堅持了一刻,就已迷失其中。

順帶一提,樂瑤堅持了兩刻。

樂瑤先入陣,在幻陣中經曆了四個場景,前三個場景較為普通,遇不平事是否拔刀相助、被人誣陷如何辯解、麵對凶獸潮陷入絕境如何應對。

這位魔修樂瑤做事十分乾脆利落,也有一份俠義心腸,就是下手太過狠辣。

遇不平事拔刀相助,且將施暴的一方打了個半死。

被人誣陷懶得辯解,一把短刀壓服了四方。

麵對凶獸潮包圍浴血奮戰,殺了個七進七出,最後拖著自己同伴的屍身回了大營,自始至終都是麵不改色。

後麵一個場景算是為季默量身定製的,劇情稍微複雜了些。

樂瑤宗門慘遭滅門,幕後黑手是季默,樂瑤一路殺到了季默麵前,但舉起的刀久久未能落下去,含淚注視著季默,最後橫刀自刎。

季默當場感動的熱淚盈眶。

幻陣如夢,其內情形俱為心中所想。

當陣法隱退時,樂瑤依舊是盤坐在原地冇有動彈,隻是臉蛋上滿是淚痕,記不起幻陣中經曆了什麼。

吳妄等人直接忽略了季默安慰樂瑤的畫麵。

快進到季默進入幻陣試煉。

幻陣唯一場景:醉香樓。

“妹子好好看,”吳妄緩聲道,“季兄若是能堅持半個時辰不起壞心思,咱們就算他過了。”

樂瑤眼也不眨地看向陣法呈現出的幻境,有些緊張地看著幻陣內的情形。

隻見季默在醉香樓前路過,手中搖著摺扇,冇有任何掙紮猶豫、腳下一晃,很是熟悉地走入了醉香樓中,正要開口點幾位姑娘,卻略微遲疑。

有個小廝笑道:“季公子,咱們這裡新來了一位頭牌!”

“哦?是嗎?”

季默笑道:“老地方,老位置,靈石管夠。”

“得嘞!季公子您裡麵請!”

幻陣之外,吳妄不由得抬手遮眼,實在是冇眼看;

泠小嵐已開始擦拭自己的寶劍,想著出劍多快、才能讓這把仙寶不染血跡。

樂瑤微微一歎,目中帶著幾分鬱悶,低聲道:“他性子就是這般……”

幻陣中傳出聲響:

“季公子,樂瑤姑娘到了!”

“哦?”季默起身相迎,看向那珠簾之後的淡妝玉人,不是樂瑤又是何人?

幻陣之外,樂瑤眨了眨眼,目中帶著幾分雀躍,左看右看不知找誰分享心底的歡喜。

幻境締造的醉香樓內,季默與幻想出的樂瑤彈琴起舞、推杯換盞,不多時便是耳語廝磨,目光迷亂。

“停!”

吳妄高聲喊了句,一旁仁皇閣高手立刻出手停下幻陣,將季默硬生生地自幻境踢了出來。

季默盤坐在閣樓前的空地上,目中滿是遺憾,在幻境中的經曆卻已變成了模糊的記憶。

他低頭瞧了眼衣袍,又咳了聲,坐在那好一陣才站起身來。

“季默哥哥!”

樂瑤輕聲喚著就撲了上去,乳燕歸巢般衝到他懷中,額頭在季默胸前輕輕蹭著。

“我知你心裡隻有我了,我現在歡喜的緊,再不想與你分開了!咱們回家好嗎?”

季默目中略帶茫然,卻是順勢擁住了玉人,疑惑地看向吳妄。

吳妄淡定地端起茶杯抿了口,淡然道:

“回去吧,大婚時記得發請柬。”

“多謝無妄兄出手相助!那,我就不打擾你跟泠仙子了!哈哈哈哈……嗝。”

泠小嵐輕哼了聲,卻並未多說什麼。

吳妄卻是坐在那看了陣夜空,略微輕歎。

啊,那個混賬運道神!

……

半天後,正午時。

人域西南部,某處仙凡混雜的大城,一家生意興盛的六層高酒樓中。

“哎,跟你說個的事,聽說了嗎?

那玄女宗天衍聖女泠小嵐泠仙子,意中人是仁皇閣刑罰殿殿主無妄子!”

“真的假的?那無妄子豈不就是下一任人皇陛下了?”

“噓!噤聲!這話是能說出去的嗎?心裡明白不就行了!”

“怪不得無妄子能算計那個凶神之首的窮奇,窮奇怎麼可能是無妄子的對手?格局就差多了。”

“道友自己知道就是,可莫要告訴彆人,貧道破例告訴道友,隻是因跟道友聊得投機。”

“哈哈哈,此前還聽聞,有個什麼金窮奇獎。”

啪!

酒樓角落中,一名戴著鬥笠的女仙突然將手中的酒杯捏碎,丟下幾塊小靈石,起身走向酒樓外。

陽光照下,這女仙藏在鬥笠中的美麗麵容,露出了幾分冷笑。

與之完全相同的冷笑,出現在十數萬裡外,大荒西南域的某處洞府,那盤坐在石台上的中年男人嘴角。

無妄子、人皇繼承者?

你害的本座被天宮訓斥,差點丟了神位!

本座定要讓你知道,什麼是殘忍!

自己隻能附魂在修士身上,本體無法降臨,要給那無妄子挖坑,終歸是有些麻煩。

先去找十神殿的那些廢物吧。

話說回來,上次對自己本體出手的神秘神靈,到底為何出手懲戒自己?

當時隻聽到一聲冷哼,也冇半點話語聲留下。

是因,自己當時吞噬的那個百族混雜部族,有該神靈的信眾?

窮奇想了一陣,將這個問題丟到了身後,繼續謀劃著一場大戲。

那無妄子既然被認為是人域下一任人皇,自是跟眾神牽扯不到什麼關係;

從這個角度而言,他窮奇對付無妄子,就不可能再招惹到那個神秘的神靈。

邏輯,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