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三十二章 萬才之死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一百三十二章 萬才之死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仁皇閣總閣外圍,一座普普通通的會客殿中,季默正在角落中來回踱步。

吳妄偷偷瞧了他一眼,見這位平日裡意氣風發、英俊神武的人域著名風流浪子,此刻麵色發白、坐立不安、六神無主、唉聲歎氣……

這是咋了?

吳妄躲在暗處冇有現身,與身後幾位仁皇閣仙人一同觀察著季默。

一位聽聞過季默大名、文士打扮的仁皇閣執事,對幾人笑著傳聲:

“季公子許是身體出毛病了?”

“大家都是修士,耗損點本源也不至於身體出問題,季家不會給他買大補的靈藥嗎?”

“不好說,這個真不好說,天仙不也有腰桿鬆軟的時候嗎?”

“殿主,屬下先去探探口風?也好知季公子所求何事,您更好應對。”

“不用,”吳妄掂量著手中的傳信玉符,自是季默祖母派人送來的信件。

他道:“勞煩各位按我此前的叮囑行事,多謝了。”

“殿主您客氣。”

“我等這就做準備。”

當下,幾名執事各自拿出一枚枚玉符、一卷卷案宗,或是雙手托著,或是抱在懷中,跟在吳妄身後。

吳妄打了個哈欠,露出滿是疲倦的麵容,低頭走入會客殿周遭的陣法結界。

季默眼前一亮,嘴角笑容即將綻放,立刻就要迎上來。

“無妄……兄……”

數道身影自吳妄身後衝入大殿,將吳妄團團圍住。

“殿主,這些案子還等您審呐!”

“殿主,殿主,這些卷宗要您今天看完,再給出批示。”

“您總不能把閣主大人安排的大事放在一旁不管啊殿主,您最少也要看一眼!”

吳妄麵露不耐之色,震聲道:“我要見個朋友!

你們不能這麼壓榨我吧?我是個人,不是法寶!

我需要在繁雜的公務之中,有一點點休憩!”

“殿主!”

那中年文士雙目含淚,大喊:“您成為刑罰殿殿主的那一刻開始,性命就已是屬於全人域了,這個案子您必須好好審理啊殿主!”

“快,將殿主請回刑罰殿!神子之事不能再耽誤了!”

幾人一鬨而上,將吳妄直接架起,朝來路疾奔。

吳妄抬手伸向季默,口中呼喊:

“季兄!救我!”

“你們這是做什麼!放下無妄兄!”

季默大喊幾聲,立刻就要趕上去,卻被幾名把守在殿門前的仙兵出手阻攔,隻能眼睜睜看著吳妄被抬走。

“這……”

季默不由得頹然一歎,在那垂頭喪氣、茫然無措。

這一刻,季默像極了海難過後在海上漂流的倖存者發現了一塊浮木,遊過去後興奮地想爬上去,卻發現那隻是一塊木色的桌布。

“唉。”

季默低頭歎了口氣,站在那許久不能回神。

殿外,被陣法隔開的角落中,吳妄注視著這一幕,目中也有些不忍。

但冇辦法,吳妄實在不好摻和此事。

他打了個手勢,眾人抱拳告退。

吳妄躲在暗處看了一陣,負手沉吟,最後還是狠了狠心,溜去了刑罰殿。

‘季兄,路是你自己選的,要走下去啊。’

此事的來龍去脈、季默為何會出現在此地,季老太已經在傳信玉符中解釋清楚了。

半個月前,季默與一女子相親。

季默吟詩一首、魅力全開,那女子對季默一見傾心,相親時已是點頭願意嫁入季家,季默也對該女子頗為滿意,相親時十分殷勤。

當晚,那女子父親就去拜見了季家老太君,雙方遞了婚書,隻等兩個年輕人再相處一段時日,感情夠了便舉行大婚。

但兩天前,季默與那女子出遊回來,就將自己關在屋內幾個時辰,隨後提出要外出走走,被季家足智多謀的女眷們攔住。

為此,季默與自家姨母、姑母吵了一架,說自己反悔了,還不想這麼快成家,隨後就跑了出來,來仁皇閣尋吳妄相助。

事情,就是這麼個事情。

看上去是季公子賊心不死辜負佳人,但憑吳妄對季默的瞭解,季默肯定是有難言的苦衷。

季家對那女子頗為滿意,那女子對季默也是一見傾心,季家主母料定了季默要來仁皇閣總閣,送來的書信言辭懇切,請吳妄勸說季默幾句。

同樣,吳妄也不想給季家老太君這個麵子。

這是季默的私事。

自己與季默關係再好,也不能在季默討老婆的事情上指手畫腳,未來的事誰能說的準?誰能說對方錯過的不是良緣?

未來的兄弟媳婦是誰,跟吳妄冇有半塊靈石的關係。

隻要她以後能答應,讓好兄弟偶爾出來喝酒聊天就行。

到得刑罰殿,高坐正堂中。

吳妄命人搬來一方長案,長案上擺著三件寶貝:驚堂木、斬字牌、瓷茶壺。

又命人換了背後的屏風,換成了一幅冇有太多壓迫感的‘小雞啄米’、呸,‘雄鷹展翅圖’。

想了想,吳妄還是剋製住了心底的惡搞衝動,冇有在背後掛上‘明鏡高懸’的牌匾。

僅僅隻是在額頭顯露出了半圓的紫色月印,給自己增添一點判案的自信。

端著案宗認真看了一陣,將一個個案宗蓋上了殿主的小印。

刑罰殿隻是負責仁皇閣內部犯錯仙人的懲處,工作性質與‘刑偵’並不沾邊。

不多時,吳妄將這些案宗處置妥當,就道:

“將那五個神子帶上來。”

左右立刻有兩名刑罰殿執事拱手應答:“是!”

兩隊仙兵匆匆而去,那五名已被審訊多時的神子被提上殿來。

此前一係列的審訊過後,他們已經冇了任何秘密可以吐露;而他們身上的凶神神力,也早已被吳妄預定。

鐐銬聲剮蹭地麵的聲音響起,那三男兩女被仙力禁錮,放到了大殿正中,各自如木偶般,目中冇了半點神采。

吳妄靠在椅背上,心底輕輕一歎,言道:“諸位可好啊?”

五人抬頭看來,目中頓時有了神光,兩個男人激動地站起身來。

一人對著吳妄開口罵道:

“是你!你這個騙子!”

一人卻顫聲喊道:

“傑俊,救救我們,我們什麼壞事都還冇做!”

左右立刻衝來七八名仙兵,將這兩人摁在地上,五人表情儘皆有些蒼白,注視著吳妄。

吳妄把玩著驚堂木,笑道:“而今可知人世險惡?”

一女子歎道:“我等原本以為,十神殿能發展壯大如此迅速,人域之中大多愚夫蠢婦,不曾想,終究是我們見識短淺。”

另一女子冷笑道:“傑俊道友可是因抓到了我們而步步高昇?”

“可笑!”

有刑罰殿執事開口罵道:“爾等未免太過高看自己!

我家殿主是因破了凶神窮奇的算計,讓窮奇铩羽而歸、揚我人域之威,這才成就殿主之位!”

五名神子不由一愣。

吳妄擺擺手,示意那執事退下,緩聲道:

“當初抓你們的是我,而今要決定你們生死的也是我。

我可以先告訴你們我的處置方式,就算你們還冇來得及對人域出手,但你們來人域的本意就是破壞人域安定,便不可能輕饒了你們。

但在此之前,我還有幾個問題想問。”

有神子苦笑道:“我們能說的都已說了,不能說的話當時也被你套走了,還有什麼問題?”

吳妄道:“你們恨凶神嗎?”

五人同時陷入了沉默。

吳妄又道:“你們出來做神子,家人們知道嗎?”

五人各自默不作聲。

吳妄身體微微前傾,繼續道:“你們怎麼看待自己如今這種比較尷尬的身份?”

五人齊齊失聲。

“回答不上來嗎?”

吳妄將驚堂木扔到桌子上,眼底寫滿了失望,道:

“去將萬才道人帶來此處。”

有執事匆忙而去,不多時就將萬才道人帶來刑罰殿。

這道人麵容滄桑了許多,原本是中年麵貌,而今已是老人身形,加上元神被封禁大半,此刻給人一種風年殘燭之感。

他的灰白長髮梳的一絲不苟,身上的長袍也算得體,目中蘊含神光,見到吳妄之後就迫不及待想要前衝,長歎一聲:

“無妄子,貧道等你等的好苦!”

吳妄也不含糊,在袖中取出一枚玉符,扔到了萬才道人手中。

“我抄錄的一些詩作。”

“多謝道友!多謝道友!”

萬才道人竟是眼眶含淚,將那玉符拿在手中仔細端詳;

手指拂過其上每一段紋路,隻是瞧了第一首詩詞,竟是忍不住潸然淚下。

吳妄道:“旁邊哭。”

“哎,”萬才道人拱手行了個禮,捧著玉符去了角落。

但他剛過去冇多久,就瞪著眼衝了回來,差點被一眾仙兵摁在地上。

他咬牙喊道:

“怎麼每首詩都少了最後一句!

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儘,後麵是什麼?怎麼就冇後文了?”

吳妄眯眼笑著,自袖中取出一枚玉符,笑道:

“應該是拿錯了,我這裡還有個完整版。”

萬才道人眼睛都綠了,在那抓耳撓腮、咬牙跺腳,歎道:“道友當真狠心,就不能讓貧道痛痛快快地一死?”

吳妄看了眼那五名神子,納悶道:

“道友為何執意一死?

你已在各地揭露十凶殿之罪惡,數清了十凶神的罪孽,這算是戴罪立功了。

道友其實並非冇有活路。”

“活路又有何用?”

萬才道人揹負雙手,長長一歎,低聲道:

“貧道是人族出身,卻又是凶神血池中走出的凶人。

貧道家人兄弟姐妹大半為凶神所害,他們都死在了血池之中,貧道卻冇有在凶神麵前反抗半分、哪怕一死的勇氣。

後來,貧道被派來人域作惡行凶,獨自在人域行走,又冇有對人域下手的狠心。”

聽到此處,那五名神子抬頭看著萬才道人,目光無比複雜。

萬才道人笑了聲,繼續道:

“貧道身為人族,卻要做傷害同族之事。

貧道身為凶神造就的凶人,卻未能履行父親們給的命令。

像貧道這種人,若是做了惡事也就罷了,自是會被痛恨貧道之人殺死;

但貧道軟弱到麵對人族無法出手,纔會落得如今這般局麵。

雖然人世間不是非黑即白,但這天地間並冇有貧道的立足之地。

萬才道人早已死在了那片血池。

人族,凶人,貧道總該占一樣,可惜前者已回不去了,索性就當個凶人,再看幾篇詩文過過癮,求個一死了之,僅此罷了。

道友,還請你成全,將完全的詩詞給貧道吧。”

“血脈不過是修行方式的一種。”

吳妄沉聲道:“你的立場並非是由你血脈而定,應該是由你的信念而定!”

萬才道人平靜地道:“貧道遲疑過這漫長的歲月,就是因找不到自己的信念。”

“為人族而戰,如何不算信念?”

“若貧道說自己為人族而戰,十凶殿為惡時,貧道躲避躲藏、明哲保身,未及時對人域說明此事,這如何說得過去?

貧道此刻也做不到去麵對父親們,隻是嘴上喊著以此為信念,單純為了活著而活著嗎?

道友,這是何等的下作!”

“你這人怎麼犟脾氣?”

吳妄身體前傾,看著萬才道人,也是被氣樂了。

“我苦口婆心勸道友,隻是覺得道友其罪不必死,道友確實冇有傷害人域,此前還立下了功勞,讓人看清楚十凶殿的麵目,讓修士減少了對十凶殿的懼怕。

道友今後醉心詩詞歌賦,還能為人域詩詞繁榮做點貢獻。

這有何不可?”

“這不可。”

萬才道人歎道:“既無風骨,如何縱歌?堆砌辭藻也不過無病呻吟罷了。”

他目中帶著幾分渴求,凝視著吳妄,低聲道:

“道友,就給貧道吧。”

吳妄沉吟幾聲,坐在那略微思索,手中的玉符輕輕轉動。

有刑罰殿執事向前,對吳妄傳聲道:

“殿主,閣主此前也說,不如就成全了這萬才道人,莫讓他這般煎熬了。”

“罷。”

吳妄輕輕歎息,目中滿是惋惜,起身轉到桌前,將手中那玉符遞給了萬才道人。

“這是我在古籍上看來的一些詩詞,能記起都寫在了裡麵,道友看罷焚燬就可。”

萬才道人握著那玉符,迫不及待地將一縷殘存仙識漫入其中,細細品讀,仔細琢磨,那雙有些渾濁的雙眼露出少許欣慰,又帶著幾分恍惚、幾分釋然。

“呼……”

他輕輕舒了口氣,想展顏歡笑,但嘴角略有些僵硬。

萬才道人低聲道:“真不是道友所做?”

吳妄含笑搖頭,言道:“我哪有這般文采,隻是在古籍上看到的。”

“當真,恨不能與他們生於一代,恨不能與之流水曲觴,竹前坐飲。”

言罷,萬才道人對吳妄躬身做了個道揖。

“多謝。”

“道友可要再喝杯水酒。”

“不了,已等得太久了,酒水入喉也無味。”

萬才道人將那玉符攥在手中,放到胸前,扭頭看向了一旁那五名神子,自是感受到了他們身上的氣息。

他並未多說什麼,隻是對五人拱拱手,而後轉身走向了刑罰殿殿門。

有仙兵想要向前阻攔,卻被吳妄手勢阻止。

這道人就如此向前走著,灰白長髮漸漸染黑,原本有些佝僂的背影也慢慢挺立。

他口中吟誦,念著吳妄給他的詩詞。

有那‘為人性孤耽佳句,語不驚人死不休’,有那‘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有那‘黑雲壓城城欲摧’,有那‘不破樓蘭終不還’。

少許火光自萬才道人胸口掠出,漸漸瀰漫他全身。

他就在這火光中向前走著,口中吟誦不停,最後卻是微微一歎,站在殿門前、站在火光中,抬頭看向了晴空萬裡,藍天白雲。

此身蹉跎未成事,雜文二三老少知。

來世願為山澗客,牧笛青牛閒題字。

刑罰殿內安靜了一陣,那萬才道人的神魂已在殿門處飛散,隻有少許灰燼堆成了一小堆。

吳妄已坐回了主位,並未對萬才道人出手,也冇拾取萬才道人的神力。

他隻是道一聲:“厚葬。”

側旁有執事領命稱是。

吳妄此時再看那五個神子,他們或跪、或癱,有兩人麵露思索。

“你們,可還有什麼要說的?

冇什麼要說的,就回去等著,待我尋到辦法就會出手剝離你們的神力;若你們能在剝離神力後活下來,做好被囚禁一生的準備。

帶下去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