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少主的特製長褲

-

深夜時分,仁皇閣總閣吳妄的住處,林素輕在二樓靜室忙前忙後。

她將一口玉缸擺在靜室正中,啟用其上刻印的禁製;按剛纔來送藥的那名前輩叮囑,在玉缸內加了六成清泉水,又將各類靈藥碾碎、依次新增,維持禁製開啟,等待藥水恢複清澈。

“素輕”

沐大仙打著哈欠、小巧的身子靠在門框旁,納悶道:“咱這是要煮了出題噠嗎?”

“藥浴!這個是藥浴呀!”

林素輕取了一方手帕,擦了擦手上的藥液,解釋道:“少爺在修煉,回來之後要進行藥浴,輔助修行。”

東方沐沐有些不明所以:“藥浴不是體修們弄的嗎?出題噠腦子那麼好用,不走靈脩嗎?”

“這個……反正這些藥挺貴的,泡一泡肯定有好處。”

林素輕笑了聲:“少爺的想法,我們也不能多問呢。”

兩人說話間,忽聽有陌聲嗓音的呼喚自窗外傳來:

“素輕仙子,還請出來接下無妄殿主。”

隨之便是吳妄那虛弱到極點的嗓音:

“不用,我自己上去就行,勞煩兩位前輩護送這數十丈了。”

“殿主您可以嗎?”

“老夫扶您進去吧。”

“不用不用,我就是脫力了……”

林素輕眨眨眼,連忙跑向了樓梯口,恰好看到吳妄關了屋門、搖搖晃晃走了幾步,扶著一處椅背慢慢坐下。

“少爺你怎麼了!”

林素輕麵露急色,與沐大仙一同衝到吳妄身旁;她想去攙扶又不敢出手,隻能用法力將吳妄包裹住。

此刻的吳妄麵色雖紅潤,但渾身上下瀰漫著濃鬱的疲乏感,眼皮已在不斷打架。

吳妄喃喃道:“素輕,帶我去藥浴。”

“哎,”林素輕答應一聲,用法力托起吳妄趕去二樓靜室。

此刻她才注意到,吳妄身上的衣物已換成了仁皇閣仙兵最常見的盔甲。

到得二樓,吳妄徑直跳到了那玉缸中,將上身戰甲脫下扔到一旁,光著膀子癱坐在藥水中,打了個深沉的哈欠。

他連打坐的力氣都無了。

“冇事了素輕,讓我在這泡一晚。”

“少爺,您不把褲子脫了嗎?會不會難受的緊。”

吳妄勉強睜開眼,道:“你不出去我怎麼脫……”

林素輕臉蛋微紅,嗓音都有些輕顫,卻猶自說著:“您跟我還這般正經,這不是正常該侍奉的嘛。”

哇!

沐大仙用兩隻小胖手捂住臉,手指之間,那兩隻烏黑大眼無比明亮。

“呼嚕嚕”

玉缸中已是起了鼾聲。

吳妄頭一歪,坐在那疲倦地睡了過去;些許靈氣朝著他流動,身體自行吸納水中那些滋補的藥力。

林素輕眨了下眼,若有所思地站了一會,便提著沐大仙出了靜室。

她請沐大仙用仙力封住此地,又開啟了這幢小樓自帶的聚靈陣法,將靈氣儘數引到了吳妄所在的靜室。

吳妄睡了四個時辰,醒來後精神抖擻,那一缸清澈的藥湯已再次變得渾濁。

怕林素輕收拾起來麻煩,吳妄指尖點出一縷火焰,將其內藥渣廢水直接燃儘,卻不傷玉缸分毫,冇有半點水汽擴散。

這一手控火的功夫,自是得益於他那堪比真仙高手的神念。

脫下這濕漉漉的長褲,吳妄換了身舒適的衣物,站在窗台透了口氣,在法寶中拿出一瓶自北野帶出來的清水,仰頭灌了一口。

昨天,被修理的挺慘。

【完全啟用星神血脈的金龍變身無法維持太久,確實算是一個很大的弊端。】

以後跟強者對決,總不能一直計算著退場時間。

難不成,他還要放塊會‘滴滴’亂響的紅寶石在胸前?關鍵時刻提醒自己快要到時間了,要麼放大招拚一把,要麼就趕緊逃命?

戰鬥效果拉滿。

吳妄笑了聲,也是被自己腦補的畫麵逗得一樂。

劉閣主說得不錯,利用星神血脈淬體是正途,完全依賴星神神力變身不妥當。

前者是讓自己變強的捷徑,後者隻是自己拚命時的後手。

體修也是修行的一種。

靈脩是修本我之心,體修是修本我之身;其實所有修士都非完全單修一樣,所謂靈脩和體修都是互有偏倚。

隻是因靈脩更能與大道貼合,與自然相近,提升道境較為容易,鬥法有手長的優勢,因此成了人域的主流修行方式。

讓吳妄頗感遺憾的是,昨夜隻是捱揍和熬打力氣了,冇有接觸到凶神屍身。

起碼先給他驗驗貨嘛。

“少爺?”

林素輕在房門處探了個頭,小聲道:“身體好點了嗎?”

“昨天就是體力透支了,隻有讓身體徹底疲倦,才能找到突破上限的契機。”

吳妄收起水囊,板起臉來,冷冷一笑。

“咱們昨天的事還冇了。”

“那、那個,嘻嘻,這個!”

林素輕故作恍然狀,“啊,我還有事冇做完!”

“冰封。”

一個簡單的小祈星術,冰寒氣息瀰漫在小樓各處。

林素輕保持著提著裙襬、身體微微前傾的姿勢,被封在了方方正正的冰塊內。

吳妄還貼心地,在她胸前背後留了一指寬的縫隙。

雖然築基後的修士都有內周天,不會憋死,但還是要防她一手,免得以後她說自己不長了,全怪他冰封導致熱脹冷縮。

“嘖嘖,你跑啊,墳頭管理員。”

吳妄揹著手溜達了過來,前前後後、左左右右地打量著,又用手指比劃,在這裡刻幾個字,在那裡畫個王八……

藝術,源於童心。

吳妄正自得意,突然捕捉到了三樓沐大仙房間傳出的嘀咕:

“把人定住了就做這些呀?”

這個瞬間,某少主額頭掛滿黑線,看著麵前的冰塊,忽然間就有些索然無味。

彷彿塵世間的一切美好,都成了那乾淨的純白。

冇意思。

吳妄背起雙手,對著眼前冰塊吹了口氣,轉身朝樓下踱步而去。

冰塊消散。

林素輕目中滿是不忍,抬手想喊住吳妄,卻又隻能抿著嘴角,注視著他一步步離去的背影。

那個給少主下了怪病的先天神,心眼兒壞透了!

以後非要罵她一頓不可!

“沐沐!咱倆今天好好談談!”

林素輕板起臉來,提著裙襬衝向二樓,還讓東方沐沐撐起了一層結界。

少頃,閣樓前。

吳妄換上了一身亮色‘功夫服’,伴著鳥鳴微風,有模有樣的打起了太極拳。

提前適應老年生活,主動放棄年輕人生?

不,他在琢磨上輩子的修行理論,能不能在大荒走通。

打倒杏眼女神,奪回男人雄風!

……

與此同時,人域東北方向,某座繁華大城正中的大宅內。

籠罩該府邸的大陣無比潤滑,其內裝潢也稱得上富麗堂皇,一看就是大富大貴的人域豪門。

最引人矚目的是,此地女眷眾多,後院巡邏仙兵都是女子,鶯鶯燕燕、環肥燕瘦,讓人目不暇接。

一處宛若殿宇的暖閣中,季默季公子張開雙手,任由兩名美貌侍女忙前忙後,為他整理長衫的褶皺。

又有女侍衛在旁捧著玉符,念著剛得到的訊息。

“咋回事?”

本是有些無聊的季默,突然就來了精神。

“無妄兄現任仁皇閣刑罰殿代殿主?因破壞了窮奇侵入仁皇閣,立下了大功勞,並順勢將十凶殿奸細一掃而光?”

那女侍衛笑道:“公子,其內訊息是這般寫的。”

“這?哈哈哈哈!”

季默一陣歡樂,言道:“我就說,無妄兄無論走到哪都不會無名,好可惜,冇能跟著無妄兄去混點功勞。”

那女侍衛嗤的一笑,又道:“公子,那窮奇能鑽入道心縫隙之中,潛伏於修士心魔之下,您若是去了,保不準就冇那薛開龍什麼事了。”

“哎!此言差矣!”

季默板起臉來,正色道:

“我道心怎麼會有縫隙?平日裡就算被人冷嘲熱諷,本公子都是微微一笑,雖然喜好美色,但也隻是逛逛花樓。

若是那窮奇敢來刺探本公子,那本公子非要讓他知曉知曉,什麼是生靈大樂!”

周遭各位侍女麵紅耳赤,卻是接連開口:

“公子,您今天是要去相親的,這話可不能亂說了!”

“就是呀公子,您平日裡總是去花樓那般地界,我們自小伺候您到現在,也不見您動什麼心思,您還老是去外麵。”

“我們不要麵子的嗎?您知道城裡知道您風流之名的修士,都是怎麼說我們姐妹幾個的。”

“可難聽了。”

“這不是……咳!”

季默老臉一紅,一個轉身,從兩名侍女的魔爪中逃了出來,笑道:“那位姑娘什麼時候到啊?”

女侍衛道:“好像已在城中了,您還是先一步去約定之地等著吧。”

“嗯,”季默淡定地點點頭,走到一旁牆壁前,兩旁侍女拉開帷幔,露出了滿牆摺扇。

從仕女圖到山水畫卷,從露骨畫作到意境高遠的佳作,從極致色彩到簡約筆墨,此地摺扇可謂應有儘有,與每一套衣物的搭配都有講究。

季默取來一隻山水畫摺扇,搭配著這套青藍長衫、雪白內襟,迷倒了府內府外不知多少花季少女。

這次相親,祖母很是重視。

昨晚還特意召見他過去,叮囑他與人姑娘好生言說,萬不可失了禮數。

季默自是知曉的。

這是他自己選擇的路,就算相親不成,那也要給對方留下個好印象。

今日相親,他這邊跟隨的家長是二姨;二姨性情溫柔、言談舉止頗為得體,能給季默加分不少。

兩人並未帶隨從,漫步朝約好的酒樓趕去。

一路上,二姨都在誇那女子是如何天資聰穎,如何國色天香,其修道資質又是如何如何出眾。

因為已有十多次相親的經驗,季默將自己所聽到的話語,在心底打了個對摺,並加上一句:

對方家世不錯。

到得季家早早包下的酒樓,季默與他二姨剛進門,就聽身後傳來了幾聲吵鬨聲。

那宛若黃鸝輕啼的女聲道:

“爹我不要去見這個季默!我纔不要找道侶!那可是個風流浪子!”

又聽有個粗狂的男聲歎道:

“哎呀,瑤瑤,你怎麼能這麼說!

季公子已經浪子回頭,主動向季家主母懇請成家,此前更是在幾家花樓前當眾發誓,這次錯不了的。

你就當給爹一個麵子,見一麵不滿意咱就回去了!”

“我見過他啊,人皇宴上看到過了!”

哦?這位還是熟人?

季默微微一笑,甩開手中摺扇,撩了下身前一縷長髮,邁步走出酒樓,故意將自己最為滿意的側麵展露給了來人,口中吟道:

“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

願君多采擷,此物最相思。”

這是無妄兄上次勸說萬才道人時所做的詩詞,他記下了……

於是,半個月後。

……

無妄殿主的閣樓前,溫暖的陽光中。

吳妄癱在躺椅上,渾身上下軟綿無力,像是被抽乾了所有力氣。

最近半個月,他隔天就要去找劉閣主對練。

每次對練主要分為兩個階段先授課,再捱打。

這位劉閣主也算是人域當代前十、甚至前五的大高手,被斬殺的那頭凶神,就是劉閣主與幾位超凡合力的戰果。

且,劉閣主已經有不少弟子,這些弟子中,修成超凡的都有四五位,實力絕不容小覷。

這般高手指點自己,吳妄自是要把握機會。

玩歸玩,鬨歸鬨,修行可開不得玩笑。

這才半個月,吳妄已經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力量上限、對力量的掌控力,都已經有了小幅度提升。

另,抗打擊能力大幅躍升,並且熟練掌握了瞬間調運法力護持被擊打之處的技巧。

當然,對這位劉老師,吳妄也有著少許不滿。

劉閣主讓他忘掉北野戰技,從最基礎的拳腳開始練起,多少有瞧不起北野戰技的意思。

自家親爹、熊抱族熊悍,若是擁有跟劉閣主相同的力道,兩者互拚可不一定誰輸誰贏。

哼哼。

“少爺!”

林素輕哼著小調從屋內跳了出來,手裡還端著一件衣物,“你看!”

“什麼……”

吳妄有氣無力地回了句,見林素輕已將那衣物抖開,一條棕色長褲出現在眼前。

少主大人麵薄,下意識掃了眼周圍。

“收起來,讓人看見多不好意思。”

“哦,”林素輕將長褲抱在身前,獻寶一般湊上來,“您摸摸這個料子。”

“料子怎麼了?”

吳妄有些不解,入手卻覺得這不料軟綿輕柔,又似乎冇有太多重量。

林素輕得意地介紹著:

“這是用千年凶獸食蜃蠶的蠶絲編製而成的布料,不懼火,可隨心拉伸,還可抵擋靈識和仙識探查。

最大的好處,還是它入水之後不會有黏連感,您每次回來藥浴都穿著褲子,我看著都有些難受,以後換上這個就好了。”

吳妄眼前一亮,打起精神將褲子接了過來,在手裡反覆揉搓。

“給我來幾十條備用。”

林素輕腳下一滑,震聲道:“這材料很難找的!人家花了不少才換到一點!冇有幾十條!最多隻有幾條!”

“咱們又冇錢了?”

“自是有的,但也要省著花呀,幾十條一樣褲子不是浪費嘛。”

吳妄道:“幾十條褲子怎麼了?人季兄儲物法寶裡麵還有幾萬條仙裙呢!”

“咦,好噁心。”

“怎麼就噁心了?你要尊重人家的喜好!長袍跟裙子,基本構造不都一樣嗎?”

吳妄將褲子蓋在身上,幾句話就像是用儘了所有力氣,軟綿無力地道一句:

“我稍後讓仁皇閣弄些蠶絲就是。

素輕去給我做些餐飯,我現在不吃飯,力氣都補不回來了。”

林素輕答應一聲,剛要問菜譜怎麼定;可她話還冇開口,閣樓前方竟同時飛來數名仙兵,紮堆落在小樓十丈外,齊齊低頭抱拳行禮。

“拜見無妄殿主!”

吳妄坐起身來,正色道:“何事?”

這四名仙兵對視一眼,一人立刻道:

“殿主,天衍玄女宗來信,天衍聖女泠仙子想來仁皇閣總閣為殿主賀喜,不知殿主是否有時間一見。”

吳妄道:“當然有時間,讓仙凡殿那邊辦手續就是,還請不要為難泠仙子。”

“是!”

又有仙兵道:“副閣主派屬下來問,那萬才道人該如何處置,其他五名神子今日都已轉到了刑罰殿中。”

吳妄微微點頭,言道:“此事我稍後便去處置,可有什麼急事?”

“有的殿主,”一名仙兵小聲道,“季家公子季默剛剛到了總閣,此時正在會客殿中等候,他說有十萬火急之事來找您商量。”

“不見,下一個。”

不!

那仙兵著實愣了下,但他剛要退走,就被一旁仙兵抬手拉住胳膊。

最後的仙兵拱手將一枚傳信玉符遞上,林素輕向前接過,呈到了吳妄麵前。

“殿主,這是季家家主給您的傳信,也是說十萬火急。”

喲?季兄相親果然出問題了?

吳妄頓時……不困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