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無妄子的‘遊戲’

-

吳妄萬萬冇想到,自己來仁皇閣做的第一件大事……

竟然都不用他親自出手!

查探人神魂的祈星術也算高階祈星術法,是北野非大主祭不傳的秘法;

吳妄當年查探王麟時神念遠不如今日,還會感覺有些疲累。

此事,倒也不能怪窮奇太狂。

人域修行法修自身,有個比較棘手的問題‘心魔’。

窮奇自身神通以心魔為食,利用修士道心間隙、侵占修士道心,從而操控此修士,人域高手就是缺了‘窺心’的手段。

早年窮奇曾在人域引發大混亂,後來被伏羲氏追殺了數千年,此後便不敢在人域亂搞事,需要凶神現身時隻是走個過場。

而今迫於天宮壓力,窮奇重操舊業,竟是流年不利,遇到了一個會玩球的北野少主。

吳妄能借星神神力檢視旁人神魂,偏偏就成了窮奇這般神通的剋星。

並非窮奇神通有缺陷,實在是星神作為天宮一方的大佬,身為她‘忠實侍奉者’的吳妄,屁股坐在了人域這邊。

且星神對吳妄冇有半點約束力。

窮奇本是異獸,被天宮冊封成了凶神,自身神位等階自是被‘獨占北野’的星神完全壓製。

識破窮奇的手段,也僅僅隻是吳妄這場謀算的充分且必要條件。

這場謀算的第一步,吳妄已經走出去了。

暗中釋出了那三條小道訊息。

暖閣中,閣主大人目光灼灼地看著吳妄,笑道:“無妄啊,咱們接下來該如何做?”

“後麵的步驟有些繁瑣,整體佈局最少也要半年。

不過,暫時也不用急,先盯緊薛開龍,彆讓窮奇有機會禍害旁人。”

吳妄盤坐在軟榻上,沉吟幾聲,又道:

“要讓窮奇察覺不出事情有異,需要閣主你多配合,我還要繼續跟薛開龍演對手戲。”

劉百仞歎道:“要不戲弄戲弄他就算了,與凶神暗中較勁,總覺得風險太大了些。”

“凶神又如何?不都是生靈嗎?”

吳妄笑道:“窮奇可窺人心,我的秘法隻能看人神魂是否有異,十凶殿派來的奸細,不一定就是神魂有異。”

“你的意思是……”

“主要是想借窮奇之手,找出那部分神魂無異但投靠了十凶殿的奸細。”

劉百仞麵露思索,此刻也是緩緩點頭。

“你若是有把握,本座自是全力配合。”

“有閣主支援,幾成把握還是有的。”

吳妄叮囑道:

“當然,為了防止窮奇胡亂充數,神魂無異樣之人要反覆審問調查。咱們隻是利用凶神,可不要真的信了凶神。”

劉百仞道:“你自身安危也要注意些。”

“閣主隨時做好出手的準備就是,”吳妄道,“我也會與他儘量保持距離……除此之外,還要給那薛開龍提供合理的出手機會。”

劉百仞麵露不解:“合理的出手機會?這又怎麼說?”

吳妄提醒道:“薛開龍的那麵銅鏡。”

“明白了!”

劉百仞挑了挑眉角,笑道:“不過此事此時隻能你我知曉,本座找個弟子暗示一下下麵之人,讓他們關注下薛開龍。”

吳妄笑道:

“閣主你不經意間提點一下就是,不要表現出太過重視。

人域將門這麼多,仁皇閣閣主可就一位,閣主你也算人域權臣。

您太過關注薛開龍,本身就會露出破綻。”

劉百仞瞪眼罵道:“怎麼被你一說,本座像什麼奸臣佞臣了?”

“您非要這麼理解,那我也不辯駁什麼。”

“嗨!找打是不是!”

“哈哈哈!我先告退了!”

劉百仞作勢要打,吳妄身形靈巧的跳去一旁。

“你接下來具體要做什麼?”劉閣主有些不放心地問著。

“修行,”吳妄頭也不回地擺擺手,“現在還不到我出手的時機,等一兩個月吧。”

劉百仞有些欲言又止,見吳妄雙眼中滿是亮光,也就冇多說什麼。

罷了,讓年輕人闖去吧。

自己這個半老的閣主,暗中護好人皇陛下的乾孫子就是了。

又過了幾日。

正在仁皇閣總閣外圍巡邏的薛開龍,被一位執事帶去了刑罰殿;

刑罰殿中聚了上百名仁皇閣仙人,其中有兩名已被吳妄鎖定的神魂有異之人。

這次,刑罰殿中的主位空空蕩蕩,吳妄並未露麵。

一名執事道:“開龍,可否借你那明心見性鏡一觀?”

薛開龍故意露出幾分為難的神色,示意這位開口的內務執事與他去殿外一談。

他冇有隱瞞,直接說出那鏡子不過是普通銅鏡,他那日是詐那兩人的。

薛開龍道:“大人,心裡若是有鬼之人,其表情、神態總會有些微不同,將他們放在不斷變幻的環境中,很容易尋到他們道心的破綻。”

這執事端著銅鏡看了半天,目中滿是讚歎,上下打量著薛開龍。

“不愧是將門之後,開龍你竟有如此聰明才智!”

薛開龍含蓄地一笑,低聲道:“隻是父親與長輩常常教導。”

“善,”這位執事緩緩點頭,笑道:“那我就擅自做個主,你且去試試看能否找出此地的奸細。”

薛開龍笑道:“屬下定不會讓大人失望,可否請幾位高手過來,用威壓震震他們?如此更好讓他們露出馬腳。”

這執事緩緩點頭,道:“我去想想辦法。”

言罷,這位中年男人匆匆離去,薛開龍卻是已將目光落在那兩名神魂有異之人。

‘要不要再對其他人動手?讓他們露出破綻?’

西北域的洞府中,保持人形的窮奇如此捉摸著,隨之就微微搖頭。

十神殿的這些內應本就冇什麼大用;

整個十神殿如今看來也是當年錯誤的決斷,浪費了他們不少神力不說,也冇什麼卓越的建樹。

此時需要的,是一個能接觸到人域高層的新秀。

若是薛開龍能成為跳板,讓自己接觸到一些道心出現問題的‘老人’,那價值……

不可估量。

洞府中,窮奇的嘴角扯出少許微笑。

仁皇閣刑罰殿中,薛開龍靜靜地站在一旁,其腰桿挺直、昂首挺胸,自有非凡自信,又有一腔正義。

片刻後;

那執事請來了數位天仙境巔峰的老者,又按薛開龍的建議,散發出自身威嚴。

隨後,薛開龍又開始挨個問東問西,盤問起了每個人的家中之事,甚至從他們出生開始問起,似乎在尋找著什麼線索。

其實隻是逢場作戲罷了。

兩個時辰後,薛開龍覺得‘鋪墊’已差不多了,又故技重施,將那銅鏡拿出來,暗中給那兩名十凶殿之人打入了黑氣,不著痕跡地破壞其道心。

識破奸細第二戰·大成功!

那執事完全不知實情,此刻注視著薛開龍,就像是看一件珍寶般。

“你且隨我來,我引見你去拜見幾位大人,看他們是否能讓你主持此事。”

薛開龍忙道:“都是大人在旁指點,屬下不敢貪功。”

“哎!咱們仁皇閣不興虛的這套,”這執事笑道,“你是將門之後,而今又接連抓出十凶殿奸細,如何不能得仁皇閣培養?

走,咱們路上說。”

薛開龍笑道:“稍後還想請大人吃餐便飯。”

“這就算了,我也隻是覺得你有這份才能。”

這名執事擺擺手,帶著薛開龍去了一處大殿。

那窮奇暗中感應了一陣,卻是冇尋到這名執事道心有什麼縫隙,暗道幾聲可惜。

這麼正直的傢夥,當真想弄成自己的新玩具。

再三日後。

刑罰殿中聚集了數百名仙人,薛開龍盤問一天一夜,最終鎖定三名奸細。

仁皇閣上下一片嘩然,薛開龍聲名鵲起,人送外號‘捉姦小公子’。

在窮奇看來,事情的發展頗為順利,也是十分合理。

他表現出能識破奸細的才能,仁皇閣自是要對他逐漸重視;

但仁皇閣也不可能一下給他高位,定會以等階和職位為餌,讓他繼續出力。

窮奇也在觀察仁皇閣內的實力派係,方便薛開龍加入其中一脈……

半個月後,仙凡殿一紙任命,薛開龍正式進階為三階乾事,可在仁皇閣總閣外圍任意行走,仁皇閣為他配備了二十餘人組成的‘拔奸小分隊’。

薛開龍如魚得水,每日帶人四處巡邏;

又絞儘腦汁想著‘偶遇奸細’的方式,讓自己行為看起來冇有任何異常。

若不是吳妄早早識破了窮奇的手段,此時任誰看薛開龍,都是一位聰明睿智、前途可期的人域新星。

僅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憑藉不斷髮現奸細積累功勞,薛開龍正式成為了仁皇閣四階內務執事!

吳妄,終於出手了。

他出手的節點十分完美,卡在了窮奇正要產生【此事也頗為無趣】的念頭之前。

這天,薛開龍正在帶人巡邏,突然有大批仙兵衝來將他們包圍,並將他們一同帶去了刑罰殿。

刑罰殿中,數位仁皇閣執事麵色冷厲,盤問著薛開龍的這群手下,給薛開龍的理由,就是懷疑他們之中藏有奸細。

薛開龍當時臉都黑了,那窮奇也在洞府中破口大罵。

盤問持續了幾個時辰,自然是冇有任何結果。

此事非但冇有對薛開龍造成實質性的影響,更像是激發了薛開龍的鬥誌。

接下來的半個月,薛開龍連立大功,更是因為自身風頭太勁,惹來了十凶殿謀劃的一次偷襲,性命差點就搭進去了。

仁皇閣的嘉獎再次到來,薛開龍距離升為五階執事隻差半步!

這日,薛開龍與自己的幾名手下正在喝酒,忽聽仁皇閣各處響起了雄渾的嗓音:

“仁皇閣全閣通報!仁皇閣全閣通報!督察使無妄子大破十凶殿陰謀,於對外行動中大破十凶殿,拔除內奸數十!

無妄子進為六階督察將軍,領仁皇閣特殊供奉!”

啪!

薛開龍手中酒杯炸碎,幾名手下也是麵露不爽。

他們道:

“大人,那無妄子當真可惡!”

“黑幕!這裡麵絕對有黑幕的!無妄子憑什麼就升六階了!”

“大家慎言!”

“咳,”薛開龍清了清嗓子,笑道:“大家不要說這些話,都是為仁皇閣做事,都是為人域做事,無妄子大人自有他獨到之處。”

“大人,咱們繼續加把勁,不能輸給無妄子!”

“不錯,您的才乾我們看在眼裡,都是知道的。”

薛開龍輕輕一歎,卻是繼續打起精神,與幾位手下推杯換盞。

又幾日,薛開龍帶著幾名剛抓到的奸細趕去刑罰殿,與吳妄迎麵‘偶遇’。

兩人目光碰撞,好似電閃雷鳴。

隨之,他們各自露出幾分微笑,目光挪向側旁,碰麵之後隻是簡單拱手打了個招呼,並未寒暄,錯身而過。

這次碰麵,成了一場競賽的開始。

仁皇閣上上下下的目光,已是放到了這兩個人身上。

那薛開龍晝夜不休,也不修行了,就帶著人在仁皇閣總閣內外不斷巡邏,看到可疑之人就直接盤問。

吳妄時常離開總閣,去幾大分閣不斷轉圈,每次出去必有收穫。

被他們兩人抓出來的奸細越來越多,且無一錯漏,無一冤案。

更有好事者在仙凡殿之外開了個‘拔奸榜’,其上兩個姓名一枝獨秀。

薛開龍,已然殺瘋!

……

大荒東南域,某處隱蔽的洞府內,數道黑影與幾隻玉符聚在一起,那幾枚玉符正閃爍著光亮,時不時有幾聲歎息傳出。

“諸位,我十神殿自起勢以來,從未有過如此大的損失。”

“有父親們給的神力,我們可以成批地培養仙人,甚至成批地培養真仙。”

“但那些打入仁皇閣和四海閣內部的內應……甚至三千年前打入其中的釘子,近來都被拔除掉了。”

“天要亡我們不成?”

“那個混賬薛開龍!老夫有朝一日非要滅了他們薛家!”

“他如何識破咱們派去之人的偽裝?”

“據說,是有一麵銅鏡。”

“大長老,我們還要派出新的內應……”

“派什麼?去給那個薛開龍和無妄子加功勞嗎?讓已經派去的能退就退,儲存實力最重要,我們這次……是遇到剋星了。”

“唉。”

“那天殺的薛開龍,我們該如何對父親們交代?”

眾長老各自長籲短歎,那幾枚玉符似乎都帶上了少許煩憂。

……

與此同時。

人域中部仁皇閣總閣,閣主大人的暖閣中正是熱氣升騰。

吳妄和劉百仞守在一處鐵鍋旁,撈著裡麵那滾燙的各類珍稀食材,端著油碟吃了個滿頭大汗。

劉百仞嘀咕道:“這窮奇也不見得多聰明啊。”

“這是一種成熟的套路,與被套上之人聰明不聰明沒關係,”吳妄笑道,“重要的,是看這個人寂寞不寂寞。”

劉百仞納悶道:“哦?怎麼講?”

吳妄端起酒杯與劉百仞碰了碰,笑道:

“咱們開始散出去的那些小道訊息,其實就是營造一種氛圍,一種‘你抓姦細就能提升等階’的氛圍。

這就是該套路的基礎升級的快感。”

“升級的快感?”

吳妄道:“不錯,如果將這場算計比做一場遊戲,咱倆是遊戲的設計者,那窮奇就是遊戲的體驗者,我們要給體驗者一個目標,一個最基本的快感來源,讓他有期待感。

這就是積累功勞晉升階位的主要意義。”

“然後?”

“單一的路數很容易讓體驗者厭倦。”

吳妄笑道:

“這個過程中,適當的增加一些難度,更容易讓體驗者有真實感。

我暗中托人對付薛開龍,找人盤問薛開龍的手下,就是故意出手打壓,給他製造難度。

薛開龍隻是窮奇的傀儡,我們要刺激的,是窮奇的鬥誌。”

劉百仞眼前一亮,笑道:“那傢夥真就上鉤了。”

這位閣主又沉吟幾聲,將一塊靈獸肉嚥下去,又問:“那你近來又親自下場跟他比較,還讓人做了個什麼拔奸榜,也是為了打壓他?”

吳妄手指敲打著桌麵,緩聲道:

“這是套路的精華部分。

一個榜單,看似簡單,隻是將已有的數字整理好,公式給旁人,卻能帶給在榜之人極大的滿足感和成就感,且會讓他去維護自己的地位,投入更多的精力、物力。

而我不斷跟他比較,一個是讓他在當前地位上有危機感,二是讓他感覺自己並非在一個人戲耍。

這就是托的重要性。”

劉百仞:……

“本座此前一直覺得凶神狡猾多端,現在卻發現,他們還是單純了。”

“哈哈哈,”吳妄搖搖頭,“隻是這般套路他們冇體會過罷了,也算是我取了巧,而且這些東西並非是我所創造。”

“哦?那是?”

“在人域典籍中偶然看到的一張殘篇,”吳妄含糊不清地解釋了句,“年代已無從考究,好像是叫冊花道人,姓芶還是什麼。”

“那接下來怎麼收場?”

吳妄笑道:“自是要一場慶典,當眾奚落那窮奇一番,且將薛開龍的性命與名譽護下來,畢竟是薛家公子,不宜讓他受損。”

“這怕是有些難,窮奇應當已經蠶食了他的神魂。”

“就算隻剩下軀殼,也要給他護住……之前的這些事,都用留影寶珠記下來了嗎?”

“記下了。”

吳妄思索一陣,目中精光閃過。

“劉閣主,多請幾位高手,做個詳細的裁剪。

既然已走到了這一步,讓窮奇丟人已是小事,不如試試看,能否離間十凶神與十凶殿!”

“好!乾!”-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