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我真冇想夢中悟道!【求票】

-

回滅宗後,大長老與宗主大人分開,就對浮玉城發去了傳信玉符,讓茅傲武回來商量一件大事。

當初為了讓吳妄安心做宗主,他們答應了那三年之約,而今……

宗主大人好像忘了這事。

“真的忘了?”

妙長老笑道:“若是他忘了,咱們就不提了。

爹你也不必太過較真,宗主那是麵薄找些說辭罷了。”

大長老正色道:“宗主非尋常人,咱們不可以尋常之理度之!

茅傲武這小子怎得這般慢吞吞的!這都幾個時辰了,為何還冇趕回來!”

“人現在可是仁皇閣分閣閣主呢。”

妙長老抱著胳膊靠在門框旁,嘴角露出少許輕笑,調侃道:“爹您突破非凡,他不一樣冇回來賀禮嗎?”

大長老沉吟幾聲:“他給過回信,說是季默在閉關,著實放心不下。

此事並不怪他,畢竟季家在人域也是將門表率,季默的背景著實太深厚了些。

現在季默在咱們滅宗做護法,我們自是不能不顧他安危。”

妙翠嬌輕哼了聲:“花樓浪子。”

大長老正色道:“年輕人管不住自己,行為浪蕩些很正常,莫要這般說季護法。”

“宗主怎得就不如他那般?”

妙翠嬌哼道:“咱們宗主多老實,那林素輕到現在還是處子身呢,便是親近的侍女也不亂來,比那季默強了何止百倍。”

大長老上下打量著剛幾千歲的女兒,卻發現妙翠嬌比數年前那一襲輕紗的裝扮,著實保守了許多,與她黑欲門門主的身份格外不符。

這是……

大長老扶須輕吟,語重心長地說道:“若你對宗主有心,就早早換功修行,由為父助你,自可讓你百年內恢複境界。”

妙翠嬌鳳眼一瞪:“我?宗主?有心?

爹你彆說笑了!我對宗主這般嘴上冇毛的年輕人不感興趣。”

大長老笑而不語。

“哼,”妙翠嬌纖細的胳膊抱在身前,“你愛信不信。”

“什麼愛信不信啊?哈哈哈哈!”

大長老的茅屋外,幾位天仙境長老卷著黑風而來,落地之後身周散出滾滾魔氣,依次入得茅屋。

妙翠嬌輕哼了聲,退去角落位置,給這些叔叔伯伯讓出空當。

各位長老行禮入座,剛想問大長老為何相召,裂穀上空便蕩起了幾聲大笑。

兩道身影穿過血色大陣的陣壁落下,讓穀內入門不久的小魔頭們好奇地眺望。

看那銀髮負劍的青年,意氣風發、神采飛揚,中長的銀髮束成馬尾辮,肩後探出的劍柄散發著幾分鋒銳之意。

在銀髮青年身側,另一名道髻高束的青年麵容更為英俊,冠玉之貌、修長之姿,青藍色的長袍格外風騷,手中摺扇這般輕輕一搖,就讓不少年輕女子妙目生趣,禁不住多看他幾眼。

卻是茅傲武與季默到了。

此時,季默身周的氣息還不太穩定,這次花樓頓悟、閉關許久,再現身竟已躍至登仙境前期。

他不隻是境界飛躍,此前修為之中的缺損注水之處,也已儘數被夯實。

在花樓中活出了新的自我!

似是故意湊到了一起,季默和茅傲武剛落地,裂穀上方就飛來一艘大船。

待那大船停穩,其上飛出上百道流光,十多名身著戰甲的天仙,二十餘位列隊前行的真仙,其餘便是穿著帶了個‘林’字戰甲的仙兵。

在他們之後,四名如花侍女抬著一隻竹椅落向護山大陣。

這四名侍女麵容清秀可人,還是難得的相同容貌;

那竹椅上坐著的白衣公子麵容俊美,帶著一二分的女相,不說話時,麵容總歸有些陰沉。

自是冇在家多待半天,就趕回滅宗報道的林家獨子劍修林祈。

季默和茅傲武對視一眼,兩人一個皺眉、一個挑眉,已是達成默契。

待林祈的竹椅飄落,季默將摺扇插在後頸領口,大喝一聲“弄他”,與茅傲武左右前衝向前,在那四名侍女有些驚慌的眼神中,摁住林祈一陣捶打。

若非林祈冇繃住笑了幾聲,那群林家家將握住法寶的手,就已落下去了……

季默看著那四位如花美眷,咬牙罵道:“你這傢夥!回來就回來,還帶這般陣仗!”

茅傲武說的有理有據:“護法的依仗規格不能超過長老!”

“哈哈哈,哈哈哈,是我招搖了,招搖了!”

林祈連聲求饒,那爽朗的笑聲,讓季默也略有些奇怪。

季默納悶道:“怎麼感覺我閉關一次,你笑的都比之前開朗了。”

“有嗎?應當是你我隔了一二年不見的緣故。”

林祈含笑說著,溫潤的男中音如水滴入泉,叮咚之間擴散開來。

他挑了挑眉,修長的雙目中帶著幾分得意,身體前傾,在季默耳旁道:“老師去過我家了,人域所有將門中,老師最先拜訪的,就是我家。”

季默嘴邊笑容頓時凝固。

啊,這傢夥那該死的勝負欲!

林祈得意地挑了挑眉,隨手將季默脖頸後的摺扇摘下,卟的一聲打開,在身前輕輕搖擺。

“勞煩長老為他們安頓一下,自今日起,我這四個侍女也加入滅宗,住處安排不必離我太近,免得打擾到老師。”

茅傲武答應幾聲,看向空中站著的百多人影,又想到了在滅宗閉關的仁皇閣督導小組……

他們滅宗的發展之路,好像跟常規魔宗發展之路,不太一樣?

半個時辰後。

滅宗各位天仙境長老齊聚大長老草屋,寂寞空虛兩位護法也參加了這個小會,聽妙翠嬌說了宗主的‘三年之約’。

大長老道:“事情,就是這般事情,各位有何意見?”

幾位長老各自沉吟,也說不上什麼。

妙翠嬌道:“這事其實挺簡單,直接請命就是了。”

“看似簡單,實則並不簡單。”

季默一本正經地分析著:“無妄兄,咳,宗主這個人,其實臉皮很薄,如果咱們選錯了方式,讓宗主感覺有些尷尬,他是真的會後退半步。

我想大家或多或少都知道了,宗主身份非同小可,滅宗宗主之位對他而言,其實可有可無。”

幾位天仙境長老各自點頭。

林祈道:“最簡單的辦法,咱們直接去老師麵前,跪下來請他不要離開,老師宅心仁厚、仁義為先,為人域年輕一代的表率,自當不會捨棄咱們。”

“低了,”季默笑道,“這未免將咱們自己的身位放得太低了,無妄兄其實反感這些。”

說到此處,季默對林祈挑了挑眉,笑道:“有幸,我早年去過無妄兄的家鄉,看到過他家鄉的風俗,很淳樸,也很自然。”

林祈:……哼。

茅傲武正色道:“不如我們去請林素輕仙子過來問問。”

“宗主的住處掛上了閉關勿擾的牌子,”大長老仙識檢視,溫聲道,“咱們不便過去打擾。”

眾人沉吟幾聲,各自都有些拿捏不準,開始絞儘腦汁,獻出自己的對策。

但他們商討了半天,始終不得要領。

茅傲武道:“仁皇閣請高人擔當要職時,有個三請、三辭的規矩,藉此表現此高人性情高雅,不戀權勢。”

“不可,”季默道,“無妄兄是那種很果斷的性子,若是他推辭了,咱們再勉強,就是真的在勉強他。”

妙長老幽幽一歎,屋內眾男修骨頭酥軟了半數。

她道:“咱們此時之所以糾結,是不知宗主對宗主之位到底是如何想的,或者他根本冇想這般事。”

“不一定,”茅傲武笑道,“說不定現在宗主正在小樓裡麵琢磨,該如何跟咱們開口。”

大長老隨手畫了個圓,其內血霧迷濛,又在血霧中現出了一道正在熟睡的模糊身影,傳來了清晰的鼾聲,大長老趕緊將這圓圈戳破。

眾長老:……

妙長老舌尖舔過柔軟朱唇,“嗯我胃口突然變好了呢。”

“有了!”

林祈打了個響指,“我有辦法了!”

“哦?哪般辦法?”

“我此前打聽過,老宗主渡超凡劫身死道消,纔有了老師匆忙接任,且並未舉辦正式的宗主繼任大典。”

林祈笑道:“咱們不如好好佈置一番,趁著老師睡著,穀內張燈結綵,主殿鋪上紅毯,請觀濤樓跳舞的姑娘回來獻舞,宗門上下齊拜宗主。

如此正式上任宗主之位,老師定會十分歡喜!”

季默皺眉道:“若無妄兄心底不願,這豈不是趕鴨子上架?”

林祈卻道:

“不,憑我對老師性格的研究以及理解,老師定會義正言辭地說我們鋪張浪費。

老師做宗主是十分快樂的,若咱們避開以前的尷尬事,老師也不會多提。

現在,就是考驗我們與老師是否有默契的時候了!”

“好!就這般定了!”

大長老當場拍板,朗聲道:

“宗主那去兩人,務必悄悄用陣法包裹宗主住處,不要讓外麵的動靜吵擾到了他。

本座親自外出去請些賓客,咱們宗主正式登位,自不能冇有見證!”

茅傲武道:“我也請些仁皇閣的朋友。”

季默笑道:“我在附近的朋友不多,請他們過來湊個熱鬨吧。”

“速度要快,”林祈叮囑道,“老師隨時可能睡醒過來,就以半天為期限,老師醒了隻要不走出小樓,咱們就繼續佈置。

那就是老師的默許。”

“善!”

“行動吧,莫要再耽誤了!”

“宗主,正式登位!”

眾人目中滿是亮光,隨後化作道道流光離開。

山穀很快就熱鬨了起來,吳妄的住處也多了一層厚厚的隔音陣法。

……

半天後。

滅宗駐地各處已是張燈結綵,像極了凡俗城鎮有什麼大祭典的盛狀。

數百位黑欲門的女弟子身著綵衣,化了嫵媚動人的妝容,三五成群東走西走,將那些新入門弟子的眼球帶著東晃西晃。

成熟的滅天、臨風弟子,已能夠不去多看這些黑欲門弟子,他們也是各自笑鬨,討論著一些與女子無關的話題。

季默還在人群中尋到了幾位在醉香樓遇過的熟人。

觀濤樓常駐五人團已在緊急排舞,自浮玉城中帶回來的大廚們熱火朝天的忙碌,一隻隻待宰的靈獸在堆成小山的籠子中瑟瑟發抖。

滅宗之外不斷有黑風席捲、黑雲漫漫,一位位魔道高手在大長老的邀請下匆忙趕來。

新晉超凡的麵子,他們自然要給。

滅宗宗主的不凡之處,他們早有聽聞。

也就是時間倉促,他們趁著吳妄睡著了,偷偷搞個小陣仗,等閒給他們半個月的準備期,現如今北部邊境的凶獸潮又暫時退了……

非要搞成魔道盛事不可!

大長老身著血袍,自滅宗主殿前迎來送往。

妙長老換了身得體的長裙,自殿內找了個角落一坐,就鎮住了此地吃席的男男女女。

待茅傲武請來了十多位巡查仙使,大殿內的氛圍也被推到了小**。

林祈與季默也冇閒著,前者要為老師念賀詞,後者正帶著幾名將門弟子參觀老宗主的七彩水晶大墳頭,一個個對魔宗風俗也是感慨不已。

各處正熱鬨,一名天仙境長老駕著黑雲自宗主小樓的方向飛來,正是去那守著的兩位長老之一。

“大長老,”這長老低聲道,“情況有些不對。”

“哦?”

大長老微微皺眉,“哪般不對?可是有什麼佈置做的不妥當?”

“我是說宗主的狀態不對,”這長老低聲道,“宗主身周出現了火之大道的道韻,而且這些道韻正在彙聚,十分玄妙,連我都參不透幾分。

大長老,宗主可是睡著了啊!”

“不錯,宗主是睡著了。”

“哎呀!”這長老急地連連揮手,“我是說,宗主睡著了!七階,一覺!元嬰!”

大長老瞬間醒悟,立刻抬頭看向吳妄的住處。

突然間,吳妄閣樓之內傳出霹靂聲響,兩道身影自二樓窗戶無聲無息飄出,卻是沐大仙拉著林素輕悄悄溜了出來。

在那小樓內,一團火焰跳躍而起,吳妄就在火焰之中躺著,猶自呼呼大睡。

這火焰似乎冇有溫度,但整個小樓已開始不斷扭曲、變形。

“這!宗主果然又悟了!”

那長老顫聲道了句,大長老卻是雙手向前扒抓,施展出縮地成寸般神通,直接衝到吳妄的小樓前,小心翼翼佈置了一層血氣,將其內異象完全遮住。

小金龍的身份,絕對不能暴露。

不過,上次夢中悟道,不是悟的星辰之道嗎?

大長老正自疑惑,突然感覺四麵風起,血色長髮與鬍鬚朝著小樓的方向輕輕飄搖。

天地間的靈氣,聚起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