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北野小影帝【求票】

-

‘唉,盲目崇拜要不得啊。’

自高空迅速穿梭的飛梭中,吳妄由心發出這般感慨,看向周遭那一個個雙眼冒光的仁皇閣高手,實在不知該如何解釋。

片刻前。

方圓千裡十多處區域下起了凶獸雨,落地的凶獸立刻朝南奔馳,遇林推林,遇水淌水,直逼後方幾大城鎮。

吳妄一聲令下,他們這艘藏在湖水裡的飛梭立刻衝到空中。

一道道玉符不斷穿梭,幾位天仙高手將仙識遠遠散出去,不斷彙報外麵的情形。

然後,仁皇閣幾位高手就開始了……

“是鳴蛇!真的是鳴蛇出手!”

“無妄宗主這是如何推斷出的鳴蛇?”

“不愧是閣主器重的年輕人!”

吳妄此時還冇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猶自心底暗笑。

剛纔不是說過了,其他九凶神都在彆地方與人域高手對峙;既冇有凶神位置變動的訊息傳來,鳴蛇又擅挪移之法,出手的可能性自然是最大。

吳妄正色道:“莫說這個,那邊戰事如何?”

大長老在旁拱手回答:

“鳴蛇剛剛施展了乾坤神通,此時已被林將軍他們逼退。

那邊對戰頗為激烈,仙識隻能遠遠觀察,大道碰撞上,林怒豪將軍落在了下風,但己方人多,依然占據優勢。”

吳妄微微點頭,言道:“通知另外兩隊,按玉符內所寫步驟進行,盯緊那些體型巨大的凶獸,這最方便藏人,儘快找出那些小蟲子的下落。”

“是!”

眾高手仙識來回穿梭,將十多處南下的凶獸群完全覆蓋。

北部長牆破損之地,鳴蛇且戰且退,林怒豪等人聯手,勉強戰平這凶神,更多高手已在來援的路上。

北麵,急不可耐的凶獸潮怒吼咆哮,立刻朝長牆被撞開的缺口湧去。

當即有人域超凡高手施展神通,招來漫天大水,自長牆缺口朝著北麵倒灌;

又有數位天仙高手聯手催動五行術法,將大水化作冰川,暫時將缺口堵上。

人域應對凶獸潮,已是駕輕就熟。

剩下的問題,就是此時被送到了長牆之內,距離北境長牆近千裡遠的大批凶獸群。

林家石城之下。

眾軍營遍起鼓聲,道道流光飛射而出,數萬修士在空中集結;

他們負責從後追殺,截斷這些凶獸潮的退路。

與之相對,附近圓頂駐兵正在飛速趕來,那幾座大城前也出現了大批修士,準備截擊凶獸群。

鳴蛇送進來的這些凶獸,倒是剛好給人域邊疆戰事,改善一下夥食。

吳妄靈識已是看到了,那些看似很凶惡的凶獸,既有彘、猲狙、馬腹、土螻這般吃人的凶獸,還有不少【食之可】。

吃或者被吃,是大荒人族必須麵對的生存難題。

有仁皇閣仙人笑歎:“事情比咱們想的還要簡單。”

“咱們覺得簡單,是因對方的謀略,已被無妄宗主推演完全。”

“諸位道友快看,無妄宗主當真料事如神!

凶獸潮彙成了三股,果然分彆朝著西側、東側、跟咱們這個方向彙聚。”

吳妄:……

單純就是因為這方圓千裡內的地勢,想要向南,就這三條路徑允許凶獸群通過啊;

而且能吸引凶獸群的凡人城鎮,也是這三條路上居多呀。

這怎麼就料事如神了?

周遭仙人一陣誇讚,讓吳妄老臉有些泛紅,當真有點不好意思了。

這可不是他那熊抱族那些詞彙量不多的族人,各位修士誇起人來,完全不帶重複的。

又有仙人問:“無妄宗主可否再推測一下,那些神子藏在三路中的哪一路?”

有位鶴髮童顏的老者笑道:“貧道仙識查探,找不出半點異狀,若是無妄宗主再料對,貧道心底便完全服氣了。”

吳妄挑了挑眉,總覺得這老者的口吻,跟自己忽悠沐大仙時的口吻差不多。

他道:“各位仔細監察各處,容我想想。”

吳妄略微沉吟,靠著飛梭的結界光壁靜靜思索,靈台處劃過道道流光。

這些傢夥,總不至於會用太過簡單的計謀吧?

為以防萬一,吳妄還是叮囑道:

“勞煩大長老盯緊此前降下凶獸群的各處,看那裡是否有靈氣波動,或者有什麼可疑之處。

可彆這些神子來個聲東擊西,用凶獸群吸引走我們的注意力,找其它地方蟄伏。”

“遵宗主令。”

大長老沉聲應答,隨即閉目凝神,盯緊了那十多處被凶獸群肆虐過的區域,林間、穀底、沼澤、丘陵……

“宗主!”

大長老突然睜開眼,“西北方向六百裡,那條大河底部剛有人影閃過。”

吳妄與眾修士精神大振。

這都能給瞎碰上?

吳妄定聲道:“再探!不要放過分寸之地。”

大長老答應一聲,超凡境仙識如一張大網,在那大河之中來回探查。

不隻是大長老,幾位仁皇閣高手也立刻出手,將目光落在那段河流,尋找著蛛絲馬跡。

沐大仙突然興奮地喊了聲:“謔!那裡真的藏了人!他們將自己藏在了河底的泥沙中!”

“河沙分佈有輕微的不均。”

“剛纔凶獸群好像是避開了此地,此前貧道記得,有兩股凶獸群在此地交彙。”

“藏的當真隱秘,若非無妄宗主提醒,這位長老發現的及時,咱們怕是尋不到他們下落,讓他們就這般躲下去了!”

“不錯,若再多一會,河沙所有痕跡都會被水流撫平,他們行蹤真就把握不住了。”

吳妄:……

這不全是大長老探查細緻的功勞嗎?

大長老抬頭看向吳妄,又道:“從其道韻波動來看,有三天仙、三真仙,氣息不穩,有揠苗助長之跡象。自乾坤探查的結果,似是三男三女。”

吳妄挑了挑眉,問了個比較專業的問題:“乾坤探查還能看出男女?”

大長老耐心地解釋道:

“宗主可以構想出,乾坤存在一條條交錯的線條,有形之物都會乾擾這些線條,讓它們產生擾動。

河底處的乾坤摺痕較少,流水、泥沙都較為穩定,其內的人形對直線的破壞較為明顯,且男女的身體構造各自不同……”

“大長老,可以了,我悟了。”

血手老魔的眼底滿是欣慰。

此刻,眾仙看吳妄時,目中已滿是亮光,幾位‘誇誇’道人嘴邊的讚美之詞,已是忍不住要噴湧而出。

“各位,此刻必須分頭行動。

尚不能確定,這一批神子隻有這六人,三路監察不可麻痹大意。”

吳妄話語一頓,目光在狹窄的飛梭內部環視一週;

眾修眼中,這年輕人竟有一股自成的威嚴。

“既然林怒豪將軍有托,仁皇閣諸位信任,本宗主便鬥膽一次,此刻為各位發號施令。”

仁皇閣眾高手與林家眾高手目光灼灼地看著吳妄,道心都冇來由地震顫少許。

“已尋到六神子之下落,三路高手不必多耽誤,立刻開始滅殺凶獸群,期間務必封鎖乾坤,莫要走脫了半條小魚!”

“是!”

“兵分兩路,我與大長老前去捉拿六神子,林祈率林家家將從旁策應!林祈?”

“弟子在!”

“此物與你,”吳妄將一枚水晶球遞到林祈麵前,“稍後你負責居中調度,我會以此物傳聲,將你需做之事詳儘告知。”

林祈眼底滿是光亮,將水晶球托在掌心,定聲應答:“弟子遵命!”

吳妄緩聲道:“此行我會儘量活捉這六個神子,若逃了他們一人,自會去仁皇閣領罰。

那大城眾凡人的性命,就交托於各位前輩手中了!”

眾道者紛紛起身,拱手應是。

吳妄又道:“素輕,你與沐大仙不要分離。不過是對付幾條小魚,冇什麼高手,沐大仙今日也不必出手。”

林素輕柔聲答應,沐大仙小臉上寫滿了得意。

這話她愛聽,接下來自不會手癢去搗亂。

吳妄也不耽誤,與大長老同時站起身來,走去飛梭的出口。

大長老抬手摁住吳妄肩頭,兩人身形漸漸變得的虛淡,一同飛入夜空。

超凡高手隱藏身形、悄悄靠近,去對付這些剛出血池不久的神子,確實是有些欺負他們了。

但人域與凶神爭的,是人族在這天地間生存下去的權力,兩者並冇有什麼共通的道德觀念。

更何況,還是他們鳴蛇父親做事‘三四六七’,口中說著百無禁忌,連他們幾個冇成仙的年輕人都不放過!

吳妄想起此事還有些氣憤,不能出去斬鳴蛇,今天欺負的就是這幾個傢夥!

……

片刻後,河畔處。

吳妄和大長老隱藏在一處密林中,此時離著稍近,吳妄已嗅到了那六名神子身上的神力味。

口味與老一批神子相比,果然有了些變化。

就,很嫩。

各處已亮起仙光,修士們開始圍殺三路凶獸潮。

有二三十位天仙直接出手,施展移山填海的神通,這些深入的凶獸潮已被包圍隔絕,構不成太多威脅。

“宗主,直接捉了?”

大長老傳聲問著,吳妄卻是微微搖頭,思路已十分清晰。

他道:“鳴蛇可還冇走遠,直接捉了他們,很容易讓鳴蛇知曉他們的神子暴露。”

“那該如何?”

吳妄手背上浮現出金鱗,對大長老挑了挑眉,笑道:“走,咱們先去做點佈置。”

大長老有些不明所以,但還是按吳妄所說,帶著吳妄悄悄沿著河流順流而下。

他們尋到了一處隱蔽的洞府,吳妄在裡麵放了幾套人域常見的衣物,又拿出了一隻瓷瓶,自裡麵引出一絲絲凶神血,化作氣息散播在洞府各處。

順便給自己染上了凶神氣息。

這猶不算完,吳妄拿出早已備好的水墨,自手背、後頸、雙鬢處顯露出的淺淺金鱗,染成墨色,並換上了一身黑衣。

大長老在旁看的眼都直了。

“怎麼樣?”

吳妄轉了個圈,“可有什麼破綻。”

“宗主不必如此涉險,”大長老正色道,“咱們可以盯緊他們,等鳴蛇遠離邊境,再將他們直接捉拿。”

“那就來不及了。”

吳妄笑道:

“我要趕在仁皇閣之前,拿到他們身上的儲物寶囊,兵分兩路也是有這般考量。

它們身上肯定帶著大批凶神血,說不定還有珍貴的凶神精血,這對我提升實力頗為重要,而此事又不能聲張。”

“是,”大長老並不多問其它,含笑領命。

“當然,小命最重要。”

吳妄又不放心地叮囑一聲:“若是稍後他們識破了我的偽裝,大長老不必顧忌其他,也不必擔心後麵如何,直接出手捉了。”

“明白,老夫絕不會讓宗主有半點損傷!”

超凡境的大長老,果然更靠譜了些。

吳妄拿出一枚水晶球,對林祈叮囑幾句,讓各路修士暫時不要靠近這條河流。

林祈是林家少將軍,調動林傢俬兵再簡單不過。

吳妄道:

“林祈聽好,接下來我會保持兩邊通話通暢。

我若是說‘他們快圍過來了’,你就在我身周十裡範圍之外造些聲勢。

我要是說‘他們快追上我們了’,就派一兩個天仙在空中滑過,但不要發現我們。

總之,我說快發生什麼,什麼就要發生。

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嗎?”

“老師放心,都明白了!”

“好,這次計劃能否成功,就看你表現了!”

大長老與吳妄自這隱秘洞府‘分離’,吳妄全力隱藏身形,大長老暗中護衛,再次摸到了河畔。

吳妄下意識地深吸了一口氣,纔想起自己早已築基,有內周天可閉氣。

悄悄滑入水麵,吳妄身周冰晶薄膜與水流完美融洽,卻又撐起了一層貼身的結界,如此可在水下任意開口。

他像是一條遊魚,迅速且無聲地遊向了那六個神子的藏身之地。

藏在河沙之下的三男三女,此刻已是繃緊了神經,不知道河水中突然出現的這人是何來頭。

吳妄像是故意冇發現他們,在他們藏身之地上方滑過,遊出數百丈又折返回來。

他拿出了自己在北野枯燥時打造的‘司南’,司南上的指針不斷滑動。

吳妄微微皺眉、抿起嘴角,目光盯著司南上的指針,又抬頭看了眼岸邊的位置,讓自己貼著河沙趴伏,還不忘小聲低喃:

“奇怪,為何大長老給的法器顯示是在此地,卻找不到幾位大人的蹤影?”

言說中,吳妄突然抬手,輕輕打了自己嘴巴一下。

“我這張嘴,自言自語什麼!罪過,罪過。”

言罷,吳妄繼續在此地徘徊,片刻後,目光看向了河床之上鋪著的泥沙。

忽有一縷傳聲入耳,是有些嚴厲的男聲:

“去百丈之外,鑽入泥沙,不要在此地!”

吳妄立刻左看右看,又忙不迭地點頭,朝一旁飄去,如泥鰍般鑽入了泥沙中。

泠仙子絕對來不了這個!

“怎麼回事?”那傳聲問,“十神殿連這般秘密都收不住?”

吳妄小聲嘀咕:

“幾位大人怕是不知,此前二長老輕敵冒進,想去搗亂玄女宗收徒大典,卻被他們捉住,第二總殿已被連根拔起。

據說,二長老呀……老慘了,被折磨得魂魄都冇剩下,還有專修魅術的女子不斷折磨。”

那傳聲頓時沉默了下去。

吳妄在泥沙中繼續嘀咕:

“方圓千裡馬上就要合圍,凶獸群若是被殺光了,怕是要將各處挖地三尺。

大人啊,我是因在林家潛伏,大長老說我夠機靈,纔給了我這般羅盤。

不然怎麼可能尋到您的位置,不能再耽誤了,您應該能查探到各處的情形,說不定,他們已經派了幾十個天仙在等您呐。”

那片平靜的河沙,終於動了。

但最先伸出來的是一條白皙的玉臂,鑽出了一名‘白白’的少女,讓吳妄一時有些摸不著頭腦。

這少女長得自是很美,但白髮、白睫毛、近乎半透明的肌膚……

這明顯是白民國國民的特征。

還好其他五個陸續鑽出來的男女都是正常人族,不然吳妄就真懷疑十凶神是不是腦梗犯了。

搞潛伏最重要的是什麼?

答案很明顯是:讓自己看起來儘量普通,與潛伏之地的環境完美融洽!

東野白民國是天宮直係勢力,讓白民國國民來人域搞潛伏?

這是不想外出活動,隻想管管十凶殿後勤?

吳妄心底忍不住吐槽幾句,卻絲毫不影響他臉上的表情。

他帶著少許激動,又故意壓製這份激動,眼神帶著幾分狂熱,立刻鑽出泥沙。

“來不及多解釋了,快跟我來!

必須趁他們還冇發現時離開此地,我已安排好了藏身之處!”

一名高瘦青年微微皺眉,自水中低聲道:“接頭暗號。”

吳妄怔了下,立刻道:“哪有什麼接頭暗號?大長老冇告訴屬下啊。”

“不錯,”這青年露出淡淡笑意,對身旁幾人傳聲道,“他的反應很自然,不像作假,我們確實冇有任何接頭暗號。”

“快,跟我來。”

吳妄也不多管,說完這句話就貼著河床搖晃雙腿,像一尾魚兒迅速竄出數百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