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零七章 真假強運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一百零七章 真假強運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這大荒還能不能好了?

玄女宗後山,竹林閣樓前。

吳妄一臉鬱悶地踏步而出,渾身已是被冷汗濕透,回想了下剛剛的經曆,現在隻想吟詩一首。

大風起兮雲飛揚,安得仙子訴衷腸。

淨月師姐怎麼就不相信呢?

他吳妄絕非什麼強運之人,哪個強運之人能在七八歲就被先天神下咒?

明明有大好年華可以在北野揮霍,卻被迫漂洋過海來人域,為了能洞房花燭夜找回自己,拚命修……咳,惦記十凶教中寄存的先天神神力!

而且,吳妄也冇發現自己給氏族帶來了什麼好處呀。

好像自己出生以後過了幾年,熊抱族就冇見過有什麼乾旱或者水災……

季默招呼道:“宗主,你怎麼出來了?”

林祈含笑看向吳妄,眯眼輕笑欣欣然。

“我問你們,”吳妄嘀咕道,“跟我認識以後,運氣真的變好了?這是很認真之事,莫要說輕佻輕浮之言。”

林祈道:“自從與老師相伴,弟子感悟多了三成,修行時隱隱能看到一道門戶在弟子麵前,元嬰隻要推開此門戶,就可成就仙人之基。”

吳妄瞪了眼林祈:“真的假的?”

“老師可想想林素輕仙子。”

林祈溫聲道:

“林素輕仙子是陪伴老師最久,與老師關係最密切的女子。

我聽滅宗的茅長老提起過,她原本隻是一個小小宗門不起眼的弟子,這輩子的成就大概率也就隻是凝丹境,現如今卻有了非凡際遇。

這些都是因老師而起。”

吳妄表情越發凝重,這些事擺一起,自己還真像是傳聞中的強運之人。

不說其他,單說自身際遇,遇神農氏、得炎帝令,被小精衛餵了一顆靈果、一番操作得了星神血脈,離開北野不過數年,戰力已是飆升了一大截。

“那個……”

季默突然道:“我感悟是比以前少了的。”

吳妄和林祈齊齊看了過來。

少主的那對眼球,賊亮!

“具體說說。”

“啊,”季默麵露回憶之色,小聲道,“這事從北野開始就挺明顯了,我其實是屬於修行不勤奮,純粹靠天賦吃飯的類型。”

林祈身後多了一把不斷輕顫的仙劍,“允許你再重新準備些措辭。”

“這個,嘿嘿,”季默躲去吳妄身後,笑道,“真不是我吹噓,修行之事我確實不太感興趣,咱不是約好去逛花樓了嗎?”

林祈哼了聲,淡定地收起了仙劍。

吳妄道:“先說運道的問題。”

“每次與無妄兄相見,我感悟確實是變少了,”季默道,“若我在家中修行,或是離開滅宗,就會有豁然開朗之感。

北野那次還不明顯,女子國時感覺就鮮明瞭,在無妄兄身旁時,我的感悟像是被蒙上了一層迷霧,在滅宗修行時,前麵那扇門戶也有些虛淡。”

吳妄立刻道:“快,將此事告訴淨月前輩!”

“無妄兄彆急,”季默歎道,“我記得,我師父在女子國時也說過這般話,咱們在軍營時,他好像也嘀咕過此前的感悟怎得記不起了……”

“許木兄也修行被阻了?”

三人各自對視,滿頭霧水。

林祈道:“老師是滅宗宗主,不如回滅宗之後一一問詢,再來詢問淨月前輩。”

“我聽過一個說法,”季默道,“運道之事有些玄乎其玄,便是強運之人、福源深厚之人,對自己關係親近者是會有助益的。

反之,倒黴蛋能影響到的,也是家人親友。”

吳妄抱著胳膊思索一陣。

“那我這算什麼?一半強運、一半黴運?”

季默和林祈都不由笑出聲。

季默笑道:“這世上說不定就冇有什麼強運、弱運的說法。”

“老師,弟子覺得在老師身旁感悟增多,也並非是因強運,老師的教導纔是主要原因。”

吳妄笑道:“話不要亂說,我可冇教你什麼。”

“這……”

吱呀一聲,閣樓木門打開,泠仙子身形飄了出來,其內已冇了絕天仙子、太上長老、淨月宗主的身影。

她目光有些複雜的看著吳妄,道:“我的感悟是增多了的,而且自我入門之後,與我為友之人,已都在此處。”

季默和林祈幾乎同時後退一大步。

吳妄不由心底犯嘀咕。

自己真的是強運之人?或者是半強運之人?

泠小嵐目中露出幾分笑意,已是揹著手飄到他們三人身旁,因身著抹胸長裙,雪白肌膚有些晃人心神。

她笑道:“莫要糾結此事了,若是我沾了無妄兄的光,那自是我占了便宜的。”

“老師,”林祈道,“弟子突然有所頓悟,去會客殿修行了。”

季默也道:“不能總將刑天少主放在那不管,可彆又跟人打起來。”

鏘!

泠小嵐手中寶劍出鞘三寸,那清冷的麵容莫得感情,目中劃過幾分精光。

“回來。”

季默與林祈渾身一僵,剛要溜人的他們,麵向遠方、腿向後挪。

清越的劍鳴聲中,泠小嵐已是將寶劍完全出鞘,隨手一拋,寶劍插在三人麵前的草地上。

“坐下。”

吳妄、季默、林祈瞬間盤坐,一個個腰桿挺得筆直,露出了和諧、友善、端莊的微笑。

泠小嵐卻扭頭朝著一側走去,三人也不知她要做什麼,但她走了幾步,又略微扭頭,目光注視著吳妄,輕聲道:

“今日之事,不管是否因無妄兄的運道影響到了我,我都不想呈你這份恩惠。

運,不過是虛無縹緲的說法,據古籍記載,所謂的運道,其實便是大荒天地對該生靈是否認可。

修行之路在自我手中,便是這天地不認可我,我也會凝成我的道,將這條道延展於天地間。

還望無妄兄莫要太過在意此事,與你相交我已十分快樂。

明日不可測,明日之事,就交由明日的你我。”

言罷,她淩空踏步、行至十丈開外,轉身時裙襬飄舞,注視著那把長劍。

排了這麼久的劍舞,總要給人看一看才甘心。

她道:“勞煩幾位師姐了。”

竹林上空飛來數道倩影,或是亭亭玉立踩在竹梢手持玉笛,或是盤坐在林間抱起琴箏,或是含笑飄到泠小嵐身後不遠,抓著小鼓與搖鈴。

叮鈴鈴

鈴聲作響,樂聲徐徐,一縷縷仙光環繞在泠小嵐身周。

泠小嵐負手前行,玉足前抵,一抹水藍光華自她腳趾綻放,草地化作了朦朧的水麵,林間各處飄起了淡淡的雲霧。

她緩行數步,又複疾行。

長裙裙襬微微飄揚,又被那玉足撩起,似有雲霧升騰、恰似繁星初升。

時而琴聲悠揚,她舒展柔肢柳腰,宛若一隻靈鳥於水波之上顧影自盼;時而鼓聲若驟雨,她拔劍起躍,伴著仙光盤旋輕舞。

劍光清寒墜星月,妙影起落昧驕龍。

樂聲徐徐,人影落落,吳妄三人隻覺自己身處一幅水墨畫中,看著畫中仙子翩然而去,一時也忘了該做些什麼。

待樂聲息止,仙子捧劍,那幾位特意趕來奏樂的玄女宗弟子說笑著飄然而去。

竹林畔,吳妄四人背對盤坐,相互間隔半丈。

泠仙子隻是坐在軟墊上,將長劍捧在身前,拿著一塊白布緩緩擦拭。

季默此刻才忍不住讚歎:“泠仙子這劍舞,登台絕對能驚豔四方,可惜了……”

林祈道:“也不算可惜,仙子已舞給了老師看,如何能算可惜?”

泠仙子目光頓時犀利了起來。

吳妄卻笑了聲:“仙子倒是不用發愁今後會養不活自己了,就這水準,我那觀濤樓都是請不起的。”

“哼,你們就知調侃於我。”

泠小嵐輕聲道了句,繼續擦拭長劍。

季默托著下巴,有些憂愁:“仙子引發了天衍石七星異象,此事瞞是瞞不住的,稍後你怕是不能隨意外出了。”

“外出又如何?”她輕聲反問。

林祈道:“仙子似乎,比我的炎帝令還要招惹外神的目光,畢竟我隻是候選之一。”

季默笑道:“就看他們怎麼想了,如果認定泠仙子今後所選的道侶就是下一任人皇,那可真要掀起血雨腥風嘍。”

“這般說法,其實是因果倒置。”

吳妄道:“聽訞大人是在遇到神農前輩後,方纔啟用了第七顆星,也就是運道之星。”

話語一頓,吳妄突然想到了什麼,抬手握住胸前項鍊。

習習涼風吹拂而過,四個年輕男女背對背隔空盤坐,卻是陷入了一陣沉默。

吳妄道:“修行吧。”

季默朗笑道:“我也要收收心思了,成仙,成真仙,成天仙!成超凡!總不能被你們三個落下太遠!”

林祈道:“老師,他日弟子定會成為人域最鋒銳的劍,除凶神,破天宮。”

泠小嵐淡然道:“我會獨身成就超凡,讓所有當我是下一任人皇道侶之人,知曉我並非是靠借來的運道。”

林祈那略顯陰柔的麵容,露出了淡淡微笑,問:“老師的誌向如何?”

“我啊。”

吳妄看著已近落日的天空,略微出了會神。

正當三人有些納悶時,吳妄咧嘴一笑,一本正經地道:

“若是有一日能與女子牽手漫步,那真是太棒了。”

“誒?”

“嗯?”

“這?”

泠仙子輕輕眨眼,柔聲道:“若是無妄兄想,我雖會有輕微不適,卻也可以陪你漫步一陣,咱們……不至於這般苦悶。”

“你們不懂,罷了罷了,給你們說個假大空的理想。”

吳妄大手一揮,笑道:

“以後我要改寫大荒的規則,讓百族得以和平相處,簡稱:大荒和平!”

林祈和季默扭頭看向吳妄的背影,目中滿是憧憬。

泠仙子讚道:“這纔是我認識的無妄兄。”

“這你們都信?”

吳妄禁不住抬手扶額,坐在那有些無言以對。

……

三天後,吳妄帶著滅宗一行人飛出玄女宗,回了自家的樓船。

泠小嵐外出相送時,一旁已是站了七八位長老,各位長老目光警惕地看向各處。

那架勢,似是若有什麼風吹草動,就立刻出手磨滅乾坤。

滅宗的樓船升空而起,周圍數十艘樓船同樣緩緩升空,論陣仗、論排麵,在此時離開玄女宗的眾賓客中,一時無兩!

‘熊老弟在這裡,也有這麼多手下了?’

刑天帶著一票北野男女站在山門前,抬手用力揮了揮,吼了聲:“季默大兄弟!哥應付應付仁皇閣就去找你耍!”

那六層大船的甲板上,季默朗聲回道:“我在滅宗,隨時恭候刑天大哥大駕。”

卻是給了刑天去滅宗一個合適的理由。

刑天扭頭看向一旁來接他的仁皇閣眾仙,甕聲問:“滅宗這名字真霸氣,是人域的大勢力嗎?”

“普通宗門,”有女仙道,“並非大勢力。”

“這豈不是委屈了……小季默。”

刑天嘀咕一句,在高空盤旋的巨鷹緩緩落下,“下一站你們安排,早點弄完了,我還要去找他們拚酒。”

“刑天少主,”有位老者低聲道,“陛下在北境,咱們先往北麵去,等陛下能抽出空閒,想與刑天少主一見。”

刑天眼前一亮,笑道:“那我可要好好準備準備,聽說人皇陛下是能與天帝媲美的強者,到時候好找他討教幾招!”

眾仙:……

刑天身後,一名身著皮裙夾襖的美貌女子道:“在我們北野,向強大的首領討教,是對首領最高的敬意。”

眾仙這才緩緩點頭,勉強接受了這般想法。

樓船上,用靈識捕捉到這一幕的吳妄,特意多看了那美貌女子幾眼。

這是……嫂夫人?怎麼跟之前見過的那幾位嫂夫人都對不上?

嗬,這個墮落的大浪族少主。

真要看正經少主,還是他們熊抱族,那叫一個清心寡慾、胸懷大誌。

吳妄隨手接過林素輕遞來的檸果咬了一口,對著遠處山門揮揮手,轉身飛回頂層的豪華套間。

林素輕與沐大仙左右相隨,前者自是忙碌了起來,將玄女宗所贈的靈泉水備上,調製一些花茶與果釀。

沐大仙老老實實地找了個角落打坐,小臉上寫滿了認真,還特意對吳妄傳聲:

“出題噠,回去的路上,遇到危險提前喊醒咱。

也不知怎麼,突然就有了些感悟。

明明咱衝超凡都失敗了,僥倖活了一命……怎麼好像,又有機會再衝一把。”

吳妄眨眨眼,立刻傳聲道:“看到冇,這就是做題的效果!”

沐大仙小臉上滿是糾結,卻也並未多說什麼,身周出現了一層潔白光繭,將自己包裹其中。

吳妄笑了笑,躺在躺椅上緩緩舒了口氣。

林祈已是找昨日剛趕回玄女宗的茅傲武約戰棋盤之地,季默難得勤奮一把,抱著玉符去了角落修行。

楊無敵、張暮山和幾位長老去了下層喝酒聊天,一位位滅宗仙人打起精神,注視方圓百裡內的動靜。

吳妄思索再三,還是握住項鍊,心底不斷呼喚。

喊了片刻,總算得到了蒼雪大人的迴應。

“怎麼了霸兒?娘在跟幾位日祭商議一些事呢。”

星空深處,那座漂浮在虛無之間的星神大殿中,蒼雪左手握著長杖,坐在一處玉台的寶座上,對木杖柔聲說著:

“可是想為娘了?”

“那自然是十分想念。”

畢竟是自家老母親,吳妄象征性地敷衍了一句,又問:“娘,你覺得這世上有冇有運道之說?”

“自然是有的,”蒼雪笑道,“所謂的運道,在遠古時期頗為有名,執掌運道的神靈讓人聞風喪膽,連她的半句壞話都不敢說。”

“那個神靈,後來呢?”

“遠古神戰之後就冇了她的影蹤,”蒼雪強調道,“娘是在一些古籍上看到的此事。”

母親果然不擅長撒謊。

吳妄沉吟幾聲,想著該如何套路、咳,該如何委婉的套話。

“娘,孩兒最近頗感苦悶,唉……心情十分抑鬱,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對朋友們造成了影響,有幾個朋友卡境界了……”

“這個其實不能怪你,能否遇到你也是他們的運道,”蒼雪柔聲道,“你應該早就知曉了呀,有些人遇到你會是好事,有些人遇到你則是倒黴。

你給自己取的道號無妄子,不是因察覺到了這一點嗎?無妄之災,也是頗為有趣呢。”

吳妄:……

不是呀,他在藍星的名字叫吳妄,這輩子道號無妄,就是為了懷念一下啊。

“娘,我真的能影響彆人運道。”

蒼雪道:“應當是的,在北野有星神之力鎮壓還不明顯,去了人域以後,你身邊之人都被你影響到了。”

吳妄納悶道:“娘你一直在觀察我嗎?”

“娘可就你一個兒子,能不看緊點嗎?”蒼雪理直氣壯地道一句,“你爹那邊又不用娘盯著,娘自是要多看著你了。

那位泠姑孃的劍舞真是不錯。”

吳妄順勢問道:“那為什麼,我會影響到其他人的運道。”

“那傢夥對你出手時應當是殘留了自身神力……”

蒼雪嗓音戛然而止。

吳妄雙眼一瞪,胳膊上青筋鼓起,差點把心聲直接喊出來:

“娘你果然知道是誰給我下的咒!

管運道的先天神是不是!你讓那傢夥出來,我跟她拚了!”

“哎呀,星辰之力為何衰退了……娘這裡聽不到你說話,霸兒……霸兒……”

那項鍊上的光亮迅速隱去,吳妄心底的呼喚也在漸漸遠離。

吳妄跳將起來,像是一頭髮怒的豹子,揹著手在那走來走去,時不時揮拳、跺腳,表情時而猙獰時而鬱悶。

孃的身份果然非同小可!

吳妄現在就懷疑,自家親孃跟給自己下咒的先天神是同伴,娘可能是某位先天神的轉世身什麼的。

星空神殿,居中的玉台之上。

蒼雪皺眉抿嘴,看著手中的長杖,又將目光落向下方。

六位日祭靜靜跪伏在那,各自目光都有些空洞。

她揮了揮衣袖,身形自玉台上緩緩飄落,那玉台也隨之隱去。

長杖輕輕落在地上,六日祭目光恢複正常,各自站起身來,走到蒼雪麵前,七人圍成了一個簡單的圓圈。

‘接下來,就是製服星神的神器靈了。’

蒼雪柔聲道:“讚美星神。”

六日祭齊聲呼喚:“讚美星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