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零六章 天衍聖女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一百零六章 天衍聖女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天衍。

吳妄從會客殿回玄女宗主殿時,心底突然浮現出了這個字眼,也由此有了些疑惑。

天衍玄女宗的功法與這塊天衍石,是從天外來的?

可按照人域普遍流傳的說法,人域的功法最初由燧人氏那一代開始摸索,伏羲氏那一代開始爆發,最終演變到現如今萬花齊放的規模。

修仙修本我,一躍自超凡。

根據吳妄蒐集到的北野、人域典籍,可以確信的是,人域絕大部分功法都是由人族自行開辟。

舉個不恰當的例子:

【最初有百萬火皇燧人的追隨者,不斷摸索、不斷感悟,最終有百人擁有了強大的實力,這百人、以及實力較強的其餘追隨者,就將自身變強的過程總結歸納,留給後人少走彎路,這些珍貴的經驗,就是如今功法的雛形。】

伏羲天皇和河圖洛書推演萬法,應該是將人域修仙法整理、完善,定下瞭如今這條修仙超凡之路。

玄女宗的功法又是怎麼回事?

真從天外來的?天外又有什麼?

玄女宗如今在人域的地位頗高,這功法就算是天外來的,也是上代人皇允許傳播的。

又或是,【天外而來】隻是單純自吹貼金的行為?

吳妄心底回想著自己來時所見的玄女宗祖師玉像,那自然是一位很美的仙子,瓜子臉、丹鳳眼,溫柔之餘又帶著幾分天成的威嚴。

‘稍後還是直接問問泠仙子或是淨月師姐吧。’

吳妄心底如此想著。

他對淨月師姐的這般稱謂已是十分順嘴。

側門處傳來幾聲對話:

“刑天少主,您去前麵落座吧。”

“不用不用,我們北野冇這麼多繁雜的規矩,大家都是愛做什麼就做什麼,我去找季默兄弟坐就行!”

於是,吳妄和季默的座位中間,很快就多了一座假山,下麵那團托著蒲團和矮桌的雲霧差點就被壓散。

道道目光朝此地彙聚而來,吳妄乾脆閉目凝神,兩耳不聞窗外事。

季默略微思量,主動與刑天攀談了起來。

問起北野的風土人情,說起人域的閒話趣事,再聊一聊大荒各處那些較成規模的人族氏族,讓刑天不至於太過無聊。

也讓一直專注修行的林祈,皺眉瞪了季默幾次。

大殿角落站著的孩童和少女漸漸增多,玄女宗選弟子的效率頗高,留下的弟子也有不少。

吳妄也聽到了旁人私語。

這些得了天衍石認可的孩童少女,並非就已是玄女宗的弟子,接下來還有幾輪考驗,驗證心性、查明跟腳。

收徒大典進行的環節,僅僅是第一輪‘初試’。

這般大宗,果然不是那麼好進的。

大典進行了不知多久,吳妄眼皮外突然捕捉到了少許仙光,耳旁聽到了少許輕呼。

“聖女之資!是聖女之資!”

“六顆星了!”

“上一位能讓第六顆星亮起的,好像就是泠仙子!兩人的第六顆星誰更亮?”

“這怎麼記得住?好像是泠仙子,當時那顆星應是滿了的,這少女的第六顆星有些虛。”

“對的,泠仙子是六顆星滿亮,這少女第六顆星亮了一半,半顆星的差距也不小了,畢竟能否突破瓶頸,總是看那一線的高度。”

吳妄挑了挑眉,睜眼注視著天衍石,見到了那個身著布衣、表情有些惶恐的少女。

一旁已有長老向前,將這少女引去側旁。

此人的資質,或者與玄女宗功法適配的程度,不如泠仙子嗎?

‘頂著聖女二字,很是疲累呢。’

泠小嵐此前說這話時,臉上帶著少許鬱悶。

這個仙子骨子裡頗為要強,聖女之名對她而言或許真的是一種負擔,會讓她覺得能有如今修為和名氣,並非是自身努力,而是源於玄女宗賜予的名號。

不過看這樣子,泠仙子的聖女名號,還要一直戴下去了。

吳妄輕輕吐了一口濁氣,加強了下身上的冰晶薄膜,繼續閉目感悟大道。

然而他還冇進入狀態,眼皮外又是仙光閃亮,周圍的輕呼聲接連不斷。

“又是聖女之姿!六顆星滿了!”

“玄女宗此次收徒,收穫這般大嗎?還是這一代年輕人體質好了?不行,回去也要讓掌門搞個收徒大典!”

“這次六顆星滿了,聖女的頭銜給新人嗎?”

“按玄女宗的規矩,稍後應該會請泠仙子過來測一次,兩者比較……玄女宗對聖女二字頗為看重,細微的差距都會再三確認。”

吳妄瞧了眼下方,能見是個豆蔻年華的粉裙少女,自身已有微弱的修為在身,此刻臉上滿是欣喜。

更為欣喜的是那些玄女宗長老,此刻已有兩位長老左右而來,將這少女帶去一旁,問著她從何而來、姓甚名誰、家中親人幾何、是否許配了人家……

吳妄靈識掃了眼山門外,外麵等著的人影已是不多。

稍後泠仙子真的要跟這些還未入門的少女比資質?

不管結果如何,這事本身就挺讓人尷尬的;可玄女宗規矩如此,吳妄一個魔宗宗主也不好開口說什麼。

如此,又過了大概半個時辰,蓮台帶來了最後十幾名少女孩童,僅有三人留在了大殿。

這輪初試告一段落,殿內多了二三百張稚嫩的小臉。

泠小嵐果然被長老喚來此處,要進行資質測定。

她剛現身,整座大殿都變得明亮了許多,吳妄也是看得目不轉睛。

泠仙子應是在為稍後的劍舞做準備,一改往日數層衣衫將自己包裹嚴實的風格,身著淺粉抹胸長裙,身後飄起白紗質地的仙帶,長髮也梳成雲鬢式樣。

一雙玉足未著鞋履,隻在腳踝上纏繞了幾根金絲,又將她肌膚襯的更為白嫩。

此刻憑空踩踏,離地寸餘,她自是不肯將腳丫落下去。

刑天小聲道:“這仙子長得嗨!跟咱們北野的姑娘不是一個風格,但也很漂亮啊。”

“刑天少主,”季默拉住刑天的胳膊,傳聲嘀咕兩句。

刑天眼前一亮,扭頭看了眼吳妄,又看了看泠仙子,隨後目光就變得挑剔了起來。

“就是比我妹妹差了一丟丟,但還是不如我妹妹嘛。”

季默抬頭瞪著刑天,又探著身子看向宗主大人。

吳妄嘴角抽搐著看向一旁,對此事不發表任何評論。

下方,泠仙子對側旁長老小聲說了幾句,隨後便抬起左手。

大殿變得落針可聞,道道目光彙聚在泠仙子指尖,看著她緩緩抵在了天衍石上。

不知為何,吳妄還有點緊張了起來。

與泠仙子算是共過患難的好友,自是期盼著她能好起來,不會因今日之事而消沉落寞,心底空落……

天衍石光芒大作!

那明亮的仙光將整座大殿都照的透亮,自那仙光之中,一顆顆星辰由下而上亮起,按某種規律排列著,似乎對應了星空中的某個星宿。

四顆、五顆、六顆!

六顆滿星,聖女之姿,且此刻仙光的亮度,明顯比之前那名少女要強了數倍。

突然間,那天衍石輕輕震顫,這麵殘破的石碑,就在那缺損之處,突然迸出了一抹青光。

這青光越發明亮,須臾間已是凝成了第七顆星!

似是觸碰到了某種禁製,下方六團亮光也各自現出色彩,七彩光華映照著泠小嵐那張寫滿了錯愕的小臉,讓泠小嵐許久都未能回過神來。

聖女之位,好像……更穩固了。

……

那天,玄女宗大殿內,七彩仙光閃了五六次。

卻是泠小嵐有些不敢相信,反覆摁壓著天衍石。

太上長老齊齊被驚動,宗主淨月也現身注目,泠小嵐很快就被各位長老圍著離了大殿。

那陣仗,彷彿有人會當場行刺。

又有長老招來泠小嵐同批的弟子,讓她們挨個試了一遍,每個人都是原本的‘星數’。

天衍石的星數,從未有過這般‘增長’的異樣。

此時泠小嵐已非玄女宗傳統意義上,資質最高的弟子就是當代聖女。

七星閃耀、七彩仙光,這已是玄女宗真正的聖女。

天衍聖女!

玄女宗自開山立派以來,僅出現過一次這般異象,僅有過一位天衍聖女;

那還是在玄女宗剛開山立派不久,伏羲氏在位人皇時,距離今日已頗為遙遠。

引發這般異象的上任天衍聖女,後來邂逅了尚未嶄露頭角的薑姓青年,兩人結成道侶不過二十餘年,那青年一躍而起,接過了伏羲氏傳下的人族薪火,成為了當代人皇。

此人正是神農氏!

上一任天衍聖女便是聽訞,當代玄女宗宗主淨月的師父!

這般典故流傳開來,來觀禮的眾修也是一片嘩然。

有聽訞前輩的事蹟在前,很難讓人不去產生這般聯想泠小嵐莫非是下一任人皇的道侶?

年輕修士自是動了心思,老一輩修士也開始思索該如何提親。

最淡定的反倒是季默,這傢夥扭頭瞪著吳妄,彷彿想從吳妄臉上看出點花來。

“無妄兄?”

正出神的吳妄瞪了眼季默,傳聲罵道:“敢胡說半個字,回去就把你綁起來,讓黑欲門女弟子開開眼界!”

“啊這?”

季默忙道:“我隻是想問問,咱們要不要去看看,恭喜一下泠仙子。”

“走,去後麵逛逛。”

吳妄站起身來,將那把淨月宗主給的短劍扣在手中,一旁林祈也立刻起身。

刑天抬手就拉住了吳妄的胳膊,突然想到跟吳妄不能直接相認,轉而薅住了季默的脖頸。

“你們乾啥去?”

吳妄道:“刑天少主先在這裡等候,稍後自有玄女宗安排你去喝酒吃菜,我們去看望一位朋友。”

“行吧,”刑天放了季默,有些無趣地擺擺手,“回頭咱們再痛飲他幾天幾夜。”

當下,吳妄三人快步去了側門,剛好有長老前來,說是宗主相請,讓吳妄過去一見。

收徒大典因這般異象,也無法進行。

那預定的仙子舞劍自也取消了。

有玄女宗長老宣佈收徒大典正式落幕,玄女宗聖女之位依然歸屬泠小嵐,就安排女弟子請各位賓客回會客殿歇息。

接下來還有數日的仙宴。

後山,那片熟悉的竹林中,泠小嵐平日裡修行居住的閣樓裡。

各位玄女宗高手,將此地圍了個水泄不通,裡裡外外都站滿了老嫗、道者,遠處還有不少弟子逗留注視。

吳妄帶著季默、林祈抵達此處時,也隻是在閣樓外停留。

三人傳聲嘀咕了一陣,閣樓中傳出了淨月宗主的嗓音:“好了,各處散了吧。”

眾仙人齊齊稱是,慢慢離開了這片竹林。

不多時,閣樓中隻剩淨月與幾位太上長老,泠小嵐的師父絕天仙子也拖著傷病趕來。

泠小嵐坐在床邊,雙眼有點空洞,整個人像是冇了魂魄。

直到她聽聞這般話語:

“三位請入內。”

泠小嵐頓時雙眸生光,自床邊站起身來。

那絕天仙人與幾位太上長老對視幾眼,各自露出幾分溫和的笑意。

吳妄的嗓音自外傳來:“晚輩見過各位前輩。”

季默與林祈也各自問候,與吳妄一同進得屋門,今日也算見識了泠仙子的閨閣。

怎一個乾淨了得。

吳妄看著那被擦洗到如同鏡麵的石麵地板,當真有些不好意思下腳。

“無礙的,”泠小嵐道,“我稍後再擦洗就是。”

季默拱手笑道:“恭喜泠仙子,賀喜玄女宗。”

林祈卻道:“星數高了資質就高嗎?男子是否能去天衍石試試?”

“林兄,這就算了,這就算了。”

吳妄連忙攔著,瞧淨月師姐表情有些凝重,也不敢說什麼花俏話,笑道:“前輩呼喚我等前來,不知所為何事。”

“坐吧。”

淨月穿著道袍坐在一側圓桌旁,吳妄三人也依言入座。

側旁有太上長老撐開結界,讓他們的談話不會被旁人聽去。

淨月盯著吳妄,開門見山直接問:“無妄,此事你怎麼看?”

季默和林祈對視一眼,各自有些不解,顯然還冇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有點麻煩。”

吳妄緩緩吐出這四個字,看向一旁還是劍舞打扮的泠小嵐,方纔注意到她今日化了淡淡的妝容,柳葉彎眉多了幾分韻味。

他道:“有聽訞前輩的事蹟在前,又逢人皇之位千年後即將更替的時機,泠仙子將要麵對的壓力,不隻是天宮、十凶神,還有人域各大勢力。”

泠仙子在旁道:“我自是不管他們,若是有人逼我,我便終身不嫁。”

吳妄笑道:“仙子不要激動,誰能強迫你嫁人?玄女宗這般大的勢力,還護不住仙子嗎?”

“唉,”淨月輕輕一歎,“若是師父壽元冇有耗儘,能見到七星再現,定會無比欣慰。”

吳妄問:“七星異象,當真是跟下一任人皇有關?”

“並無直接關聯。”

淨月目中帶著少許回憶之色。

“我師與陛下乃青梅竹馬,伉儷情深,兩人攜手走過風風雨雨,可惜師父未能陪完陛下這最後一程。

天衍石的第七顆星並非代表資質,而是自身運勢。

師父也曾說過,若是冇認識陛下,師父也無法點亮七星。”

吳妄立刻反應了過來。

強運之人!

神農前輩吹牛的時候曾說過,他是強運之人、百歲天仙,遇到各種險情都能逢凶化吉,人皇之位拿的完全冇什麼難度。

季默低聲道:“莫非,泠仙子已遇到了下一任人皇?”

“此事言之過早,強運之人並非就是下一任人皇。”

有位太上長老溫聲道:

“但此人,定然是運勢運道與神農陛下相比,都絲毫不弱之人。

遇險可逢凶化吉,修行突破就如睡夢一般,一覺醒來說不定就過了三四個品階,還能給周遭之人頗多幫助……”

吳妄突然道:“你們兩個看我作甚!”

季默與林祈對視一眼,十分默契地站起身來。

季默笑道:“看來此事與我們無關,若是冇什麼事,我們就去外麵等著了。”

林祈正色道:“老師曾一睡三日,睡前尚未凝丹,醒後已成元嬰。”

二人齊齊拱手,道一聲:“告辭。”

言罷轉身走向屋門,背影上寫滿堅決,出了閣樓後齊齊笑出聲。

吳妄額頭掛滿黑線,剛想吐槽這兩個傢夥出賣朋友冇義氣,突然感覺背後有一道銳利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脖頸上。

淨月宗主眉角挑起,目光冰寒,傳聲對吳妄道一句:

“怎麼?小嵐今日異象,與師、弟有關?”

一個碩大的危字,已懸在了吳妄頭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