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零三章“人域咋這麼多規矩?”

-

修士年歲一大,大多都冇有日夜的概念。

隨著修為的提升,雙目在夜間視物與白晝無異,就是白日靈氣略燥熱、夜晚星辰之力較旺盛。

吳妄、季默、林祈三人回玄女宗會客殿時,各位仙人依然頗為精神地談天說地,並未有人多問萬才道人的去向。

很快,來自人域天南海北、各大勢力的仙人,就有些納悶地發現……

這三個年輕人受到的待遇,跟他們好像有點不太一樣。

吳妄三人剛落座,各自閉目養神,緩解來回奔波的疲倦感,為接下來的收徒大典做點準備。

不多時,就有幾名玄女宗女弟子端來了果盤、清酒、幾碟小菜。

這本來也冇什麼,大家都有的招待內容。

但那果盤……

道友可見過比車輪還大、一劍多高、數十種靈果任君挑選的果盤?

那清酒散出來清香,似也跟旁人不同!

修仙之人還好,清心寡慾,不看此地就算了;此地卻還有部分修魔的高手,見狀如何能忍?

“這咋回事?你們玄女宗怎麼還搞起差彆待遇了?”

“大家祖上往前數,都有玄女宗的女婿,憑啥他們幾個小傢夥的果盤那麼大!”

“貧道吃不得沙棠果嗎?玄女宗怎麼把這般靈果都拿出來擺盤了。”

滅宗兩位長老扶須沉吟,嘴角的笑意卻是完全蓋不住。

那幾位女弟子眨眨眼,很快就有了補救之法。

她們搬來了幾張屏風,擋住吳妄、林祈、季默打坐之地,將兩位滅宗長老和楊無敵、張暮山都隔在了後麵。

這宴會本來冇有單間,積累的功勞夠了,也就有了單間。

吳妄三人睜開雙眼,各自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果盤,立刻伸出了三隻罪惡的狼爪。

吳妄取了一顆沙棠果,此處靈果就此物最是奇特;

凡人吃了能禦水而行,在水中呼吸;修士有內周天不必在水下呼吸,也就圖個口味。

吳妄也是如此,畢竟做少主這麼多年,家裡還有頗多礦產,能搞到的靈果基本嚐了個遍。

大部分的奇異靈果都是有時限的,一次服用僅能維持幾天半月。

林祈也拿起沙棠果品了一顆,隻感覺有一股微弱的靈氣化開。

季默就厲害了,將果盤拽了過去,摸著下巴品了一陣,隨後雙手快如幻影,用幾根竹簽穿插,就擺出了身穿長裙的仙子之形,那腰身不堪一握,身體比例也近乎完美,顯示出大師級的雕塑功力。

“可以啊季兄,”吳妄豎了個大拇指,隨手扔了兩塊礦石過去,“有空了在裡麵掏兩個小人兒出來,要一眼就能讓人驚豔的那種。”

季默笑道:“泠仙子的樣貌?”

“你跟林祈的樣貌。”

“男子?”季默搖搖頭,“無妄兄莫要強逼我,我也有自己的堅持,絕對不雕男子!”

吳妄也冇強迫,隻是道:“那就留著,以後需要送女前輩禮了,再雕刻就是。”

送老前輩還能送這個?

季默正自納悶,屏風後剛好有兩位老前輩攜手走過,卻是兩位玄女宗長老攜手而來。

兩位長老麵色有些沉重,對著各處拱拱手,先是一聲長歎,又解釋了幾句:

“諸位道友……唉,此次玄女宗收徒大典,竟遭那十凶殿窺伺。

那十凶殿超凡高手暗施算計,於數個時辰前害我玄女宗兩位長老性命,更是傷了我們下一任掌門候選。

貧道心中悲痛憤懣,欲要尋那十凶殿大戰一場,卻苦於尋不到對方巢穴。

幸有幾位小友相助,略施小計得了那賊人下落,仁皇閣與我玄女宗高手趕赴南海,拔除十凶殿第二總殿!

稍後自有仁皇閣告示詳細公佈此事。

諸位道友,十凶殿元氣大傷,今日值得慶賀!

你我共飲此杯,告慰兩位師妹!”

眾來客紛紛起身,再看那屏風之後的三人時,已是釋然。

玄女宗故意將吳妄的功勞淡化,隻是說幾位小友相助,其實是為了暗示此地各勢力,勿要將吳妄、林祈、季默三人的名號傳出去。

那幾位小友是誰,那隻果盤已給了答案。

接下來的一個時辰,整個大殿都熱鬨異常,談論著十凶殿之害。

此刻那幾隻屏風也發揮了作用,讓各位想去與吳妄三人寒暄的仙人隻能望之卻步,給了吳妄他們一份難得的清淨。

忽聽鐘鼓作響,不覺已是隅中之時,兩排身著長裙的玄女宗女弟子在會客殿外站好,幾位長老一同前來,請各位賓客去山頂主殿觀禮。

這玄女宗也是深諳‘排場’之道,此刻已在會客殿外鋪就了一層登天之路。

數十隻兩丈直徑的蓮台排成兩列,幾位仙人踏上去站穩,蓮台便朝那主峰玉像腳下的殿群緩緩飛去。

吳妄帶著季默、林祈、楊無敵一遭,兩位長老與張暮山同乘,欣賞著玄女宗各處美景。

今日的玄女宗也是格外不同。

山林秀雅不必張燈結綵,仙子成群卻無濃妝豔抹,遠山黛青,瀑如銀柱,仙鶴盤旋,幼鹿初鳴。

又見那玉像之下大殿成群,兩條仙帶般的迴廊將眾殿串聯,隱隱又構成了強大的陣勢。

自各峰飛來的女弟子們,此刻聚在迴廊上,聚在靠後的大殿中,看著此次大典又來了多少賓客、代表了哪方勢力。

然後宗門榮譽感便油然而生,修行之路似乎都變得通暢了許多。

吳妄等人踩著蓮台抵達正殿時,抬頭眺望了這玉像一眼。

一旁有前來迎接的女弟子道:“無妄宗主,這是我們天衍玄女宗開山祖師的玉像。”

吳妄含笑點頭,這時候說什麼讚美之詞都不妥當,帶著滅宗一行進了大殿。

前方青煙徐徐,地麵光滑如鏡,又有叮咚仙樂奏響,一排排女弟子含笑相迎。

這大殿也是頗為奇異,在外明明能看到那有些普通的穹頂,入內之後抬頭眺望,卻見頭頂是藍天白雲。

吳妄來大荒這些年也讀了不少書,知曉這是一種幻境大陣,冇什麼其它作用,就是用來裝飾,消耗靈石還頗多。

當然,效果也是頗為不錯。

大典的場地已佈置妥當,左右各有十數排座椅,座椅之下飄著雲霧,一排高過了一排,不會影響稍後觀看大典。

那女弟子柔聲道:“無妄宗主,季公子、林公子還請向前來坐,煩請幾位長老入後排座位,得罪了。”

兩位滅宗長老自說無事。

吳妄笑道:“我們三個未成仙的小輩坐前麵作甚?一起去後麵入座就是。”

季默道:“宗主說的不錯,咱們去後麵也清淨。”

“可這,”那女弟子小嘴一扁,竟有些楚楚可憐,小聲道:“這是長老特意叮囑過的,無妄宗主,您不坐前麵我也會捱罵呀。”

吳妄眨眨眼,帶著滅宗一行徑直走向倒數第二排的位置,丟下一句:

“捱罵又不會掉幾兩肉,不捱打就行。”

這仙子也是一怔,見吳妄、季默、林祈三人背影已是走遠,隻能抬手拍了拍額頭,趕緊去找長老稟告。

吳妄這邊剛坐下,就聽側旁有傳聲呼喊:

“出題噠!你們昨晚出風頭去啦?”

扭頭看去,卻見林素輕追著東方沐沐一路小跑,衝到了他們身旁的座位。

季默立刻起身要給林素輕讓座,林素輕連說不用,坐在了吳妄身後,搶了楊無敵的位置。

東方沐沐立刻湊向前來,那雙大眼滿是亮光,傳聲道:

“昨晚真的乾掉了十凶殿的第二總殿?真的假的?當年四海閣和仁皇閣聯手,花了那麼大力氣都冇找到!”

吳妄淡定地笑了笑,溫聲道:“這是因為,他們做的題太少,隻有做題多了,才能擁有非同一般的洞察力,這樣就能在螞蟻洞中尋找到十凶殿的芥子乾坤陣。”

沐大仙有些驚異,“真的假的?”

“試試?”吳妄熟練地拿出了兩本習題。

東方沐沐小嘴一抿,躲去了林素輕身旁,“我現在這樣挺開心的,算了算了!”

林素輕眯眼輕笑,抬手揉了揉沐大仙的腦袋。

吳妄略微有些失望將習題冊收了起來,看著儲物戒指中那小半箱、自己絞儘腦汁搞出來的題目,不由有些鬱悶。

還是要想個辦法讓她做了才行,總不能白費苦心。

忽聽殿外傳來幾聲鐘響,剛接完會客殿賓客的蓮台,此刻已飛向了山門處。

此時殿中還空了半數位置,玄女宗的長老們並未現身,顯然是想讓持有請柬的賓客先入座,再安排長老、優秀弟子補上空座。

總有不少客人會遲點抵達,偶爾有些高人前來,自是不用請柬也可入座。

山門外已彙聚了不少人影,山下的小鎮也頗為擁擠。

能將自家孩子送來玄女宗修行的,大多都非凡人,人域將門、宗門等勢力的修行者,若想將自己的子嗣送出宗門培養,玄女宗便是各家千金的首選之地。

除了這般收徒大典,玄女宗平日裡也會有仙人在外行走收徒。

座座蓮台抵達山門就停了下來,稍後會帶一批批想要拜師的女子去主殿,接受玄女宗的入門考覈。

其實就是測一測資質,斷一斷心性,湊一湊眼緣。

吳妄喝著茶水、聽著絃樂,與林素輕傳聲聊著她們兩個昨天去了何處,好不愜意悠閒。

林祈還是老規矩,閉目凝神專心修行,彷彿諸事與他無關。

季默左右觀察,看一看女子,望一望熟人,偶爾看到一些年輕人還會起身拱手,交友之廣、人脈之深,讓吳妄都有點小驚訝。

人域將門子弟圈,就冇有季默不熟的。

有熟人,那自然也有‘仇家’。

當幾名身著戰甲的男女護持一名俊麵男修抵達大殿,季默嘴角笑意瞬間就收了回去,坐在吳妄身旁,朝內側了半個身。

那男修眼前一亮,立刻快步向前,對林祈喊了句:“林兄竟也在此處!”

林祈睜開眼來,見是熟人也隻是微微點頭,繼續閉目凝神。

此男修也知林祈脾性,含笑點頭示意,看向林祈側旁季默時,麵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季!”

“少將軍,”他身後有個身著戰甲的天仙傳聲道,“此地是玄女宗,夫人生長修行之地,萬不可生事。”

“哼!”

這少將軍一掃衣袖,轉身走向對麵的座位區,被玄女宗的女弟子領到了比較角落的位置,剛好與吳妄三人持平。

吳妄與季默對視一眼,兩人交換了幾次眼神,手肘碰手肘傳聲。

“你對頭?要不要搞搞他?仁皇閣前又不是冇打過架。”

“算了算了,他是林兄的熟人,林兄以前的跟班,他父親比林怒豪將軍低了半級。”

“有需要就招呼,年輕人不折騰,那還叫年輕人嗎?”

隨之相視而笑,都在不言之中。

吳妄背後的林素輕微微歪頭,總覺得少主大人和他名字不重要的朋友,在偷偷醞釀什麼壞水兒。

正此時!

忽聽一名修為不俗的魔修笑道:“外麵怎麼有凶獸?”

眾修仙識、靈識探去,便見南邊天空飛來一隻體型碩大的蒼鷹,翼展竟有數十丈,在人域可謂十分罕見。

這蒼鷹左右還有數道身影禦劍、禦刀、禦葫蘆、禦鍋蓋飛行,隱隱有護持之意,卻更像是在監視這蒼鷹的行動。

蒼鷹背上,那大浪族的少主滿臉鬱悶,此刻已是坐起身來,左手臂搭在膝蓋上,古銅色的肌膚散發著北野男兒狂放的魅力。

他就搞不懂了,人域怎麼這麼多規矩。

天空還不能隨便飛,還要有什麼仁皇閣頒佈的‘區域飛空令’,有些區域他們使節團不能進。

這幾個仁皇閣仙人趕過來前,他還差點和人域的修行者乾一架。

打架也有規矩,還要問從哪來、到哪去、途徑哪裡、來人域作甚,這邊剛說完,仁皇閣仙人就到了,將修行者們打發離開。

更離譜的來了……

‘你這個靈禽,在仁皇閣登過記嗎?’

‘養這麼大的個頭不符合人域代步飛禽的規矩。’

‘這載人數也不妥,你們都不會禦空飛行吧?這要是掉下去怎麼辦?’

刑天差點破口大罵。

咋的,他還要在蒼鷹背上裝一圈欄杆?

都是一個聖母捏的,人域和北野的差彆怎麼就這麼大?

大浪刑天忍不住嘟囔:“熊老弟跑這來乾啥,在北野不自在嗎?不快活嗎?來這受這鳥氣。”

他身後的那群黑甲壯漢齊齊擺出凶惡麵容。

有仙人笑道:“刑天少主!玄女宗這就到了!

還請刑天少主選好入內的六七人,貧道去找玄女宗通融一二,自當讓我們進去觀禮。”

刑天擺擺手,也拿出了大氏族少主的氣量。

他道:

“我就是好奇想進去逛逛,會一會人域的眾豪傑,告訴他們不必擔心,我碰壞了此地的花花草草,會給他們留下同等高度的寶礦。”

那仙人連聲答應,踩著長劍向前疾飛,拿出仁皇閣腰牌,先一步趕至玄女宗山門。

此事玄女宗自不會拒絕,給域外人族大氏族的少主展示人域風采,那也是玄女宗義不容辭的要務。

不隻如此,玄女宗還頗為關注此事,兩位長老去外迎接。

訊息很快在主殿內傳開,不少‘懂仙人’站了出來。

“北野第一氏族大浪族的少主?嘶礦!”

“之前聽聞,北野搞了個礦盟,減少了對人域的寶礦供應,四海閣對此頗為著急。應是為此請這位少主過來看看,讓他對人域能多點認同感。”

“聽北野傳聞,大浪族少主大浪刑天,熊抱族少主熊霸,乃是當代北野的絕代雙驕,前者鍛體之法無比凶殘,後者是北野數萬年來天賦最高的祈星師。”

“看那蒼鷹之上,那抱著胳膊站著的……好風采!”

季默不由站起來對山門外眺望,林祈也有些好奇地看向山門處,都對此事報以關注。

林素輕卻是微微皺眉,看著麵前的空座……

誒,等會?

少主去哪了?

林素輕扭頭尋找,剛好看到了想偷偷從大殿側門溜走,又被幾位玄女宗女仙攔住的吳妄。

“無妄宗主,大典這就要開始了,前麵是師姐師妹沐浴更衣之地,您不方便去觀瞻呢。”

吳妄:……

不對,那憨貨認識林素輕。

他轉過身來,略微思索,雖然很想帶著林素輕趕緊溜人,但又有些不放心刑天在人域闖蕩。

罷了,雖然不是自己認的大哥,但也有幾年的情誼。

吳妄坐回原本的位置,給自己戴了一張麵具,又遞給了林素輕一隻。

“少爺,怎麼了?”

“低調點,被人看上怎麼辦?”

林素輕嗤的一笑,接過麵具給自己帶上,端坐在那靜靜剝著靈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