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尚小說 > 仙俠玄幻 > 步劍庭 > 卷十 第四十三章 雪映天光(五)

步劍庭 卷十 第四十三章 雪映天光(五)

作者:意縹緲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09 20:02:23

-

崑崙山門,聳立如初。

好似以山門為線,用無數鮮血和屍身拋灑堆積,劃出一道無形疆界,疆界兩端,

各是一群無法歸家的流離孤魂。

汩汩的鮮血從青石階梯上流下,流淌成道道小水瀑,有敵人的血,更有同門的血,萬象天宮弟子足踩這些鮮血,踏出一條血染不絕的歸家之途。

近了,

真的近了,六道輪迴大陣已破,視線再無阻擋。山門上,那鎏金書就的“萬象天宮”四字已清晰可見。

過了山門,便算到家了。

流離失所了三年的萬象天宮弟子,馬上,就要回家了。

不再受困陣勢,萬象天宮弟子發動著悍不畏死的反攻,他們雀躍,他們歡呼,不斷有人帶著即將回家的無儘喜悅,永遠的倒在家門數丈之前的白雪中。相距咫尺,生死永隔。

但每個弟子倒下,都會以自己屍身鋪就回家的階石,讓身後的同伴踏著他們的血肉,離家門更近幾分。

回家,這是所有生靈源自本能的最深沉渴望,此時,

化作了最無法阻擋的力量。

但同樣有家要回,有家難回的,豈獨萬象天宮的弟子?

山門後方廄房處,一道殘破旗幟不知何時被升起,在紛紛大雪中獵獵飛揚,舒展的旗幟上是用血寫成的一個“風”字,於白茫一片中烙下不可磨滅的鮮紅。

若有人能高居九天,總覽戰局,便能看到前線處,餓鬼道防線在萬象天宮的攻勢下不斷後退,但是後退,不是潰退。

不斷有餓鬼道道眾從前線有序後撤,一個接一個,乍看如失群的雁鳥,最終卻又都彙於這旗幟之下。

六道輪迴大陣在時,隱虛為從未猶豫,一直堅守陣線。

而破陣之後,隱虛為也毫不猶豫,立時做了棄守陣線的準備。

此時,他身前旗幟下,

立著四百八十八名妖軍。疲憊、傷殘、衣甲破爛、血痕累累,

經曆殘酷的血戰,幾乎每個妖兵都帶著淋漓的傷勢,但他們手卻依然竭力的握緊韁繩,韁繩的另一端是一匹匹齜牙咧嘴的座狼。

不久之前,他們還是隻知吞噬一切的餓鬼道餓鬼。但此時,他們重新撿起了他們的旗號,北龍妖帝麾下“風林火山雷陰”六軍,他們是來自飆風騎的精銳狼騎兵。

殺聲就在不遠處,正派對餓鬼道的圍剿清算正在進行,但他們卻已從前線悄悄撤離,集結在此。

因為他們幸運,還有活下去的資格,而他們的同伴,正在用生命掩護他們的撤離。

餓鬼道道眾皆是由要組成,分為兩派,一派是從劍南、黔中等地擄來的血妖,而主力的一派則是北龍天支援的一千二百飆風騎。

先經應飛揚大鬨崑崙,後遭天書之戰,青城突襲戰,連番折損下,在崑崙決戰爆發前,千二妖騎還剩八百六十一騎。

這八百六十一騎戰前便抓了鬮,若戰事不利,則去二留一,會有三分之一的妖騎留在前線,與那些擄來的血妖一同斷後,掩護剩下三分之二的妖騎乘狼突圍。

而現在,那三分之二妖騎應到五百七十四騎,實到四百八十八騎。

半年多前,北龍天派一千二百妖軍,乘著一千二百座狼,背井離鄉,奔赴萬裡,來到崑崙山,加入餓鬼道中,化身慾壑難填的餓鬼。

修煉餓鬼吞業**後,吞噬一切的餓鬼無法再與座狼配合,所以他們的座狼大多時間都被安養在崑崙山上。

加之連番大戰帶來的屍體,讓座狼們不缺血肉吃食,一個個皮毛養的油光水亮,曆經半年多,一千二百匹座狼幾乎每什麼折損。

可如今,座狼猶在,但有機會活下去的妖兵就隻剩眼前這些了,一人分兩匹狼,仍有富裕。

富裕些也好,想要突圍,機動性至關重要,一匹座狼不耐長途奔襲,需得兩到三匹,輪換騎乘。

“殺呀!”

“為同門報仇!”

“光複萬象天宮,隻在今朝!”

殺聲越來越近,是前線在不斷後移,前線剩餘的餓鬼道道眾,阻擋不了複仇心切的正道多久。

而座狼們被殺聲驚得不安躁動,四下回望,似要尋找原本的主人,可註定找不到。

隱虛為知道不能再等了,未到的那些妖騎,或是已經死了,或是被反攻的正道絆住,脫身不得。

再等下去,隻是減少突圍的可能性,而此刻,他要做的事也將近完成了。

他正盤膝坐著,身前,是一名同樣盤膝而坐的一名妖軍的隊正,一名來自青丘胡家旁係的隊正。那名隊正已與他相互換了衣衫,等待集結期間,隱虛為一直將妖力渡給那名隊正,而今終於收工。

先前陣中的交戰,已令隱虛為傷勢沉重,此時他將所剩不多的妖力傳輸,更讓他渾身顫抖,如大病一場。

但他仍是努力起身,並將隊正扶起。輕拍著這個同流狐族血脈的旁係子侄的肩膀,歉意道:“先前交戰中,我已被逼出了太多根底,為了防止人族深入追查我的身份,影響後續大計,必須要有個胡家人替我死在戰場上,所以,委屈你了。”

那隊正雖也修行過胡家的天狐如意法,但畢竟冇修到多高深的境界,此時將身形變化到與隱虛為一致,強忍真氣充盈欲爆的痛楚,卻恭敬的行著軍禮,激動道:“身為青丘胡家一員,能為您而死,是我畢生無上榮耀。”

“不是為我而死”隱虛為搖頭,視線從那名隊正移向所有集結的妖軍,他目光從每個妖身上流淌而過,似要將每一張麵孔都記住。隨後,開口道:“抬起頭來,你們並不是敗退。因為你們介入這場戰爭,崑崙山成了血與肉的磨坊,每一個妖族倒下,人族都要付出十倍、百倍的代價,這是彪炳千古的大勝,值得你們挺胸昂頭!”

話語不響,卻傳入每個妖耳中,點燃了他們因和戰友死彆而晦暗的眸子,驅散籠罩上空的愁雲慘霧,確實,千二妖狼騎的力量相對於整場戰爭仍顯薄弱,但正是因為他們的到來,才補全了六道輪迴大陣,讓正道和六道惡滅雙方達到短暫的均勢,將這場戰爭的規模,升級到前所未有的慘烈高度。

在其他人眼中,這是正道諸派與六道惡滅的戰爭。

但在他們眼中,自是至終,這都是妖族和人族的戰爭,每個妖軍倒下的同時,都有十倍百倍的人族陪葬,不管陪葬的是正是邪,隻要是人族,那便夠了。

而隱虛為繼續道:“但這場戰爭結束了,你們的使命卻還未結束,接下來,你們要踏著同伴的屍骨突圍,要化整為零的躲避重重追捕,要磨牙吮爪的忍辱潛藏,隻為等待著那遙不可期的任務。你們已是北龍天口中的叛軍,不會再有一兵一卒的支援,你們的功績不被銘記,你們的姓名永被遺忘,你們註定有家難回,你們註定客死異鄉。但即便如此,我還是要請你們,為妖族而死,可以嗎?”

一聲發問,拷問群心,全場一時哀肅,唯有飛雪漫天,如紙錢飄散,如白幡招張,悼念著已死去的,和最終將死去的同族,隨即——

“啪!”四百八十八騎之腳同時踏地,四百八十八騎同行軍禮,四百八十八道聲音彙成一聲。那是入軍之時就許下的誓言,是要用生命堅守的信條:“逆命為妖,與天爭強。焚血燃靈,耀我族光!”

聲浪沖霄,震得飄雪激盪,回捲倒飛。

軍心不改,何須多言?

“飆風騎,突圍!”隨著隱虛為一聲令下,四百八十八騎同時翻身上狼,如平地乍起狂風,朝山門方向席捲而去。

他們的誓言猶在空氣中滾滾而過,疾馳的身影已消失在白雪儘頭。

唯留隱虛為獨立在雪中,他還冇有隨軍突圍,而是調轉身子向山上而行,他還要帶走一個妖——他們的“天香公主”姬瑤月。

他不明白北龍天為何要將姬瑤月收為義女,真想養女兒的話,將那個因親父不爭氣,所以一直敬北龍天如父的賀蘭冰戎收做女兒不是更好?

但公主就是公主,就算不知北龍天用意,也不能把姬瑤月獨留崑崙任人宰割。

自天書之戰後,在書中世界被“殺”,陷入昏睡的姬瑤月被餓鬼道大軍護送回崑崙,等她醒來後,並冇有立即折返回妖世,第一件事,便是要求在崑崙山上閉關。

隱虛為略微知曉她的情感經曆,亦知曉在天書世界中應飛揚被一劍割喉,對她而言是何等殘酷的背叛。

大悲大喜的情感衝擊,往往能在修煉上帶來明悟的契機,若姬瑤月真能趁此契機得到修為上的突破,也算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了。

隻是明悟總是稍縱即逝,所以姬瑤月來不及折返妖世安心閉關,隻能選擇在大戰將起的崑崙就地閉關。

但現在,兵凶戰險,萬象天宮即將被收複,容不得姬瑤月再繼續從容閉關了,哪怕打斷她的明悟,讓她自此一蹶不振,也得儘快將她帶離這險地。

思慮之間,他已來到姬瑤月閉關的靜室,直接呼道:“公主,六道惡滅敗亡在即,我們得儘早離開!”

可幾聲呼喚,內中皆無人響應,時間緊急,隱虛為道了聲失禮,直接破門而入,卻見靜室之中芳蹤已杳,空無一人。

“天香公主”姬瑤月已經不在!

-=

隱虛為若能再早一些到,或許能趕在大雪遮蓋之前,看到一串輕盈足跡。它起於靜室,不斷向外蔓延,一路直行。而如今,這足跡理所當然的踏印在了淨天祭壇的階梯上。

“吱—吱—”腳步踏在覆階白雪上,發出韻動的聲響。

不需回頭,帝淩天已知來者是誰,他歎道:“本以為收容一個心死之妖,冇想到卻遭反噬,養虎為患,莫此為甚啊!”

“天道主哪裡話?承蒙天道主允準,留瑤月在此閉關,如今為表謝意,正該請天道主以身印證瑤月的所思所悟。”話音落處,便見一道窈窕身影涉階而上。

碧裙素釵,不施粉黛,自有傾國顏色,漫天飛雪間,姬瑤月手持雙刀,刀尖斜下掠地,一步一步,登臨淨天祭壇!

刀鋒並未及地,刀意卻在積雪上割下兩道長長刀痕。

自天書之戰結束後不過兩三個月,卻給人恍如隔世之感,隻因此時再現的姬瑤月,較之先前,氣質又有昇華。

宛若一朵刀鋒簇成的名花,在經霜曆寒後終得盛開,瑰麗雍容間又有淩越千芳的鋒銳。

此時意外現身淨天祭壇,與應飛揚一前一後,竟成夾攻之勢。

“情愛兩字,最是難猜,是吾大意了”麵對人妖兩族最出眾的後起之秀,帝淩天亦不得不駐足,他目光從應飛揚身上微側開,後瞥姬瑤月道:“隻是冇想到堂堂天香公主,天書世界中分明被他一劍封喉,依然這般無怨無悔。”

“嗬,我與月兒的默契,豈是你能瞭解?”應飛揚搶著答到,自姬瑤月現身後,他的神態就前所未有的放鬆,可有時又好像,比獨對帝淩天還要緊張,“她知曉我,我亦明瞭她,早在天書之爭啟戰之時,我便與她有了約定。為了降低你對我們刀劍聯手的戒備,假意失和,刀劍相向本就是計劃之中,之後在你麵前大打出手,更是趁機將戲做足,若否,你豈能放心留月兒在崑崙,又何來今日之會?更何況將月兒割喉的是六道創主,跟我應飛揚有何關係?以月兒的深明大義,你覺得她會分辨不出?你的挑唆,實在太過淺薄”

“我不開口,你還冇完了?”倒是姬瑤月先冇忍住,眼一橫,打斷應飛揚頗顯心虛的、滔滔不絕的話語,狠聲道:“你的那一劍,我遲早跟你算!”

應飛揚立時閉口不言,他已經很懂姬瑤月了,可仍是不夠懂她,不知道她腦袋裡到底裝得什麼,哪怕今生最強之敵就在眼前,姬瑤月還是不忘先凶他一句。

看他噤若寒蟬的樣子,姬瑤月嘴角勾出一抹若有還無的嘲意,“不過事有先後,答允你的事情,總要履行。”

應飛揚舒出口氣般,探問道:“那現在——?”

姬瑤月雙腕一翻,青璿、白琮雙刀在背後交叉,滅宙之力顯化,繁奧的鎏金花紋盤繞刀身之上,而她單足前踏,足踏之處,地上積雪被激得斜飛而起,蓬蓬揚揚的雪幕之後,是她清朗的聲音,“最初的約定,最早的誓言——”

應飛揚劍花一挽,劍斜指地,破宇劍靈甦醒,鋒芒銳利的星紀劍如經歲月洗滌,變得古樸、凝重,發出沉鬱嗡鳴,劍鳴同時,與她四目交彙,同聲說那不悔的約定——

“你我聯手,刀劍封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